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交易
评分: +22+x

Λ-76战备基地,D区域,9-5营帐

从淋浴区走到营帐的路仿佛有两公里那么漫长,以至于当Nicolas和索森踏进营帐时,强烈的睡意立即裹着疲惫感席卷而来。不过对Nicolas来说,能够暂时摆脱频繁的激烈形势带来的巨大心理和生理压力,早已让他感到身心得到了不小的放松。

“我不会忘了这次的阿拉斯加之旅,但这将会是我最后一次拜访那里。”Nicolas转头对索森说着。

“那你得在心里默默感谢老巫师说服上级同意自己来捡咱们。”

其他Σ202的人员都在营帐里处于整顿状态,当两人进入营帐,他们都表示了大大小小的关切之意:利特莱,一个白人突击手,向他们简单地挥手致意;卡文,Σ202的爆破手,并起食指和中指指向自己的太阳穴再指向他们;……

除了两个人,那就是黄毛和另一个壮汉——机枪手米强。

当Nicolas经过黄毛的床位时,不经意间的视线交错让他充分感受到了黄毛的那股敌意和蔑视,这让他觉得就像踩到了榴莲。不过他并没有太在意,这毕竟不是黄毛第一次这么表现,他只是对黄毛旁边的那个主要负责操控机枪的米强也有着一样的态度而感到有一丝惊讶。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黄毛的侵染力,不过这些终究都是一些屁事,这样想着,他坐在了自己的床上,安置好随身装备,把HK416靠在了床位旁边。

这时,索森走了过来。

“我暂时还睡不了,得去换把点45M1911A1,那把掉下去的P229早用腻了,谢谢那混蛋把我推下去。”

“还以为你很困呢。”

“万一正睡着又被叫起来打仗可就尴尬了。”索森说着离开了营帐。

Nicolas伸手把被子摊开,刚把它铺好,后面就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充满挑衅的声音:

“嘿,看看我们的营救和保护对象马上要睡觉了!可真是个乖宝宝呢!”

Nicolas的动作僵住了,他犹豫了几秒,转过身去。

“你看我干嘛?宝宝不睡觉可是要累着的呢。”黄毛说着戏谑地看向旁边的米强。

“我看,他就是该好好睡上一觉,不然再和混分打起来,谁知道他会不会在战场上摔个狗啃泥,然后再让人派直升机去救他。”

等米强蔑视地吐完字,两人放纵地笑了起来。好在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俩想得一样。

“你们差不多得了,无聊不无聊?”能听懂中文的利特莱冲着他们说道。

“哟,你看看,他还给自己找了个帮手呢。”黄毛两手抱在胸前,继续露着嬉皮笑脸的表情。

Nicolas被这个波折搞得睡意消减了一大半,他强忍怒火,对准黄毛和米强伸出右手食指:

“你知道你们像什么吗?幼儿园里的小女孩。”

听到这话,米强的不爽立刻迸发了出来,他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

“你他妈想干一架?”他冲着Nicolas吼道,同时还大有走过来动手的架势。

Nicolas把被子往身后重重一摔,他也迫切希望往他那肥头大耳上做点功,于是等待着对方先动手。

就在两人相互快速接近的时候,Σ202的狙击手挡在了Nicolas面前抱住他拉架,米强见状也停了下来,骂了一句后便转身回到了床位。

狙击手一直把Nicolas带到营帐外面,而Nicolas也稍微冷静了一些,配合地走出了营帐。

他们在一个角落停下。狙击手从怀中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后递给Nicolas。

“我不抽烟,谢谢好意。”Nicolas摆摆手。

狙击手耸了耸肩,把烟插回烟盒。

“叫我宿剑星。长剑的剑,北极星的星。”

Nicolas打量着面前的面孔,那张面孔的其他地方并没有留给他什么特别的印象,只是那双锐利的眼睛,如同鹰眼一般,让他一猜就能猜到面前的这个年轻男人在小队中扮演的角色。

“名字不错。”

“是不错。”宿剑星斜靠在墙上,用一种特别的眼神打量着Nicolas。

“那两个人找你麻烦,你不用理。”

Nicolas沉默着。

“其实这个队里的很多人都知道你并不是他俩说的那样是个婴儿,或是什么文兵蛋子之类的,包括我,”宿剑星别过眼神,看着不远处D-12军械库房顶的水泥砖,“我看过你的资料,我知道你很能打,不是么。”

“揍过街上的几个小流氓而已,没想到被记入了员工惩处记录——副主管说我在外面打架斗殴。”

