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001:Tufto的提案 - 深红之王

As we gaze into the crimson sky
Fellow children, you and I
We listen to the doom bells ring
And all will fall to the Scarlet King

吾等子民眺穹苍
共睹血色染茫茫
举世皆闻丧钟声
天下尽归深红王

前言

当初吸引我加入维基的是几个颇具深度的传说故事,其中之一便是深红之王。Tufto的提案整合了一切关于深红之王的谜团,扩充了其宇宙,而与此同时仍对原初设定有着充足的致敬。本文中的链接很多,所以我非常推荐事先阅读SCP-231SCP-2317SCP-3838,以及故事Some are Born to Endless Night1,以上文章在通篇提案内都被数次提及(231和2317都是有相应的解密的)。若想有更深的理解,可以读一读文中链接的其他文章,但以上列出的那些很可能最为重要。搞定这些之后,我们正式开始来看Tufto的提案:深红之王


项目等级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比较稀有的项目等级:“Keter Safe”。注意,这不意味着它已被无效化,而是某些新的发现表明它并没有当初所想象的那样危险。

特殊收容措施

在罗伯特•蒙托克博士于近期进行的调查后,当前不需要对SCP-001采取任何收容行动。它在功能上已经自我收容,任何基金会干预都可能会不可逆地破坏或改变这种收容。

除已被基金会收容的相关异常外,基金会人员不得接触与SCP-001相关的任何新文件材料。

从这里我们看到,蒙托克博士的发现使得项目等级由Keter降为了Safe。如果你隐隐觉着“蒙托克”看着眼熟,那是因为它是SCP-231那臭名昭著的110-蒙托克程序的一部分。之后给出了一条可怕的警告,说与001的接触可能导致其收容状况的永久改变,或许会让它的等级重新变为Keter。还挺吓人的。

描述

SCP-001是一般称为深红之王的实体。SCP-001当前同时存在于多个平行维度内,且无法进入主维度空间。然而,确信其已反复尝试进入主维度达数千少于300年时间。SCP-001的物理、心理和概念性质不为基金会所知;然而,它持续在主维度内的若干人物和事件上表现出强烈影响力。

深红之王!它便是藏在本站不少最著名SCP幕后的神秘人物。人们对其一无所知,除了它想毁灭世界。继续读着,我们发现深红之王无法进入我们的维度,但在时刻尝试之,用的很可能是SCP-231一类的东西。

确信SCP-001的存在即代表着一次正在进行但暂且休止的塔什干级“异花授粉”情景;一旦SCP-001进入主时间线,常态将发生不可逆转的改变。

之后这段描述提及的“塔什干级‘异花授粉’情景”对于全文的理解并无必要,这是由于Tufto所在的“末日竞赛”参赛小组没有完成他们的参赛作品。你只需要明白,一旦深红之王闯进我们的现实,我们就会被按在地上摩擦。

SCP-001被全宇宙范围内大量人类或非人类文明之艺术或口传历史广泛提及,包括彼此之间从未有过任何接触者…对SCP-001的名称各异但绝大部分包含两个要素:由一个表示皇权的词语结合以一个表示红色的词语。

接下来说的是,历史上对“深红之王”的提及层出不穷,甚至在与世隔绝的某些文明内也是如此。事实上,SCP-3838中提及了“深红汗”,表明不同的社会使用不同的名字称呼深红之王。

在前O5-13要求下,于此附上与调查相关的若干文件,为此理论提供更多背景和信息细节参阅。这些文件由前O5-13本人在O5-1批准下进行判断、分类并归入,作为此次重新评估的背景资料。

作为一个“描述”部分,以上这几段对深红之王的描述仍然不是很清楚。它长什么样?它是神是鬼?它为何想要灭世?还有,最重要的是,深红之王的收容措施为何如此之少?基金会的描述水平绝不至于这么差劲。或许,在我们一头扎进O5-13附上的东西里面后,便能找到某些解答。


阶段1:血

文档1

打开第一个折叠,我们首先看到了蒙托克博士和Dipesh Spivak之间的一段较长的访谈记录。

蒙托克博士:你听说过我?

