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进攻
评分: +24+x

阿拉斯加,瓦尔迪兹东部,美加边境附近某处

两辆“猎食者“主战坦克一前一后压过铺满碎石的地面。

“这里是‘万花筒’,呼叫‘铆钉’。”

“‘铆钉’收到。”

“刚接到中心指挥车指令,任务有所改变,不再继续巡逻小镇,直接向镇东边推进。”

“‘铆钉’明白,刚好没人想在这偏僻镇子继续待下去了。”

“还有,指挥车给我们留下了特殊任务。”

“哦?你这么说可真的勾起我的好奇心了。是什么?”

“无人侦察机显示在东边有一处混分已经废弃的小型心灵控制模因测试场,但现在那里面有一小股混分侦察部队,配有心灵控制模因武器。指挥车那边让我们先发制人,用局部认知崩塌模因覆盖那个区域,以免我们先被他们影响认知。”

“完全明白,小菜一碟。炮手把穿甲弹换成延时认知模因弹,到时候给他们来一发劲大的。”

“炮手明白。”

坦克驶出小镇的小路,拐弯后压上土坡。

“视野变得开阔了。”

“我们接近了吗?”

“很近了,大概120米,废弃木屋群,四周有很多树——我们四周也有。”

“好,炮手准备,10秒后发射。”

两声闷响接连而至。

“命中!”

……

“等等,为什么康德探测器示数没有变化?”

“嗯?”

“两发模因弹已经打过去了,示数应该立刻升高才对。”

“示数没有升高?难道他们有抵制装备?”

“应该不可能,这是基金会最新研发的战术模因。”

“行了,再打两发试试。”

“炮手明白,10秒后再次射击。”

又是两声闷响。

“示数没变。”

“这就奇怪了。”

除了沉默,只剩粗重的呼吸声。

“要再打两发吗?”

“先不。观察手,汇报情况。”

“明白。”

观察手的嘴张得越来越大。

“观察手,报告情况!”

“……我们遇敌!1,2,3……7,8,8辆敌坦克!我们已经被包围!”

“他妈,混分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不,不是混分……”

“什么?不是?那是?”

“……是GOC。”


D区域,9-5营帐

Nicolas坐在床沿,手里拿着一支他从没拿过那么久的东西——那是一支烟,正是从宿剑星身上掏出来的那支。

索森走了过来,手搭在他的背上。两人都沉默良久,Nicolas一直端详着手中的物品,许久后才开了口。

“这是他的两件遗物之一。”

“另一件是?”

Nicolas默默看向那把在床脚和HK416一并靠放的Sako TRG-42,“现在这东西归我了。”

索森没有再说什么,保持着静坐。

“那次行动后,似乎一直有一团迷雾笼罩在我心里,”Nicolas继续说道,声音缓慢而低沉,“我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些佣兵会如此警惕,不管是屏幕上的,还是那撮与我们交火的。除了我们,没人能知道行动计划。”

“也许是他们长期训练有素?价越高的佣兵越机敏。”

“不,不像。”

Nicolas想不到还能说什么,叹了口气。他看向晋羽尘,后者也正躺在床上,眼神迷离。Nicolas相信自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这时,响亮而厚重的脚步声从营帐外传来,突击队员们对这个声音早已再熟悉不过,即使不用眼睛看也知道那是泰伯拉斯。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看向门口和窗外,但泰伯拉斯只是从通道的一端走向另一端,并没有进入营帐。经过营帐时,他转头向他的队员们看去,而所有人也在望着他。从他的眼神中透出的是什么?这点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所有人都知道的是,那眼神是那样坚定。

泰伯拉斯沿着通道大步流星,拐过9-3营帐,穿过D区域来到A区——FAF军官休整区的一座小型建筑中。在里面,已经有另一位军官在等他,这位军官的左胸上别着很多勋章,最为显眼的就是那枚通体银白,在一圆三箭头两侧有对硕大双翼的勋章。见面后,两个军官互相露出笑脸。

“我们得一起受罚,不过这次行动的确痛快。”

