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遺產
评分: +4+x

「Alpha…滋滋…報告總部,我們進入了滋滋主翼區了。」

「總部收到。Alpha,你們那邊傳來的通信很模糊,檢查你們的通信儀器。」

「遵命…滋滋滋滋滋通信耳飾運作良好,中轉石無故障。懷疑是有東西干擾了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Alpha?Alpha?我們這邊幾乎收不到你們的通信,給中轉石接上通信導線,重複,給中轉石接上通信導線。」

滋滋Alpha收到,正在滋滋滋滋嗶嗶回報總部,已接上對外通信導線,干擾已排除。」

「很好,繼續探索主翼區,他們最重要的東西應該都在這了。」

「Echo回報總部,生命探測的結果出來了,沒有生命跡象…..Kondraki的胡子阿….這些傢伙看起來都死的很慘。」

「Bravo回報總部,我在倉庫發現神能通信的干擾源,這是…金屬錠!幾塊金屬錠!」

「總部收到,能送回來站點嗎?」

「辦不到,我引動不到金屬錠附近的神能…..噢該死!」

「Bravo請回報,發生了什麼事?」

「我找到一張庫存表單,上面有一行寫著'心靈遮斷合金 — 300公斤'。如果這金屬就是所謂的心靈遮斷合金的話…..」

「那樣的話那群混蛋一定把大部份的這些金屬都帶走了。Bravo,回收神能干擾源,Echo,你陪同Bravo把干擾源帶回起始點的隔離箱,其他人,繼續搜索。」

「Delta回報總部,發現他們儲存資料的法器了,已經完全燒毀。」

「總部收到,Fox,能回收裡面的資訊嗎?"

「沒問題,它的外體燒沒了,但裡面的靈魂還沒。給我十五分鐘。」

「Echo回報總部,已搜索完畢,沒有任何有價值的資料,他們的手尾收拾的很乾淨。留下的屍體都是他們的下級人員,全部都是被我們設置的毒氣線圈毒殺的。」

「Fox回報總部,我取回裡面的資訊了。大部份是他們的研究筆記,但有一篇筆記滿篇都是神文,我看不懂。已經傳回去了。」

「總部收到傳信。這…這可了不得。Omega-16,搜索行動結束,回收那台魔器的殘骸,然後炸毀整座基地。」

「Charlie收到,現開始佈置延時爆破線圈,倒計時20分鐘,1分鐘後設置完畢。弟兄姐妹們,加快手腳!」


「Scarlet學士,有好消息和壞消息。好消息是,關於SCP-3148的研究有突破性的進展,詳細的實驗報告我已經送到你的書上了。」

「我收到了,在兩小時前。所以壊消息就是,因為新的結果巔覆了原本的結論,所以收容措施需要重新制定過是吧?」

「就是這樣,請你在明天中午前將新的特殊收容措施上交給議會審批。」

「知道了,明天辦妥。阿對。」

「怎了?」

「下地獄吧,你這混蛋!」

Scarlet罵咧著"啪"一聲把書合上,中斷了這次的神能通信。

這實在太氣人了,Scarlet心想。

在兩天前,築基會手下的精銳之一,特遣隊Omega-16,掃蕩了敵對組織,「普羅米修斯集團」旗下的一間工坊,或以他們的爪牙口中的說法,「實驗室」。

雖然這個秘密結社所使用的法術詭異莫測,把工坊經營的就如一座大學士的學士塔一般,但還是阻欄不住Omega-16的攻勢。最後那工坊還是被Omega-16在其上方佈置的毒氣線圈完全壓制了。

他們在普羅米修斯的工坊裡最大的斬獲,就是現在被編號為SCP-3148的金屬錠。據當時的隊員所述,這金屬能干擾附近神能的流動,對附近的科技產物及技術的運行造成嚴重的干涉。

而根據Scarlet剛收到的研究報告,這種金屬甚至還能漸漸破壞神能使用者的心智,更能緩慢地自我複裂。這下可好了,整份收容措施得推倒重寫,多半等級還得往上跳一級。

「操蛋的玩意。」Scarlet寫下最後的句號,完成了新的收容措施的編寫。回頭一望,天色早已暗了下來。

「"sudo, mail, mode 1, council C, 3148.scp, SEND"。搞定。」他對著萬用書念了發送的指令,只見書頁上的文字燒了起來,然後消失,只留下空白的,只標著"文字編輯器"的書頁。