“那也够了,不是所有研究员都练过MMA,但你可别上了那黄毛的当,和他干起来,你就算是被拉下水了,说不定会被直接踢出小队。”

“求之不得。”

Nicolas一气之下蹦出来的这四个字,引来了宿剑星略带惊讶的目光。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进来。”

宿剑星瞥了他一眼,又看回原来的地方,只说了四个字:

“特殊价值。”

Nicolas看向他的侧脸,希望他能作出更多解释,可他并没有。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Nicolas回头看去,是那个小个子观察手,正向他投来友好的眼神。

“介绍一下,晋羽尘,和我合作了有一段时间了。”

“嗯,我们还没从常规陆军调过来时就认识了。”晋羽尘补充说道。

Nicolas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这两个人的出现终于给他带来一些欣慰。

“没什么再要说的,就先去睡吧,小心警报突然响起来。”宿剑星对Nicolas说,“我和我的观察手在外面吹会风。”

返回营帐后的Nicolas并没有再理会黄毛他们,他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床位,从盖好被子合上眼的那一刻开始,久违的舒适终于再次包裹了他的全身。


挪威某处,Reason国际军事资源公司总部

宽敞的业务洽谈室并没有让走进房间的克莱斯感到任何约束和紧张,反而增加了他的一丝放纵,他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招手示意陪同也过来坐在他旁边。

“欢迎,克莱斯先生,”房间内的一个秘书之类的女人说道,“瑞佛森先生正在外面做准备,他马上就进来面见二位。”

等那位臀部在包臀裙的衬托下显示出优美线条的女士离开房间,克莱斯对陪同耳语:“知道我选他们的原因了吧?效率高,不摆杀人机器的架子,而且……对雇主绝对忠诚。”

瑞佛森看上去已年近五十,即使是这个年纪,走入房间时仍不忘对客户露出让人放下戒律的笑脸。

“欢迎二位,感谢选择Reason军事资源。那么二位今天到访,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克莱斯和陪同相视一笑。

“那就请恕我们开门见山了。我们知道贵公司一向提供先进的军事资源,包括先进的装备和高精锐程度的雇佣兵,我们知道他们中的有些人就是从知名特种部队退役,SAS、三角洲、野小子……多的不说了。所以,我们一直对这些人抱有极大的信任。”

“那,二位的意思是?”瑞佛森仍然面带轻度的笑意,注视着克莱斯的鼻梁。

“在昨天的追猎行动中,任务却遭到了失败。”

瑞佛森听了,面部稍微抽动了一下。

“怎么?您不知道这件事?”

“是不知道,因为他们那些人做事一向沉稳老道,没出过什么大乱子,久而久之我对具体战况也就没投入太多的关注,毕竟我亲自上战场打仗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哈哈哈。”

瑞佛森的笑似乎并没能使面前客户的表情有什么改变。

“我们把任务目标传达给了您分配给我们的那一队雇佣兵,并把他们派到了阿拉斯加,但是截至目前,他们已经连续9个小时没有对我们的通讯请求作出回应,依照常理,这种情况应该被判定为KIA或MIA,我想这点应该没有争议吧。”

瑞佛森的笑容终于凝固了。“呃,我想这次我们的人可能碰上了比较……艰巨的任务,或者说是难以处理的敌手。”

“那么,这也就是我们今天主要希望解决的事情了,依照协议,贵公司需要再次提供一批军事资源以协助我们达成目的。我想,贵公司应该不会违背协议内容吧?”

“啊,请二位放心,我们绝不会违背协议。第二批佣兵和装备马上就能够出动,只需要一点微小的准备时间。这次我们将会使用总体军事素养更高、战斗经验更充分的雇佣兵。”

“您是痛快人,那么就这么定了。”

……

出了公司总部的两个人利索地钻入轿车内,陪同进入了驾驶座,克莱斯坐在后座,脱下外衣,里面的衬衣上露出“MC&D”的艺术字字体。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陪同边发动汽车边看着后视镜笑道,“要不是咱们上司给的价够高,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来一个几十年前在战场上穿越枪林弹雨的老兵现在会跟我们赔着笑脸谈生意。”

“你说错了,是‘有钱能使磨推鬼’,”克莱斯看着窗外气派的建筑逐渐远离自己的视线,“其实咱们又何尝不是一样呢?要不是那个富得流油的客户和其他有钱人一样奇葩,竟然想收藏武器类异常,咱们公司又怎么会花钱雇那些眼里只有钞票的卖命徒们去给混沌分裂者服务?”

