湍流:妥瑞症候群
评分: +12+x

“我错了,”站点主管跪在搓衣板上。
“算了,”主管夫人说,“我饶了你。”
主管立刻激动地猴跳起来,但经大脑想想,感觉不太合适,又跪下了。
本文时间线位于Turbulence-7前的平行宇宙,除部分人员活动差异外完全一致。

严寒下的夜晚最为寂静,尤其是某月的第二周。

三辆全地形车拐上了主街,车速非常急。一个接一个,在空荡的柏油路上摇曳,其中两辆左拐上高速公路,末尾的则骤然刹车,当即化作白色混凝土围栏绿幕前的主角。

五十厘米厚的衬铅隔墙也未能挡住外部炮火连天,每次震动都伴随着有延迟的巨响。奥斯顿低垂着眼眸,将袖钉系好,复合背垫令他瘦削的肩骨衬得挺拔,这身装束极度简洁,却让人感受到强烈的敌意。

抹平胸口的一丝折痕,他对着雕花镜面紧了一扣领带,望向倒影,缓慢吸气。

镜中人由于屋中亮度仅能辨认出一双高亮的瞳孔,奥斯顿长闭双眼三秒而后睁开,异色褪去,只留下环境纹理漫无目的地扩张。

“是奥斯顿,我进来了。”

“正朝你方向赶,别太庆幸。”评估小组频道。

“没必要了,他不在这儿,”奥斯顿抬手按在耳旁,环顾一下四周。“准备返程吧。”

跨过数具相对完整的尸体,他注意到地上有节人类断肢,可惜没能凭肉眼判断出那属于谁,于是奥斯顿从身后的MK V区块装具中取出一瓶液氮,抬手将它丢了进去。

“顺带一提,你们是不是忘记检查周边楼层了?”

威胁实体数据库条目

威胁 ID:

KTE-3000-Moro-Buster – “无神论患者”

授权应对等级:

4 (严重威胁)

描述:

实体为一台类人型直立量子信道原型机(XM15E1),研发编号“Sahelanthropus”,身径16.5m,隶属Tangential科技,机体主干由七(7)个相对独立且可进行最大身位距离外变形的GEN+2单元组成,包括而不局限于:

  • 位于驾驶舱上方的Poseidon介质基准冷却系统(LKM42),需预热,可完全折射/阻断表面机械横纵波传播(代号Gluttony
  • 位于头部的伪克莱因瓶驾驶舱与迪帕-卡威尔信道扩张/接收装置(代号Greed
  • 位于左侧大臂内展的CWON有向沉积机械能传导系统,搭载了配对的下位压缩CWON框架,以在读取迪帕-卡威尔信道签名的基本时间隔阂内作出接近无延迟的反应操作(代号Envy
  • 位于背部侧突的452mm集束式重接炮与其法线上下的反洛伦兹电磁导轨,使用定制的反洛伦兹两角弹头,炮口动能32兆—180兆焦耳之间无极可调,若感知到视距内威胁对象,传导级别自动适配至参考档位74兆焦耳,并可使用30kt当量的W36型核炮弹。(代号Wrath
  • 位于第二膝关节处的(偶数量)十字形跌级高压冲击打点模块(代号Sloth
  • 两个外露的Nexus柱体,以提供高倍能量并减少主体内部压力,由默罕默德合金外壳覆盖,1/2为当前外设功耗指示器分界线,僭越此限值则以高光红色标出(代号Lust
  • 位于机体中外比黄金分割点处的Nexus核心,使用CWON体系架构,可随机生成属性点、距离法线、超流体本体模型以及任何一个遵循GOC标准CWON建模语言的领域逻辑形式并即刻操纵之。与注入Nexus的元对象存储设备相连(代号Pride

