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遊:重遊故地
评分: +40+x

「…5、4、3、2、1、0!」

我把頭轉到背後,偌大的屋子裏連一個人影也沒有。

「我要來找你們囉!」

我笑著向他們追去。


會說出「員工福利」這四個字的應該只有新入職的員工和倫理道德委員會吧。

「小█阿,我記得你是██人是吧,」

沒有人把你抓去做實驗就已經很不錯了,還想要怎樣?

「最近看你工作挺忙的,會不會很累啊?」

反正我見過最接近員工福利的就是「死不了」時的記憶刪除和「死掉了」時的憮恤金。

「我想著最近也沒啥大事,把你們一直關在站點裏也不是很好,」

所以,這絕對有問題。

「你要不要回老家看看?」

我抬起頭來,細心謹慎的我已經有了答案。

「謝謝主管!」

開玩笑,有假放為甚麼不放。


重新回到這我本應最為熟悉的地方,眼前的景物卻只讓我感到陌生。有些輪廓似乎變了樣,牆壁上的顏色有點太過鮮明,巷子裏透出的光線也不如記憶中溫暖。我站在嶄新的車站旁,車子捲起的廢氣灌入我的鼻腔。

是別人家的味道。

正當我忙著感歎時光飛逝的時候,一道本不該響起的鈴聲突然響起了。我把手伸進口袋裏,那永不停歇的震動刺激著我的手掌和內心。

沒事的。

我用我那幾乎與手機同步共振的指頭劃開了螢幕。

「小█啊,你應該已經到家了吧?」

「我剛下車呢,主管!」

「哦,那正好。我這邊突——然收到了一份報告,說是在██發現了一些不對勁,你不是在那附近嗎?剛好可以去看一下。」

「可是主管,我現在不是…」

「沒關係啦,去逛一逛而已,晚一點就會有人來接替你啊。不說了,我得去調動人手了,玩得開心!」

「幹!」

可惡,這老混蛋,我就知道那張免費車票絕對沒那麼簡單。

細心謹慎的我終究還是敗給了貪婪。

沒辦法啦,只好晚一點再回…嗯?等一下,這個地方…

是我家?


「啦啦啦~我來抓你啦~」

我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把屋裏的每個角落都翻了個遍。真奇怪,他們平常才沒躲得這麼好,難道他們偷偷跑出去了嗎?

可惡,明明說好不許出屋子的。

我才不會輸給你們!


終於又回來了呢。

幸好我還認得這裏。

「爸,媽,」

我轉了一下門把,門沒鎖。我用力一推,老舊生鏽的鐵門發出刺耳的哀鳴,艱難地挪動著自己沉重的身軀。

「我回來了。」

說真的,如果有人回我的話我大概會馬上把震撼彈丟進去吧。

也許它對外質體有用呢。

不要問我為甚麼身上會有震撼彈,我是一個細心謹慎的特遣隊成員。

屋內是預期之內的一片死寂,所有的家具和佈置都和我記憶中一模一樣,只是多了一層如紗的白色。康德計數器顯示一切正常,熱感和動感探測器也找不到除了我之外的活物。我套上頭戴式目鏡,用各種方法把房子看了十多遍,再往空中噴了一圈顯影劑。

這裏甚麼也沒有。

至少今晚有地方睡了。

把身上的休閒服換成戰術套裝,稍微打點了一下裝備,確保一切無礙。我退出屋外,把鐵門搬回原來的位置,然後往…隨便一個方向走去。


我沿著街道一蹦一跳地向前走,身下的影子在慘白的燈光下搖晃。我掠過一道又一道緊閉的木門,試圖找出他們留下的痕跡,可是地上是這麼的乾淨,連半個腳印都沒有。我不停地跑呀跑,直到那扇虛掩的門前。

嘻,原來躲在這裏面嗎?

我輕輕推開面前這單薄的木塊,踏入了那深邃的黑暗中。


就像是凍結在時間之河上的一小塊浮冰一樣,村子和我印象中的竟然相差無幾,只是少了那麼一點生氣。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靜,連偶爾淌過的風都讓人覺得死氣沉沉,提醒著我的存在是有多麼的格格不入。我緩慢地沿著道路前進,腳下的影子順著夕陽的光線延長。

我在老家調查了有這麼久嗎?