两人发出略微尖细的笑声,克莱斯点燃一支上等香烟,灰烟从烟头飘起,钻入了车内上等皮革的孔隙中。


和Nicolas的最坏预料不同,不仅那一觉睡得很顺利,没有发生还没睡几小时突然响起警报的事情,甚至他们还得到了两天的休整时间。

不过,全体Σ202的队员也并没能得到更多的休整机会。在一顿午饭过后,安静了两天的警报终究又响了起来。

“全体Σ202成员立即到5号步兵训练场集合。”

没人敢慢一拍,迅速切换成战备状态早已是突击队员们最容易做到的事。

与往常不同,泰伯拉斯这次没有晚于他们到场,而是已经在场地上端正地站立,这不免让所有人都多了几分莫名的压力。11个人并排跨立站好。

“首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最新的情况!在你们休整的这两天里,基金会武装部队已经发动了针对北美的第二次进攻!”

Nicolas心中一紧。

“但是,这次进攻,上头没有让第9分团参与,包括我们!他们让我们进行休整,期间不允许参与任何军事行动,用他们的话说,‘为随时可能的调用保证通路,并为后续更重要的任务养精蓄锐’。”

“你们觉得好不好笑?我们在阿拉斯加遭遇袭击,之后连袭击者的毛都没碰到,现在就让我们休整?”

泰伯拉斯自顾自地笑了笑,笑容充满了诡异感,但这只持续了几秒。他随后从身上取出一沓纸,挨个分发给11个人。

姓名 年龄 背景 擅长项目 服务于
Sacro Bisband 31 前瑞典陆军航空兵 低空飞行器驾驶 Reason国际军事资源
Mustav Quelsrek 27 前挪威陆军侦察部队 轻武器射击 Reason国际军事资源
Nettbutikk Olsen 26 前挪威陆军空降部队 爆破 Reason国际军事资源
Zebulun Mordoch 36 前“野小子”特种部队 战场侦察 Reason国际军事资源

……

纸上只有一张表格,只有前两行被红色马克笔圈了起来。

“看到了吧?这就是那些混蛋的真面目,我们已经摸清楚了,他们可不是什么混蛋分裂者,但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前两行被圈出来的,就是那两个在直升机上袭击我们的人,还好现在已经死了。他们干掉了那架直升机上的飞行员和火控员,换上他们的衣服,试图骗过我们所有人。可能你们会问,没画圈的又是什么人?我告诉你们,那全是来对付我们的混球们,有不到十个人已经被解决掉了,但,蟑螂还没打完,蟑螂窝就叫‘Reason国际军事资源公司’。好了,我说的够多了,现在请问,你们作何感想?”

泰伯拉斯说完,特意作了停顿以观察11个人的反应。

“报告。”卡文率先发声。

“讲。”

“我们应该把他们的下体砍掉,再塞回他们的嘴里。”

泰伯拉斯扫了他一眼,看向别人。

“有谁不同意的吗?”

没有人吭声,也没人有什么动作,Nicolas对泰伯拉斯的反应微微有些惊讶。

“我再向你们声明一遍,上级给我们的指示是在这个营帐窝着,但是,我并不这么打算。”泰伯拉斯扫视所有人,“现在,我再问一遍,有谁不愿意一起和我去消灭蟑螂?不愿意的尽可以在营帐待着,现在只需要向前走半步示意就行。”

这下,他们彻底明白了泰伯拉斯的意思,然而,即使所有人都对泰伯拉斯这个打算感到多少有些吃惊,却没有人向前走半步,所有人都纹丝不动。泰伯拉斯的脸上再次露出微笑。

“很好。那么,给你们10分钟准备,到C区上直升机,我们要去Site-CN-63,用一下那里的空间传送设备——那些蟑螂们的大本营离得有点远,在南半球。”

听到这些,11个人愣了一下。

“放心,关于第一次接受空间传送的注意事项,那里会有专人指导。”说完,泰伯拉斯转身径直离开了训练场。


“请把双臂伸进安全带内,传送过程中请保持镇静。”

来自63站点的女初级研究员负责了指导任务,她沿着圆形传送区逆时针走动,在每一个正呈站姿等待传送的Σ202队员的面前驻足并重复那句话。将要转到Nicolas面前时,这句话她已经重复了9遍。

