陷阱
评分: 0+x

美国,加州,洛杉矶,高速公路边的一家快餐厅。

瑞克坐在餐桌边,神色温柔的看着餐桌对面喋喋不休的女友凯西,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他了解她,也爱她,就是……有点八卦,面对凯西的嘴里如同加特林一样高速喷出的语句,瑞克自动开启了屏蔽模式忽略掉那些语句,当然,表面上他还是在认真倾听。

“对了,你知道那个吧。”凯西忽然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瑞克自然也假装很感兴趣的样子“什么?”

“虚影啊,虚影。”凯西一副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的神情。

虚影是最近一个月内声明大躁的……窃贼,出名之处在于这人都是当面偷窃,不但在超市和商店里顺手牵羊,甚至有次还进入银行“拿”走了一名富商捏在手中的一叠美元。

然而,即使是银行昂贵的监控装置也只拍到一道虚影一晃而过,那富商就手里空空了。于是“虚影”声名大噪,新闻节目和其他节目里主持人和砖家叫兽们不断争论他是否是人甚至是否存在,同时也让警方焦头烂额。

瑞克听着有点好笑,因为他就是那个“虚影”,一个月前他忽然发现自己可以放慢时间,甚至可以精确控制某个物体的时间,有点忘乎所以的他就开始疯狂作案,当然,只是“拿”些东西而已,没杀过人,直到他发现电视上到处都是关于他的作案信息后才猛然罢手。

凯西继续把她不知道从哪听来的信息糅合,搅拌,拉伸,最后得出结论是“虚影是会花钱的超高速松鼠”。

瑞克神色一动,注意到餐馆外面有动静,他起身捏了捏凯西的鼻子,这是两人熟知的习惯动作,“宝贝,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凯西只是含糊答应了一声,她还沉浸在她的八卦脑补中。

瑞克起身离开餐厅,快速走入餐馆对面的小巷里,同时隐秘的往身后撇了一眼,几个黑西装的家伙从餐厅旁边停车场里的一辆黑色轿车里钻出,迅速朝他靠拢,同时还把手伸入西装内似乎要抽出什么东西。

瑞克开始加速,动手之前必须远离餐厅,他是虚影这事必须保密,特别是对他的八卦女友。

那些跟在后面的黑西装不知道是什么秘密组织的,虽然瑞克也曾从他们的身上“拿”出过FBI的证件,但是这帮家伙绝对不是FBI的,FBI的人虽然交横跋扈,每次抓人恨不得把证件顶到你的鼻梁上,也不会像这帮人那样二话不说就开火。

第一次碰见这些家伙就几乎要了瑞克的命,那些家伙不但有枪甚至还有手雷,而且训练有素,那次要不是他拼死发动能力“凝结”住一枚丢到他脚下的手雷,把那些本来该四散飞溅的破片都“定”在半空,估计他现在已经在土里了,死里逃生后他还以为马上会成为联邦通缉犯,结果什么都没发生,但是这些黑西装仍旧对他穷追不舍,但是他们似乎也不敢在人多的地方下手,知道投鼠忌器。所以瑞克这几天都在人群密集处游荡,而黑西装们也从来都是尽量在夜间出手。

这次本来只要瑞克呆在餐厅里也没事,但是这次凯西也在,他不想把凯西牵扯进来,虽然如果让凯西那个八卦狂知道这么“有趣”的事自己瞒着她一定会大发雷霆。

这帮黑西装这么明目张胆在白天现身,应该只是盯梢的,瑞克一边琢磨着,一边继续横穿马路,专找小巷走。马路上人来人往,那帮黑西装不敢动手,他也不敢发动能力,他的能力并非毫无限制,虽然瑞克觉得自己似乎还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达成一个突破,但是目前他发动能力仍旧要耗费足够的体力,不过刚才被凯西的喋喋不休折磨了半天的他还没来得及吃东西,体力有点不够。瑞克想要尽快找个偏僻的地方发动能力甩掉黑西装,黑西装也希望到偏僻的地方好动手,于是双方不约而同的都朝附近一个废弃的工地移动过去。

瑞克轻松翻过工地外围的围墙,自从能力发现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也轻快了很多,然后赶紧朝废弃工地中那栋8层高的废弃公寓跑去,他打算把后面那几个黑西装引到楼顶再发动能力下楼把他们甩掉。