PoI-3172:听过你做的事。110-蒙托克程序,好吧……我们圈里的人在那段时间做了些阴暗的事,但那——

蒙托克博士:我只是做了必要的事,Spivak先生。作为一个基金会研究员,以及一个不愿意看到所爱之人死去的人。

唉,正当我们要深入了解110-蒙托克程序时,卫生巾再一次拦住了去路。有意思的是,这一程序之黑暗,甚至恶心到了我们眼前这个妄图制造世界末日的家伙。

PoI-3172:我听说自己是个很难相处的人。太过“神秘”,他们说。有人甚至称我为“飘忽”。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干什么才会被人称为“太过神秘”。真的完全不知道。

PoI-3172:博士,这真有必要吗?几年前你们夺走了他的女儿,杀掉了她们大多。

“女儿”指的是SCP-231。其中SCP-231-1至SCP-231-6都已死去,只有SCP-231-7存活。

PoI-3172:和让我们活着是一个原因。我们袭击了图书馆,和他们争斗,与他们冲突。他们对我们有无数恶言相加,比你们还多。但他们从来没有做成过。他们和你们狱卒一样坏,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坏。同样的区隔化,同样的单一目标。他们的存在没有任何凝固的基底。历史上的空虚时代,就这样。确实,他们和你们同一时间诞生。你们要比你们所以为的更相似。

蒙托克博士:这不可能。蛇之手的存在记录远早于基金会的任何——

PoI-3172:不,不,你漏掉了重点。图书馆一直存在,是的,但蛇手不是。蛇手是新东西,和你们一样。你以为过去有人会关心什么“奇迹”么?没有人关心奇迹。他们关心食物,家人和鲜血。

Spivak的心态与蛇之手的信念相当吻合,所以说他们曾经共事是合理的。然而,他们的信仰仍有差别。就Spivak而言,“奇迹”并不重要,而对奇迹的执念让蛇之手显得和SCP基金会一样坏。此外,他揭露了蛇之手和基金会都是较为现代的产物,其历史不一定与记载相符。你也许注意到我加粗了Spivak的两句台词:记好这两句话,我们接着读下去。

PoI-3172:你为何要如此做,博士?为何又来搅合此事?

蒙托克博士:我不该告诉你,但……啊。去他的。我烦了。我在SCP-001上工作有二十年了。在搞出程序之后,我当了计划领导人将近9年。我不知道。我累了。我到哪里都看到深红之王,但关于他的东西从来没有说清过。某种长角大魔?秘法血神?都如此细小,如此平淡。基金会在过去十年已经变了,你得明白。我们面对过概念的恶魔文体的住客七重毁灭者,所有这些都远远坏过什么人祭古神。但这,在所有东西背后,我看到了火中的笑容。那种恐怖,古老的恐怖,逗留不去。虽然已经看过各种远更简单、远更微妙的恐怖每天都在撕碎世界,我就是想弄明白,大概如此。剥开层层迷雾,一个接一个相互矛盾的传说,发现他到底是什么。

PoI-3172:你真是太坦诚了。

蒙托克博士:老实说,我已经不关心了。工作找上你。你必须做的事,悔恨……好吧,到这会儿我已经高位到没人能动得了,走了那么多死胡同也不在乎什么协议了。就给我说些东西吧,Dipesh。任何东西。

蒙托克博士的沮丧之情由此可见一斑。为这一计划付出九年的心血之后,他对于深红之王本质的理解甚至都没摸到边。再说,基金会也见识过更可怕的存在。链接内的SCP-3125、SCP-3043和SCP-2747就是本站上最危险的SCP之三(另外,三篇文档都有相当棒的解密,快去看看吧!)。然而,即便是知晓以上那些恐怖SCP的存在,即便是再强大的深红之王较之也注定相形见绌,蒙托克仍然对它心怀恐惧。他累了,他需要给他所有的问题以解答。Spivak又能否一改神秘气质,揭晓答案呢?

PoI-3172:要理解深红之王,有三件事要注意。三条法则,被放在一起时就能得到完整的图景。一条是血之法。一条是凝之法。一条是嚎之法。

蒙托克博士:三条法则,嗯?是王给信徒设立的,还是强行施加的?