周围环境的风格让Nicolas短暂地陷入了对之前工作的回忆中,他想到之前也偶尔在这样内景奇特而科幻的大中型设备中做研究记录,他还想起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到63站点——在这之前,他还到这里来做过工作交流。也许正因为如此,那个女初级研究员竟有些面熟。

“请把双臂伸进安全带内,传送过程中请保持镇静。”

当她走到Nicolas面前时,Nicolas终于想起来她就是那次工作交流的接待者之一,而女研究员也用特殊的目光打量了一下他。Nicolas很肯定她认出了自己,并正在疑惑为什么一个研究员会穿上基金会武装部队的陆军沙漠迷彩制服。

不过,Nicolas此刻最想知道的,就是等传送到位后,泰伯拉斯的具体计划。很反常地,这次他并没有在行动前事先说明。“老巫师”这次究竟要施怎样的法术?

一种特殊响声从这个利用某空间异常实现空间传送的半球形设施中传出,响度逐渐增大,没有出现大部分人所预想的强烈亮光,也没有什么别的科幻电影里才有的元素,传送的过程只在刹那间完成。


“蟑螂药”

2027年3月31日 12:51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大沙漠西南部
[未授权行动]

当突击队员们双脚所踏的地面由结实的混凝土瞬间转变为松软的沙子,几乎所有人都打了个趔趄,迎接沙漠地形和随之而来的炎热和干旱也同样成为了瞬间的事情。

“这真的比直升机要快很多。”卡文说着。

“是的,而且我相信这还是你们第一次亲身体验空间传送,因为我就是第一次。怎么样,在FAF干活还有免费瞬移旅行体验,是不是很令人满足?”泰伯拉斯用开玩笑的表情和语气说道,似乎把行动抛在了脑后。

“可是,Cap,”利特莱说,“这次行动的具体计划到底是什么?”

泰伯拉斯听了后只是笑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打开了无线电——即使所有人还没离开他的身旁:

“全体注意,目标区域,也就是Reason军事资源的雇佣兵总营,就在北方约一公里处,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检查场地内有无平民,而这项工作交给负责侦察的Σ-8完成,有侦察机器人可以帮他的忙。而其他人,你们的任务就是和我一起保障侦察机器人的隐匿性以及我们所有人的安全,虽然一般不会有,但如果真有在四周巡查并且影响到任务目标的小子,一枪干掉。”

说罢,泰伯拉斯对着宿剑星作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而后者也心领神会地点头示意。

“还有没有其他废话?没有的话,行动开始!”

泰伯拉斯开始向北方小跑,所有突击队员紧随其后。

“检查场地内有无平民”这句话反复回荡在Nicolas的头脑中,他凑向索森,“我有种预感,老巫师这回要玩把大的。”

索森轻轻点点头,“知道吗?自从你上次成功预测撤退的事情,我就开始相信你的预感了。”

Nicolas看向宿剑星, 此刻,他仍然背着他最善用的那把Sako TRG-42狙击步枪稳步前进。他应该也最喜欢这把枪,Nicolas想。

距离目标区域不远了,泰伯拉斯抬手示意所有人停住脚步。Nicolas发现所有人正处于一处高地,而目标区域,也就是雇佣兵总营,则在前方的谷状地势,只不过沙漠地带中地势的变换是渐进的,并没有明显的层次感。

他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Σ-8,在这里投放侦察机器人。其他人注意观察。”

随后,一个球形侦察机器人被遥控启动,几乎贴着沙漠迅速向目标区域移动。这种侦察机器人再度勾起了Nicolas的回忆,他想起他还是高级研究员的时候,经常和其他研究员们一起参与一些亲身调查,有时就会用到这类侦察机器人。这种球状物很快,也很小,仅仅几秒之后,Nicolas就再也不能仅凭裸眼捕捉到它的踪影,这也让他感到放心,看来它还不是那么容易被敌对人员发现。

此时,侦察机器人已经顺利进入营区,侦测到的影像传输到了利特莱所持的战术平板电脑的屏幕上。与此同时,按照数学方法计算出的对整个目标区域的搜索进度也以百分数的形式显示在了屏幕的右上角。

2%

侦察机器人潜入一个营帐,又悄悄钻出来,进入另一个营帐。雇佣兵们也很快一个接一个地入了镜。

7%

“为什么没一个人睡午觉?我还以为那些家伙肯定有几个躺到床上的呢。”利特莱说。

“还睡觉呢,你看看他们的样子,”卡文指着屏幕,“一个个全在营帐外面站着,不知道是不是在警戒什么。”

“真奇了怪。”

26%

所有人仍在继续观察。

几缕黄沙被风吹起,又很快消散。

46%

突然,Σ-5,也就是晋羽尘,发了声。

“发现敌对人员,北偏东24度,距离约610米,9人巡逻小组,携带轻武器,还有……单兵火箭筒。”

“所有人分散开,继续观察,先不要动他们。Σ-4做好准备。”

一声响亮的上膛声,宿剑星右眼紧贴准镜。

57%

“Σ-5,报告情况,他们是否影响侦察?”

