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梅花计划
评分: +33+x

“所以你们凭什么认为让我出马就会一切顺利,因为我是中国分部最有名气的研究员,还是说你们已经把我当成基金会偶像代言人了?”年轻女性伸手玩弄一缕垂落的长发,微弱的光线从四面八方扫射到她的身上,若有旁人在此,恐怕真的会以为她的身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根据我们的调查,GOC本次派出的负责人在大学时期曾经是你的个案。这次行动被命名为‘梅花计划’,正因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光标在屏幕上快速移动,打出一行文字。这个不能透露姓名之人正是中国分部最为神秘的幕后黑手之一,即使Hannah已经是34号站点真正意义上的主管,也从来没能目睹他(她)的尊容。

“看来我没有拒绝的权利了,”Hannah笑了笑,“那么我需要帮助。一名有权限了解本次收容行动各项信息的其他站点成员——我不能让Site-CN-34的人员与我一起冒险。最好是女性,和我年龄相仿,聪明到不会拖我后腿,最好还能有点战斗能力,你知道的,我甚至无法自保。”

光标有节奏的在屏幕上闪烁着,沉默在房间中弥漫开来,就在Hannah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答的时候,光标再次移动了起来:

“Site-CN-71,Freedom Koo。”


飞机在香港国际机场降落,Hannah随着人流走出国际航班(包含港澳台地区)出口。此行没有特遣队员的陪护,让她感觉有些心里不安。她回忆起来之前看的资料,Site-CN-71位于一座名叫笔架山的山体内,不得不说选址人实在是……颇有兴致。她走到路边,搭上了正在等候的出租车。

然而车辆还没起步,另一侧的门却被拉开了,一个戴着墨镜和太阳帽的女人坐了上来,在关门的同时锁上了车窗。她吓了一跳,心想自己的运气不会这么差吧,刚到香港就遭遇劫持?然而女人在做出嘘声的手势后一手摘下了墨镜,右手向她伸来:“你好,我是顾自由。”

Hannah感觉心跳慢慢回复,松了一口气,她并没有去追究这个名字究竟是否本名,在基金会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她用右手握住那只伸出的手摇了摇:“我是汉娜梅。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从你进入候机大厅开始。我见过你的照片。”Hannah注意到Koo的眼神有些空洞,虽然正与她对话,目光却不知落在何方,“我一直跟在你身边。”

Hannah回想起刚刚一路走来,竟然真的没有注意到有人跟着她,此时司机也打开了发动机,车辆缓缓向前滑去。

“你刚刚报的地名不太标准,怕是会把你送到‘柏’架山去。”看到汉娜疑惑地盯着司机后背的目光,Koo笑了笑:“这条路段的出租车司机都是Site-CN-71成员伪装的。我一个小时之前才查询到你的航班信息,来不及与你联系,只好出此下策,算是开了个小玩笑吧,抱歉。”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她是自己订的机票,没有通过基金会内网,用的是护照,护照上的名字不是“梅汉娜”。她不喜欢这种被某人知晓了一切的感觉。但是听到对方貌似真诚的道歉她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这是什么?”Koo摘下了太阳帽,她是短发,长度略低于耳畔,刘海处却别着一只看起来像是方形鲨鱼的发卡。“GPS定位。会以十分钟一次的频率向Site-CN-71发送地理坐标。假如我死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也可以用来辨明身份。我希望这次用不到这玩意儿吧?”

“你对这次的收容行动有何了解?”

“我还没去查资料。基本上,我们需要收容的对象是一个具有生化或认知危害的实体,目前正处于GOC的管控之下,考虑到他们一贯的作风,我们得在酿成大祸之前和他们谈判,将对象移交给基金会。你是谈判代表,我是你的助理兼保镖,大概是这样吧。”

“你确定能保护我?”

