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戈壁滩
评分: +25+x

Eule坐在一架通体黑色的湾流G650公务机上,透过机窗看着外面的景色。Griffin坐在他的对面,正在翻着手里的文件。又是一次公差。作为02站点客座研究员的Eule刚从京津城际高铁上下来就被平常根本没有的接车人员一路拽到了勋豪庄园度假酒店1,还没等自己醒过味来就从车上被拽了下来扔进了一辆黑色的派拉蒙掠夺者里,还被塞了一大摞文件。等Eule差不多处理完这些文件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送到了南苑机场,随后被早就等在这里的Griffin直接拽着衣领扔进了湾流的机舱,没错是扔。

“我说,姑奶奶,咱这是要去干啥啊?”Eule还是没有憋住。

“废话,出公差啊,还能干吗。”Griffin头都没有抬,“不然为什么让你提前把这几天的文件全都处理完了。06那边我打好招呼了,你这一周都是我的人。”

“这话很容易引起歧义啊姐……”

“把安全带系上,时间不够,在机场没加油,咱得先找个加油站去。”

一阵剧烈的颠簸。Eule明白飞机正穿过一段不稳定气流。当他看向窗外的时候,却发现,外面有一个大型人造物体。

Mobile-Site-CN所属,游侠号大型飞行器。所处高度:海拔6000米。


Johnston骑着一辆宝马R1200 GS摩托车,后座上载着温婉——尽管本人不承认但实际上他俩的确是正在交往的。两人都供职于基金会,但在不同的站点工作。这次则是Johnston趁着温婉来这里公干的机会带着女朋友出来搞事情。温婉回想起在请假的时候站点主管那一脸想说什么却一直憋着的眼神以及随着批假条一起递过来的一个盒子,老脸也是微微一红。

那是一盒冈本的超薄001避孕套。

站点的同事也在他们二人离开站点的时候纷纷起哄,甚至Cole那个家伙都开始撒糖了,闹得她一个大红脸。最后还是主管出来驱散了正在起哄的大家。不过,她也对这次的旅行,或者叫合宿或者叫露营——咋招都可以——有一点点小期待了。唯一有一点不爽的是……

“为什么在白天就要出来啊,晒死啦!”温婉的小拳拳猛捶Johnston的后背,让他……有那么一点点的……爽。


湾流释放了着舰尾钩,勾住了第三条拦阻索。透过舷窗,Eule看见了几个兴高采烈往舱室里冲的地勤人员。难道是在赌这架飞机会勾住哪条拦阻索吗?

“下去活动一阵子吧,Eule,飞机会在一小时后起飞。”Griffin也站了起来,不等舱门完全放下就跳下了飞机。Mobile-Site-CN站点主管Andrew Boom等在下面。互相问候之后,Griffin压低了声音:

“我要的东西在吧。”

Eule见状赶紧把头偏向左上45°表示自己啥都没听见。

“早就准备好了。”Boom看了看Griffin的身后,只发现了Eule,“你没叫上Svba?”

“没,先让他去应付那些女性异常人形吧,那家伙是专业的。”

“好的。”Boom对Griffin轻点了一下头,然后走向Eule,顺便把一个快餐盒塞到了他的手里,“Griffin说你还没吃早饭。”Eule疑惑地打开了快餐盒,看见里面放了一份潮汕肠粉。Eule也不多言语,走进了舰桥,找到一个还算空旷的位置就开始吃了起来。

“还把他支走了,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么神秘?”Griffin转了过来,面对着Boom,“这次任务把他叫上可是你建议的。”

“别忘了这次的目标属性,他可是CBRN部队的指挥官,在判断那些东西的具体性质的时候多少会比你强上一些,应付那些看不见的威胁,他可是专业人员。如果不是你我猜测的,面对那些怪物的时候,多一个枪法好的队友不好吗?”

Griffin点头,表示认可这条理由。

紧接着,Boom凑到了Griffin的耳边,“而且,他是第三个人。”

Griffin惊讶地看着Boom,但是Boom并没有做出更多解释,而是让其他的工作人员将三个黑色高级包以及一个黑色高级箱放进了机舱里。已经把肠粉吃干抹净的Eule站在舰桥门口吸了一会儿氧,发现对话已经结束,便一路小跑了过来。他没有关注Griffin复杂的眼神,而是直接爬上了舷梯,坐在了自己的座椅上。

“咻——活过来了。”Eule甚至在没有放平的座椅上摆起了大字。

“心肺功能这么差的吗?”Griffin仍在消化Boom带给她的消息,登上飞机却看见Eule风度全无的表现也是哑然一笑,“来一趟还能看见这个状态的你也是不容易啊。”

“嘛,一上高海拔我这身体就有点遭不住,平地还是蛮爽的。而且啊,这么的飞机颠起来也有够我受……”


“话说,Eule,刚刚给你的任务说明看了吗?”

