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圣杯再现
评分: +5+x

“他有去过学校吗?”

“我看看……嗯,最近都没有记录——”

“好谢谢再见。”

Elvis把手机甩到床上。他的手触到牛仔裤兜里的名片,于是他想起在遥远的俄亥俄州,这个男孩还存在着一个继父,而他用了一些技巧得到了他的号码。他弯腰把手机捡起来。

“喂?”

“你好,请问您是Riley Lankarani的父亲吗?”

“谁?什么事……啊?”

“我是他的朋友,你的儿子……我想你的儿子失踪了。我已经报了警,但我觉得应该通知一下……”

“失踪了?”

“嗯……”

“他有没有保险之类的?”

Elvis把手机甩到床上。

瞧瞧,这就是你Riley。在父母眼里就像皮球。学校没有人认识你。公寓的邻居都没见过你。只在网上认识几个朋友,但没有人真心在乎你。你是个可爱的小男孩,你很努力地活着,你有天分,但没有人他妈的在乎。你吃了一大堆披萨,把盒子堆了几层楼高,真他妈壮观伙计。知道吗?现在那公寓里像他妈没人住过一样空,干净得能直接租给下一个租客。你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丁点痕迹,证明你存在过吗?你的失踪能在报纸上占据多大的版块,能让人的目光停留几秒吗?你看看你。

“你看看你。”

Elvis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他烦躁地抓起键盘,打开聊天室。

聊天室“先生竞赛交流群”已封锁

“嗯?”

他又输了一遍密码。

聊天室“先生竞赛交流群”已封锁


damnpoke:你把聊天室封锁了?
bonediaz:我没有其他的办法。
bonediaz:我很抱歉。
damnpoke:什么?
damnpoke:出什么事
bonediaz:这几天你没在或许也是一种幸运。
bonediaz:气氛变得很诡异……变得很尖锐。他们开始站队,然后互相敌对起来。
bonediaz:而且据说有人死了。
damnpoke:
damnpoke:你在说啥他妈的
bonediaz:总之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解释起来很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
bonediaz: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我想我认识能帮得上忙的人。这次聊天之后你应该会有段时间不会见到我了。
damnpoke:喔。
bonediaz:给你一点忠告——保护好自己,别管那些天杀的狗屎烂蛋。
bonediaz:下个月的周五能离集会点多远,就离多远。
damnpoke:……
damnpoke:我们这些人几个月前还相约见过面。
bonediaz:另外我试着找了@doubledoublecheese。没有什么消息。
damnpoke:……谢谢。
bonediaz:抱歉。
damnpoke:不是你的错。
bonediaz:但我还是想对这一切说抱歉。
bonediaz已下线


Elvis将光标移向关闭页面。

你有1条未读讯息请求

他停了下来。


shimokitaOHIMESAMA:哦老大你终于上线了
shimokitaOHIMESAMA:我的天啊
damnpoke:什么事
shimokitaOHIMESAMA:听我说
shimokitaOHIMESAMA:他们都疯了
damnpoke:我有所耳闻
shimokitaOHIMESAMA:我估计你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毕竟这段时间你不在
shimokitaOHIMESAMA:你挺凶的,动不动就骂人
shimokitaOHIMESAMA:但我觉得你大概信得过
shimokitaOHIMESAMA:大概吧也许你是和他们一伙的呢
damnpoke:我真的和那些事没关系
shimokitaOHIMESAMA:我现在信任不了任何人
shimokitaOHIMESAMA:我很害怕
shimokitaOHIMESAMA:我们当面说可以吗,我害怕消息记录会被追查到
damnpoke:有那么可怕吗
shimokitaOHIMESAMA:你不知道
shimokitaOHIMESAMA:你根本不知道
shimokitaOHIMESAMA:我们约个地方说吧交换一下情报
shimokitaOHIMESAMA:帮帮我
damnpoke:……
damnpoke:好啊
damnpoke:交换情报


Elvis拉开衣柜。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换一套新衣服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他回忆起小时候,那时他每日沉浸在幼稚的冒险幻想之中。在幻想中,他总会面对幻想的敌人,也总会穿着幻想的铠甲。没有人会穿着很“现实”的衣服去冒险对吧?小说也好,动画也好,展开冒险的主角们永远不会穿着松垮肥大、带着污渍的T恤,也不会有洗到发白、皱巴巴的破洞牛仔裤。