PoI-3172:都是。第一条是他的法。第二条是他者的。而第三条,好吧,当你读透前两条就自然明白第三条了。

别指望他不神秘了。诶,似乎有点眼熟的东西!没错,不久之前我让你记住两个带有“血”和“凝”的句子,现在它们又出现了。不巧的是,Spivak不仅不愿回答已有的问题,还在一层层往上加。接下来读的时候要多加留心。

文档2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前“深红王之子”成员Jack Hearst的回忆录。Jack的能力是进入处于过去之人的身体,并能体验与当事人一样的视觉、听觉甚至情绪。在这份日志中,他回想了处在一个步兵的视角中的见闻,当时士兵所参加的战斗在SCP-3838的某一部落和一个致力于将深红之王引入主维度的群体间展开。

这里有不少值得玩味之处。首先,尽管Jack看到的是同一场战斗,他在双方士兵视角中的所见却完全不同。一种角度中,深红之王是一有形的实体,统率其忠实奴仆,治之以铁拳,为满足淫欲而强夺民女。而在SCP-3838部落士兵的视角中,却是天差地别的景象,深红之王的奴仆们忍饥挨饿,乞求救赎。此外,该视角中的深红之王并非一个有形实体,在游牧民们看来他只是一阵呼啸的风。最后,SCP-3838部落获得了胜利,而深红之王也被某种力量封印了起来。

两个场景来回切换。红色的要塞流入黑色的原野。我已对此沉思许久,但我想这是同一场战斗,从两只不同的眼里所见。或者至少是两场不同战斗的记忆。整件事感觉都很奇怪;和我大部分旅程不同。就像记了一半的噪声,两个想法相互拉扯…

但我不再想要加入其中。我所见是基于血之法,我只能祈祷它们永不实现。

在此之后,Jack离开了子。对他而言,血之法代表着深红之王治下的生活,他也明白这正是深红王之子意欲带回的东西。深红之王所在的现实与我们的碰撞,导致了Jack穿越回过去所看到的那些场景。记住这个理念:“两个想法互相拉扯”。

文档3

这块没什么好分析的,但有趣的是GOC和蛇之手都有过将深红之王引入我们所在现实的尝试。还有,这些仪式中用到的某些有趣符号也是值得留心的。


阶段2:凝

文档4

蒙托克博士和才不神秘的Spivak的第二段采访。这次,没准我们可以找到些许答案?

PoI-3172:哦,他修饰过了。他没有马上就离开。在他出走不久后,我在他的东西里偶然发现过一些草稿。那时我还年轻,我记得他在幻视后多么激动地争辩。说我们对王都搞错了。他不是恶魔或君主,而是风中的声音。等我长大,我全明白了,我惊讶于他离全然明了有多近。他只是没有……完全明白。

这也就是说,Jack的视角中对深红之王的理解并不完全正确。然而,Spivak说他只差一点点。显然,深红之王并不是什么实在的恶魔或君主,而是如“风中的声音”一般不那么有形的东西。

PoI-3172:你知道110-蒙托克程序到底为何有效吗?

停顿数秒。

蒙托克博士:抱歉Dipesh。我不能讨论这个。

PoI-3172:没事,我想我知道答案了。告诉我,你……失去过某人吗?

蒙托克博士: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对110-蒙托克程序的谈论仍然是神秘兮兮的,但我们有了一条线索,那就是蒙托克博士失去过某人,也就是他的弟弟。在Some are Born to Endless Night这个故事中,我们看到蒙托克博士的弟弟,雅各,掉进了一个影子里,接着发生了很多疯狂的事情。这里你只需要知道,蒙托克博士认为他早已失去了弟弟,而这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所以Spivak对这件事情的提及让他很是厌恶。

蒙托克博士:请告诉我“血之法”的含义。

PoI-3172:这不很明显么?这便是深红之王统治的方式。有秩序,但依靠的是对农民施加钢铁意志,靠奴隶的军团,靠生而残酷的贵族。他的时代里这世界的现实,在世界上属于他的一角。

愤怒的蒙托克博士要求Spivak给出一个直接的答案,而他居然真说了点有用的!血之法是深红之王的天性,农奴被压迫、奴隶被虐待、贵族们残酷地奴役其仆从。这便是Jack Hearst在过去所看到的,他也因此受尽惊吓,最终离开深红王之子。