Eule的冷汗流了下来。

“算了算了,看你也是一脸懵逼的状态下上的飞机,这次饶了你。”Eule刚刚松了口气,就听见Griffin说:“俯卧撑一百个准备,边做边听。”

在Eule做俯卧撑的功夫,Griffin把这次的任务的详情跟他介绍了一下:在甘肃龚岔戈壁里出现了一个非天然形成的物体,且附近出现了大量未知生物。对于那些生物,压根没有情报。试图靠近那个区域的特遣队员的盖革计数器都在最初就爆了表。这也是Eule被选中参与这次任务的原因。作为核生化防护方面的专家,他必须对这次的任务地点进行侦查,并确定行动方针:派遣空军一劳永逸地摧毁这片区域,还是派遣专业特遣队对内部的物品进行收容。说白了,就是一个类似于成本核算的任务。

湾流G650在基金会装备部门的改装下,速度达到了1.3马赫。从游侠号到任务地点附近最近的机场,也只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Eule已经换上了沙漠迷彩的防化服,举着一支加装了长弓套件后安装了垂直握把、1x-4xACOG瞄准具和镭射瞄准装置的95-1式突击步枪。戈壁地区的下午温度很高,但Eule还穿着一件液冷背心,还是非常爽的。

“注意,前方50米进入辐射区。”Griffin的声音响了起来。她等在Eule身后100米的一辆沙漠迷彩的掠夺者越野车中。

“收到。”Eule打开了保险。在太阳底下暴晒的托腮板有些发烫,但Eule可顾不得的这些。在任务区域里一丁点失误都是致命的,“进入任务区域,辐射值614231毫雷姆,可供行动时间有……18分钟。”

“收到,我会在第九分钟的时候进行呼叫。”Griffin关闭了通讯器,她知道,Eule这时候最需要的是一个安静的作业环境。她的目光落在了后座上放着的三个黑色高级包上。不祥的预感出现在她的心里。她还是拿起了其中的一个黑色高级包。但愿只是自己的错觉吧,她想。

如同情报中说的一样,Eule想着,的确有一些未知的人形生物的存在。目标的个体的平均身高是1.5-2.0米,仅从目测来看,具备一些人类以外的动物的性状。眼见自己还没有发现,Eule悄悄趴在了沙地上,从携行具里掏出了取样器材,对沙土进行了取样,并使用快速检测装置进行了检验。

“先说结论,土壤里面没有相关放射性物质,一个没有。”Eule的声音从通讯器里响起,“也就意味着,这里面可能有一个大号的放射源,而且,可能是能限制影响区域的那款。”

“之前的无人机侦查除了那些未知生物以外没有更多的发现,你觉得放射源可能是那些异常生物吗?”Griffin询问道。

思考了几秒,Eule回复道:“抱歉,我之前没想到,的确有可能。我这边的pad上显示的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区域是在变化的,传感器没有截获空气流动的特征,大概跟风没啥关系。”

“能试着取样吗?”

“恕我直言,主管,如果你希望我横着回去的话倒也不是做不到。”

“回去我跟Paraclate2说一声,给你放个假,我带你去吃潮汕牛肉火……”

“保证完成任务。”

Eule深吸了一口气,从背囊里掏出了一根吹管。Eule当然没有在辐射区里吹吹管的魄力,基金会为外勤特工配备的黑色高级吹管自带一个压缩空气发射装置,吹都不用吹就能发射。瞄准了一个离得近的,看起来也比较菜的目标,Eule照着它的后脖颈发射。一根尾翼稳定脱壳钨合金穿甲毒针从吹管中射出,这是基金会武装力量为曾经遭遇过的蝗虫怪人打造的,在不便使用枪械的条件下使用,理论上能轻易击穿蝗虫怪人的几丁质甲壳,而被Eule瞄准的目标,表现出了类似于肺鱼的性状,按理说,会比较好下手。但能击穿蝗虫怪人的几丁质甲壳的毒针打在肺鱼怪人的身上,却未能造成有效击穿,只是嵌在那上面。

