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事件
评分: +56+x

2038年1月6日,黑海,克里米亚号直升机航母1
太阳早已沉没于地平线以下,只余一抹微光。乌克兰一月的寒冷似乎冻结了海水,航母没有一丝晃动,灯火通明的舰岛旁,升降梯徐徐上升,一排直升机出现在甲板上。

谢尔盖绕过挂满了AT-16反坦克导弹和80毫米火箭巢的卡52,走向旁边等待起飞的几架卡29。临时加装的硕大丑陋的外挂油箱已将它们原先的武器挂架取代,看上去如同一群背着行囊的逃难者。

他径直走向了一架涂有基金会标志的卡29,拉开舱门,里面已经坐满了士兵。“怎么来的这么晚,我们还以为你被丢在新罗西斯克了。”

“行动前的例行会议时间有点长,耽误了一下。”谢尔盖回答道。“快点起飞吧,不然运输机就得在IEV2上空多盘旋一会。”

直升机桨叶飞速旋转,搅动起上方的寒气。随着一阵晃动,机身离开了地面,甲板上剩余的大量直升机也纷纷跟随着起飞。

气流的扰动使直升机一阵颠簸,谢尔盖有些反胃,他打开个人终端看了起来。

就在这时,坐在角落里抱着AEK-999通用机枪的二组组长安德波列夫打破了起飞后机舱里沉重的氛围。

“老大,你说为什么检察长这次对乌克兰的动作这么大,感觉这样的做法不符合她的作风啊?”

“乌克兰十三年前在东部的行动已经触碰到了俄罗斯的红线,从那时起乌克兰政府就应该想到他们终有一天会承受俄罗斯的怒火,唯一不确定的是什么时候。”谢尔盖擦了擦蒙在终端屏幕上的雾气。

“可为什么是现在?”

“时机,”谢尔盖顿了一下,“俄罗斯需要等待一个时机。现在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哪?一碰就炸的中东。北约的主力现在在哪?也是中东。一方面是因为嚣张的SMEU和跃跃欲试的PAECTO明显不想履行1370号协议,使得北约不得不把重心转到那里;还有一方面是北约相信季莫申科军改后乌克兰已经能够有效的阻挡俄罗斯的进犯。而实际上乌克兰面对的危险远不止北约想的那样。波兰方面,俄罗斯政府前几天已经和波兰私下里达成了合作,波兰不会趟这摊浑水;而混沌分裂者这边,既然他们和SMEU好的几乎可以穿同一条裤子,为什么还要死抓着利诱来的乌克兰不放呢?成了光杆司令的乌克兰,还怎么拿着打东乌民兵的装备去迎接俄罗斯的钢铁洪流?这就是检察长同志等待的,能够一举解决乌克兰问题的时机啊。”

"所以这次俄罗斯下了血本,无论如何也要拿下乌克兰。”

“是的,就在刚才,在乌克兰的东部和北部,俄军的十几个个装甲师和机步师已经越过了国境线;在南部,俄罗斯经营多年的亲俄武装已经控制了整个敖德萨区域;与此同时,基金会的两个分团也已经进入乌克兰,清剿盘踞的混沌分裂者部队。”谢尔盖盯着个人终端上的作战地图,没再说话。


2038年1月6日,乌克兰,基辅市郊
直升机编队轰鸣着掠过第聂伯河冻硬的冰面,冲向不远处火光冲天的市区。

机舱内,谢尔盖看了一眼个人终端上的时间,东二区20:37。距离卫星定位上显示的预定抵达时间只剩两分钟。他站起身,对着连在战术耳机上的对讲机喊道:“即将到达预定位置!检查个人装备!”他翻下头顶的微光夜视仪,一阵失重感传来,他知道直升机在快速下降。