蒙托克博士:我没时间陪你玩游戏。现在就告诉我,PoI-3172,不然就送你回单独禁闭。

PoI-3172:噢,蒙托克博士。我很抱歉。你一定是在寻求凝之法了。这是全——

蒙托克博士:采访结束。

现如今我们对血之法加深了认识,然而Spivak似乎想让我们自己探索下一条法则。Spivak拒不合作的态度让蒙托克烦躁不堪,于是他一怒之下结束了采访。

文档5

你可能还记得前文中所提到的“咆嗥政变”,此事导致了基金会内大多数深红之王相关文档的丢失,其中包括深红之王的发现时期与基金会的起源。这篇文档是特工de Beauvoir对以上丢失文档的报告,虽然其本身也曾一并丢失,但最终被蒙托克博士设法寻回。在报告片段中,我们发现基金会的建立并非为了应对深红之王的威胁,而是对一次SCP-173袭击事件的响应。似乎,基金会有意掩盖了这些事实,因此处决了特工de Beauvoir并“丢失了”以上文档。

文档6

这是由蒙托克博士整理的一张表格,旨在O5议会的决策与深红之王的相关事故之间寻找关联。我们得以肯定,上一篇文档中的特工de Beauvoir确为O5议会下令处决,这其中必有蹊跷之处。此外,我们注意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基金会不断试图加强对SCP-001的控制,与此同时事故的烈度不断攀升,从一开始的幻听变为充斥着尖叫的跨维度裂缝。

文档7

蒙托克继续深入调查,找到了一名深红王之子成员于1974年2写成的一篇政论著作。它的标题《旧秩序宣言》让我们事先明白了作者Ariadne Cartwright想说的内容,也即为深红之王统治的辩护。

理解现代性的罪恶非常重要。我们并非为前现代唱赞歌。苦难非常真实,非常确凿。我们决不能把过去看做美丽的世外田园,满是环绕五月柱的舞蹈和生活在农业无政府下的牧人。

这里所说的前现代,是指深红之王的统治。正如之前所说,这是一种由贵族虐待农奴和奴隶的暴君之治。Ariadne辩称,深红王之子不欲歌颂前现代社会,并且他们完全承认前现代充满着痛苦。

过去是野蛮的,但也是真实的。它也并非真正的“前现代”;这只是史家如此标签的而已。他们执着于那套现代化的理论,这样就能自欺说没有可替代的发展模式,只有向着当代西方的方向去了,其他的生活方式都卡在时间线上某些想象中的早期了。这都是胡话。过去的人们能够看到世界的真实。我们加入了王的势力后也能看到这种真实;我们所居住的世界中有某些非常、非常错误的东西。我们的建筑是以钙化、剥落的混凝土建造,每一天我们蹒跚而行,所为的工作和生活只是为维护这种体制本身而创造。

此处所批判的是,人们对于现代化和当代西方的思维已成定式,所以难以想象一个以不同于上述方向发展的未来。然而,对Ariadne而言,这一切都是无稽之谈:过去虽然野蛮,但是它的真实性却毋庸置疑。现代社会中,生活成了一个死循环,人们所做的工作和所处的世界都毫无意义可言。

但没有其他道路可以活了。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这些不过是虚构的白日梦,劣等人脆弱的思想试图把他们陈旧的偏见强加给周身的世界而已。不,只有一条替代的活路。弃绝凝之法便是兴起血之法。

对凝之法的抛弃能够让血之法兴起,这暗示着凝之法实为血之法的反向。如果说血之法代表深红之王的统治,凝之法便是现代性和当今社会的象征。

我们必须学会什么是死。什么是被奴役——真正野蛮的奴役,我们的主人没有同情或怜悯。我们必须学会什么是朝着唯一的目的去,知道并且真正理解我们力量的缺失。我们必须担起责任朝向诸神与黑暗的世界,这是愚人种族暴雨般的拒斥。我们必须杀死现代性,后现代性,还有所有的分析和可笑的观察。只有一条法则。混沌的法则。为人类!为生命!为深红之王!

所以说,我们要学会被真正野蛮地奴役而丧失一切人权。分析这个世界并给它套上条条框框的尝试必将徒劳无功,反之我们必须拥抱混沌。稍等片刻,基金会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分析和观察异常——这使得基金会站在了深红之王的对立面。继续阅读时,必须牢记这一点。


阶段3:嚎

文档8

蒙托克博士和Spivak之间的又一次采访!现在知道怎么做了吧:继续做好看不到110-蒙托克程序内容的心理准备,除此之外还有更加神经兮兮的东西。

PoI-3172:好。你对深红之王的起源了解多少?