“wdnmd居然是个嵌合体。”Eule暗骂一句,赶紧把吹管藏在身下,身体紧紧地趴在地上。他知道为什么毒针会被弹开:在毒针击中的一瞬间,那个肺鱼的后脖颈部位居然浮现了数块甲壳。从花纹上,Eule认了出来,那应该是文蛤的一部分。真不知道制造这些个体的那个人是怎么想的,把两个毫无相关性的生物给结合到了一起。不过现在的紧要问题不是那个。遭到攻击的人形个体的手臂部位迅速膨胀,同时被甲壳覆盖。它开始寻找刚刚的攻击者。所幸Eule穿着沙漠迷彩,不至于立刻被发现,但那个怪人开始向Eule的方向逼近了。Griffin见此情景,带着一个黑色高级包跳下了车,紧张地注视着那个怪人。文蛤怪人一度接近到距离Eule一米的位置,却始终没有发现Eule,便扭头回到自己刚刚站立的地点。Eule松了一口气,伏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挪出了辐射区。

“那个家伙接近我的时候,盖革计数器没有记录到任何反常的辐射值,我认为,可以说明辐射源根本不是那些异常生物,而是另有其他。”坐在车里,好容易缓过劲的Eule张开了嘴。

“看到了。我的猜测是,辐射区可能只是保证那些异常人形个体的正常活动。你先休息着,我进去就行。”Griffin开始往身上套防化服。

“那成吧,我在上面架枪。”Eule强打精神,打开了天窗,将步枪上的垂直握把换为一个两脚架。

Griffin跳下了车,向前走了几步,扭过头来,看着Eule。Eule被这道目光盯的有些发毛。

“如果我在安全时间以内没有出来,你,立刻撤离这里。”


Griffin进入了辐射区。

“Eule,辐射值613121毫雷姆,告诉我能呆多久。”Griffin打开了通讯器。

“时长应该是20分钟,这个东西跟咱在山西那次的性质很像,我问一下上工那边有什么想法。”

“好的,有变化告诉我。”

“明白。”将观察设备放在了步枪旁边,在四周布下了传感器,Eule悠哉悠哉地躺在车里,用一台Pad观察着她的行动。嘛,只要Griffin别去招惹那些异常生物,大概在白天也是问题不大的,他想。

一阵风刮过。

Griffin率先发现了异常。当自己踩在一只蝎子身边的时候,那只蝎子竟然全无反应。四周的异常生物也开始活动,向她靠了过来。

“Eule,Eule,支援。”Griffin对着通讯器大喊。

没有回音。

自己这是遭了逆模因相关的东西吧,Griffin猜测道,希望这帮家伙不会去找外面那个庸医的事。

眼见得周围的异常生物是越来越多,Griffin果断将手伸进了自己带着的黑色高级包里,掏出来了一个……Build驱动器。

也对,一个黑色的装置,中间偏右有两个卡槽,卡槽右边有一个基金会标志,装置下面还有这意义不明的齿轮状装饰,装置右侧还安装着一个摇杆,不是Build驱动器又是什么?

不过在Griffin的印象里,这个是装备部门搞出来的短时便携式战斗力增强外骨骼启动装置。Griffin将其安在自己的腰部,这个装置立刻从左右两边延伸出两条记忆金属,形成了腰带的样子,将装置固定在Griffin的腰部。随后,Griffin从包里又摸出来一黄一黑两个瓶子,分别插在两个卡槽里。

“Griffin,Chimera,Are you ready?”装置发出了声音,同时,两副只有一半的外骨骼装甲分别在Griffin前后两米的位置出现。

“外骨骼附着!”伴随着喊声,外骨骼装甲高速靠近Griffin的身体,随后,组合在了一起。在Griffin原先站立的位置,一个高1.70米的金属构成的人形站立在那里。左半部分是纯粹的黑色,右半部分则是黄色,面部2/3的部分被蓝色玻璃质感的物体覆盖。一个蛇头式样的肩甲覆盖在Griffin的左肩,而右肩的肩甲的形状则是一个山羊头的造型;在Griffin胸前的装甲上有一个狮子头形状的装饰,而在她的后背,由金属构成的鹰翼般的翅膀。

嘛,还挺有感觉的,Griffin想着。在穿上装甲之后,她发现,她可以通过类似于昆虫复眼一般的方式看到周遭的所有场景。然后就是,

“这种全身上下充满力量的感觉真好啊。”Griffin伸了个懒腰,“该上了。”这个声音,听起来像是Griffin的声音混上了一点电子音。

Griffin摆出了格斗的架势。率先冲过来的是那个肺鱼/文蛤怪人。Griffin并没有过于紧张,而是直接一拳打了上去。能挡住尾翼稳定脱壳钨合金穿甲毒针的甲壳没有挡住Griffin的一拳。肺鱼怪人刚刚站定,却发现自己中拳的小腹已经开始发黑了。