終於有時間補一補眠了 — 正當收容者Scarlet學士這樣想的時候,剛合上的萬用書猛地顫抖了一下,在發出"叮咚"的聲音的同時,封面上的紅玉也閃爍著刺眼的紅光;這代表著有高層人物在傳喚他。

Scarlet把他那當成寶貝似的書摔在桌上。


「事情大慨就是這樣了,這兩天快被文書工作折騰死了,然後還要被高清那傢伙扔過來干外勤的活,這TM不是謀殺嗎?!」在三萬尺高的漆黑夜幕中,Scarlet坐在彷生飛龍腹中那晃個不停的坐椅上,對Omega-16的指揮官,代號Alpha的高階作戰員Milk大吐苦水。

在兩天前被傳喚到Darklight賢士的高塔的Scarlet學士,被這座塔的主人用一紙命令直接踢進Omega-16裡,跟隨他們去出外勤任務,順帶把Scarlet學士期待已久的假期直接搞砸掉。

連坐在他對面的Milk都能看見在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滔天怨氣。

「沒辦法的事。新的異常一天比一天多,分裂者,學院同盟,還有普羅米修斯集團等等的組織也對我們所收容的物品虎視眈眈,我們的人手本來就很缺。別說你了,我們不也是才幹完活沒多久又被派出來?與其抱怨築基會的待遇慘無人道,倒不如馬上開始干你現在要做的活吧。」Milk擦拭著她自己的槍杖說道。

「呃…嗯,好吧。O-16的弟兄姐妹們,聽好了!」Milk的話提醒了Scarlet,他立即用最大的聲線吸引了坐艙中所有人的注意。然後他就開始這次行動的戰前匯報:

「我們即將抵達第19號神跡的上空,就在五小時前,我們失去了和這座神跡的聯繁。你們的任務,就是搜索座神跡,殲滅該處可能的敵對部隊,並找出 —」

滋滋滋滋滋滋」突如其來的晃動伴著雜訊打斷了這回的演說。明亮的座艙也隨著照明燈的閃爍忽亮忽暗起來。

「隊長!飛龍的引擎受到干擾,我們要逼降了!」飛龍的駕駛員,代號Bravo的作戰員Chen的聲音在龍頭的方向傳出。

「防禦姿勢!」Milk大聲命令著,並擺出標準的防衝擊姿勢。就在所有人擺好姿勢的同時,飛龍著地帶來的震動貫穿了整個坐艙。

不知是否撞上了什麼東西的緣故,飛龍在轟隆隆的聲勢中猛地停了下來,Scarlet學士的前額也在巨大的慣性下隔著手臂狠狠地和地面來一次親密接觸,瞬間奪去了他的意識。


Scarlet學士,雖然任務上說是要去奪取神器,但事實上我們要尋找的不單只是神器這麼簡單。

不只那麼簡單?在神跡裡發現的SCP,也即是神器,哪一件是簡單的?

哼,三級學士Scarlet,以你的職級,應該知道SCP-001吧?

拜託,築基會的起源,《神明的遺產》嘛。連剛加入的菜鳥都能閱讀其中一部份,到我這個層級就能全篇看完了。

就是和這個有關,這回你要去收容的,就是神明的遺產。不是你在檔案上看到的那座神跡,是真正的遺產


一股清涼的神能從額頭導進收容者的腦海中,把他的意識從記憶中拉回來,同時拉回來的還有使他不禁痛哼一聲的全身酸痛。他還聽到有股女聲在說話:

「Scarlet?Scarlet?以King的名義,醒醒!」

「嗯…沒事,只是輕度腦震盪加過度疲勞,一記初級恢復就搞定。」那女聲的主人把手從他的額頭拿開,抽出雕紋短棍點在他的胸口,那清涼的神能從胸口走遍全身,就使他的疲勞盡消。

「謝了月蘭。對了,現在情況如何?」Scarlet從布毯上爬了起來,只看見作為載具的飛龍撞穿了面前的大型建築的外壁,卡在裡面。

「我們的飛龍在迫降時撞穿了神跡的外壁,已經毀了,看樣子是集團他們佈置了某種禁空裝置的樣子。」隊上的軍醫,代號Delta的作戰員Orchid指向高處說道。Scarlet循著她的手指望去,第19號神跡的建築群中,一座似乎以多根鋼條搭成的四方形尖塔高高聳起,頂上的一件裝置閃爍著熟悉的光芒。