瑞克跨过散落在地的木板,钢管,水泥袋子和其他杂物,开始爬楼,他跑得很快,上到8楼后微微有些气喘,然后再朝下看去,他看见刚才追他的那几个黑西装并没有跟他上楼,反而似乎捂着耳朵,似乎在通话。瑞克愣了愣,忽然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眼看几人分开从四面围住大楼,从黑西装里抽出手枪,还把一个小型仪器插在手枪上,瑞克顿觉大事不妙,这帮人似乎不像之前那么鲁莽了,并得出了“他们在等支援”的结论。他开始发动能力,把自己的速度加到最快,然后拼命从8楼冲下来,所以他没看见那几名黑西装都摸出数个白色的金属圆筒埋入楼房四周的土中,也没看见他们从怀里摸出一个护耳戴在耳朵上。

等瑞克终于到达底层,他想也不想的选了一个方向就朝楼外冲出,楼房的每个面才1名黑西装,虽然那名黑西装连连开火,却只能打中瑞克的影子。

眼看瑞克一口气已经冲过了数十米的距离,离那名黑西装只有20米之遥,只要越过那么黑西装,后面就是废弃的建筑材料堆积场,堆积场旁边就是围墙,只要翻过围墙就可以甩掉这些慢吞吞的家伙了。

“碰!”一个白色的金属圆筒冲破土壤,飞到半空,整个过程之有1秒,当然,在瑞克看来那个圆筒飞得有够慢,不过这个“缓慢”的圆筒还是让瑞克魂飞天外,“这是反步兵跳雷!”

瑞克马上紧紧盯着那个圆筒,一股蓝白色的光芒包裹住了圆筒,让它停止在半空中,瑞克还没送口气,“碰!”又一个圆筒从旁边的土里钻了出来。

我去,上帝你玩我!瑞克马上又“冻结”了这个圆筒。但是他没注意到第三个圆筒从他背后蹦了出来,然后爆炸了,但是却没有破片,只有透明的,肉眼可见的扭曲的波纹迅速以炸点为中心扩散开来,波纹迅速扫过了瑞克,他感觉耳朵里传来让人无法忍受的尖锐高音,“啊!!!!”瑞克惨叫着捂住住鲜血直流的耳朵,感觉天旋地转,然后摔倒在地,这个圆筒原来是音波跳雷。

捂着耳朵的瑞克头晕眼花之间看见那名黑西装举着枪走过来瞄准了自己的头……

“呯!”


餐厅里,凯西有点不耐烦了,瑞克也太慢了,难道他被路过的货车撞了之后飞上了路过的火车车顶然后又被路过的直升机挂住了衣角现在已经在弗罗里达了?

无聊之极的凯西左顾右盼,忽然看见瑞克龇牙咧嘴,步履蹒跚,衣衫褴褛的回来了。

“你不是说马上回来么?真的去弗罗里达了?”

瑞克一愣“什么弗罗里达?”

“那发生了什么?”


时间回到几分钟前

发生了什么?

瑞克听见了枪声,但是感觉除了耳朵疼痛,浑身剩下也没多出新的洞来,一抬头看见那名拿着枪的黑西装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了。

旁边走过来一个胡子拉杂的中年人,穿着白大褂,拿着一把双筒猎枪,枪口还冒着青烟。

“你……”瑞克还没从音波攻击中恢复过来。

“你好,”他说,“你可以叫我Ukulele特工,亚当 本 耶和华,路西法,谎言之父,混蛋,等等。”他把双筒猎枪扛到肩上,“不过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Clef博士。”

他轻笑一声,“当然,我才没有把那些GOC特工引到你那里,然后等着GOC的特工设下埋伏把你包围后再把他们都干掉,不不不,没有这事,我也没有故意设计好这个局面,比如你现在软弱无力的躺在这里,不不,我才没有那么干。”

不就是你干的么!瑞克的背都被冷汗浸透了。

Clef低下身子,把脸凑近瑞克,一股隐隐的威严散发出来,让瑞克有些别扭的缩了缩头,“我有事要找你帮忙。”

瑞克忽然觉得右臂一痛,他转过头来看见右臂出现了一道很浅的伤口。然后他又转过头来看Clef。

“一点小小的保险而已,”Clef摆摆手表示这不值一提,“可以在0.7秒内扩散到全身的慢性神经毒素罢了,呵呵,你虽然能掌控时间却不能停止自己的血液循环吧。”

露出了一个让瑞克战栗不已的笑容之后,Clef站起来转身走远了“你可以走了,我们马上就会再见的。”

……


回到餐厅

瑞克一边应付刨根问底的女友诸如“你一定是被一只狗追着掉到了河里又被一只鳄鱼追上了岸然后又被一只野猪追着穿过了荆棘丛对不对”之类的问题,一边思考Clef的话,他最后也没说要求是什么,但是绝对不会是好事……他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女友,“我离开一下,马上回来。”,然后离开了餐厅,他要好好想一想,他一定是落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