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隆-轰-轰-轰-隆-隆-隆

伊朗,1838年。第一次俄伊战争1结束25年后。

阿巴斯从没想到会发生这些。

小屋的中间放着一门大炮,一门饱经风霜与战火磨砺的俄制大炮。但其做工历经风雨洗礼依然出色。阿巴斯认出了这种造型:这和他多年前在占贾2与苏丹纳巴德3面对的那些一模一样。

尽管俄伊战争中波斯战败,阿巴斯在战争中依然表现出色。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他的贵族家庭不惜一切地夸大了他的英雄事迹。他得到了贝伊们、可汗们、还有沙阿的青睐。他成为了一位富有的省长,在首都的豪宅中过着妻妾成群的生活。

可今天阿巴斯没空考虑这些。他正在乡下自己家族的旧领地的郊外。他不喜欢来这里,这里让他回想起了在自己功成名就之前那些一贫如洗的旧日子。

但他的兄弟住在这里,所以阿巴斯不得不来。他的哥哥正蹲在那件武器边上,满身油垢与污泥,一头蓬乱稀疏的灰发从肩膀上垂下来。阿巴斯想起了过去那个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穿着熠熠生辉的制服、生机勃勃、精神焕发、机警风趣的全师第一美男子,总是笑着拿上级开玩笑……

贾姆希德站起身来看到自己的兄弟,随即露出了笑容。“赛俩目,兄弟!”他喊道。“你今天是来看我的作品的吗?”

阿巴斯离开门扉靠近了几步。“赛俩目,贾姆希德。这就是你这么多年的成果?这就是一门大炮,还是过时了的那种。”

贾姆希德摇了摇头。阿巴斯看到他的眼中写满了那种自己曾见过的疯狂。三十年来和俄罗斯人、叛军还有世界上其他随便什么他不得不面对的东西的战斗,教会了他人的承受极限是什么,而贾姆希德显然早已跨越他的极限了。

“这不止是一门大炮,兄弟!这是一个信息!是一个计划!我——我脑袋里都是这些,你会明白的!”

贾姆希德被绊倒了,阿巴斯抓住了他的兄弟,然后——同时发现了他有多轻——让他坐在仓库边上。“那是门大炮,贾姆希德。那只是门大炮。”

“它不是!”他的兄长的声音变成了咆哮。他猛地甩开阿巴斯,把他的弟弟推开了几步。他的眼神紧紧注视着大炮,嘴唇开始颤抖。

“我替你问过那些大使了,”阿巴斯说。“他们不知道有个叫柴可夫斯基4的作曲家,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看起来和傻瓜一样。”

“当然没有!我和你说过了!它还没被写出来呢!它还在我脑海中,兄弟……轰-轰-隆-轰-轰-轰-隆-隆-隆……”

贾姆希德步履蹒跚地站起来,身体微微颤抖。“你会明白的。总有一天,这首曲子会在欧洲与伊朗的每一间音乐厅上演,在每一个人的鼓膜上回响。总有一天,柴可夫斯基会写完他的部分,然后这门大炮……这门大炮就会变得完美……”

“不。”阿巴斯受够了。他朝着门外挥了挥手,几名身着制服的士兵走了进来。“我要把它拿走。你已经在上面花了太多精力了。”

“不!”贾姆希德冲向离他最近的士兵,那名士兵正在抬起大炮的底座。士兵把贾姆希德打到一边,让他摔倒在地四肢朝天。

“我说了别伤害他!”阿巴斯喊道。那个士兵低下头一看,为自己忘记了命令而感到羞愧。但阿巴斯已经朝自己的兄弟跑了过去。大炮被运走了,老人留下来照料自己的哥哥。

“你不能把它拿走,阿巴斯,你不能……它还没……时机完全不对,我不能,那条,我还得从里面抽走更多的水——”

“我会把它卖给一个收藏家,贾姆希德。我认识的一个对旧武器很感兴趣的法兰克人5。你不会再看到它了。这样子最好,贾姆希德。你会明白的。我们会找到人去治愈你的精神问题的。”

但贾姆希德只是在那里前后摇晃。他的思维依然深深着迷于在占贾见到的大炮,还有那些只有他能听到的神秘音乐。

项目描述:19 世紀早期的俄制大炮。当柴可夫斯基的 1812 序曲之结尾在大炮的可听范围内播放时,大炮会装弹、上膛并射击空弹(无可见的火药来源)。
回收日期:██-██-████
回收地点:████████,████████博物馆,拿破仑战争展览
目前状态:作为 Site 12 员工花园的草坪装饰保持。柴可夫斯基的 1812 序曲 已加入 Site 的限制品「黑名单」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