“嘛,这毒还挺给力。”Griffin甩了甩手,转身一个回旋踢,踢在了一个蝗虫怪人——曾与基金会有过接触的那种——的下颌部位,淡绿色的液体从伤口喷出。

“真的有点恶心啊……”Griffin皱了皱眉,把手放在了装置右侧的摇杆上,开始扳动。卡在装置上的两个瓶子中的液体仿佛开始了律动。伴随着这一过程,外骨骼装甲的右脚前掌的基金会标志亮了起来。“失效吧。”Griffin腾空而起,随后,一套连踢,清空了自己身边的所有怪人。正当她准备解除外骨骼附着的时候,却听见了从身后传来的掌声。

“嘛嘛,不愧是我曾经的姐妹啊,战斗力也还不差呢。”与自己完全一致的声音!Griffin扭过头,却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旗袍的,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女性站在那里。

“你是……”

“嘛嘛,还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呢。在‘夏宫’的时候,咱们可是一直在一起的呢。”女子笑了起来,“按照你们的说法,你应该算正常的。不过,在我看来,我才是正常的。离开‘夏宫’的感觉如何呢?反正,我是变强了呢。”

Griffin摆出了格斗的架势,“你到你想干什么,虞姬。”

“那个,也是你们基金会的造物吧,那,我也用你们的玩具陪你玩一玩。”Griffin惊讶地发现,虞姬掏出了一个,跟自己的一模一样的短时便携式战斗力增强外骨骼启动装置……


Eule并不在车里。在他注意到Griffin失踪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车辆,借着迷彩服的掩护趴在了戈壁滩上。迄今为止没有一个通讯打过来,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里面的敌人可能使用了某种手段阻止了有关Griffin的任何信息外流,可能也包括Griffin在观察设备中消失的这件事,让附近的站点也无法得知Griffin已经陷入了异常,不然自己的通讯早就被打爆了。他已经理清了一些事。为什么自己已经在异常范围内暴露,那些怪人没有发动攻击,而Griffin一进去,那些怪人就跟见了木天蓼的猫一样靠过去。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项目本身针对的,就是Griffin。那么自己的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可行的方法之一就是驾车离开异常范围,然后求助。但是,望着开始变黑的天空,Eule否决了这个想法。

自己走了,她怎么办?

Eule还是做出了决定。他回到了越野车的驾驶座,发动了汽车,然后,从手套箱中翻出了一根录音笔。

行动人员,Eule,现在开始记录异常区域CN-Bugs的少数已知情报。在异常区域内,有一大型奇术装置释放辐射,辐射是异常区域内的人形异常进行基本生命活动的必要条件之一,原理暂不明确。可以与上工组织进行沟通,尝试关闭该奇术装置,但这个方案成功率较小。我的意见是,直接动用空中力量对该区域进行地毯式轰炸。记录完毕。

随手将录音笔甩到副驾驶座上,Eule又打开了车载甚高频电台,调整到了基金会外勤人员专用的频道。

“HQ,HQ,发生紧急情况Bravo洞两3,请求‘红’级支援,请求‘红’级支援4,支援对象Lillian Griffin,完毕。”

没有回音。Eule料到了这一点。他思考了一下,重新打开了电台。

“HQ,HQ,发生紧急情况Bravo洞两,请求‘红’级支援,请求‘红’级支援,支援对象Eule “Nemo” Lau,完毕。”

等了两秒,Eule得到了回复:“这里是Site-CN-09,增援请求已收到,机动特遣队以及非任务状态的外勤人员会立刻向你处靠拢,预计时间18分钟。收到请回复。”

果然,信息遮断针对的对象是Griffin而不是自己。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很清楚了。Eule连按了两下送话键,然后关闭了电台,在外勤人员指南中这代表通话人员已经收到了信息,但不具备发声条件或需要隐蔽行动。随后,Eule打开了车内所有的灯。做完这一切后,Eule深吸了一口气,将步枪上膛。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闯进去,然后,最起码的,找到Griffin的位置。

将驾驶座放平,Eule翻到了后排,然后,从后排拿起了一个黑色高级包,将其固定在携行具上。再翻过后排,Eule按下了一个按钮。后备箱打开,一条踏板伸了出去。这个是基金会为了在车辆损坏时提供给外勤人员撤离机会而进行的设计。撤离的工具则是——被安置在后备箱里的,两辆基金会改装过的KTM 1290 Super Advanture R拉力摩托车。果然假面骑士必备机车啊,Eule想着。发动摩托车,Eule离开了掠夺者,掉转车头,冲向了辐射区。自己的时间不是很多,他知道。200HP的马力让摩托车在戈壁滩上达到了280km/h的速度——一旦翻车会死的很难看的速度。进入辐射区,摩托车上搭载的TFT液晶屏幕上立刻标出了Griffin的相对位置,只不过是在无线电定位的版面而不是在GPS/北斗/格洛纳斯卫星定位系统的版面。定位成功的提示音也出现在了Eule的耳机里。果然自己没猜错,只要扎进辐射区里面就可以避免对外界的信号干扰。但在听到耳机里报出的数据时,Eule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这家伙,咋跑到五公里以外去了。”Eule自言自语道。自己开车过去起码要一分钟,更何况,还要应付那些难缠的家伙。“真理,”Eule使用语音口令唤醒了车载AI真理.aic,“传输Griffin的位置……算了,用我的信号定位,计算出另一个信号源的位置,然后把坐标传输到掠夺者那里,再传输出去。”这就是Eule没有在离开掠夺者越野车的时候熄火的原因,他需要掠夺者做一个信号中继站。

