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下怪物

我媽咪買了本我很喜歡的筆記給我
盡管我還部是很清楚怎寫好
本子上面有蝴蝶
我喜歡蝴蝶和綠啦筆
我用啦筆來寫它
好了那裡有肉丸我先去吃了
拜拜啦本兒


我又聽見床底哥(mr. underbed)了
他看著我睡覺
媽咪說床底什麼都沒有
但我看見他的手拿走我的熊寶寶
我在早上找熊寶寶結果找不到
我大哭了一番
他有雙毛毛的手
像爸爸一樣
媽咪說她會給我一盞夜燈
我覺得她在說謊
床底哥是怕光的
這是為何他只會在夜裡過來


媽咪說我應該別再玩我的毛娃娃。她說我已經是名大男孩了。我現在讀小二也不再需要夜燈了。她對床底哥一無所知。這事我沒有對任何人提及過,甚至連我的朋友也不知道。但他是真的。昨晚我又聽見他的呼吸聲,以及撓床底的聲音
我真的被他嚇到了,但我試著當個大男孩不被嚇到。
我不能在夜裡起床。不然他會吃掉我的


我不清楚我真不是真的應該去害怕床底哥。 他喘氣真的很大聲而且又常常撓地板。
這讓我想起我家那只已經死掉的貓。
或許他病了。


這晚他不在這裡。

我聆聽

甚至望下去

但是他不在那裡。


31/4/1990

這球賽打的相當不錯。我的隊伍進了五球,而我甚至還進了其中一球。老爸在賽後帶我去吃披薩,我們吃了我最愛的辣肉腸口味!
我真的應該叫上那女孩,Amanda。 人們說她喜歡我,而且她[[size=120%]]會[[/size]]給我她的電話號碼。
事情進展的相當不錯。

這已經過了一年了。


6/11/1992

Amanda離開了我。
事實證明她一直在欺騙我。
由始至終。
他到底有什麼是我沒有的?更大的屌?
她真是個婊子。
怎化妝還是醜的一逼。
整整兩年時間,還有幾百塊花在電影和禮物的錢全喂狗去了。
這錢還是從老爸那偷過來的。
賤貨。
NMBD賤貨。


我醒了

有東西在我床底


13/4/1993

老媽今天又帶我去看心理醫生了。我不該跟她說床底哥的事的,現在她覺得我有問題了。他們都覺得我瘋了。我不想把蠟筆夜燈還有毛娃娃全都扔掉。我需要它們,他在怕它們。心理醫生就我只是有對童年或什麼東西有某種精神上的依賴,但這不是真的! 我打算明晚試著把他的樣子拍下來。或許他們就會相信我了。


2/5/1995

我真的需要睡一會。我已經有…不知多久時間沒好好睡過了。
他並沒有離開過我。當我去學校上課時,他跟著。我不得不買一大堆夜燈防身。
我也要提醒自己多買蠟筆才行。他把我用來畫圓的頁面撕掉了不少。牆壁也需要新頁面呢。
幸好,毛娃娃似乎沒什麼事。


17/8/1996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是個神經質的人。我曾經有名女朋友,邀請了她過來。她就這樣住了一晚。
我一整晚都沒聽見他的聲音。
而且比以往更害怕了。
他靜下來的時候是最糟糕的。即使那刺耳的呼氣聲在耳邊吹著也比這好。

因為最少我能知道他在哪裡。

隨後她早上起床後就離開了。


我有一名新的心理醫生。舊那位幫不上忙。而這位相信了我。
他們說床底哥可能是某種稱為幻人(tulpa)的存在。是我的憑空想像,所化為的真實。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

那為什麼在我不想他的時候他也不會離開?


今日我起床時,天花板上有個爪痕,就在我頭上。
我想他已經對我一直用這些破爛嚇唬他習以為常了。

他在夜裡比以往更活躍了。

我發誓昨晚肯定有什麼人站在我上面。


我把自己關在衣櫥裡

他出去了


回收記錄:
SCP-████被回收於位於█████████郊區,由T█████ ██████████所擁有的一所公寓單位裡。當SCP-████被回收後,在衣櫥裡發現了T█████ ██████████的遺體。他似乎死於睡眠剝奪,而且發現他手上持有一本日記。日記中詳細記載著一種收容被認為是SCP-████,名為"床底哥"的個體的方式。為成功收容SCP-████,對筆記的研究現正進行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