蒙托克博士:有很多种理论。深渊生物古代怪物阿拉卡达住民……

还是那个问题,深红之王到底是什么?本站中那些关于他的故事里的答案大相径庭,所以要了解深红之王的本质会极其烧脑。

PoI-3172:这些都是……我不说是谎言。但文本已经改变,只是已经改变,过去本身也被将来之物改变。

蒙托克博士:他改变了过去?

PoI-3172:不。他的过去已为了他而改变。

为什么说“他的过去已为了他而改变”呢?看来,人们对深红之王真身的想法会转而影响他的本质。如果有足够多的人同时相信深红之王是某个东西,那么深红之王的过去就会变成那个东西。

蒙托克博士:我……很生气。当我提起这事。非常不专业。

PoI-3172:你觉得是我们带走了雅各?

蒙托克博士:好吧,那我到底该怎么想?我开始关注你们这帮人,做出一个又一个发现,然后他就——好,这不是重点。

PoI-3172:好好好。我很抱歉提这事。但我们能否同意这不是一个科学化的决策呢?这是在一瞬间的愤恨、狂怒、憎恶中做出的?

虽说我们仍不知道110-蒙托克程序的内容,我们现在已对于它的工作原理有所了解。SCP基金会力求用事实说话、用数据说话,凡是所见必有规则,凡是所能必用科学。然而,110-蒙托克程序居然只是蒙托克博士一时性情的产物,这与基金会的立场截然相反。或许你还记得,每当O5议会投票加强对SCP-001的控制,与此相关事故的烈度都会增强。成功约束深红之王的110-蒙托克程序既不科学,也未经过缜密思考,而不过是在一瞬间的冲动情绪下做出的决定。这一程序之所以有效,正是因为它不科学。

蒙托克博士:SCP-2317并非SCP-001。

PoI-3172:曾经并非SCP-001。但事实上,你告诉所有人他就是。理论上说,你该觉得他就是,如果我对基金会的等级制度没弄错的话。毕竟你只是个4级。

此处Spivak指的是SCP-2317中的第五个tab,也就是蒙托克博士有权浏览的4级权限版本。在此之前,我们知道深红之王的过去随未来而改变。那么,要是有足够多的人相信SCP-2317就是深红之王…

PoI-3172:但你不记得的事,或者不知道的,是这并非唯一的过去。深红之王曾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他曾经不是君王,也不总是红色。他是风中的低语,让农人去工作,在恐惧中仰望他公正的饥荒。他是先天的知识:世界是神与魔的,那些掩盖人类力量、超越我等的存在。他是饥荒中冰冷的饥饿,没有韵律或理由,只有超自然的冷酷居于我等之上。以及,给予足够的信念,他也可以是吞噬者。他是真实的造物。

蒙托克博士:你是说——他会变形?从一种神变成另一个?

PoI-3172:深红之王不是神,博士。深红之王是一种理念

哇。前文中对这一点已有许多暗示,而如今我们终于听见他亲口承认了这一点。人们认为深红之王是什么样,深红之王就是什么样,因此解读他的过去会让人无比困惑。这也是对“深红之王”这一设定的半meta评论:本站上一切有关深红之王的故事共同组成了他的设定,但说到底还是一无二随。

PoI-3172:小心了博士。嚎之法可能毁了你。

挺吓人的。

文档9

接下来这篇文章的标题叫《Lāla Rājā》,大致可以翻译为“红色统治者”,也即深红之王在另一社会中的名称。

这段文字详述了几世纪以来大英帝国对印度的统治,以及深红之王如何因此而起。在英国人的影响下,印度逐渐西化,开始接纳欧洲人所教育的“文明”。这里对英国人的描述可能会有点耳熟:

因为英国人不太喜欢另一种生活方式——不能被分类、解释、像是钉在板上的蝴蝶那样被杀死。

听起来很像基金会,对不对?我们看到,这里还提到了SCP-3000,也就是阿难陀舍沙,它被揭秘说并不是一个神,而不过是一
鱼。随着英国不断将自身的文化和语言强加于印度人,后者逐渐感受到了压迫。

