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Unna Med,关于一次普通的敌袭
评分: +21+x

“你好,请问是Dr.Unna吗?”

在食堂专注对付菜里芹菜的Unna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放下筷子抬起头,说:“是的,我是Unna,你是?”

“Dr.Unna,你好,我是《基金会日报》的记者,请问你现在方便回答几个问题吗?”听声音是个年轻的女孩。

“不太方便,我还要吃饭,等下次吧。”Unna说着又拿起了筷子。芹菜弄得她很烦躁,她现在不想搭理什么记者。

等Unna吃完了碗里最后一口饭,正准备走的时候,又有人叫住了她:“Dr.Unna,请问你现在方便接受我们采访了吗?”还是之前那个记者的声音。Unna叹了口气,“行吧,请问你想问什么呢?”

记者拉开Unna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好的,Dr.Unna,我先介绍一下我的来意。上个月基金会降级了一批档案的权限,其中包括事故-CN-3721的事故记录,我们想做一期专题报告,所以来采访那起事故中的幸存者。”

“打扰一下,为什么会想做3721的专题报告呢?”Unna问,“这都好几年前的事了吧。”

“哦,也许你还不知道,3721是近几年中国分部损失最大的一次事故——当然,范围是大部分基金会人能知道的事故,自从它的保密等级降级以来,中分内部的讨论热度一直很高,我们不会放过这个热点的。”

“好的,我知道了。”Unna说,“那么你想了解些什么呢?对于这起事故的细节,我不可能讲的比官方的事故记录要更好。”

“不不不,Dr.Unna,官方记录确实详细,但是当事人的视角也很有价值的。我们希望你能以自己的视角给我们讲一讲这起事故。”

Unna说:“这样啊,那我该从哪里说起呢,从头说起吗?”

“如果可以的话那再好不过了。”

“我记得那是2019年9月24日的事情,那段时间我在研究SCP-CN-████——呃,不是现在的SCP-CN-████,是原来的那个,它在3721中毁掉了。差不多十点多吧,我刚做完一组实验,突然就停电了,等备用电源启动后,封锁程序的广播响了。然后我就按照接受的训练撤离……”

“呃,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按照资料,56站的训练要求研究员在响应封锁程序时从6号出口离开,为什么你会去2号出口呢?”

Unna有点尴尬,想了想说:“是这样的,我当时受到了某个收容物的影响,反正最后结果是我记忆里的数字都有一点偏差,所以那个时候我才会去2号口。”

“不过也正是因此你才能活下来吧。”

“也许是吧。”

Unna沉默了,记者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Unna回过神来,说:“抱歉,刚才有点走神,我说到哪了?”

“你走错路去到了2号出口。”

“哦,”Unna顿了一下,说,“按照Site-CN-56的响应程序,1号到5号出口会优先封锁,理所当然地,我出不去。然后我就意识到,我走错了。”

“那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Unna说:“怎么想的?我还能怎么想?我就赶紧掉头跑回去啊,怕错过开启时间被关在站点里了。不过因为我不知道到底该从哪里离开,所以我就先跑去控制室了。”

“呃,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想去控制室吗?”

“很简单,控制室可以看到全站点的监控,我可以从那里知道哪个出口还开着。”

“不过你有进入控制室的权限吗?那种地方一般不会让人随便进入吧。”

“平时是这样的,不过在启动封锁程序后锁不锁门已经无关紧要了,反正站点就会被远程接管。”Unna说:“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啦,谁也说不好那天管理员会不会跑路前还抽空把门锁了。”

“所以,他没锁门是吗?”

“不,他锁不了门了,他被人击毙了,”Unna苦笑道,“就在控制室里,我进去的时候血都还没干。”

“不管怎么说,你最后还是进到控制室里面了。”

“是的,但我并不认为那是一种幸运。”她咽了口口水,继续说:“确实,我成功进到了控制室里面,也调到了监控画面。好消息是我找到正确的出口了,坏消息是可能出了点小意外。”

“是那件事吗?”