我盯著手腕上的手錶,圓盤上的指針依然盡責地跳動著。

下午兩點三十七分。

單純的時間扭曲無法影響機械裝置。

我掏出手機,意料之中的沒有收訊。定位功能倒是還能用,至少這不是空間異常。我試圖打開無線電功能,可是在那雜音的掩護下,我卻聽到了一絲孩童的笑聲。

我的目光連同手槍的槍口一起指向前方不遠處的一道木門內,幾乎破成碎片的門板微微搖晃著,似乎在向我發出邀請。

「特遣隊成員-████-██,坐標已記錄,當前時間受異常影響無法確定,推測為…下午兩點四十一分?區域似乎存在生命跡象,未知其是否帶有敵意,正前往調查,over。」

我關掉了錄音筆,慢慢地向門後那深邃的黑暗靠近。


門後的世界果然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幸好我早有準備。我在我的小腰包裏翻找,終於在零食堆下挖出了一個小小的火柴盒。我抓住木棒用力一劃,火光伴隨著刮擦聲割破了黑暗。在這微弱的照明下,我開始探看房間中的的每個暗角。

「你們在哪裏啊?快出來喔…」

脆弱的火苗無力地擺動,好像隨便一絲冷風都會將其扼殺。這裏大概是一間沒人住的空屋吧,櫃子、箱子裏面甚麼也沒有,整間屋子就像是空殼一般,連一點生活的痕跡也找不到。

翻找了一輪也沒有結果,唯一還沒有看過的只有門旁的陶缸了。

我走到這和我差不多高的缸子旁,拿著火柴的手慢慢伸向缸口。


我半蹲在門框旁邊,試圖用耳朵捕捉屋內最微弱的動靜。

甚麼也聽不到。

我閃出掩護,一手把腰間的螢光棒丟入門內,鮮綠色的光芒在黑暗中劃出一條完美的拋物線,最後落在了斑駁的地板上。

一個人也沒有。

我進入了房間中,空氣中的霉味濃得熏眼,殘舊的家具——如果這幾堆木塊能說得上是家具的話——看上去就不像是最近有人用過的樣子…別說人了,屋內大概連隻老鼠也找不到。不過話雖如此,該檢查的還是得查,門旁的這個大罐罐看上去就挺可疑的,說不定裏面就躺著一具…

裏面躺著一具屍體。

準確地說,裏面曾經躺著一具屍體。

「特遣隊成員-████-██,於調查途中發現一具人類骸骨,死因、死亡時間未知。」

我撿起地上的螢光棒,試圖看清楚這傢伙的帥臉。蜷縮在瓦罐裏的它面帶青光,雙手抱腿護在胸前,幾縷白髮掛在頭上,看上去就像個得道老人。

「推測死者年齡為六十歲以上,未發現任何身份證明文件。骨架保存狀態完好,無明顯損傷,現進行採樣。」

我試圖把一根長長的名字不知道是甚麼的鋼針刺入這老傢伙的臂骨中,可是骨頭表面裹著的一層黏膜頑固地將攻擊卸開。可惡,那幫整天穿著白袍的智障研究員明明說這很簡單的。正當我仍蹲在地上與它苦苦搏鬥,試著把這該死的破玩意戳進去的時候,一件小玩意從它掌中跌出,叮叮咚咚地掉進了下方的漆黑中。我放下手中的垃圾,用手指拈著螢光棒的末端,緩緩探向罐底。

在燈光的映照下,一枚帶著三根箭頭的徽章正閃閃發亮。

「…更新,於死者身上發現基金會財產,推測死者為基金會人員。現場未發現任何信息儲存…」

一道黑影突然從我的視野邊緣滑過。我鬆開指間緊握著的纖細手臂,雙腿用力一蹬,朝後方打了一個動作遊戲主角才會打的後滾翻,雙手持槍瞄準門外。

街道上流淌著慘白的冷光。

媽的又是這樣。

「特遣隊成員-████-██,懷疑再次受時間異常影響,當前時間不明。於目標地區內發現更多活動跡象,現進行進一步調查。採樣工作因技術性問題暫時受阻,死者的身份確認將於稍後繼續,over。」