「普通的禁空裝置沒那麼強,看起來是利用3148特性的改良品,幸好似乎不會影響到地上的神能流動。」收容者望了望滲雜了SCP-3148的禁空裝置,又向Orchid問道:「那除了我摔倒了以外,其他人情況如何?」

「其他人倒沒什麼事啦,只是飛龍的龍頭在著陸時被裡面的牆直接壓成一團廢鐵,負責駕駛的受辰受當其衝而已。這種小傷對他來說也就兩三分鐘的事兒啦。」只見Omega-16的成員們除了Chen仍被Milk攙扶著以外,全員身上幾乎一點傷都沒有,紛紛在檢查著自己的裝備。

「真不愧是傳言中的"不死身總受"….」Scarlet望了望牆中那不成龍形,血跡四濺的龍頭駕駛艙抹了把冷汗。

此時Milk也看見Scarlet醒來了,說道:「阿,斯卡麗醒了嗎,那我們就人齊了。起行吧。飛龍把牆壁轟開了,也省了找入口的功夫。月蘭,給斯卡麗念一句有害媒介免疫。」說畢她就把手上的槍杖指向飛龍的殘骸,一團神能光球從杖頭的紅寶石中射出,在殘骸上轟出一個一人高的洞來。

而Orchid也給Scarlet念了一句"有害媒介免疫":「近朱者赤,近神者明,近墨者黑。」

Milk一揮手,Omega-16的七名成員魚貫從那缺口進入第19號神跡中。


第19號神跡並非築基會所發現的第十九個神跡,它的命名源自於在最初發現時,探索人員在入口處發現的一塊以神明的語言所寫的牌匾。以當時的考古水平而言,他們只能辦認出那個代表數字的神明語,而那數字正正就是"19"。

在神明語中命名為"SITE-19"的第19號神跡是築基會所發掘出來最大的一座神跡,在裡面發現的SCP不計其數,在築基會的大資料庫中一切關於此地的資料都是以極高的安保加密進行封存的。天曉知普羅米修斯集團是怎樣得知那處的存在,也天曉知他們為何對於一個被搬空了的神跡如此看重。

Omega-16的一行人是從神跡的東翼區中進入的,早已失效的照明系統使Milk不得不在槍杖上亮起一團紅外光球才能透過特製的目鏡看見前路。

同時她按著通信耳飾,試圖聯絡著註守在此的築基會部隊,但始終沒有回音。

「該死,他們可能已經全滅了。」Milk說道。

此時在前方探路,代號Echo的作戰員Akarin突然舉起了左手,行進的隊伍立時停了下來。通訊耳飾中也傳來Akarin的低語:「Echo報告O16,探測到生命跡象了,前方轉角200米,人類兩名。另外有兩處來源不明的聱音。」

「Alpha收到,Echo你去探查一下,是敵人就幹掉。Golf,你的機會到了,去輔助Echo。」

「Golf收到,現在過去。」

「Echo收到,雖然不需要輔助我也搞的定。」

Golf就是Scarlet學士在Omega-16中的臨時通信代號。他立刻離開他本來的位置,悄然溜到Akarin的身後。她在匯報中提及到的法器聲音,一滴一滴的,清脆無比。

「我來了,有什麼能幫忙的嗎?」

「事實上,沒有,不過你既然來到了,幫我接應一下吧。」

「好的,不過那聲音讓我有點在意,能讓我看一下嗎?」

「你能看到嗎?那隨意,別驚動到他們了。」

「當然不會,要是光線充足也罷了,在這種環境的話….」Scarlet說著輕輕划破自己的掌心,攫住流出的血往前一擲,飛濺的血液在神能的操縱下細化成淡薄的一層霧,消失在黑暗中。他又從懷中掏出萬用書,揭至其中一頁,第19號神跡的地圖就在其中。

sudo, map, trace, details=7」 收容者把掌中剩下的血抹在書上並輕念指令,抹在書上的血跡立即分成四團聚在地圖上對應的位置。Scarlet再用手指在地圖上划拉一下,那四團血跡就立了起來,各自組成了四個模型。其中兩個模型是持著長型法器的守衛,另外兩個模型卻是兩台架在三腳架上,從未見過的修長法器。