“传输完毕,接收人,中国分部09站点。”Eule的耳机里传来了车载AI的回复。此时,他已经可以看见拦在路上的怪人群了。得益于这辆摩托车的稳定性,Eule腾出一只手,将车载AI的芯片拔下,插进左手手腕处的PDA的卡槽中,同时按下了仪表盘上的一个红色按钮,两只脚也从踏板上离开。

摩托车的装备箱里伸出两根机械手,将一个伞包固定在Eule的背上,随后直接拉出了引导伞。紧接着,摩托车的座椅连带着Eule弹到了五米左右的高度,随后张开的减速伞让Eule的速度瞬间降到了10.8km/h,让他相对完好地落在了地上。摩托车在车载稳定系统的帮助下笔直地冲向怪人群,然后,在怪人群中爆炸。剪断减速伞的伞绳,Eule丝毫没有心疼自己放了25万的大炮仗,他也没时间思考。他端起步枪,朝着怪人群冲了上去。


Johnston与温婉坐在一小湖边。这里是Johnston在一次任务中偶然发现的。现在,在星空下,篝火边,只有两个靠在一起的有情人,看着水中倒映的星河。

“Eule那家伙总在BBS上说,纪念碑谷的星空是最美丽的,说着什么躺在那片星空下,可以忘记一切尘世间的繁杂事物,完全沉浸在那里。嘛,咱这里也不相上下嘛。”温婉将脑袋靠在Johnston的右肩,双手抱着Johnston的胳膊说道。

“嘛嘛,他在亚利桑那受过训嘛,对那里感情深也是正常的。不过嘛,”Johnston扭过头来看着温婉,“有你的地方就是最美的。”

红晕从温婉的脸一直蔓延到脖子根。她轻握粉拳,打在Johnston的肩上,却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Johnston轻轻扶起温婉,温婉也没有拒绝,二人一起向着搭好的帐篷走去。

Johnston的唇对上了温婉的唇,温婉的舌尖撬开了Johnston的牙关,舌头搅在一起,发出了让人血脉偾张的声音。Johnston的手不安分地向下划,放在了温婉胸前的柔软上,反复揉搓。

“John……你还真是色啊……”松开嘴的温婉娇喘着,一条银色的线连接在二层的嘴边。

Johnston没有回答,他把手探入温婉的上衣,解开了外衣,扔到了一边。温婉就势躺下,双腿勾在Johnston的腰上。Johnston再次吻了上去,同时,右手直接向下,直捣黄龙。

Johnston将嘴唇移开时,二人已是一丝不挂。

“可以……哦。”温婉低下了头,不敢直视Johnston的眼睛。

Johnston也挺起了腰……

正在二人即将进入最关键的步骤时,通讯器响了起来。通讯器上闪着的红光,标志着命令的不同寻常。Johnston暗骂了一句,从温婉的身上离开,拿起了通讯器。

“所有接到此通讯的基金会人员,所有接到此通讯的基金会人员请注意,请持有武器的基金会人员在收到该命令后立刻向LoI-CN-Bugs靠拢,并对基金会人员Eule “N” Lau进行救援;未持有武器的基金会人员请立刻向最近的基金会设施靠拢并领取武器。坐标为:东经███.██,北纬███.██。命令等级:。”

Johnston知道自己的大事泡汤了。不过,他也没有违反命令的余地。作为外勤人员,他知道,一旦救援命令为红级,意味着求援的人已经陷入了非常危险,但仍有救援余地的情况。如果情况无法挽回,基金会的特工们会选择牺牲自己,而不是让更多的特工陷入无底洞。