“别看我这样,放倒十个你不成问题哦。”

“我是个战五渣,你可以直说。”

“没有那么弱吧?你至少有定期锻炼或者长跑的习惯,打不过可以跑,我来殿后。”Koo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说道。

又是那种感觉,有些让人厌恶。她心里这样想到。

“那么,就算是在这段时间里,让我们相处愉快吧。”Koo最后总结道,微微闭上了眼睛,谁都没有再说话。


“谈判在海上进行。”Koo漫不经心地翻了翻手机,在接收到新信息后递给了Hannah。

“我知道。我们现在都在码头上了。”Hannah稍微有些没好气,来的时候她带的一大箱衣服都被Koo粗暴地翻开之后丢在了站点里。“我是要去谈判,难道一直穿一套衣服?”“做女人有必要这么复杂么,你穿的那小裙子小皮鞋出了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带你跑。”

Koo想要开口回答什么,但就在这时,正前方夜色弥漫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艘大船,通体漆黑,有点像鬼船,又像浮出海面静伺猎物的海兽。

一艘快艇向他们驶来,探照灯在前方的海面上洒下扇形光晕。开船的是两个身穿黑色防护服的男人,其中一人上下打量他们一阵:“谁是Hannah博士?”

“是我。”Hannah上前一步,Koo没有出声,两名特工也没有询问。

快艇搭载着四个人调转船头朝向远处的黑色大船, Koo蹲在船边,将一只手伸到水中,感受着水流在指缝间穿过的触感。快艇在黑船边停稳,上头放下舷梯,Koo第一个跳了上去,然后拉了Hannah一把。

现在她们可谓进退无门了。只见甲板上站着两排手持枪械的特工,刚刚船上的两名特工则将通往舷梯的路也堵死了。

“啊,我们又见面了,梅小姐。”一个声音从人群后方传出。

Koo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Hannah博士的个案,因校园斗殴事件被迫退学,被GOC招揽”的男人。他皮肤黝黑,右眉角处有一道伤疤:“学姐,真的很久没见了,好像比那时还瘦了点……”她看了看Hannah,想象她大学时的样子,扎着双马尾?穿着小裙子?

Hannah的脸上露出关切的表情:“你的伤口恢复的还好吗?我听神父说你在一次对破碎之神教会的行动中受了伤。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

名叫Andy(当然,仍然是化名)的男人显然没有想到她会开口询问自己的近况,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啊,我休养了一阵……”

他们谈着话走入了船舱,Hannah与Andy面对坐下。船上的电灯瓦数不足,有些微弱,Koo看着Hannah光晕中的身影,突然觉得像一幅画一样,依赖这微弱的光而生。在更多的情绪翻涌而上之前,她重重叹了口气:“这里好闷。Hannah姐你们谈,我想去甲板上吹吹风。”


“在GOC的工作怎么样?比基金会辛苦吗?”Koo一边在船头晃荡,一边问身旁说是陪同实际上是监视的GOC特工,后者的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你叫什么名字?”Koo又问。

“叫我Criss就行了。”男人脸上的表情重归平静。

“克里斯啊。是个好代号。我的名字是Freedom Koo,叫我Koo或者Free都可以。”Koo从护栏上探出腰去向波澜起伏的水面看了一眼,只见远方码头的灯越发遥远,这艘黑色的庞然大物在夜色中行驶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有没有猜测过这次谈判的结果?如果这个项目被基金会收容之后,你们会被调到什么项目去——说起来,虽然GOC与基金会的主张不同,但我们同为在世界背面,为保护人类安全而冒险的人群之一。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男人迟疑了一下:“你……和我见过的那些基金会的特工不一样……你很健谈。”

“我是研究员。整日要面对电脑屏幕和笔记本,难得有人可以不顾保密条例地聊聊天。”

Criss说:“哦。”

Koo正想说话,船的另一侧突然传来一声枪响,有人凄厉地惨叫,她骤然色变,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银白色的短刀,上前一步,刀刃抵住Criss的脖颈。“怎么回事?”

Criss耳边的无线电响了响,他说:“有两人在船的另一边开了火。”接着他又皱起了眉,“没有信号了。”

刀刃迫得太近,在Criss的脖子上压出了一道血线,Koo的手颤抖了一下,就在她动摇的片刻,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迫使刀子从她的手中滑落,她低头提膝一脚踹在男人的裆部,在听到一声闷哼的同时竟然又从不知何处掏出了一柄黑色格洛克手枪,枪口对准男人的脑袋,此次坚定而毫不动摇。“带我去船舱。”她说。


血腥是Hannah睁开眼睛后的第一个念头,她听到Andy喉咙里发出嗬嗬的重音,双目充血,领口因为剧烈的动作扯开了些,她看到些触目惊心的伤痕——然而那伤痕已经被崭新的伤口覆盖,鲜血正从他的喉咙里汩汩涌出。

“Hannah,你没事吧?”Koo的声音从船舱外传来。Hannh低下头来看着手中的钢笔,笔尖已经歪了,刚刚她正是将这支笔插进了男人的喉咙。“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声音带了点儿哭腔,“他刚刚扑上来——”

手枪上膛的声音,接着是Koo的问话:“你们收容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生化和认知危害,包括精神影响?”