“要不是Ay-3的指挥权在你这里,相信我,我不会连累你帕德加。”泰伯拉斯右手搭在面前军官的肩上,“那帮佣兵早该吃子母弹了,他们不知道哪根弦和混分搭在了一块,竟然伙同他们做事,差点俘虏了我的人。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这帮只认钱的杀人机器,我对没能联系导弹部队那边的人给他们军事资源公司总部的大楼送上一枚大礼而感到十分遗憾。”

“算了吧,能让导弹部队给我们做点事简直比登天还难,那些人一天就像蒙了层纱一样,连动静都很难让我们空军了解。”帕德加叹口气,“行了,废话不多说,第9分团司令想让我们在A03会谈室见他。”

“埃马蒙德?”泰伯拉斯说着转身,和帕德加一同向门外迈步。

“对,是他。”

“有点意思,我倒要看看他要干什么。”


A03会谈室

两个军官在长桌靠门一侧的两个座位上就座,两杯咖啡已经提前摆好。埃马蒙德把帽子摘下,挂在一边的电脑显示器顶角上。

“两位,违背军规还能有咖啡相待,我想这在世界各地的其他军队里都不多见吧。两位可以暂且认为这是基金会独属军队有所不同的一个小特点。”

泰伯拉斯和帕德加对视了一下。

“埃马蒙德,要说什么就说,别卖关子。”

埃马蒙德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看来你的直率性格还是没变,一如我几年前对你的认知,不过在那个时候你给我的印象可是铁一般的纪律性,为什么如今会擅自组织行动,甚至……搞出那么猛烈的爆炸呢?”

“这些话就不用说了,”帕德加打断了他,“弄出爆炸的是Ay-3,而把Ay-3的指挥权交给他的人是我,所以这话要说也应该对我说。”

“在FAF,军官相互袒护可并不是个常见情况,”埃马蒙德再次笑了笑,“‘蟑螂药’行动,我没记错的话你是这么叫它,是你泰伯拉斯在没有上层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发动的,就是为了清除Reason军事资源的雇佣兵总营,但上级原先给你的指示是让你带领你的部下在营帐里休整,而不是让你擅用基金会站点的空间传送设施,还让空军参与了进来。”

“休整?这个词语只有在对的时间才显得不那么可笑,我的部下刚刚在战场上牺牲,你们让我们做的不是立刻让敌对的混蛋们血债血偿,而是待在营帐里干坐着瞪眼,这真的是太可笑了。你们根本不在乎我部下的生死。”

“那你在乎吗?我听说就在这次行动中,你们的狙击手牺牲了,如果这次你没有擅自行动,他会牺牲吗?可能他现在还在营帐里睡觉呢!”

听了这句话,泰伯拉斯陷入了沉默。

“行了,直接说处分是什么吧。”帕德加说。

埃马蒙德嘴角略微上扬了一下,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杯呷了一口。

“从集团军司令部下达的指示,考虑到目前没有其他适合调任到特种部队的人选,而你本身又是个优秀的指挥官,再加上你下令清除的雇佣兵组织在先前已经对我们发动了攻击,目前决定对你泰伯拉斯不作任何更动,继续指挥Σ202小队的成员以作观察。”埃马蒙德顿了顿,“而你,帕德加,上级决定剥夺你对第9分团空军三个月的指挥权,交由另一军官指挥。”

帕德加耸了耸肩,“大不了和我的战机们暂时告别一阵子而已。”

“你可以这么认为。”埃马蒙德微笑着点头。

没有多余的话再要说,泰伯拉斯和帕德加正打算起身离开,而就在这时,会谈室墙上的电子信号铃突然大声地响了起来。

“请全体人员到总会谈室参与紧急会议。请全体人员到总会谈室参与紧急会议。……”

泰伯拉斯和帕德加再次相视一眼,帕德加再次耸了耸肩。


总会谈室

军官在会议桌前顺次就座,Λ-76基地与某集团军级司令部的通讯连接很快被建立,主屏幕上很快出现了Delack的形象,以及他身后的众多FAF高级军官。

“这次,将集团军级司令部与五分之四以上的战备基地建立通讯连接,主要原因是便于直接通知大部分分团司令,这样能方便你们迅速了解接下来的对策。”Delack的声音透过大型扬声器充满了整个会谈室。

“对策?”帕德加眉头一皱,低语一声。

“好,请所有人注意,我们将在60秒后,按照预定,与全球超自然联盟次长部门进行连线。”

会谈室立即骚动了起来。

“GOC?为什么要与他们连线?”