我迅速把東西收拾好,在罐上貼上一個信標,然後循原路返回。

這時間異常還真厲害,連門也給我修好了。

我再次回到村子的大街上。


「你在找甚麼嗎?」

我猛地把手縮回身前,本就搖搖欲墜的幼火化成一道青煙,翻轉著消融在空氣之中。我慢慢地回過頭去,肩膀卻止不住地顫抖。背後的世界依然明亮,處在光線中央的卻是一個殘破的剪影,隨著夜風無力地晃動。我呆呆地定在原地,急促的呼吸聲在房間中格外的突兀。

「無論你現在想找的是甚麼,在那裏都是找不到的喔。」

他的聲音沙啞得刺耳,如同腐朽的枯木崩裂時的餘響一般粗糙。見我沒有一點反應,他的身子微微傾斜,一根手杖「督」地杵在了地上,環在杖上的手乾瘦見骨。

「跟我來吧,躲貓貓還沒有結束呢。」


時光飛逝,一轉眼就已經大晚上了。夜裏的村子比白天還要安靜,頭頂的壁燈孤零零地懸著,往四周鍍上一層銀白色的光華。

這還挺漂亮的。

如果那傢伙可以滾開的話就更好了。

「不要動,舉高雙手!」

「那你是想我不要動還是舉高雙手?」

我從腰間上抽出小手槍,槍口直指陰影下站著的那道身影。長袍、手杖、還有這欠打的語氣,難道是奇術師?這可難辦了,我現在除了一個EVE粒子反沖手榴彈1之外也沒有其他可以對付他的東西。要是我丟得準的話,也許…

「如果你覺得那個EVE粒子反沖手榴彈可以幫到你的話…」

他掙扎著向光亮處挪了一步,我握住槍把的手指又再用力了一些。

「…別忘了…」

他的半個身子離開了黑暗。我向天開了一槍,狂暴的槍聲打破了寂靜,在空虛的村子裏迴盪。

「…你可不是個奇術師呀。」

「停止衝擊!否則使用武力!」

他完全進入了壁燈下明亮的世界,擋在我與他之間的只有冰冷的空氣。

「歡迎回來。」

他沙啞的聲音裏帶著一絲笑意。

我右手的食指橫在板機前,他的腦袋與我的準星完美地重合,只消輕輕一扣,我就能帶走他的生命。

但他沒有任何的畏懼。

就像他一早知道我不會開槍一樣。

「…這是我第一次見你。」

「是嗎?假如你不認得我的話,」

他把頭轉向身旁的陰影處,向那隱藏在黑暗裏的活物伸出自己的手。

「我想你一定認得他吧。」

一個小孩子的身影從角落裏浮現,他雙手抓著衣角,畏畏縮縮地走了出來。

這不可能。

我的腦海翻騰著,兒時的記憶一點一點地浮上水面。躲貓貓、沒人的村子、舊屋、怪人…

瓦缸。

我回頭看向我身後的屋子,木門依舊倘開著,門旁的瓦缸顯然易見。

光溜溜的缸身上方,一個老人伸出了頭,笑咪咪地看著我。

他的面和我竟有幾分相似。

「時間在這裏並無意義。」

我猛地轉身,原本站在那怪人身邊的小孩已經失去了蹤影,只剩他一人孤獨地佇立著。

「過去、現在和未來只是一體多面。」

「你是誰!」

我朝他大喊,可突然的一陣暈眩重擊了我的大腦。

「細心謹慎的你不已經知道了嗎?這發生的一切事情。」

我扶著額頭,眼前的景象放大又縮小。我乾嘔了一聲,搖晃的雙腿只能勉強支撐著我越發沉重的身體。

「你一再追尋著某些事物,然後一再回到這裏。」

終於我倒在了地上,世界在我眼前分崩離析。

「也許這次你能逃出去,但你終會重回這個地方。」

在黑暗徹底淹沒我的前一個瞬間,我督見了他的面孔。

「因為我在這裏。」

那是我的面孔。


「找到了,在前面!」

午後的陽光下,一小隊裝備齊全的人馬在街道上奔跑。兩旁的居民把門緊緊閉上,生怕那些外來者會闖入自己的家。

這群人跑到一個穿著隨便的小伙子旁邊,朝他大聲呼喊著些甚麼。

可他一點反應也沒有。

「看!他拿著一枝錄音筆呢!」

他們按下播放鍵,可是喇叭裏傳出的只有一片雜音。

突然,在錄音的結尾處,他們聽到了一把熟悉的聲音:

「…我等著你回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