「那兩人手上持著的是集團常用的射擊法器,是敵人。而那兩件法器我不認識,但在它下面掛著的是能看穿陰影隱身的熱能透鏡,這應該是哨衛用的法器來著。謝了斯卡麗,幫了我一個大忙。」

「也就在戰場上和黑暗的環境中能用用了,淡紅色的血霧實在太搶眼了。」Scarlet搖頭說道。

「那斯卡麗,現在我需要你的幫忙了,引開那兩哨衛,剩下的我來解決。」說畢,Akarin的身影憑空消失 — 這是使用陰影技術將自己融入黑暗中的體現。

「沒問題,sudo, map, exitsudo, remote, num=2,去吧!」

在話語落下,黑暗攪動的一瞬間,那兩台哨衛法器就嘀嘀地指向各自的目標 — 一團聚起來的溫暖血團,那兩守衛剛揣起武器,就被黑暗中伸出的雙手擰斷了脖子。隨後那雙手快速把哨衛法器上的熱能透鏡撕下來,那兩根修長的管子就低下了頭,沒了聲息。此後Akarin才從暗中現身。她看見那兩名守衛的身後,是一條往下挖掘的通道。

「Echo回報Alpha,目標確認,是集團的人,已經清除,可以前進。另外,發現一條地下通道,地圖上沒有記錄。」

「Alpha收到,現在過來。」

很快地,Omega-16全員聚在通道前,Milk讓Scarlet再用血霧描了描通道的全貌。兩分鐘後,Scarlet指著書頁上的地圖說道:「就我能探測到的結果顯示,這段路總長大約是300米,從它的斜度看,最終會落到約60米深的地底,也即是第19號神跡的最底層位置。一路上都是修整過的泥路,沒任何守衛和哨衛。下面似乎有光源,我再下去的話就會曝露了。」

「嗯,即是說他們在這裡直接掘了條通道下去呢,牛排你怎看?另外那法器研究的怎樣了?」

「如果那是他們下去的通道的話,那盡頭多半會是嚴陣以待的陣地,建議直接用攻堅陣形打過去。」代號Charlie的Lyn學士指了指手中的法器:「而這玩意的話,那三腳架和熱能透鏡都是破爛玩意先不提,而這法器,我解析出來的結果是,是集團那些傢伙稱之為"步槍"的法器的速射版本,如果下面有敵人的話,他們手上多半也會拿著類似的武器。凍魚,問出了一些什麼嗎?」

「問出了哦。這兩可憐的傢伙是跟著老大的干活的下等兵呢,他們的老大帶著"挖掘機"往下挖,說要挖出一條能帶他們到達神明的秘密所在的"鐵路"呢。而他們是抽到下下簽被打發到入口當哨崗的倒霉鬼而已。」代號Fox的作戰員JellyFish答道,在他手上,兩團半透明的物事正緩緩消散而去。

「鐵路可是大資料庫中記載,神明時代中能快速移動的交通工具阿…牛奶,得加快腳步了!不然我們只能在他們後面吃灰而已!」Lyn向Milk說道。

「那我們走,攻堅陣型!斯卡麗你到近戰位置當自由人!」Milk一揮手,作戰員Chen抽出背後包著紅布的長槍一馬當先衝進通道裡,Lyn和Scarlet緊隨其後,其餘的隊員在Milk的帶領下跟在前鋒後快速推進著。


三百米距離一瞬即過,在盡頭的是一片約四十平方米,雜物滿佈的大堂,一台巨大的機器就橫在通道出口附近。而迎接他們到來的,是十多名的集團士兵,他們手上所持的,果然是外面的哨衛法器的縮小版本。他們在聽到通道中傳來腳步聲時才驚覺敵人已經攻了過來,但在手忙腳亂中趕到作戰位置的同時,負責攻堅的三人已經衝入陣中。

Chen沖到近前將長槍一揮,在他前面的三名士兵被掃倒在地,那槍上的紅布招展開來,竟然是一面紅色的旗幟。當他揮舞著紅旗時,瞄準Chen身後的Lyn和Scarlet的士兵忽然調轉槍口,對著揮著旗的Chen開火,那些能快速連射的法器打在Chen身上發出叮叮作響的聲音,卻只能刮破他身上的一點皮。