“见到他以后一定要打他一顿。”Johnston边穿衣服边想。


解除了外骨骼附着的Griffin躺在砾石上,捂住了自己的左下肋——刚刚被踢断的那一根。在爆炸声与枪声响起的同时,二人进行了最后一次交手。很显然,Griffin落败了。所幸大部分的能量都被外骨骼所吸收,才让Griffin捡了一条命。毕竟,在离开“夏宫”之后,Griffin早已不再与那些异常相关。而虞姬,仍在接触那个组织的“造神”的计划。再加上Griffin已经与那些怪人进行了一番战斗,所以,根本无法与以逸待劳的虞姬对抗。

“真是悲伤呢,莉莉,因为那群异学会的老顽固,你终究没能达到那个境界。但我不一样。你我本都是成神的载体,但你去了基金会,而我,踏上了成神的阶梯。”虞姬仍未解除自己的外骨骼附着——或者叫变身——状态,“但我不知道你会否最走上这条路啊,毕竟,你我本是一样的,我也想与你一起分享这份力量,但手握权柄的人只能有一个。”被称为虞姬的人对着Griffin举起了手枪,“世界上,只能有,也只会有,将要成神的我!所以,我会用你们的造物杀了你,让你们知道你们无力抵抗神的存在!不过嘛,在死之前,你还可以看一下我的底气所在。”虞姬将自己的右手指向天空。

半分钟过去,一分钟过去,仍然没有回应。

“诶?啥情况?我举手的方式不对吗?”虞姬再度举起右手,仍然没有回应。她慢慢转过头,Griffin也慢慢将头向右偏了一点。

“诶?到我上场了啊。”突兀的男声。

Griffin看见了,虞姬也看见了,身上伤痕累累的Eule骑在一个怪人身上看着二人。一把95式军刺刺在那个怪人的脖颈处,绿色的血液从伤口流出。而在Eule眼里,他只看见了一个配色是红色与白色的……假面骑士?!以及躺在地上,姿势有些滑稽的Griffin。不过Eule咋说也在基金会呆了不短的时间,对于这种明显超出正常人理解范围的场景表示无动于衷。或者说,今天下来一大串能让普通人的发疯的场景使得他现在的神经……大条了不少。

“怎么是你?超出安全时间你必须离开的命令你没有遵守吗?”Griffin几乎吼出了这句话。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活着抵达这里?”虞姬眉头紧锁。显然,Eule的入场在她的意料之外。

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维持边缘OB的状态,Eule索性站了起来,向着二人走来,甚至没有把那把军刺拔出来。

“忘了跟你说了,我,很能打。”Eule没有回答Griffin的问题,同时,举起了短时便携式战斗力增强外骨骼启动装置——尽管他自己更愿意称之为Build驱动器,把它放在了自己的腰部。记忆合金从装置中伸出,将装置固定在Eule的腰部。Eule从黑色高级包中取出了两个瓶子,一灰,一黄。

Eule5

“我的朋友很少,”

Taube6

“在这个岗位上,我不大敢交朋友。”

Bird Match!Are you ready?

“你这样会死的!”Griffin大喊道。

“那又如何?”Eule转向Griffin,“你是我少数几个朋友了,”Eule握住了装置右侧的摇杆,“所以,我要做一次对赌。要么,我们两个都死在这里,要么,”

Henshin!随心所欲的英雄,暗夜的守护者, EuleTaube!

让你活着走出这里。”从装置开始,灰色和黄色的装甲覆盖了Eule的全身,在他的身后,出现了黄白条纹的,金属构成的翅膀。这就是力量的感觉啊,Eule想着。受伤的地方不疼了,原本有旧伤的膝盖也不痛了,连打架都感觉更带劲了。更何况,他现在觉得自己甚至能膨胀到飞起来。相对于Griffin看到的类似于昆虫复眼的视角,Eule看见的则更像是FPS游戏的界面,装甲的数据、对手的信息以及友军的位置。Eule这才想起,真理.aic还在自己身上呢。

“更何况,弑神的感觉,应该会不错吧。”

“你这个人少装点逼行不行……”Griffin有些无力的吐槽道。

“你,”Eule并没有理会Griffin,而是指着虞姬,“ヒートメタル7?”

“诶?会讲中文就多说点!别扯洋文!”虞姬大声抗议道。

仔细观察了一下虞姬的肩甲,Eule推翻了自己的结论,“两个瓶子是玫瑰(Rose)和剑(Sword)吧。”这回绝对认不错,毕竟那么大一玫瑰花跟那里摆着呢。看见虞姬点了点头,Eule接着说,“我还以为是王八加鸡呢8。”

闻言,虞姬不由得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不解其意。趁此机会,Eule抬腿向虞姬冲了过去。同时,悄悄按下了腰带侧面的一个银色的凸起,启动了安装在外骨骼,或者在骑士盔甲上的GTXR-2080单兵现实稳定装置。虞姬见状,拔剑来挡,却不防Eule在即将被砍中的刹那,直接消失,只留下两根鸽毛。虞姬尚未反应过来,却不提防Eule已经出现在了背后,一脚踢在虞姬的后背上,不过也就是让虞姬闪了个趔趄。