军官们和士兵们抱着相同的不解之情,等待着60秒的度过。在最后的十几秒内,骚动声逐渐小了下来,直到鸦雀无声。

通讯接通了。屏幕被分成一大两小的三块,小的那两块里,比较大的是FAF集团军司令部的画面,较小的是Λ-76基地总会谈室的画面,而在最大的那块画面中,数位制式服装的胸前印有一颗蓝星的人在一个半圆桌前有序就座。

Delack首先发声。

“尊敬的全球超自然联盟领导者们,我是SCP基金会武装部队总司令,很荣幸与你们连线。”

连线那一端,作出回应的是半圆桌最中央的男人。

“这里是全球超自然联盟次长部门,我们也很荣幸与从属于贵会的武装部队司令部建立通讯。”

会谈室中,少许人相互对视,但所有人都保持安静,关注着通讯的进展。

“贵部门时间紧张,那就恕在下开门见山了。本司令部最近得到前线战况,称隶属于贵组织的装甲部队干预了我方某战斗群第7分团U-15装甲中队两辆坦克位于瓦尔迪兹东部的行动,阻碍了这两辆坦克对敌的攻击,并且使它们处于被扣押状态。是否存在此事?”

“是的,这次干预行动是根据最高指挥部下达的指令进行实施的,我们出动了离瓦尔迪兹最近的常规部队。而仅仅是扣押,也是出于对贵会的尊重。”

会谈室中的骚动立刻大了起来,军官们开始低声交谈,直到一位站在前面的副司令高举右手示意所有人安静,声音才逐渐减小。

“那么,”Delack清了清嗓子,“贵组织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种做法违背了我们两组织间的互不干涉原则,我想这一点,贵组织是很清楚的。”

“这也是我们正计划与贵会沟通的问题。根据多方情报,我们得知贵会的军队在不久前开始了异常武器的装备,尤其是多种战术模因在滑膛炮弹、火箭弹和导弹上的装载。然而,不知贵会作为异常的收容者,是否曾考虑过异常武器在能够有效打击敌军的同时会带来怎样的副产物——很多此类武器带来的都是大范围的杀伤,它们使得作用范围内的环境休谟值瞬间改变,大部分情况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恢复到原来的恒定数值,更不必提少数异常武器的不可预测性和传播性……以上种种因素可能看上去每一份都很微小,但它们的累加也许完全足够引发一次相当大规模的现实重构或崩塌。作为新秩序的守护者之一,全球超自然联盟有责任和义务阻止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因此,在短期内,除了暂时扣押贵会军队的坦克并阻止它们对瓦尔迪兹东部的异常污染,以此作为与贵会建立通讯的跳板,我们目前还没有用以代替的举措。尽管阻止两辆坦克使用异常武器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我们希望的是贵会从根源上做出改变。”

立即,起哄声夹杂着怒骂声甚至嗤笑声响彻了会谈室。

“干他妈的GOC这年头越来越嚣张了!”某中队长偏过头向旁边人说道。

“从2025年GOC装备改革之后,那帮人就开始自认为是所谓新秩序的守护者了,其实说白了就是不想把基金会往眼里放。”语出一位分团司令之口。

副司令再次举起右手试图平静骚动,但这次显然更加艰难。

“那么,贵组织可能有所误解。”Delack始终维持着冷静的态度,“我想,贵组织应该事先调查一番我们大规模装备异常武器的原因再作定论。”

“我们知道贵会的军队正在与混沌分裂者交战,但这并不能成为贵会大规模装备此类武器的原因。”

“那为什么贵组织不去对混沌分裂者说同样的话,反而先扣押我们的坦克呢?”