几声枪响接连响起,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无比瘆人。

Koo眼看着Criss的眼中已经带了点儿混沌的神气,丢下手枪抓住他的肩膀大力摇晃:“那东西在哪儿?”得到了一个含含糊糊的回答之后,她又将手枪重新对准了男人的脑袋准备扣下扳机。

“我们都接受过基金会的反模因训练——你要干什么?”

“减少敌人。”

“不能救他吗?”

我怎么知道。Koo心想,然而看到Hannah的眼睛时,她再次叹了口气,五指并做手刀重重砸在了男人的后脖颈,他一翻白眼倒了下去。“基金会的人性之光真是名副其实。”

“不能滥杀无辜。”

“我没杀过人。”出人意料的是Koo的回答,“不过来的路上我已经看到了不少尸体。所有人都在相互残杀,我想我们的任务目标已经改变,从‘保护’变成了‘逃生’,也许还要摧毁那个SCP——你有带什么武器吗?”

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不过也不出意料。“你以前坐过船吗?”她突发奇想。

“游轮旅行算吗?”

Koo苦笑了一下,不知何处开始传来轻微的爆炸声,船已经晃地很厉害了,Hannah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如果在距离量增幅器很近的地方使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会发生爆炸。”Hannah突然快速说出了一句话。

“好吧,我就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了,但我们可以试试看。”Koo跪下身子,从Criss的怀中掏出了一个装置。“那么我去了?”

“我也一起。”

“算了吧你别看到走廊上的血就晕过去。”

“我不晕血。我还见过好几个准备自杀的Case一手鲜血淋漓着准备跳楼,有一个还得了艾滋病。”

“好吧随便你。”


用Andy的安保卡刷开黑船底层的舱门,Koo的第一个念头是翻天覆地的色彩毫无防备的刺入了她的眼睛。她摇摇晃晃地后退了几步,跌倒在身后的Hannah怀里。“妈的,不是认知危害,是精神影响。”她迷迷糊糊的喃喃自语。她感到背部的柔软触感,上方白皙的脖颈似乎可以轻易折断。她伸出手去。

有人在她的手心掐了一把。她微微惨叫一声滑落在地,眼角的余光看到年轻的心理学博士向房间深处走去。

她长发披肩的背影太他妈好看了。

接着是爆炸。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

Hannah跌进了冷腥的海水之中,她还没有来得及呼喊,冰凉咸涩的海水便顺着口腔灌进了她的喉咙。她只觉得裙摆像是沉重的铅块一般拉扯着她,要将她拽入无尽的深渊当中。四肢在冰冷的水中无力地滑动,无法让自己的身体漂浮在海水之上。

一只手拉住了她,手腕很细,却有着不小的力量。Koo推着她的身体游向了不远处的小艇,并且竭力将她推了上去。Hannah喘息了片刻,也拉了她一把帮助她爬上来。

“你该去学游泳。”Koo说。

“你得去反模因部重新受训了。”Hannah说。

“我讨厌模因,我搞不懂那些东西。”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这里有点问题。话说你是心理咨询师?能和我谈谈吗?”

“我不能给有亲密关系的人做咨询的,这是行业准则。”

“亲密关系?我们才认识了十二小时。”

“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Koo笑了,她坐起身子,Hannah发现她的右眼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淡蓝色,似乎是隐形眼镜被冲掉了。“你不上报不就好了。哎,没想到到底用到了这东西。”她指了指自己脑袋上的发卡。

Hannah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她觉得有点冷,于是闭上了眼睛。


“Hannah博士!Site-CN-71的Koo博士来了!”她听到助理研究员在她的门外说道,没过多久,她的办公室门被打开了,短发女博士穿着风衣,拎着行李箱冲了进来,刚进门就给了她一个拥抱。

“我要来这儿住几天,你不在意吧?”她笑了起来,那笑容仿佛一只鲨鱼一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