…新与旧之间、现代与前现代之间无穷挣扎的张力。在这些断层中,在狂怒与愤恨的哭喊中,在我们对旧的憎恨与对新的憎恨中,只遵从嚎之法的混种诞生了。Lāla Rājā诞生了。

如果说血之法代表前现代,凝之法代表现代,那么嚎之法便是二者之间的矛盾冲突。前现代和现代永远无法共存,注定要短兵相接,而深红之王便由此而生。

文档10

Spivak警告蒙托克博士,嚎之法可能会毁掉他。从蒙托克博士在此写下的东西来看,他身上的确有某些毁坏了的东西。没有被划去的部分由SCP文档内常见的分析性语气所写成。然而,被划去的文字充满对深红之王的惊诧和恐惧,更像是由深红王之子的成员所写。蒙托克博士似乎正在转变,但关于深红之王的部分终究还是被他划去。此时,他对基金会的忠诚尚存。

文档10

蒙托克博士和Spivak的最后一段采访3。Spivak的收容间内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这影射了文档34中所记载的事故。

蒙托克博士:直接告诉我——程序是什么到底重要吗?我们做的事,到底有关联吗?

PoI-3172:要阻止出生,一定要要做些可怕的事,一些以痛苦狂怒愤恨来展现的恶事。这就是程序有效的原因所在。你从来没有忠实地试图构建科学化的程序:只是纯粹的、不掺杂的憎恨裹上了客观的外衣。你以为王夺去了你的兄弟,于是你决定加害于王。你没有做到,当然了,你们每天对那姑娘的所作所为对不过是单纯的残暴而已。但确实是有效的残暴。细节不重要而在于意图,那才是一切的重点。

之前我们对110-蒙托克程序的臆想在此处得到了证实。这一程序之所以有效,原因就在于它的不科学性。它的效果仅仅是基于蒙托克博士对深红之王带走自己弟弟的愤怒。程序是什么并不重要;一切的重点是这一举措背后的意图。正如Spivak在这段采访内所说,“不同的行为有不同的含义,也因此有不同的影响。”

PoI-3172:他们想象不到。这超出他们对现实的概念之上。但你或许可以。所以,告诉我博士,你知道为何深红之王存在吗?

蒙托克博士:因为现代性和前现——

PoI-3172:不。因为SCP基金会存在。现代性助他塑形,为他的狂怒定义轮廓,但只有现代性开始干预他的王国时他才得以具象。现代性以你们的形式出现。是你们先来的。你们先冒出来封锁、分类、钉死所有不符合你们启蒙理性哲学的东西。一切都必须被理解,被置于背景中,从妖精神仙化为简单的、可理解的逻辑与物质。令人厌恶,也不可能永远如此。必须给出什么。必须有什么作为对立兴起。

蒙托克博士:……我们是第一个?真的?我知道Beauvoir以前——整件事都是我们的错?

基金会之所以永远无法理解深红之王,是因为基金会首先导致了深红之王的出现。正如为了西化印度而压迫印度人民的英国人,基金会对于整个世界而言同样象征着现代性。忽然间,我们发现文章开头所言“确信其已反复尝试进入主维度达数千少于300年时间”能够讲通了。三百年前,基金会的建立催化了深红之王的活动,所以基金会本身不可能是对SCP-001的响应。特工de Beauvoir发现了真相,于是惨遭基金会灭口。

蒙托克博士:那些仪式。他们都有着对应。

PoI-3172:没有这种张力王不能存在。我们需要这些现代性的符号,这些灰暗的图景,来创造出最初的裂口。这是完美的计划。

此处提及的文档3列举了试图召唤深红之王的记录。仪式中所采用的符号在当时看来甚是奇怪,而现在我们便能发现其合理性。深红之王因现代与前现代的冲突而存在,是故仪式中的符号需要体现这一张力。

蒙托克博士:基金会创立于1820年代。它的建立是为了保护世界免受黑暗,由一群勇敢的男女集合在一起。为控制(s-secure),收容。保护。这是我们的目标。常态之中有你们看不到的价值。世界可被理解。真实,合理,理性。启蒙。这些是我们的基岩,这些让我们能看到何为客观

PoI-3172:你真的信吗?