“因为我们并没有证据能证明,混沌分裂者像贵会军队一样,大规模装备了此类武器。”

此话一出,不必再谈会场的第三次骚动。

“哦?贵组织何以确定呢?”Delack微笑着反问。

“因为贵会的新型武器早在初次登场时就已经被我们的全球休谟水平监测系统捕捉,而目前为止,使这个系统捕捉到持续的不稳定因素的,只有贵会的军队。”

这时,Delack开怀大笑起来,这让屏幕那端的GOC部门人员皱起了眉头。

“阁下为什么发笑?”

Delack没有直接回答这一问题,而是招手示意坐在最前列的一个基金会博士走近。博士带着淡定的笑容在大屏幕前站定。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Dr. Kitac,任职于基金会模因部。由我来为阁下梳理一番为什么贵组织只发现我们使用异常武器的痕迹,却对混沌分裂者的所作所为浑然不知。据我所知,贵组织在2025年装备改革时,升空了16颗携带特殊技术的监测卫星,组成了一个覆盖全球的监测网络。在这些卫星上,贵组织利用一种将实时画面所对应地区的休谟水平与视觉信号对应起来的特殊技术,将休谟水平的变化程度用监测画面的颜色信号来刻画。如此一来,通常情况下,地球上的任何一点的休谟水平变化都逃不过卫星的监测。然而,贵组织有所不知的是,在混沌分裂者与我们初次交战后不久,我们就已经知道,他们为了应对这样的监测,早已经在异常武器中加入了一些佐料。”

“佐料?阁下能否说得更清楚些?”

“啊哈,这就涉及我们模因部的研究成果了,恕在下不能透露过多内容。不过可以告知阁下的是,在经历20多年的专项研究后,混沌分裂者对模因的掌控程度已经越来越高,这些异常武器中几乎都含有某种反侦察措施,阁下从异常技术的角度应该不难理解。”

屏幕那端的中年男人开始沉默,Kitac再次露出微笑。

“事实上,混沌分裂者使用异常武器以及因此造成的破坏早已经远超SCP基金会。如果阁下想听一个例子的话,我可以告诉阁下,Site-236是怎样被瞬间夷为平地的。”

GOC部门继续沉默了半分钟后,终于再次开口。

“我想我明白阁下的意思了,我会将此信息上报给最高指挥部,如果这些信息得到证实,我们会立即归还贵会军队的坦克。但是,”中年男人继续说着,“如果混沌分裂者继续这么做,那么秩序必会受到愈加严重的破坏。关于这个问题,贵会有何高见呢?”

会场第四次骚动起来,但这次的声音比前几次小了一些。

“GOC能要点脸吗?刚扣完咱们的坦克,现在又变脸找咱们帮忙,还是帮他们维持他们定义的那点秩序?”方才那位中队长继续对旁人说着。

Delack沉默了一会,与身旁的另一位高级军官低语了几句便转过身来,面带微笑说道:

“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是高见——如果贵组织与我们联合起来,对混沌分裂者发起进攻,想必事情会变得更容易一些。贵组织觉得如何?”


天边的粉色晚霞正逐渐变淡,但它们依旧存在。

由于战时状态的缘故,晚餐后紧接着的时间不再是常规训练,5号步兵训练场上除了几个工作中的后勤人员和散步的军官外别无他人,震耳的枪声也已经远去。

长距靶区那扇带网眼的铁门在咯吱一声后向内敞开,一个提枪者从门缝进入。他踏着缓慢而坚定的步子,向1号射击位走去。他架起狙击步枪,伏在地面上,右眼紧贴准镜,锁定了一公里之外的一个胸环靶。

“砰。”

弹壳“铛啷”一声掉落在水泥地上。他没动,继续瞄准方才的靶心,间隔一小会后便再次扣动扳机。

弹匣空了,他迅速更换弹匣、上膛射击。直到1号射击位对应的胸环靶上满是弹孔,他才提起枪械,走向2号射击位,开始了新一轮的射击。

新一轮循环开始了,也许是太过投入,他甚至没能注意到,有其他人从他打开的门缝来到了他的身旁。

他的食指还没发力,就已经传来“砰”的响声,透过准镜,他看到在6环的位置新添了一个弹孔。

“我果然没你准。”身后传来利特莱那略带欧美口音的中文。

他回头一看,利特莱趴在地上,在他面前架着一把L115A3。卡文和索森站在他身后。

“Nic,”索森拿着望远镜说着,“打出这么多10环,你有点东西啊。”

Nicolas从地上站起来,裸眼望向远方,仿佛他能够看清靶上的弹孔。

“Yo, let me try some.”卡文走到利特莱跟前,兴致勃勃地接过枪柄。

索森走来,和Nicolas并排站在一起。

“最近晚餐后就干这个?”

