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列车
rating: +25+x

清朗的夜光在空荡荡的站台上流转。

站台上只有博士一个人。他颓唐地倚着一挺柱子,仰着头,带着似哭非哭的表情。

他顶着一顶黑帽子,身着一套浆硬的灰白色夹袄;金黄色的头发胡乱地把他胡子拉碴的脸遮盖住。帽檐投下的阴影在他的面部留下一层神秘莫测的灰影:他的眼睛宛若一轮灰影里的深洞。

呜呜呜!!!

一列火车像头巨鲸似的摇头摆尾地从漆黑的隧道里扑出,伴随着凛冽的晚风静在淡水的月色里。

博士拉了拉帽檐,脸上的灰色又更深了一层。

他缓缓轻晃着,步入车厢。


车厢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博士在走廊上随意地打量几下,相中了一个靠窗的座位。

月光透过窗户,在椅上留下一圈圈惨白的亮影。一面洁白到晃眼的小方桌支棱在椅前,桌上有一壶咖啡,还有一只咖啡杯。

他又颓废地瘫在椅子上。他仿佛死了般,眼睛暗淡无光地盯着车顶的一粒螺丝。他的身体随着列车的轻颤而抖动,就像一具没骨头的布娃娃。

如狂风般肆虐,如巨浪般汹涌的痛苦再一次地在他体内蔓延开来。痛苦就像一把利剑,割裂着他的心脏,任由血液喷涌;痛苦就像一条绳索,血只能在被痛苦束缚住的管子里流动。他又感到浑身麻木疲软:他感到他的灵魂被可怕的痛苦席卷而去了。

泪在眼眶里打转:他想大哭。但是眼泪好像被什么该死的东西网住了,一滴也流不出来。他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麻麻地抬起手,看着自己在洁净月光下更显得枯瘦苍白的手背——一条条靛蓝色的血管在满是老人斑的手背上凸起,似连绵的蔚蓝色山脉。他意识到自己老了,真的老了,当年骁勇善战风流倜傥的自己,已经被时光这把该死的杀猪刀搞成了这副鬼样子。随手拔下一绺头发,几条青丝白丝混杂在金黄的发丝里,格外显眼:像一块璀目的黄金被狠狠划了几道瘆人的割痕般显眼。

他再一次感到自己没用了,太没用了,就连······就连······拯救她也做不到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粉末状的玩意——这可是能了结苦痛的好东西。

他看着尘粉状的颗粒撒在一杯浓咖啡里,又看着它们在咖啡色的涡流里消失。

他毫不犹豫地一口闷了下去。


从纸醉金迷神魂迷颠的状态中出来后,他才发现桌对面的座位来人了。

她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她有一头金灿灿的长发,有一束洒在桌面上的一杯浓浓的黑咖啡旁——就像一泻金色的瀑布,又像一抹黄昏里的晚霞。她的脸没在长发的剪影里,但是似乎有什么在那一片阴灰里闪烁。博士仔细打量了打量,莫名感觉她有些眼熟。

列车突然猛地颤了一下。

她周身一抖,抬起头来,与博士四目相对。

一双天蓝色的动灵眼眸像蓝宝石般镶在她洁白的脸庞上,两眼间有一只小巧玲珑的鼻子,鼻子下边有一张鲜艳欲滴的樱桃小嘴。清朗的,清灵的暮光映照在她好看的双眸里,她纯净的瞳孔反射着微微的光辉:就像天山上雪化的清湖在月光下闪着粼粼的波光。

博士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心都漏跳了一拍。他全身上下仿佛被冻住,僵直而呆滞地紧紧盯着她的面庞。

她两腮轻轻抖了抖,然后就微笑起来——两排洁白的牙齿整齐的展露出来(尤其是那对小虎牙,十分惹人爱),嘴角处泛起浅浅的笑涡。她的双眼亮亮地弯成月牙儿,让人联想起在淡蓝色云海中升起的新月。

博士面部轻微的扭曲在一起,眼角的皱纹缩成一坨,在太阳穴处凸起。

突然,两大行清泪像断了线似的从博士的眼角涌溢而出,在他枯白色的脸庞上流下一道水渍。泪珠在月光下闪烁着清冷的光,就像纯净的球状水晶浸在淡蓝色的雾霭里闪动着。

“您······您为什么哭了啊?”她脸上洋溢着让人心碎的天真,还有些许慌乱的神色,“我······我做错了什么让您伤心了吗······”

那柔美动人的嗓音,似水如歌,又似山谷中百灵的鸣叫,又好似银铃轻响。婉转动听,让人沉醉其中。

他乱蓬蓬的胡须颤抖着,他的瞳眸则更为激烈地在眼眶里抽搐。一道道泪水从他眼眶里涌出,像决堤的长江水。

她眨了眨眼睛:“······您不要伤心了。”

她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了一张纸,揩去他脸上挂着的泪滴。

他深情地望着她那晶莹剔透的眼睛,就像是在欣赏着世上最美丽的蓝色水晶。

她看见博士的眼睛在一片暗影里闪动着温柔,就像一轮黑夜里皎洁的月圆。


一串串笑响在车厢里徜徉,欢腾着在淡水的月色里流苏飘洒。

冷峭的月色流淌在车厢里,穿隙过她清脆的大笑声。博士一脸兴奋地手舞足蹈,要么讲述好玩的故事,要么说些好笑的俏皮话——这是他最擅长的事情。

她不停地大笑,笑得花枝乱颤,长长的金色发丝颤动着倾转。博士边开怀大笑边拍着手,又说起下一桩奇闻异事——这种东西在基金会里多到烂大街了。

博士不太记得他上一次这么开心实在什么时候了······哦,想起来了,在那只小可爱出世的那一天······

心里又传来一阵绞痛。他停下说笑,灰色又溢满了他的眼睛。

他眼神黯淡地转向窗外。

一片黑魆魆的大山在柔美的月色里朦胧。


一颗晶莹透亮的泪珠在一盏咖啡杯里闪着冷冷的清光,伴随着列车的晃动而在杯中流转,在其后弥留下浅浅的水渍。

她好像并不知道,今天,是博士女儿的忌日。

当时,一片大火在他眼前疯狂燃动,像一团恶魔在咆哮乱舞——然后夺去了他的一切。

小丫头就葬在黑黝黝的大山的另一侧,在一片花海里长眠。

而博士,今天就跪在她墓前,手捧一束玫瑰色天主教念珠手串,为在天堂里的她祈福。

哦······她又或许······什么都明白。


月,

在车窗外高悬。

月色迷离而又凄冷。

你,就坐在我身边,

那时的快乐如梦。

为你而变,为你而沉沦,

纸醉金迷,

魂飞又散六魄。

时光蹉跎,月下,我哭泣。

长夜漫漫,悲鸣————

心痛撕裂我————

痛我————

穿越暮色的列车,跨过时间长河。

为你孤殇泪落。

花开花谢花凋过。

花海中的你和我,

你墓碑前花开朵朵。

在那一刻天旋地转的大火,

烧碎我的你和我的梦。

痛我。

回首在暮色列车摇曳的光影中,

你依然在我身旁陪我。

听,

呼吸刹那间衰弱,

金色长发舞荡着月色。

在,

花海中的你和我,

美丽回忆在心中————

无言独寞。

暮光列车突破了时光封锁。

我的眼睛在颤抖。

灰暗色的眼里,

闪烁着纯净莹光————

痛我。

你伸出手为我揩泪。

痛我。

你,

依然在我身旁坐着

————陪我。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