XM15E1于BOAH-ζ-λ与最高指挥部中断纠缠对链接,推测已被敌对组织/个体获取,若如此,则应对等级提高至5级


“对,我听说了,就在刚刚。那玩意儿贼恐怖,”评估小组顾问的表情回答了奥斯顿为什么他不接电话,“直到觉醒计划实施的一个月后,负责人也没有对他们的造物保有一丝头绪—有关于密集龙骨以内支撑着的究竟是神抑或魔鬼,并不是夸大其词。”
“你要这么说自然可以排除前者的可能性,”奥斯顿冷笑,“知道吗,三分钟前为了拿到‘重要物品’,我不得不穿着红色装具从与乌克兰大酒店正对的那条河里开始加速。根据现场录像,共有八名要员进入了顶层,但我们在房间以内只寻获了七具尸体。”
“你的意思是?”
奥斯顿随手从右边的文件夹中抽出可怜兮兮的一页纸,顺铝合金桌面滑了过去,后者马上认出那是WPO的器检报告。
“西兹科马,”奥斯顿指了指,“建筑物外的车行路面上也有发现他的血迹,被四层活动卷筒履带在沥青上拖行了40米。”
“好惨,”顾问嘴上这么说,却难以掩饰努力憋笑的面部表情。“关于那东西,有发现么?”
“这就是我来的原因。”奥斯顿耸肩。


萨缪唯低头肃立着,8名攻击小组的反叛作业员围住他,每个都用+1Gen区块步枪指着同一目标。

“跪下!”01B喊道。

本来距离最远的目标身影忽然扭曲不见,作业员还未来及放下瞄准镜,一只手已经扼住他的咽喉。

他以多数人反应速度未能普及的反作用力冲向同心圆的指针3点,距离两米时那尖锐的右平摆肘弧线便已发出撕裂音。

然后他身后的作业员下颌骨裂,整个人向上飞起,在萨缪唯ERI四分之一的视野里,轨迹已经可视化。他眼中的动态物体拉成一条锥形临界线,第二个人原本飞往受力方向的过程被终止,萨缪唯闪步旋踢,踝刺后者胸口,连踹对方17脚,仅用一秒。

人类沉量级泰拳拳师一记侧踢能震碎对手3根肋骨,而他打出了奇数倍记,浮空的家伙像个布娃娃般高飞,萨缪唯缓缓蹲身,趋势朝前。

他忽地跃起,在空中二次飞升,与其余一名刚好呈直角。

凶猛的鞭腿自空3米落下,因视网膜反应光斑聚成的人形虚影连贯地自上记录下降的整个过程,蓄满重力势能的膝撞在末位作业员头顶中央炸响,巨大质量差使水泥迸射,范围中心凹入张开的同时将他塞入打桩机般砸进水泥断面。
外骨骼撞入墙内,向后坐倒。

蹲在他正前方的人举着一根冒着电火花的金属芯导线。

“名字就免了,你知道我比较腼腆,”萨缪唯将那根接地线扔开。“有什么遗言?”

”哈哈哈哈哈哈,“外骨骼身上的光晕逐渐黯淡下去,”随你的便。“

”那说定了,你现在回去,把他们叫来。“萨缪唯起身,”我会等。“

”你的32-bit单兵导弹小伙伴呢?“外骨骼的声音里充满了与当前状况不符的愉悦。

”死了,“萨缪唯略微停顿,”他没躲过链状崩溃。“

“里MK V区块芯片测试结束,结论:8/8,基础效能超出预估值234.91%。建议测试者前往地图上以灰蓝色标注的WPO站点进行术后创伤检视。”地上的每具尸体都像烧尽的棉花一样,灰飞烟灭,探照装置显形,短暂的黑暗,紧接变亮。光源来自四面八方,场地里当即灯火通明。

“Fuck off,”萨缪唯抬头叫道,“我跟你的AI尬演了足足十分钟,现在又叫我去停尸房检查身体?日你的短命爹。”
顺楼梯扶手流下来一个影子,垂在旁边如蚯蚓般扭动几下,立了起来。

“早跟你说过,这帮傻逼绝对会玩儿脱,”男人将上衣前襟从裤带里拽出来,“但鉴于今天我发现了某些里程碑式的东西,比如这个。”

位于████群山之中,距PO区仅十三(13)公里,作为Site-CN-██在笛卡尔夹缝的中转站,并按需求不断翻修。
7日后开始新一轮搭建,二月中旬完工,增设房间若干,分别为:一层东部修建地下通道,分三部分,一座十(10)万升的油库,其中六(6)万升为航空减震燃油,供███运输使用;东侧为弹药库,可贮存至少一(1)万吨弹药,足以支持一次小规模中烈度冲突;北部为机库,客容纳达█████。
以及各种地勤车辆。一座三(3)级野战机场设置在山体西侧,正北朝向,金属跑道,长一千三百(1300)米,宽三十(30)米,南端入口设有IV级盲降设施。
注: 777 UAD NYX99属于私人飞机,停靠于████国际机场

