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评分: +6+x

“砰,砰,砰。”
点308的子弹在铁皮和皮革的躯体上射出一个个小洞,PSG的弹匣很快就打空了。
“Topaz小队就位。未观测到额外物理抗性,正在装弹。”
“居民疏散及安乐死完毕。”
“这里是前线安保主管Carl,现在授权尝试摧毁。”


少女从藏身的衣柜里爬了出来。在黄昏色死寂的废墟之上,唯一还在活动的风景就是锈迹斑斑的直升机和装甲车所升腾的黑烟。

有一小队安保队员倒在不远的柏油路面上,他们的皮肤看上去就像牛皮靴子,而他们的皮靴看起来就像出土文物,事实上,就像一具尘封千年的木乃伊——尽管这只是发生在一分钟以前的事——然而他们还活着,至少生物学定义上是这样。

老兵不死,仅仅锈蚀。

那个“东西”静静地覆盖在一部锈化的吉普车上。

先是拆下轮胎装在自己身上,再拆下引擎上的什么零件装在自己身上,接下来拆下吉普车上的鞣化了的一条腿——也像一块零件或者其他的什么之类——装在自己身上。那个由锈物和枯肢组成的造物已经长大成被无座力炮弹炸碎之前的四倍大,或者更大。

少女希望它能给自己也找来一些食物。造物立即伸出一条刺肢,砸开了一旁的铁皮屋顶,从里面拖出了一个菠萝罐头,递到了少女面前。男人注意到那个罐头并没有产生任何锈蚀。在撕碎并融合了这个地方大部分的锈物和枯肢后,少女希望离开。

正在这时。

一个从直升机掉到屋顶,身体已经大部分被鞣化的队员用最后的力气拔出了手枪。尽管他已经几乎失去了视力,但仍凭着声音,经验和训练瞄准了少女的方向——

轰。

尚余一息的队员在开枪之前,被一发突然而至的40毫米榴弹炸得粉碎。随着少女的惊恐,造物立即展开了锈物附肢试图保护她。不过接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少女惊魂甫定,从金属附肢的缝隙里向外张望。就在她刚好能看清的距离和方向上,夕阳的余辉中,一个中年男人丢下了正在冒烟的榴弹发射器,向她远远挥着手。


少女觉得男人长得有点像电影演员。他相当健壮,话不多,但很体贴,能够在空无一人的小镇上用冰箱里剩余的食材做出点心。他还很擅长撬锁,虽然少女可以直接命令锈铁皮拆掉整个门更快一些。

“我们该去哪里?”少女嚼着粘满糖霜的小面饼问着。

“安全的地方。你的大朋友能渡过大海吗?”昏暗的白炽灯光中,男人一边在诊所翻找着可用的物品一边回答着。这里是小镇唯一又有电又有灯光的地方。

“唔……锈铁皮会沉下去,但他在水下倒是可以活动。也许我们可以抢个船。”

“铁壳船会锈掉的。”

“不,不会,锈铁皮只会锈掉我认为需要锈掉的东西。”

男人摇了摇头:“不必那样,太危险了。他有多大力气?可以跳很远吗?”

“它个子小的时候可以跳操场那么远,但现在他只能跳房子那么远了。”

短暂的沉默。

“我们可以去北方的山区,那里……”男人突然咆哮了起来:“嘿!趴到床下!”