蒙托克博士:我必须。

注意蒙托克在此次采访中的语气。他不再是前文中我们所知的那个自信的博士:他说话时会卡壳、会结巴、会被Spivak打断,而之前只有他打断别人的份。在上面这段文字中,他的语气不像是对自己的话充满信心,更像是在尽力说服自己。

蒙托克博士:现代性并非总是冰冷。它比奴隶制要少些野蛮。

PoI-3172:但这是为了什么?这就是唯一的目的吗,回避野蛮?平和与善良的意义何在,让你能笑个几十年后死在空坟中吗?有限自我的自我满足。我不明白。从不明白。

Spivak在此质问了现代性的意义。毫无疑问我们的生活更加舒适,但其代价是什么?对他而言,我们的生活毫无意义,工作也只为了让这食之无味的生活,这无限循环、漫无目的的生活苟延残喘。

PoI-3172:不,听着罗伯特,就这么听着。你现在知道深红之王是什么了。他是旋动异常的造物,来自许多不同的时代,遍及全部世界。它是失落世界的记忆,前现代的世界的记忆,具现为对现代性的憎恨,憎恨这全新的,标识我们每日存在的人道与冷笑。由不可调和的异常与我们破碎心智间的完美平衡而铸造,他是由压倒性的、不可回避的张力所创造的实体,是旧世界面对冰冷、灰暗、无意义新世界的嚎叫。他是我们失落过往的复仇。他是古人的理念身在将它抛弃又盲信的世界中。

蒙托克博士:他是现代性与前现代间张力的具现。

PoI-3172:是的。他是两个不相容世界的断层,而他到底只能将它们全部毁灭。这才是正道

所以,世界必须被毁灭。现代世界没有目的和温度,而前现代为此而嚎叫。从张力中显现的深红之王毁灭一切,嚎之法的威力便达到顶峰。

蒙托克博士:就——听着,再告诉我一件事。是你们带走了雅各吗?

PoI-3172:不。我们不知道他——

蒙托克博士处决PoI-3172。裂缝消失。

Dipesh Spivak的生命就此走到了尽头。

文档11

Spivak不幸言中,O5议会不理解嚎之法。尽管我们不知道蒙托克博士具体做了何种提议,我们仍能猜出这将在根本层面上改变基金会的运作方式。正如Spivak所预测的那样,基金会的道路过于僵化,拒绝为自己不了解之物作出改变。O5议会对嚎之法的不解让他们认为将项目等级从Keter降为Safe就能万事大吉。然而,这无法阻止深红之王的降临:只要基金会继续存在,它便不可阻挡。


[aaaaCC62SS DEN---]

最后是蒙托克博士的一张便条。他在其中描述了建立Site-231之时,树木被连根拔起,以为建设腾出空地。正如基金会所做的任何事情一般,这处设施被建造得无比精细。一棵树被种在这片混凝土海洋的中心,这并不代表对自然的渴望,而是为了防止这里的工作者发疯。

紧接着,蒙托克博士写下了他的所思所想。他说,如今他明白了善与恶各为何物,而在基金会内他看不到二者中的任一。他所见的,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大规模产出的“空洞的人”。他提到要将站点内的这棵树换成以骨血组成的可怖之物,而这像极了用于召唤深红之王的仪式。基金会见此情状,便能幡然醒悟:他们早该听从劝告,早该改变。

我知此路不正。但毕竟这是一条路。

带着思考与祈祷,
罗伯特•蒙托克,深红王之子。

罗伯特•蒙托克皈依了深红王之子。他对基金会政策的改变宣告失败,也意识到基金会无法如他那样理解嚎之法,因此永无改变的可能。这条路或许不是正路,但对他而言,这好过空洞而漫无目的地活着。所以,加入深红王之子是他一生中仅剩的道路。

结论/回顾

深红之王是什么?蒙托克博士的总结可谓精辟:“他是现代性与前现代间张力的具现。”基金会试图解释整个宇宙,把一切放进盒子里,于是深红之王应声而现。蒙托克博士对深红之王的暴怒和愤恨阻挡了他进入这个宇宙的步伐。每一种举措都有与其对等而相反的响应。Tufto的提案不仅仅是深红之王传说的最高峰,还是对现代主义与基金会的整体性批判。


后记

我想在此鸣谢给我写成这篇解密的决心的Keyii,把他的未完成解密草稿给我的derpydm,以及对我帮助良多的modulum。请随意在评论区提问吧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