Lyn和Scarlet沒受到紅旗的影響 — 在受到"有害媒介免疫"影響的他們眼中,Chen揮舞的只是一團黑影而已。他們兩人趁機對被吸引住的敵兵展開掃蕩,Lyn手上那刻著線圈的手套把被擊中者的內臟燒成灰燼;而Scarlet身旁幾把以血液凝結而成的利刃也飛舞著切開喉嚨,當後面Milk等人也進入大堂時,Chen的旗桿剛好把最後一人的心臟捅個對穿。

「嘩哦,比我想像中還要快,還以為能撿個漏呢。」最後進來的Jellyfish拍著手贊道。

「沒時間說恭維話了,牛排,鐵路的位置呢?帶我們過去。」Milk說道。

「守辰,走這邊,下去就是月台了。」Chen按照指示沿大堂左邊的樓梯井往下走,但當他走出最後一個轉角時,即和一發炮彈撞個正著,連人帶旗倒飛出去並砸在牆上。

跟在後面的Lyn趕忙沖前把Chen拉到牆後,他本來的位置瞬間被密集的彈雨轟的磚瓦橫飛。

那炮彈將Chen身上穿著的作戰服的很大一部份撕成碎片,並在他身上打出一個不大不小的洞。在後的Orchid上前為他施救,卻發現神能導到傷口上就完全失控消散。

「外面蹲著一台雙足魔像!媽的,有破片卡進去了!我的自癒技術在中彈的地方起不了效!」Chen捂著傷口罵咧著。

樓梯井的出口通往月台的一側,隔著鐵軌的另一側蹲著一台被幾名集團兵拱衛著,破破爛爛的巨型魔像,左臂的大炮和右臂的多管速射步槍都指向樓梯口。

「那是集團的"橙套裝",他們利用神器改造出來的兵器,大人物專用的玩具。」Lyn解釋道。

「那炮彈一定滲了SCP-3148,小心破片!」Scarlet咆哮道,又一枚炮彈射進了樓梯間炸開了來,眾人不得不捂住頭躲開破片。

「這樣下去不行,月蘭,幻象干擾,我們得衝出樓梯間再說,順便留在這裡幫受辰弄走破片。」Milk命令道。

「好的老大!築基會萬歲!」Orchid抽出短棍疾揮,一群形象和Orchid一模一樣的幻象大喊著"築基會萬歲!"從樓梯口蜂湧而出,持著短棍胡亂射著光彈。包括那魔像在內,對方登時陣腳大亂,紛紛朝往他們跑來的敵人射擊;被他們擊倒的幻象紛紛消失,然後又有一名幻象從後補上。

在三秒後,他們發現這些"敵人"發射的光彈完全沒殺傷力的時候,所有能行動的人都早已在Orchid的掩護下變形成幻影的樣子衝進了月台,並發動了反擊。

首先Akalin和Jellyfish的幾發光彈擊中了在魔像附近清理幻象的士兵的頭部,光彈內的神能馬上把他們的頭顱完全蒸發。到死為止他們仍以為這些光彈也是虛幻的。

同時一根長兩米的紅色投槍飛射而來,擊中了魔像的胸口,卻只見槍頭震破了附近的漆皮,然後崩潰成液體灑落一地。

「連整件裝甲也是用3148打出來的,這TM是作—」魔像的反擊把Scarlet的破口大罵和附近的的幻象全數覆蓋進去,揚起的煙塵甚至把有4米高的隧道完全給遮掩了。

此時一道光束從角落射出,直指魔像的上方天花板,把魔像身處的一側月台的上方結構轟的一塌胡塗。大量的落石砸將下來,立即把魔像砸倒在地,身上以SCP-3148構成的裝甲紛紛崩落。這具以古老神器改裝的魔像似乎再承受不起衝擊似般,漸漸就失去了動力,被埋在亂石之中。

「這破金屬總沒可能把落石的衝擊力也給無效化吧。威脅解除,大家可以出來了。」Milk端著槍杖從一根柱子後面走出。此時Orchid的幻象干擾的效應也結束了,除了Omega-16的成員以外,月台瞬時變得空蕩蕩的。拔除了破片的Chen也蹣跚著和Orchid從樓梯井中走出。