“是的,差不多我刚调出监控画面,我就看到其他人往6号出口跑的画面。然后一群绿麻雀的人从角落里跳了出来,端着枪,对着人群扫射。后面的人反应过来,开始往后跑,但是后面也有绿麻雀的人出现,他们被包围了,根本跑不掉。

“几十号人你知道吗?其中还有不少我的熟人,就在我眼前,被乱枪打死。简直就是屠杀。不仅如此,等中间没人能站着的时候,那班狗娘养的还上去一人补了一枪。我没敢看完,到一半我就关掉了监控画面。

“不过,那种地狱般的场景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抱歉,Dr.Unna,让你想起这些不好的回忆。”但她的声音没有任何歉意。

“没事,这些都过去了。”Unna说,“在那之后,我在控制室又呆了一会,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执行的封锁程序不对。”

“稍等,我看一看。56/A/Kappa-Mu,A级优先度,代号灰,有什么问题吗?”

“那是我重新发布的代号,覆盖了原来有问题的那个。”Unna说。

“但是你没有发布LRC的权限吧?”

“我是没有,但是死在监控室里的那个管理员有。”Unna说,“原来那条LRC是56/B/Kappa-Phi,C级优先度,代号白。可以说错的离谱。首先,确实是敌袭,但敌方实力没有弄清。光是6号出口那里我看到的敌人,就已经不是ε的安保力量能应付的了,毕竟ε仅仅只是个小型分站点。如果按照C级的程序,一个小时后再彻底封锁站点,足够他们踏平Sector-CN-56-ε后再去喝杯咖啡了。其次,敌人不单纯来自外部。他们已经把电源给切断了,而且在监控室的管理员撤离前敌人就摸到那里把他杀了,要么敌人早已潜入站点内了,要么他们开无双在短时间内把安保人员全干掉了,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后者可能性不大。所以代号不应该是白,而应该是灰。”

“其实Sector-CN-56-ε不是小型分站点,它只是一个独立研究单元。”

“都差不多。”Unna顿了一下,说,“当然,我承认,发布那条LRC也有我的一点私心在里面。要知道,当时他们已经得手了,就算我发布正确的LRC也不会对现状有任何影响。我这么做的最主要原因是,我想把那帮绿麻雀的关在ε里面,等Site-CN-56的增援部队过来把他们干掉。”

“所以,你选择了最紧急的A?”

Unna点点头,说:“是的。等我发布完那条LRC后,还留在ε里的敌人也听到了封锁程序启动的广播。我觉得他们再蠢也应该注意到站点里还有其他人活着了,所以我赶紧离开控制室,去找地方躲起来。

“本来我是想躲到通风管道里面去的,但是通风口太小了,我进不去。所以,为了不被发现,我就先摸到地下2楼的电源室去了。”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你去电源室干嘛?”

“躲猫猫的时候当然越黑越好。站点的窗户封闭了后,站点内的光源只有电灯了。本来可以回控制室关掉照明的,但来自站点的指令已经无效了,我只能选择另一条路了。”Unna说。

“切断电源?”

“准确来说,切断备用电源。”

“很聪明的做法,但是备用电源不在电源室。”

“额……”Unna说,“当时我又不知道,我以为电源室控制所有电源,包括备用电源嘛。”

“所以,你发现电源室没法切断备用电源后,你是怎么做的呢?”

“事实上,我没发现那件事。”

“哦?”