晋羽尘沉默了一会。

“他们并不影响侦察机器人的工作,但……他们正在向我们移动。”

泰伯拉斯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向远处,掏出STEINER望远镜。

68%

“他们为什么开始跑起来了?”

泰伯拉斯缓慢低沉的自言自语让所有人愈发紧张了起来。

“Cap,怎么回事?”卡文问道。

泰伯拉斯伸出手掌制止进一步的发问,他只是用左手握紧了M16A4的枪管。

75%

“四分之三的目标区域已经得到侦察。”

放下望远镜的黄毛和米强低语几句后,最终也转向了泰伯拉斯,“Cap,我们到底怎么办?他们离得越来越近了!我们……”

“把你嘴闭上。”

黄毛不敢违抗这一条命令。

“Σ-4,听我口令开枪,首要目标是那个拿RPG的。”

“明白。”

93%

“离得够近了,Σ-4,准备射击。”

从持火箭筒的雇佣兵身上反射的阳光从准镜的物镜透入,再从目镜穿出,直插入宿剑星那鹰一样锐利的右眼中。

然而,当那个已被死死锁定的雇佣兵走过一个特定的位置时,也有几缕阳光射向准镜的物镜,反射到了他的双眼中。就是这个特定的角度,加上他作为杀人机器一贯的警觉,使得他突然举起了火箭筒,对准了那个方才一闪即逝的光点。

“打!”

宿剑星扣下了扳机。

但就在他扣下扳机的一刹那,他在准镜中意识到,一枚火箭弹正扑面而来。

大口径子弹和火箭弹在一个截面面积很小的圆柱形空间相向运动,子弹几乎贴着火箭弹的上边缘划过,飞向目标,直接爆裂了雇佣兵的额头,血浆和脑浆四溅。

“火箭弹!”

剧烈的爆炸让黄沙从底部向上崩开,剧烈地飞溅,随后又降下来,猛烈地浇在离得较近的突击队员身上。没人看见火焰,因为他们都匍匐于地以最大程度地减免冲击波带来的杀伤,只有一个人没能避过。

那就是宿剑星。

在他成功弃枪躲避之前,冲击波已经将近乎被撕裂的他抬到了空中,然后摔在了前方的沙岩上。

“反击!自由开火!”

泰伯拉斯的这句指令是以近乎嘶吼的方式下出的。立即,子弹成股地从长步枪中窜出,射向远处的目标。

100%

“Cap,搜索已完成,未发现平民和其他同类人员!”

“Cap,发现营帐内大批雇佣兵开始向我们的方向冲来!”

枪声大作间,泰伯拉斯的眼神变得极度犀利,这是Nicolas从没见过的样子。泰伯拉斯摘下无线电,死死的捏住,好像那是一块已经挤不出多少水的海绵。

“‘简易陷阱’呼叫‘杀虫剂’,收到请立刻回应。”

“‘杀虫剂’收到,正处于待命状态。”

“搜索已经完成,可以开始打击。”

“收到,50秒内到达你处空域。”

枪声停了,因为那一队雇佣兵已经全部躺倒在地。紧随枪声之后的,是巨大的呼啸声,这呼啸声Nicolas已经在阿拉斯加的原野上听过一遍,这次是第二遍。

伴随着一声来自高空的巨响,集束炸弹在高空中现身;再一声巨响,母弹分裂开来,子炸弹如天女撒下的花瓣般散落;最后,一串连续的巨响,巨大的火团已经将雇佣兵营帐吞噬,营帐只在瞬间便化作了一片火海。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又也许,是震撼于这次行动的真正面目。

待一切都烟消云散,Σ202的成员们仍然趴在原地。

Nicolas缓慢地爬起身来,向前方挪动脚步。当宿剑星的躯体出现在他面前后,他蹲了下来,带着些许的颤抖,把食指放在他的鼻尖。

随后,他默默地从宿剑星的战术背心后挂袋中掏出那包烟,拿出了一根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缓缓折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