Lyn上前,藉著手套提供的力量增幅撥開了亂石,撕開了駕駛艙,將裡面的人扯了出來。

「確認了,這是阿瑞斯,普羅米修斯集團的四號人物。這回可釣到大魚了。」他如是說道。

「那只要找出原本的守軍就大功告成了,這回又是齊齊整整地…等等!」Milk環顧四周,她的隊員們儘數健在,然後她看見那魔像附近的地上有一大灘血跡,那是…

「話說有人見過斯卡麗嗎?」Milk問道。

鴉雀無聲。

當時的情況太混亂了,在無數"月蘭"的胡亂衝鋒下,他們甚至不知收容者是在什麼時候在他們的視線中清失的。


真正的遺產?感覺我開始聽到一些我不應該聽到的東西了。

你接下來聽到的信息都經過5級賢士,也即是我的授權,所以這點你不擔心。就讓我長話短說吧 — 簡單說,神明們遺下的遺產,並非那座向全球散播神能的第1號神跡,不,它甚至不是出自神明之手,是由我們的先祖利用神明的知識一手一腳建造出來的。

所以祂們的遺產不是產生神能的神跡,而是產生神能的科技?

也不是,這種科技我們一早就已經掌握了。你記得你先前交的文件嗎?

SCP-3148的收容措施嘛,怎了?

Omega-16的小伙子們在回收到這些金屬的同時,也帶回了集團當時留下的一些文件。其中一篇通篇都是以神明文字書寫的。經過翻譯後才證實,那是一封書信,給我們的信。裡面描述了一個只能透過"Site-19的地下鐵路"才能抵達的地點。

也即是第19號神跡。

沒錯,最重要的是,那封信裡面多次提及到一個詞:Lagacy。

也即是遺物,遺產的意思。所以你認為真正的SCP-001就在那個什麼鬼地方裡?

有這樣的可能,所以要你去證實。就在兩小時前,我們和第19號神跡失去了聯繁了,幾乎可以肯定是3148原本的物主干的。你將會跟著搜索隊進入神跡,在他們搜索神主的時候,你找個機會去信上提及的地方。這件事只有賢士議會和你一人知道,完事以後我給你批個長假,回來以後不出意外你就是4級大學士了。

那為什麼會選上我?

主要是因為築基會的人手實在太缺了,在可能的人選當中,你在單人行動方面的能力是最能令我信賴的。

如果失敗的話沒人能保住你,別令我失望。


事實上,在Omega-16的隊員們看見鮮血的投槍擊中"橙套裝"魔像之時,Scarlet學士早已冒著魔像反擊的炮火和揚起的煙塵,沿著鐵路導軌跑進隧道,就這樣悄悄地脫離了戰線,順便把通信耳飾給扯掉了。

在漆黑一片的隧道中,一團以血凝成的板塊往前疾飛,臉色蒼白的Scarlet捧著萬用書安坐其上。他在照明裝置下翻著萬用書,並按照書上記載著的書信譯文控制飛行器的方向。

在安然穿過五條岔路後,Scarlet讓飛行器停了下來。無盡的隧道旁有一道被照明法器照耀著的門,門上畫有神明的徽記,正是譯文上提及的目的地。

他跳下板塊立在門前,板塊即崩解成血液飄回體內。正當他把門推開之時,還沒來的及看見門後景像,他的視野忽然漆黑一片,更伴隨著劇烈的頭痛。捂著頭的Scarlet只能聽見從房間傳來,了無生氣的神明語廣播:
「LIVING INDIVIDUAL DETECTED, ACCORDING TO PASSIVE SECURITY PROTOCOL, LANGFORD-SORT LETHAL MEMETIC AGENT ACTIVATED…… LIFE SIGNS CONFIRMED. Welcome, authorized personnel.1

Scarlet花了兩分鐘才從頭痛和喪失視野中恢復過來。按照剛才的廣播,他似乎是受到以言語之神為名的有害媒介攻擊,幸好是被有害媒介免疫給擋下來了。

他走進房間中,那是一間方圓不到五米的小房間,盡頭牆壁懸掛著的一個長方框亮著白光,寫有一段神明語:「Does the Black Moon Howl?2

回想了一下譯文的內容,Scarlet答道:「Only when waning.3

語音落下,框內的文字變成一個旋轉的神明徽記,同時又傳出聲音相同的廣播:「Now playing Audio Log.4

然後傳出的,竟然是說著通用語的男聲:

你好,築基會的探求者。在錄下這段錄音之時,我的生命已經延續到極限,死亡已經是必然之事。我很欣慰能在死前看見人類能在焦土中重生,我更欣慰的是,有人來代替我們執行收容異常的使命。

在數千年前,也即是你們口中的神明時代中,我們一直致力於收容各種異常,不讓它們對無知平民造成危害。但是出現的異常每年都在增多,我們樹立起來的敵人也越來越多,終於,在一次敵對勢力的攻擊中,一枚有自主意識的超級炸彈擺脫了我們的收容,引發了一場世界大戰,摧毀了幾乎所有的一切。

我們之中的一些人躲在安全的掩體內逃過了一劫,啟動了事先準備好的修復措施,但我們萬萬想不到的是,大戰的餘波擾亂了裝置的運行,最終修復的結果就是你們,新時代的人類。

我躲在這個小密室裡,用倖存的衛星觀察你們,你們的文明令我驚歎,就如小說中的魔幻文明重現一般 — 我知道在你們的眼中,我們的技術猶如魔法。但你們的科技,在我等眼中,也不就是如同魔法一般神秘莫測嗎?普羅米修斯和你們之間的衝突,說穿了也只是你們互相將對方視為神秘而已。

我也知道你也必定會對這段錄音所使用的語言感到驚訝,事實上,你們所稱呼的神明語及通用語,在我們的時候只是共通的語言罷了。

你們把我們的組織的名字,Foundation直接翻譯成"築基"。現在,我將Foundation的正確譯名,基金會,以及基金會所保存的一切資料交給你們築基會手上。拿走我手上的儲存裝置吧,這才是我們遺留下來的真正遺產。你有一分鐘的時間。

我是O5-6,基金會的十三位領導者之一,祝福你們,別重蹈我們的覆轍。

控制,收容,保護。
神明?呵呵,我們才不是什麼神明,只是一群可悲的小丑罷了。

錄音到這裡就結束了,旋轉的神明徽記 — 昔日基金會的標志變換成赤紅色的"01:00"數字並開始倒數。

「艹!」Scarlet這下站不住腳了,急忙搜索房間,很快就發現坐在長方框前的一具骸骨。他在這具戴著牛仔帽的骷髏手上找到一件細小的資料儲存法器,急忙一把奪下,然後奔出房間喚出以己之血凝成的飛行板塊。

當他登上血板塊開始往原路逃跑時,數字正跳到"00:03"。三秒後,Scarlet聽到從後方迫近的爆炸和崩塌,即全力驅動神能往回頭飛,一直往回飛到地表上的通道入口才緩下來。

Scarlet散去板塊,掏出手中的儲存裝置察看,漆黑的晶體一閃一閃的,安然無恙。

這時Akarin的聲音從來處傳來:「喂!斯卡麗!正要過來找你,原來你在這裡!接載的飛龍到了哦!再不上來就不理你了!」

「來啦!」Scarlet急忙把晶體貼身藏好,和前來的Akarin會合,一同踏進前來增援的仿生飛龍體內。他似乎還看見已有幾台飛龍已經起飛,其中一台更吊著一台巨大的魔像。

「話說斯卡麗你到底跑哪去阿?又聯絡不上你,你可知道受辰甚至說你被那大傢伙給炸成渣了阿?」飛龍起飛後,Milk如是問道。

「阿抱歉,不小心跑進了隧道裡,迷路了,花了點時間才跑回來,話說我是怎被死亡的阿?」

「我只是不小心把地上那灘血看成斯卡麗嘛…」Chen搔頭說道。

在哄堂大笑聲中,飛龍編隊帶著第19號神跡的守軍遺體,Omega-16和他們的戰利品飛返據點。他們當中大部份人都不知道的是,他們帶回去的東西,將會為陷入發展瓶頸的築基會,不,基金會帶來了新生。

Scarlet學士帶回去的,不僅是神明時代時所收容的"神器"的一切資料,更重要的是,在這些資料中,基金會的學士和作戰員們學會了如何更好地貫徹他們的使命;更確實地控制,更有效地收容,更堅強的保護。

基金會的傳承,就是已成往昔的神明時代,為現今世代留下的真正遺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