“三!”失重感越来越强。

“二!”直升机猛地触碰到地面,发出“砰”的一声。

“一!”剧烈的晃动后,直升机稳定了下来。谢尔盖猛的推开舱门,跃出机舱,和闻声而至的乌军巡逻队撞个正着。

“口令?”巡逻队队长冲着前方的黑暗问道。

回应他的是一声枪响及穿过他头颅的一颗7.62^51毫米口径的子弹。

谢尔盖端着刚打出一粒子弹的SVCh-308精确射手步枪,看着夜视仪中惊惶失措的乌军士兵。“自由开火。”

下一秒,纷乱的枪声响了起来,乌军朝着黑暗中放了几枪便四散而逃,子弹追着脚步将他们击倒在地。巡逻队仅剩的两辆BMP-2还没来得及将炮塔转动,就被卡52发射的反坦克导弹击中爆炸。

谢尔盖看向手表投射出的战况报告:乌军全灭,小队成员无伤亡,只有俄军伤了一个——被乌军胡乱打出的子弹击中了。

小队清理战场的几名队员回来了:“周围环境安全!”

“一组二组跟着我到前面,三组到后面!”谢尔盖望向远处的跑道尽头。

跑道上的指示灯由于电力的中断已尽数熄灭,只有城中跳动的火光和失去雷达指引乱放枪的乌军高炮部队的曳光弹带来几丝光亮。

谢尔盖跑到跑道的尽头,点燃了一支从腰间拔出的燃烧照明棒。照明棒顿时爆出一团明亮的红光,将他夜视仪后的双眼刺的一阵疼痛。他把照明棒扔在跑道的一侧,跟在他身后的安德波列夫如法炮制,向另一侧扔出一支。

”谢尔盖转过身,背对着刺眼的红光。他朝着对讲机询问道:“三组好了没有?”

“好了。”跑道另一端闪烁起两点亮光。

掏出手台,谢尔盖拧动旋钮,接通了300公里外盘旋着的A-100预警机。“先锋01呼叫管理员!先锋01呼叫管理员!”

“这里是管理员,请讲。”有些失真的声音从手台中传出。

“机场打扫干净了,跑道就位,让那些伊尔76-MD过来吧。”

“收到,他们已经看见红光了。”

喷气式引擎的轰鸣声传来,伊尔76巨大的机身从黑暗中渐渐浮现。

谢尔盖放下手台,按动对讲机,说:“全员离开跑道,大鸟们要落地了。”


2038年1月8日,乌克兰,基辅茹良尼国际机场

谢尔盖揉着因不间断轰炸震得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翻看着个人终端中的友军资料和前沿战线。

一刻不停的机降已经带来了三个机械化步兵旅及部分重型装备,乌军在来自空中和地面的双重打击下在7日便已失去了基辅所有外围城区,但混沌分裂者部队的顽强抵抗使得战线处于僵持。而此时俄军的前线已经推进到波迪尔区—基辅体育场—南桥一带。

谢尔盖头顶左侧的舱盖突然被打开,几丝清晨的阳光洒下,一个人钻进了这辆指挥型BMD-4的炮长位。

“真该死,他们怎么给了我们这些薄皮的BMD-4,难道那些坐办公室的不知道它在‘标枪’前面和小轿车没有区别吗?”

“安东诺夫,难道你指望他们把T-15给我们吗?”谢尔盖反问道。“那些东西早就让45旅抢走了,哪里轮得上我们,何况那些31旅和56旅的大头兵还得去坐‘台风’卡车和BTR。另外,你没看到装甲外面贴的像瓷砖一样的ERA3吗?”