“我理解了,”萨缪唯放下MacBook Air,“你觉得怎么处理好?总设计师—叫帕特里克,攻击小组对他的踪迹一筹莫展,要么落入敌对组织手中,要么就是死了。你我都明白,最优解是后者,因为不管哪种状况,他都是个人,没有装具那样的反泄露装置。而他大脑里的东西被复制只是时间问题。”

“我认为当下首要目标是除掉他,”男人摇头,“这个人风险太大了,即便有一线生机。”

“当然了,那样无异于中国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赔了夫人又折兵。单纯取得觉醒计划母体,他们未必能够第一时间分析出TanGenT科技的运作原理,结果连说明书都拿到了,我可没嘲讽。”

“话说如果不是呢?”

“不是?”萨缪唯皱眉。“没可能,时间对的上,除非与我们敌对的组织有两个以上,倒也不在意料之外。”

这时大门被凶猛的飞脚踹开,狠狠向后撞在石英墙上火花四溅。血红色的人形装具跳进来,玻璃幕壁外刺目光柱照亮了他体侧的全息识别墙。

“我说一件事,听不听随你,”奥斯顿竖起食指。“去了趟现场,西兹科马死了,总设计师没有,如果你们觉得这件事情闹得够大够炫酷并且已经吊到足以停止了,建议你们跟我一起去把总设计师带回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平息某些天杀居心叵测之人的孤儿心理波动。”他转过身,将两辆购物车扯进屋内,里面是内部环境模块已经激活的MK II战斗服。“穿好了告诉我一声,”他咕哝道,“免得说什么我偷窥美黑肌肉猛男换装。”


于是会议室内再次坐满了。 
 
全息影像立在穹顶上方,像百臂巨人。

他们是GOC分布于世界各地的领导层,108议会,一个虚假情报在实体网络内扎根,间接衍生到整个高层内部的冲突。唯一知晓真相的人了无音讯,与他接触过的每个目标尸检后都进了焚化炉。拟稿攻击目标是最后一次定位到“萨赫兰储普”的边界线,半小时内PO区的四分之一将被吊射武器炸为齑粉。

心智部门试图排除影响范围,32次,无一例外不是既定发生的事实,此信息即刻发送至该区特派员的个人信箱内。
现在就看他们的反应了。

Nexus工程师拍拍奥斯顿的肩膀,后者起身,罩上雨披。一股闪电正照亮天际,末梢极其缓慢地消逝,视网膜上的耀斑变短秒速以厘米为一个单位。

“原轨迹上行。”奥斯顿按住耳机。

“核实,00000000/1065,”电脑淡淡地说,“开始下载。”

工程师退后一步,黑纹正以对方为中心向四周推进,世界定格,逐帧转为黑白,奥斯顿抬起头,一滴雨水垂在他的眼前,印象中一位哲人说过,“相互作用构成事物运动的内因,发展是新事物的产生,旧事物的灭亡,即昼夜更替。”
如今所有数字权证都已锁死,奥斯顿是一位出现在FC内的高格法线建模。

工程师迈向隔离设施外部,在Nexus核心波及到自己前的最后一刻带上了CWON合金门。

晚些时候。

横断交通渠内挤满了人,军队龟缩在丘陵以下的混凝土工事内等待炮击的间隙。19点以前几乎每小时双方都会爆发极为壮观的血肉互殴,同时降落的还有指数级榴霰弹,几百个投影坑重叠在一起,氛围落魄得令人作呕。

电缆般坚实的铁腕钳住萨缪唯的脖颈,将他抛上半空,然后入壕三分之二厘米,像砸一根木桩。

“你上级的名字。”对象咬牙切齿。

“这样说吧,你找到他,我吃这个。”真是你妈风水轮流转,萨缪唯抬起伪装成AKC-74Y的武器模块,在心里叹了口气。

不怪他,脑干的击碎对这条疯狗只是小擦伤实在出人意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