一架大型飞机出现在小镇的正上方,它丢下了什么东西。锈蚀造物立即展开了身体,将小诊所整个包裹了起来,锈色的身体就好象一层巧克力糖衣。

几分钟后,飞机离开了。特制的云爆弹没有对锈铁皮造成任何有效的伤害。火球烧坏了锈铁皮外附着的枯肢断臂,但几乎和融化同时,被融解的金属外层马上凝成锈蚀的金属。


将微型氧气瓶丢出车窗,小卡车在夜色中的山路上颠簸着。锈铁皮的速度可以轻易追上小卡车,但看起来摇摇晃晃,似乎并不适合乘坐在它上面。

一路上,少女不停絮絮叨叨地向男人讲着她家里的事。讲了打骂她的舅舅,讲了那个她称作“爸爸”的男人翻山去了中国从此杳无音信,讲了她被欺负后用石头打昏了村长的外孙从此被赶出村子……一路上,男人只是默默地听着,偶尔会笑着看她一眼。

很快,小甜饼吃完了,少女叫不上名字的绿瓶子甜饮料也喝完了。她渐渐地在副驾驶上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她猛地被一道巨大的力量给拉扯醒了。

少女揉清了眼睛,在微微的晨光下大约看清了——是悬崖。

车子前轮已经完全悬空,但被锈铁皮迅速组成了一道结实坚固的支架,稳稳地支撑在半空,车子毫发无伤。
男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不起,我有点迷糊,差点把车开到陀拉河里去。还好你的大朋友救了我们。”

少女没有回答,事实上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车上。

“前面……Rmbro mausam……!”

少女圆滚滚的大眼睛凝在遥远北方的溪谷与雪山上。在晨曦投下的辉耀中,那座雪山之巅犹如庙宇金色的穹顶,在云与天空的彼端静静矗立。

短暂的寂静。

“你从没见过这座山吗?”

少女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还有吃的吗?”

男人轻叹着,走下了已经被锈铁皮推回路中央的小车,从车后面拿出一块烤红薯递给少女:“小心别烫到。”

“谢谢,你对我真好。”


虽然地处高原,但这里四月的早晨并不寒冷。在移动了300公里进入山区后,男人和少女停了下来。

“我们在这里躲一下吧,等到那群追捕你的人放弃。”男人把车停在一道山崖下面,又走回到开阔地面上,开始在地上挖一个洞。

“他们为什么要追我?”

“他们会说为了控制,收容,和保护。”

“为了什么?”

男人似乎摇了摇头,又像点了点头,最终还是冷笑着说:“咳,算了,那不重要。那是群可爱的疯子。”

锈铁皮在附近蠕动跛行着,那姿态看起来就像一条忘记怎么走路的醉酒鳄鱼。

男人将树木堆叠、加固,并且将之前找到的纺织物和补给品都堆进了树枝和地洞组成的小小避难地洞里。

少女在避难洞百无聊赖地开始搓起草绳,锈铁皮则开始四处踱步,直到它慢慢走到了山崖的下面——

群山中回荡着低沉的闷响,地面开始震颤,然后很快变为狂躁的地浪。

少女在小地洞中惊醒,她意识到她所在的位置是安全的,但男人却正呆在行将崩裂的山崖下面。

“锈铁皮!”

锈蚀造物很快服从了少女的意志,化成一道褐色的狂流猛地向男人席卷了过去,在男人身边围成一个半球形的保护罩。

上百吨土石喧嚣着,奔涌着,向男人压了过来。很快锈铁皮和男人就被淹没了。

震颤持续了数分钟,数十分钟,究竟多久?少女并不知道。

——她小小的身体倒在了地洞外面的土石地上,额头上的弹孔还淌着血。


“E-4086-1已排除。请求撤离。”
“如马上校推断的一样,那个东西一次只会服从一个命令。”
“正在回收马上校。E-4086表现稳定。当前E-4086-1是马上校。”
工程直升机一点点将土石挖了开来。没挖多久,锈铁皮就自己钻了出来。马上校也在里面。
一个年轻的少尉挥了挥手:“上校,辛苦了。计划很成功。”
马上校掸掸身上的土,环顾了一下四周,低声问道:
“……小姑娘呢?”
“按事前计划,已经处理掉了。”
短暂的静寂后,上校再次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用尽自己一辈子最大的力气,从前不会,以后也不会如此用力,对着正在检查少女尸体的医护人员咆哮道:“你们几个,不要玩了!马上滚去工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