“但我想尽办法走到电源室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进不去。”Unna说,“进入电源室的门发生了明显的形变——我猜测是入侵者在电源室里引爆的炸弹导致的。我怎么推也打不开那扇门,只能放弃了。但是我想到了个更简单的办法。

“首先,我们要知道,Sector-CN-56-ε很小,所以除了个别特殊的实验室,其他地方没有独立的电源开关。所以很明显,设施内部大部分地方是共用同一个电闸的。然后我发现我其实没必要找到那个开关的,我让它自己关掉也可以,也就是说,让它短路。只要发生短路,就会跳闸,这就达到我的目的了。

“所以我把我的发卡拿下来,想办法把它固定到厕所拖把的杆子上——这是为了防止我触电,然后插进插座里面。如我所料,灯直接黑了,几乎整栋楼的灯。”

“但是,如果只是跳闸的话,只要重新拉下开关电源就恢复了。”

Unna说:“有道理,但当时我以为备用电源的开关也在电源室里,我进不去,他们应该也进不去,所以我没想那么多。”

“然后呢?在你把备用电力切断后你去做什么了?”

“我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的,我可没这么厉害可以和绿麻雀的人硬碰硬。”Unna说,“但是有几个绿麻雀的人一直守着楼梯口,我出不去,只能留在地下二层。

“在那里待了一会后我反应过来了,他们是在守着楼梯口然后一层一层搜查。ε只有3层加地下两层,他们找到这一层用不了多久。所以我尽可能的藏好自己,同时拿了把枪,准备被发现时好歹换掉几个。”

“等等,枪是哪来的?”

Unna说:“地下二层主要是做实验的用的收容物临时储存区,那把枪是储存在那里的收容物。虽然我不知道它有什么异常,但它起码能用是吧。

“但是我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他们,而且我尝试主动出击的时候发现原来留在楼梯口的敌人也走了。我想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所以就开始往上走。我才走到负一楼的时候,就听到了好几声爆炸声,再然后,楼就塌了。我就感到脑袋被重重敲了一下,再醒来就躺在医院了。”

“那你知道你躲起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这我怎么知道?”Unna说,“不过我也有个大概的猜测,绿麻雀的人一开始就安装好了炸弹,本来打算屠完ε后就跑路,顺便把站点给炸了。但是出意外了,我活下来了。他们有些人就选择来找我,但是过了十分钟还没找到,这个时候站点彻底封锁了,他们也出不去了。然后他们开始尝试离开,但站点的门质量比较好,没能出去。所以有一些入侵者被埋在ε的废墟下,而且都在出口附近。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但我觉得实际情况应该八九不离十。”

“我还有一个问题,事故记录里说你的眼睛是因为这起事故,但是你刚才好像没有提到这一点。”

“是这样的,ε被炸塌的时候我的脑袋不是被砸了一下吗?我醒来后就看不见了,医生说是视神经损伤,除此之外可能还有点其他的后遗症。”Unna说。

“好的,那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了。感谢你配合我们采访。”椅子被推开的声音,她似乎要离开了。

“那个……”Unna叫住了她。

“什么事,Dr.Unna?”

“你的演技很差呢,审讯官小姐。”

她自嘲似的笑了一声,说:“被发现了吗?”

“所以你们还是不相信我,从三年前,到现在,一直都是。”

“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们也有我们的理由,Dr.Unna,希望你能理解。”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呢?你们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我呢?”

“你要知道,在事故-CN-3721中,你是唯一的幸存者,而且各项证据都指出,绿麻雀基金会的那次行动有内应,自然,你的嫌疑最大。”

“为什么不能是其他人?”Unna说,“也许有内应,但他被砸死了,所以你们排除了他。”

“很遗憾,这种可能性并不存在。尸检结果显示,除了你之外的基金会成员均死于枪杀。”

“那也许他逃跑了?”

“这也不可能,所有人的尸体都被发现并且确认了。而且你似乎搞错了,我们怀疑你最主要的原因是在这起事故中你的行为十分的不合理。”

“我想我已经解释过了。”

“是的,但现在监控资料基本上都损毁了,而你也不能提供能够支持你的说法的证据。我们不能完全采信你的话。”

Unna想反驳,但她确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好保持沉默。

见到Unna不说话,审讯官起身,说:“很抱歉打扰您的生活,祝您愉快。”

“真相不在我这里。”Unna说,“你们一直调查我是没用的。”

“也许吧,”她回答道,“希望如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