这时,个人终端跳出一条提示。

“总攻开始了,跟上那几辆T90。”瞅了一眼提示,谢尔盖在终端上将前面的TA-101坦克排高亮标记,周围坐着二组和三组的两辆步兵战车开始移动。

“我们要配合TA-101坦克排和RU-05机步营控制Lavrska街。”安东诺夫双击了终端上代表RU-05的尖头方块,调出了详细信息。“正好可以开着坦克一路碾进乌克兰议会大厦。”

“路两边都是建筑,说不定会被伏击。”谢尔盖查看着1小时前更新的卫星影像,“不过那帮乌克兰童子军会先打坦克,但愿到时候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跑掉。”

说完,谢尔盖打开舱盖,探出半个身子。这里离激战中的前线还有一段距离,路两旁漂亮的东欧建筑已在空袭引发的大火中化为焦黑的废墟,路上满是弹坑,步战车不得不碾过血肉模糊的尸体和扭成麻花的汽车残骸来避让,溅起点点血泥。他抬头看向上方,湛蓝的天空中布满了纷乱的冷凝云带,如一张大网笼罩着整座城市,使人生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BMD-4拐了一个弯,宏伟的祖国母亲雕像出现在视野中。雕像下方宽阔的交叉路口已经挤满了BTR-82装甲车和步兵。

步战车在临时画出的停车位前停了下来,谢尔盖翻下车,冲着前方等候的俄军少校营长敬了礼:“RU-05营?”

“是。”营长看了一眼BMD-4上喷涂的基金会标志。

“包围圈里的乌克兰军队还剩多少人?”谢尔盖凝视着远处金碧辉煌的救世主教堂。

“那叫军队?”营长轻蔑地笑了一下。“从昨天落地到现在,我就没见过开完五枪不脱下军装逃跑的乌克兰士兵,和他们打甚至还没有演习有趣。要不是政府那边怕轰炸这边的文化遗迹和政府设施会引发国际谴责,我们早就冲到第聂伯河岸边了。”

“但鬼知道混沌分裂者还藏着多少人,据说他们20年来在这存放了不少异常和杀伤性模因。说到这个,你们打模因疫苗了没?”谢尔盖问。

“只有我接种了。你知道的,俄罗斯这方面的储备不算多。”营长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往前走了。”他拿起对讲机,打开公用频段下达了几个命令,乱糟糟的步兵很快分成两列,将BTR-82夹在中间,小心翼翼地向前方的街道挪动着。

谢尔盖拍了拍手:“出发!”BMD-4的2V06型发动机又咆哮起来,步战车缓缓地跟着前面的坦克和步兵。

“你说乌克兰再过几天才会投降?”安东诺夫向一个半空的步枪弹匣中压着前几天新列装的无壳5.45毫米子弹。

“我觉得不会超过一周。就像那个营长说的一样,这是一场无聊的战争,乌克兰军队像落水狗一样被我们追着打。”坐在下面闷热车厢中的梅里芝尼科夫回答道。

“我们未控制的市区里肯定有埋伏起来伺机而动的混沌分裂者,他们的战斗力要远远强于乌军,现在还不要掉以轻心。”谢尔盖的脑海中浮现出十三年前顿涅茨克的那场惨烈的突围。

“现在乌军和混沌分裂者实控区域也就不到十平方公里,这点地方能藏多少人?就算他们保存住了一支人马,也只会想着突围,而不是傻乎乎地等着被我们歼灭。”安东诺夫从压扁的烟盒中摸出一支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

谈吐间,前方的步兵突然在路口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了?”谢尔盖在公用频段里呼叫道。

“打头的在道边发现了几个IED类的东西,排爆小组正在进行无害化处理。”有人回应道。

突然,车里挂着的的康德计数器示数飙升,谢尔盖感到一阵无形的冲击波掠过,周围的俄军士兵由远及近的倒下,如同镰刀下的麦穗。

失去驾驶员的T-90冲上人行道,撞塌旁边建筑物的墙体,扬起阵阵烟尘。几辆坦克搅动烟尘,显现出庞大的身躯。

"Сука блядь!”谢尔盖骂了一句,“混分的坦克过来了!”话音刚落,车前一声巨大的爆响,整辆步战车都剧烈震动起来。“一枚破甲弹击中了前面的ERA!”梅里芝尼科夫大喊。“但车体没大问题!”