他从箱子底下拉出一条风衣。

黑色、皮质、很厚实、质量上乘、只是有点旧。他的哥哥还在骑摩托的时候,砸了大价钱买了这样一件风衣——穿到他的父亲一颗一颗把上面的铆钉拔下来为止,那些地方现在还有洞。他的哥哥早就结婚了,上个感恩节他们回来,还抱着他刚出生不久的小侄子。他把这件衣服挂在eBay上,想着是否能换笔钱买点游戏。

他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披上风衣,这一切所带来的异样的既视感爬上他的脊背。保护自己,他被这样告诫了,但他心中满是疑问——该死,他根本对一切一无所知。某种预感告诉他,选择跨出家门也许会改变他的一生——就像各种小说和电影里会出现的桥段一样。没错,这一切都像是小说和电影里常见的桥段,只是真的发生在身边时,他没有作为旁观者的壳能保护自己。

而且与小说和电影里的桥段一样,他要寻找他在乎的人。

他掏出手枪对镜子开了一枪,然后被巨响和飞溅的碎片吓得后跳。他颤抖着把手枪收好,在邻居报警之前步入浓浓夜色之中。


shimokitaOHIMESAMA:这是确切地址
shimokitaOHIMESAMA:我快到了
shimokitaOHIMESAMA:你到哪了
damnpoke:你一定要一点一点发地址是吗
damnpoke:我他妈穿着傻逼的长风衣在坐电车
shimokitaOHIMESAMA:嘿!
shimokitaOHIMESAMA:你不要那么显眼
damnpoke:你也别总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
damnpoke:地下碰头,真浪漫,是吧
damnpoke:跟拍电影一样
shimokitaOHIMESAMA:我是认真的
shimokitaOHIMESAMA:我真的害怕被灭口
damnpoke:这么说
damnpoke:真的有人被灭口了?
shimokitaOHIMESAMA:不,我也是听来的
shimokitaOHIMESAMA:但我觉得这应该就是实情
damnpoke: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
shimokitaOHIMESAMA:我会慢慢讲给你听
shimokitaOHIMESAMA:现在我知道的是,所有会魔法的人现在都是重点目标
shimokitaOHIMESAMA:所以你要小心
damnpoke:是吗
damnpoke:你怎么知道
shimokitaOHIMESAMA:我听他们在说
shimokitaOHIMESAMA:我到了
damnpoke:我下车了
damnpoke:从对面的小巷一直向前走是吗
shimokitaOHIMESAMA:对,然后右拐
damnpoke:右拐
damnpoke:然后呢
damnpoke:然后呢?


“你这样很无趣,知道吗?”

男人将手指轻轻一夹,带着面具的怪人的颈骨就应声而断。怪人松开了手,怀抱的加特林轰然坠地,弹飞的弹壳滚到面色发白的男生脚下。枪声仍在废旧的工厂间回荡。

“啊,我说的其实不是搞小阴谋的事。实际上稍微聪明一点的人就能看出来,我其实有在默许的。”

男人松开手,浑身膨胀着复合肌肉的巨大身躯向后倒去。他低头叼起一根万宝路。

“问题是你做的这玩意,”他用烟指指倒在地上的怪人,“太无聊。”

男生呆立在原地不敢动弹。

“顺便说一句,也太脆弱了,你都看到我是怎么放倒的。我对你们的成品其实不太有想法,知道吗?我的标准其实很宽容的。能容忍不完美,明白吧?但是你得有点自己的想法。要是连这个都没有,那你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水平低劣,毫无技巧可言——那就至少骗人眼前一亮嘛!就连这个都做不到。”

“你是谁!”男孩大喊。

“我是谁?”他笑笑,“我是你们亲爱的赞助商。我是神。我是管理者。我是造物主。我是Wondertainment。我是深红之王。我谁也不是。”

“我是Mr. Redd,有两个D。你不用记得太清楚,因为你被取消资格了。别占着宝贵名额。”

他走上前去,拔下男孩的一根手指。当男孩终于意识到发生什么而大声尖叫时,他已经歪歪扭扭地写好了名字。

276.七十六先生

“行啦。”他用断指点了点纸面。


Elvis端枪走进空无一人的废弃工厂。他看到桌子上有一张纸条,旁边有斑斑血迹。

哇!恭喜你发现……算了,我已经厌倦了。这种内容农场一样的开头真的很老土了。

我估计你也猜得到,是吧?你看起来挺聪明的。加入这场游戏,你才能找到你的朋友。当然,加入是完全自愿的。
背面还有字。

他将纸条翻到背面。看到背面的一瞬间,他就明白过来——没错,这确实是小说和电影里才会发生的桥段。

“我最讨厌的那种桥段。”

试问天下,何人不反大麻?~曹操
« 访谈花絮 | 中心 | 眼角的红色暗影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