Nicolas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只是有点想宿剑星。”

索森笑了笑,“我看不是,你要么是真的想演好狙击手这个新角色,要么就是患上了不在吃完晚饭后打靶就浑身瘙痒难耐的特殊病症。”

Nicolas从身上取出一个备用弹匣,盯着它出神了一会。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行列。如果我要让自己不这么觉得,起码得多做点什么。”

索森把手插进口袋踱起步子,“有时候我真觉得你说得对,那天FAF反推阿拉斯加大获全胜的消息传来以后也没见你有多高兴。但是你知道吗?”说完,他抬头望向那条正在逐渐黯淡的天际线,此时的晚霞已经快要被夜色所接替。

“知道什么?”Nicolas也抬起头来。

“如果一件事只是偶然,那么它就只是偶然;如果一件事不是偶然,那么请接着等待,会有非凡的事情发生。”

Nicolas看着他,迟疑了一会后才发出一声嗤笑,“这是你自创的名言警句?怎么说了和没说什么一样。”

“战术反应小组可不教语文。”索森回以一个微笑。

正当Nicolas还想说些什么时,集合铃的剧烈响声从营帐的方向传来,这表示所有人都得移步集合区了。Nicolas重新提起长枪,和另外几个人向着那扇网眼铁门返回。

突击队员们很快集合完毕,泰伯拉斯站在众人面前,没有像往常那样雷厉风行地下达作战讯息和布置任务,而是低着头沉默良久。也许是不习惯泰伯拉斯在自己面前低头,一些成员们也低下头来。他们的心里无一不增添了几分不安。

泰伯拉斯并没有在这样的情绪中停留过久,终于,他恢复了一贯的指挥官状态。他抬起了头,像之前一样地扫视众人。

“从前线传回的新情报显示,我们已经摸清了混沌分裂者复制军队的设施,他们源源不断的部队正是从这种设施里产生的,混分把这种设施叫作‘打印机’。”泰伯拉斯略作停顿,“据前线部队描述,在这次反推中,他们已经再次拔除了一个‘打印机’,并借机把它研究了一番。我们得知,‘打印机’有各种‘规格’,可以‘打印’美军或者其他军队的普通步兵,或是主战坦克,或者火炮,甚至是打击距离和力度更大的兵种。”

“而现在,关键的东西要来了——不到两周后,你们就将被运往加拿大中西部的纳尔逊堡。不仅仅因为这是FAF计划推进到加拿大中西部的预计时间,也因为根据现在的很多状况,前线部队很肯定在那个地方设有一座混分专门用于复制远程战术导弹部队的‘打印机’。这可不是件好事,而当他们把杀伤性模因装到导弹上后,就会更加糟糕。你们应该都听说了Site-236的毁灭,这就是拜他们的导弹所赐。如果说上次在阿拉斯加,你们让‘打印机’断了电,那这次,我要你们把它彻底撕碎!”

“到时候,你们会和多支部队协同作战。对了,有件值得你们注意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将和GOC联合进攻。”

听到这里,小队成员们互相看了几眼。

在说完这些之后,泰伯拉斯并没有立即下令解散,而是回归了沉默。不过这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开了口,声音相比方才略低一些,但依然雄厚:

“我对你们中的牺牲者感到很抱歉。但,我们是军队。”

说完这句,他转身大步离开,这便是“解散”的信号。成员们向着回营帐的方向迈起步子。

Nicolas长吐一口气,走到索森身边。

“很开心能再为基金会出生入死,虽然我觉得那位Nicholas不会再出现了。”

他说着,向天边仅存的晚霞露出笑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