果然还是因为猫头鹰的特性吗,脚力也太差了,早知道带角雕的瓶子了,Eule想着,嘴上却说着:“算了算了,这一刀算我鸽了。”

连挨打都能鸽的吗!虞姬感觉一口老血窝在心口,“别以为你能跑了,这一下你必死。”在沙漠里,却有大片蔷薇藤从地下冒出。

“嘁,蔷薇属都包括吗。”Eule可不管这个,他的身形再度消失,躲过了蔷薇藤的刺击,随后直接在虞姬的正面出现,膝盖直接顶在虞姬的面门,“好菜的神啊。”

“反正我也玩够了,那就让你悲惨的死在伟大的神力之下吧。”被打还被嘲讽的虞姬解除了外骨骼装甲附着,瞳色变为了金黄色。她抬起了右手,片刻,脸上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怎么可能,我的力量……”

Eule已经冲到了近前,左手虚晃一拳骗开走神的虞姬的格挡,右手化拳击打在虞姬的腹部,随后趁着虞姬腹部受力弯腰的一刹那,左膝猛击虞姬的鼻梁,然后左手上勾拳击打在虞姬的下颌。趁着虞姬向后退的功夫,Eule,或者叫假面骑士EuleTaube,向右转身,用出了跆拳道基本功中的360°横踢,踢在了虞姬的后脑勺。外骨骼提供的能量结结实实地施加在了虞姬的头部。Eule再次握住了装置右侧的摇杆,开始旋转。装置上的基金会标志亮起了白光,然后是蓝色,橙色,红色。Eule松开了握住摇杆的手,

“现实扭曲者而已,见的多了。”

RIDER KICK。

不顾外骨骼上已经出现的火花,Eule仍然向着虞姬冲了过去,在距离虞姬四米左右的位置,跃起,随后,一记飞踢踢在了虞姬的锁骨部位,然后,倒飞而去,落在了Griffin的前面。

“切,你也很菜啊,从开始到现在,没有对我造成哪怕一丁点的损伤啊。也就是摔得有点疼啊。”虞姬还是站在那里。她已经不在GTXR-2080的覆盖范围内了。

“哦,伤害说它晚点到。”

一个颇具漫画风格的“Hit”字样出现在了虞姬的后背——最开始被Eule踢中的部位,虞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去,然后是鼻梁,虞姬的身体又不由得向后仰去,随后“Hit”字样出现在她的腹部,然后是鼻梁,下颌,后脑勺,使其飞出了几米的距离,紧跟着,是出现在虞姬锁骨部位的“Super Attack”字样,虽迟但到的巨大的力使得虞姬倒飞而出,飞出了数米,摔倒在砾石滩上,旋即,消失不见。看起来让她给跑了,Eule心想。剧烈的痛感传来,Eule强撑着转过身,解除了外骨骼附着状态,露出了一个其实很难看的微笑。

“干员,Eule,任务,完成。”Eule趴倒在Griffin的面前。刚刚那一脚,因为过度使用的肌肉力量,导致他的右侧胫骨粉碎性骨折。剧烈的疼痛也摧垮了他的神经,他陷入了昏迷。而Griffin能做的,也只有简单固定住他的腿,把他抱起,试图用自己的体温避免Eule在沙漠的夜晚因为失温症死去,同时等待着不知何时能到达的救援。唯一比较好的消息是,辐射值已经在快速降低,不至于对防护服已经严重破损的Eule造成过于严重的损伤。

疲劳与伤痛困扰着Griffin,她也曾动过放弃Eule的心思。这当然是允许的,也是Eule所希望的。毕竟,一个人能存活下来从好过两个人全都死在这片沙漠里。但她最终没有这么做。她在离开车辆之前给Eule下达的命令是:无论如何,不得离开车辆,在安全时间内如果自己没有返回,应立刻撤退。很显然,Eule抗命了。在发现Griffin可能陷入异常的情况下,没有选择撤离,而是主动进入了辐射区进行搜索,将自己暴露在了危险中。在脱离战斗后Griffin未曾见到一个异常人形生物。可能的解释只有一个。Griffin完全无法想象,在没有使用短时便携式战斗力增强外骨骼启动装置的情况下Eule是如何做到在自己不死的情况下击杀所有的异常人形的。Griffin也决定了。

“你已经为了我抗命了,我不为你做些什么,有点说不过去啊……”


好事被搅的Johnston和温婉也刚刚抵达了附近。

“你说,这家伙大半夜发什么求救信号啊,有毒吧。车里还亮着灯呢。”Johnston比较生气。本来是与自己的GF出来旅行的大好时光,却被一条紧急支援的命令叫到了这里。虽然离自己的露营地也不算远罢,“这俩货难道是在车上搞事的时候误触了紧急求救按键吗?”

