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我们的约定
评分: +12+x

坐在飞机上,子车安悦看着窗外的城市逐渐缩小,低头看了一眼手上手机的屏幕。

……总之,可能麻烦你去总部一趟了。
——部门总管 S█████

“欧洲吗……正好去拜访一下那里吧。”看上去只有12岁的女研究员这样想着,把手机屏幕朝下,放在了面前的桌板上。


下了飞机,子车安悦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打电话给总部的接机人员,而是拨通了通讯录中的一个号码。在屏幕中,闪过了一行字:

[您上次与该号码通话的时间:7年前]

拨通了电话,子车安悦先是“喂”了一声,但是迎接她的却是长达3秒的沉默。在这个过程中,她的表情从开心转化成茫然,再转化成生气。

“你再不说话我就挂了。”长长吐出一口气,她十分平静地说道。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跟我说话了、也不会回来了,有些惊讶。”对面是一个沉稳的男声,而听到他的话,子车安悦脸色阴沉了一下,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只是我正好有事来欧洲,顺便想回来看看他们。”她故作轻松地回答道,但是却掩饰不住眼中的一丝复杂。

“回来看他们啊——”对面仿佛沉思了一下,把句尾拖了长音,然后突然说道:

“你真的不是来看我的,结果现在傲娇了?”

“你给我滚!”


办完了来总部要做的事情,子车安悦熟练地甩开了基金会的向导,通过一套复杂到令人晕眩的操作之后,来到了某座小镇上。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从搭的车上下来,看着面前的小镇,子车安悦感叹道。

“当然是因为我维护的好啊。”一道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子车安悦转身看去,一个看上去像是普通中国青年的男性从一栋房子的背后走来,一边走,一边抚摸着边上的树篱。随后,他抬头看向了子车安悦,微笑着说道:

“怎么样,旅途顺利吗?”

一点都不。子车安悦心里翻了个白眼,想道。不过她嘴上还是说道:“秋辰阳,托你的福,挺顺利的。”顺利到我差点迷路啊喂!

“按照十年前的惯例,我先问一句,你是先去看他们,还是先来我家喝茶?”秋辰阳这样问道。

“先去你那里喝茶吧。”

“我说吧,果然是你傲娇。”

“吃我充电宝冲击啦!”一气之下,子车安悦把手中的充电宝扔了出去,正中靶心(脸)。


“所以,你心里其实还是在怪我,对吗?”秋辰阳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茶具,一边说着一边把它们在桌上整理好。

“你说呢?”子车安悦反问一句,看着秋辰阳把茶具摆好。

“我知道啦。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么多年你都没有联系我。”秋辰阳看了一眼柜子,叹了一口气,把手在茶壶上一抹——

茶壶上,突然开始冒起了白色的气雾,一股茶香蔓延开来。与此同时,子车安悦身上的休谟指数检测仪上的数值开始猛跳,发出了警报。

没有管休谟指数检测仪,子车安悦看着茶壶:“所以你还是这么喜欢我当年泡的茶吗?”

“不用偏开话题,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当年那件事时不去救你吗?”秋辰阳优雅地举起了茶壶,倒上了两杯茶,“我现在告诉你吧。”


基金会事故记录:████-██-██-简述版

████年██月██日
当日13:23,Site-CN-██遭受了混沌分裂者的袭击,由于站点内安保人员不足以抵抗,导致[数据删除]个项目收容失效,于14:53失联。

与此同时,该站点发生了一次爆炸,导致方圆20km范围内成为废墟。

基金会搜救人员于16:32在Site-CN-██原址地下6层发现昏迷不醒的研究员子车安悦,其余人员全部死亡。研究员子车安悦由于躲入SCP-CN-███的收容间中得以幸存。

事后统计证明,该事故导致至少3█个项目的无效化,同时研究员子车安悦[数据删除],使其[数据删除]。


“那个时候,你就在那个站点附近,结果明知我求救的情况下,还是没有去救我,你是想到了什么理由吗?”子车安悦翘起了二郎腿,看着对面。

“不是想到什么理由,而是很简单的一个原因。”秋辰阳端起了茶杯,“你仔细想想——”

“如果我出手,扭曲了现实,你们基金会会怎么做呢?”

“他们的话……”子车安悦接下了话,然后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停下了,并默默低下了头。

“对,你肯定已经想到了。”秋辰阳轻轻笑着,毫无生气的样子。


“走吧,”在简单地聊了天,喝完了茶之后,秋辰阳站起身来,“去看他们吧。”

子车安悦马上也站了起来,跟在秋辰阳背后走了出去。

两个人就这样穿过了小镇,来到了小镇教堂后的墓园中。

走过墓园中排列整齐的坟墓,两人绕过了一组树篱,来到了一片类似于花园的地方。在这里,无数的鲜花盛放,蝴蝶飞舞,簇拥着花海中央的两个精致的坟墓。

随着两人的靠近,子车安悦也看清了墓碑上的字:

洛苏

她成为了一个很酷的人。

李云天

他为了他的信仰付出了他的一切。

这两个墓碑上的文字十分简单,连生卒年月也没有,不过显然在场的两个人一点都不在乎这些。

“命运可真是奇妙。我们当初一起毕业的二十多个人,竟然有四个人和异常扯上了关系。”秋辰阳这样感叹道,“我是现实扭曲者,你加入了基金会,他们两个一个加入了AWCY,一个加入了破碎之神教会。世界竟然就是这么小啊。”

“是啊,他们都一个个离开了我们,尽管他们两个凭借异常比普通人多活了一段时间,但是最终还是都走了,只剩我们两个了。”

“嗯。”秋辰阳手上突然出现了两个花圈,他轻轻把花圈放到了两个坟前,随后转身看向了子车安悦,“你带酒了吗?”

“带了。”子车安悦从身上的夹层中拿出了两瓶二锅头,“藏在基金会特制的防安检夹层里面,从中国带过来的,是从他们最喜欢的店里买的。”

“好的。”秋辰阳接过了这两瓶酒,打开瓶盖,倾倒在了两个坟前。

清澈的酒液从空中划出一道轨迹,折射着阳光,照在两个人的脸上。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这一刻就仿佛永恒。


“你要回去了?”

“是,回去了。”

“你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等我再有时间来一趟公款旅游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