“左转!”谢尔盖冲着驾驶员吼道,“我们承受不了几炮!”

BMD-4猛地转向,顶开街边停放的汽车,撞塌砖墙,冲入乌克兰国立交通大学的综合教学楼,碾过一排排座椅,砖块和预制板砸在车顶砰砰作响,一枚钨合金穿甲弹擦着车尾击中了大楼的外墙,扬起漫天的碎砖。

谢尔盖冲着车载电台呼叫道:“二组三组,报告你们的位置!”

“我们的步战车掉进了乌军放弃的防坦克壕里,混分坦克后面还跟着他们从SMEU弄的仿制AIFV,冲我们这边开过来了!”二组的安德波列夫在电台里大叫着。

“我们步战的发动机叫坦克打中了,现在在教学楼二楼,营长和他的几个躲在杀伤性模因范围外的反坦克小组也在这,坦克发现我们了。”这是三组组长的声音。

“扎采耶夫,你们和营长去解决步战车给二组解围,我们搞定坦克!”

BMD-4撞倒最后一面墙,从另一侧冲出大楼。

“三点钟方向,两辆艾布拉姆斯!”透过车长周视镜,谢尔盖认出这是2028年美军低价处理给乌克兰的那批M1A2。两辆坦克的炮口都指向教学楼中已经转移的反坦克小组的方位,一发人员杀伤榴弹打进了楼体,炸下一大块墙面。

步战车为了防止撞伤而旋到后方的炮塔在电机的带领下飞速转动,B03S03瞄具套住了刚射出一发炮弹的艾布拉姆斯。

“开火!”BMD-4的100毫米炮喷吐出火焰,一枚“套索”炮射导弹飞出,刺入了艾布拉姆斯的侧装甲。随着装甲被刺透的撕裂声,艾布拉姆斯的炮管中冒出大量浓烟,顶舱盖被火药气体巨大的压力弹飞,长剑般的火苗喷射而出,紧接着,炮塔被剧烈的爆炸掀翻。

“打中了!”安东诺夫高兴得要跳起来。“居然殉爆了,看来艾布拉姆斯的灭火系统不太管用啊。”

第二辆坦克的炮塔已经转动到位,炮管径直指向步战车。

“自动装弹机还没装填完毕!”梅里芝尼科夫惊恐的叫道。

“用侧面的ERA接他一炮,他们炮膛里装的是榴弹!”谢尔盖喊道。BMD-4一侧的履带猛然静止,战车在巨大的惯性下向一侧甩去,与此同时,艾布拉姆斯打出的一发尾翼稳定榴弹撞在侧边车体上,引爆了爆炸反应装甲。短暂的晕厥过后,谢尔盖睁开眼,车长周视镜已经出现了裂纹。

“重新瞄准!用机炮打他观瞄设备!”炮塔再次转动,2A-72型机炮倾泻出雨点般的30毫米炮弹,艾布拉姆斯炮塔上的观察镜和夜视仪被打得粉碎。坦克的烟雾弹发射器打出大量烟幕弹,在空中炸出团团白烟。

“冲过去!他们现在看不到我们!”BMD-4的发动机怒吼着,车身灵活地转向,冲入不远处的烟雾。“铛”的一声,步战车重重地撞在了调转车体逃跑的艾布拉姆斯尾部。

“开炮!”安东诺夫按下发射按钮,早就重新装填完毕的炮射导弹钻入艾布拉姆斯炮塔和车体间的缝隙。一声爆炸,BMD-4开足马力倒车,远离弹药噼啪作响的坦克。

“求救!求救!混分的步兵压上来了,我们顶不住了!”电台里安德波列夫绝望地叫喊着。

“三组,你们怎么搞的?”谢尔盖在电台里问道。

“我们拼死敲掉了步战车,但是他们人太多了,我们探出头就会挨打,根本支援不了下边!不少混分已经摸上楼来了,营长那边正在和他们交火!”扎采耶夫回应道,话语中夹杂着大量的枪声。