“车里没人。”温婉已经冷静下来了,“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血腥味?”

“没有,我必须承认,你的鼻子比较灵。”Johnston打开了强光手电,却发现了掠夺者旁边的一个反光点。他赶紧冲了过去,“是步枪弹壳,应该是Eule用的那把95的弹壳,果然是出事了。”再看看掠夺者大开的后备箱,里面孤零零的停着一辆摩托车,Johnston意识到了什么。绕着车走了一圈,他发现了一道明显的,向着辐射区内前进的车辙印。Johnston思索片刻,与温婉一起将自己的座驾放进了掠夺者,随后招呼温婉上了车,自己坐上了驾驶座。

“没记错的话这辆车是三防的,”Johnston说,“你在晚上的视力也比我好,你帮我盯着,咱跟着车辙印进去,他俩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啊?”长期在文职岗位的温婉还没有转过弯来。

“那辆摩托车的速度比这辆车快,而且方向向里……骑车的人赶时间而且,”Johnston指了指车载的Pad,“摩托车被使用的时候车上只有一个人。”

掠夺者在砾石滩上跑出了将近两百公里的时速。车载的盖革计数器上显示的数值也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很默契的,Johnston关闭了车灯,戴上了头戴式夜视仪。温婉也摇下了车窗,试图用相对敏锐的嗅觉捕获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在行驶了六七分钟后,二人看见了一个减速伞以及疑似摩托车座椅的部件。同时,Johnston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火药与燃油混合的味道。

“有火药味。”“还有血腥气。”二人几乎是同时说道。

对视一眼,温婉将车窗摇上,同时抽出了手枪,Johnston将夜视仪从红外通道调整到微光通道,随后,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情。他停下车,摸出了手枪,打开车门。温婉见状,打开了车头大灯,眼前的场景将这个没有经历过太多血腥场景的小姑娘吓到了:一地的,绝对不属于人类的,几乎完全撕裂的肢体。往前走,二人看到了几具相对完整的尸体,比较近的,身上排列着数十个弹孔。最远的那具非人的尸体上,赫然插着一把95式军刺。再往前,二人看到了,搂在一起的,穿着沙漠迷彩的两个人。

二人一时震惊于这幅有些血腥的场景,直到还算清醒的Griffin喊出了那句后来传遍中分的话:

“为什么只是在那里站着,难道你们真的叛变了吗!”

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近……


Eule终究还是没有挨上那顿毒打。按照Johnston来看望Eule时描述的情境,当时Eule已经惨到自己已经下不去手了。当医生在直升机上检查二人的伤势时,他们对Eule能活到他们赶到表示非常吃惊:颌骨骨裂,中度脑震荡,肺挫伤,六根肋骨骨折,右臂盖氏骨折连带大面积挫伤,右侧胫骨骨折,失血超过2000cc,以及各种各样的外伤。从直升机上下来的Eule直接被送进了ICU抢救了数天,随后被专机送到了石菖蒲医院继续治疗。而在石菖蒲医院的住院部里,来自Site-CN-06的,以及其他站点正处于休假状态,有些是慕名而来有些事来看热闹的工作人员们围在Eule的病床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着关于这次行动的细节。有关这次行动的种种流言已经在嘴上没把门的Site-CN-09的直升机救助大队飞行员的嘴上流了出去。

“所以,你真的一个人干趴下了所有怪人?”

“wdnmd你真就把伤害给鸽了啊。”

“真的牛批嗷,看来每个枪兵都有近战的心。”

“橘子树给你搬过来,告诉我咋打的。”

……

诸如此类问题Eule几乎每天都能听见,不过,从死亡线上归来的他对于这些问题总是一笑了之。

除了一个人。

当伤势相对而言轻得多的Griffin来看望他时,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回来救我?”

她看见,Eule收起了笑容,盯着她的眼睛。严肃的表情一如他在面对那些异常的时候。

他说:

“因为……”

不知为何,Griffin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你是我的朋友啊。”

简单一句话,却让Griffin差点哭出来。自己果然应该为他做些什么。不过,Eule的下一句话让她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而且我当时觉得你太菜了那么菜的都打不过你要出事了还没人请我吃火锅我只好出手相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深感被嘲讽的Griffin握紧了拳头,向着Eule敲了过去。病房里又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