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归家
评分: +35+x

“这三天你休息一下,回家看看吧。哦对了,顺便帮我把这个交给Site-CN-█的王博士。”站点主管一边说着,把一包东西塞进了我本已臃肿不堪的包里。

在完成了站点主管交代的事,顺便帮王博士跑了几次腿后,已是凌晨三点了。不夜城终究褪去了鲜亮的外壳,Site-CN-█的大楼只有寥寥几处窗户仍执着地透出暖色的光线。天空乌云密布,看起来即将要下雨。我想了想,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是个中年男人,爬满伤痕的脸不由显得有些可怖——应该是烧伤的痕迹,粉红的皮肤预示着伤口留下的时间。尽管知道不该提起司机的伤心事,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傅,您的脸······是怎么回事?”

“嗨,前几天隔壁有户人家失火了,我不正好过去串门吗,一直敲门不开,烟味又越来越浓,就踹门进去了。幸好来得及时,我这张脸换一条人命,值啊!”司机说着,神情有些激动。

“说起来,你应该知道这事吧。”师傅指了指导航上我的地址,“我也住这小区啊,没准咱还是邻居呢。”

“我前几天出差了,这不刚回来吗。”我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着,漫不经心地说。

司机似乎没有听出我话中的敷衍,接着话头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我望着窗外的闪电,没怎么在意。

“那家着火的人家原来是个很幸福的家庭,就是那种人人羡慕的一家三口。那对夫妻都是国企的员工,收入大概抵得上我的几倍。最难得的是,他们还有个可爱的儿子。小时候就聪明得很,额头高高的,邻里都喜欢逗他玩,我也总是带他去兜风。路上可乖了,不哭不闹,就趴在车窗上看外面。”

“那个孩子渐渐长大了,出落得五官分明,见了街坊一口一个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叫得别人别提多开心了。有时候晚饭后他父母带着他乘凉,大家都围上去问这问那,他到一点都没不耐烦。我时常想,要是我有这样一个儿子该多好。”

雨“哗”地以下浇了下来,师傅放满了车速,嘴里却不停。

“慢慢地,就很少见到那个孩子了。他好像去了一所市重点中学读书,偶尔看到他回来,待人接物还是那么礼貌。有时候我开车到半夜回来,看到他房间的灯还亮着,在台灯下奋笔疾书呢。”

“后来,他好像读完大学就去外地工作了,就再没回来过。刚开始的一年,好像还寄过信来,里面还附着拍的照片。后来,信就慢慢少了,就算有也是那种电报式的‘我很好,勿念’。我们邻里也很少见到那对夫妻了,现在算算我已经4年多没有见到那个孩子了。”

“打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可把那老两口急坏了。去警局报案,得到的答复也是模糊的——就是他们的儿子一切安好。可总见不到人,怎么能算安好呢。那个妻子原来是个热心肠,也渐渐变得沉默寡言。有时候收到儿子的来信,坐在长椅上盯着几个字一看就是一整天,还举着信在小区里到处问见过她儿子没。大家都说她或许是疯了,可是这疯病只有见到他儿子才能好啊。我有时候去串门,看到桌上放着那封信,皱巴巴的,老两口的泪水不住地滚落在信纸上,滚落在单薄的字上。我一个外人,看得心那个揪哟······”

师傅刚说完这句话,我们就到小区了。我看到了那棵熟悉的老树,看到了小时候坐过的长椅,看到了那扇被大火熏黑的窗户。雨点敲击着我的伞,一如这个故事般沉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