“转过去支援二组,快!”BMD-4履带飞速转动,炮口已经指向了前方不远处的路口。那里密匝的交火声在车内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步战车一头冲进了混沌分裂者士兵的队列中,100毫米炮打出一发高爆榴弹,爆炸的火光吞没了手忙脚乱应对新出现的威胁的混分反坦克小组,步兵舱内一直无事可做的步兵纷纷抄起突击步枪,透过射击孔击倒所有视线范围内的混沌分裂者。

几颗枪榴弹击中步战车,引起车身一阵抖动。“这些该死的步兵。”安东诺夫按动按钮,炮塔上的烟幕弹发射器启动,六发榴霰弹飞出,在空中炸出乱飞的钢珠,外面的混沌分裂者步兵惨叫起来。

防坦克壕内,安德波列夫听到混沌分裂者的惨叫声,咬咬牙,猛地跳出壕沟,手中的AEK-999机枪嘶吼着,横扫的子弹击倒一排攻击着步战车的混沌分裂者。壕内还能站起来的两个组员也端起突击步枪打着点射进行掩护。

被混沌分裂者用作遮蔽物的瓦砾堆和残缺的墙体在30毫米机炮的洗礼下纷纷破碎,血肉给它们镀上一层鲜亮的红色,如同铺上了一层红丝绒地毯。很快路面上就再看不到能动的混分步兵,楼内的枪声也停息了。

谢尔盖爬出炮塔,走向前方对混沌分裂者补枪的安德波列夫。

“二组的人死了四个。”安德波列夫神情低落。

“他们为基金会做出了贡献,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谢尔盖说道,“基金会会补偿他们的家属,并永远记住他们的功绩。”

营长和三组组员从楼中走出。

“我的营就剩下这么多人了,”营长指了指身后的二十几个俄军士兵。“现在该怎么办?”

“混沌分裂者的大部队已经从另一个方向突围了。”远方天空中已经布满为了追击混分而打出的火箭弹,映红了半边天。“好消息,俄军刚刚控制了第聂伯河以东的所有地区。”他查找着个人终端中的最新的战况消息和部队信息。“现在没有人比我们更接近乌克兰的政府中枢,我们去给乌克兰摇摇欲坠的宫殿最后一击。”谢尔盖指向一公里外仍飘扬着黄蓝国旗的乌克兰议会大厦。

BMD-4和身后跟着的几辆BTR-82隆隆驶过中国大使馆门口中国人摞起的沙袋,冲向一百五十米外的议会大厦。乌克兰军队和混沌分裂者逃离之后,这里的武装力量几近真空,他们未经任何阻碍就轻易地开到了议会大厦前的广场上。旁边未受轰炸的基辅大酒店中套着臃肿防弹衣的战地记者已经找好位置,疯狂的拍摄着这辆印着基金会标志,布满烧灼痕迹的履带式步战车和后面缠着俄罗斯国旗的轮式装甲车。

广场上剩余的十几名警卫在俄军和基金会士兵的火力之下很快缴械投降,“营长你带着你的人去占领议会大厦,基金会的跟我走!”谢尔盖率队跑向紧挨着议会大厦的玛丽亚宫,冲进建筑前,谢尔盖瞥见议会大厦屋顶的乌克兰国旗缓缓落地,俄罗斯国旗已经飘扬在了旗杆上。他自言自语道:“胜利属于基金会和俄罗斯。”

2038年1月6日傍晚,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突然袭击,同时派出机降部队进攻基辅,1月8日基辅被攻陷。其余地面部队于1月10日占领乌克兰全境。
乌克兰政府代表于1月15日在华沙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乌克兰从此成为俄罗斯下属的一个自治共和国。
北约对俄罗斯践踏他国主权的行为表示震惊和谴责,但由于此时第三次海湾战争已经开始,北约无法抽身对俄罗斯采取军事行动,只得进行经济上的制裁,但见效甚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