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Foxx在蓝光播放器上按下播放键,标志性的迪斯尼城堡出现了,紧接着是《冰雪奇缘》的前置,一段很长的歌曲。

“这次我能大声唱吗?”Lucille戴上爸爸的BOSE牌耳机问道。

“如果你愿意,当然可以。我只需要和Lurk先生还有Bridge先生谈谈。可以吗?”Foxx为她抖了抖沙发枕头,而她靠在椅背上,点了点头。“很好。还有哦——亲爱的?你没见过……Fuzzy先生,对吧?”

房间角落里的Merle使劲摇了摇他的头,表示“不”。Lucille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以她7岁的大脑所能允许的最快速度撒了谎。

“嗯……没见过!”

“好吧。我一会儿就回来。”Foxx望着房间空荡荡的角落,叹了口气,然后走进车库。


“Foxx!你得相信我。我没有——她没有——”Dietrich拼命地想解释一个他甚至都不明白的原因。Bridge靠在工具台上,试图找到能说的话,或在这一切发生后如何真正按部就班。

“Dietrich,冷静。”Foxx安慰地说。“我能叫你Dee吗?正如Bridge解释的那样,这是一件无害的事情,当你离开时,它很可能就会离开。对吧?”

Dietrich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揉了揉汗津津的脸。“是的。我敢肯定那是什——呕!!!!

在只有半秒的快速动作中,Foxx拔出一把8英寸的细匕首小刀,几乎像在进行外科手术一样,精确地将其6英寸推得Dietrich产生咽反射。Foxx的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气管,越来越紧。

Bridge很快结结巴巴地说道。“哇,哇,哇,哇!Foxx!停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Foxx把刀往喉咙里压。“停下来吗?他连累了我们。他现在只是文书工作了。只要抬一抬,扭动一下,就能切断他的头骨。这会很快的。比他应得的要好得多。"

咯咯声

Dietrich无力地抽搐着,他的双眼满是泪水,皮肤变成了更深的红色。Bridge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呃,不。听。我们还需要他。还需要他。我看了一下Clef给我们的闪盘。里面有更大的事情。你和我自己都无法处理的事情。”

“废话。我不在乎。我能自己处理事情。“当Dietrich挣扎着想要抓住那把刀时,Foxx的刀轻轻地在Dietrich的脸颊内侧切了一下。当Dietrich试图呼吸时,他只能继续发出那可怕的窒息声。

“好吧,不,我知道我在说什么。让他走吧,我以后再对付他。我能解决这个问题。”

“我要你的承诺,Bridge。我他妈地要你在盛鱼子酱的金盘子上保证你会做正确的事。因为我才不管要杀你们中的谁呢。”

你想铸起一个雪人吗?!

来吧我们一起出发去玩啦!

Bridge无视Lucille在隔壁房间的歌声,盯着Foxx的眼睛。那双亲眼看着男人惨死的眼睛。那双比Bridge曾留意过的任何人都更邪恶的眼睛,他甚至连想都没想过会有这种眼睛。

“我明白了。现在放过他吧,求你了。“

Foxx闭上眼睛,停了一会儿。然后很快地从Dee的喉咙里拔出匕首。

咳嗽

“Ffffugh……谢谢你听了我的意见。”当Foxx从他身边走过时,Bridge放松了肩膀。当Foxx拿走Bridge腰间的泰瑟枪时,Bridge有点心烦意乱,没有做出任何反应。Foxx没有回头,只是走进房子里,嘲笑着Dee。

“该该——该死的!”Dee像沙袋一样掉在坚硬的混凝土地板上。


他们三个都围坐在餐桌旁,氛围分外尴尬。Foxx死死盯着Dee,Dee揉了揉喉咙,Bridge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准备开始即兴概述。

“好吧,Alex,把你在闪存里找到的东西展示一遍。”

Bridge转动着笔记本电脑,让Foxx可以看到。

«所以……关于Bowe将军的情报非常有趣。特别是那些和他有关的人,以及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然而,这些文件是……非常分散的。可以肯定的是,我确定至少有一部分情报已经被从Site-19的服务器上移除。»

Bridge把他的手握紧了一些。“同时也从Site-66的服务器上移除。至少有人在使用它们,对吧?”他瞥了Dee一眼,Dee还在揉着他疼痛的气管。“给他们看另一件东西,Alex。”

«好的……很多情报都是完全加密的。我一开始还以为它是损坏的,这里有很多东西我无法访问。»

Dee歪着头。“你说你无法解密是什么意思?它用的是基金会的加密方法。”

«是的,但这个数据有Gershwin-Laramie密码算法。这是一种反人工智能的加密方法,为只特许给人类权限的信息而开发。»

Dee噘起嘴唇,俯身看着屏幕上Alex的化身。“好吧,那我们怎么看这些文件呢?”

“你不能,”Bridge咕哝着说。“你需要一个Gershwin-Laramie解密设备。这都是由AIAD开发的最新基金会技术。据我所知,我们能够容易搞到一个的似乎就只有Site-19。”

“所以?”Foxx终于把注意力投在Bridge身上。“你不能从站点搞来一个吗?”

“不,不不不不,这可不容易。”Bridge摇了摇头,带着不安地笑了笑,露出太多牙齿,“你想的是现在的Site-19,可我想的是过去的Site-19。“

“过去的Site-19?”

”Alex。从机密层拉出Site-19的布局。”

«先生。他们没有权限——»

“他们没有,我有。我给他们放行。给他们看。”

Alex耸了耸肩,拿出了一个完整的Site-19示意图。老实说没有什么新内容。上面有收容翼、实验室、办公室、休息室、武器军械库,等等。Bridge指向一个看起来像竖井的地方,它一直延伸到地下,切断几百英尺。

“现在,把其他部分显露出来。”

突然,屏幕缩小并向下平移,显示了它下面的整个装置。和上面一样复杂和广阔。几根通道似乎从表面延伸下来,但似乎都被切断了。

“这就是过去的Site-19。被摧毁的那个。”

Dee揉了揉太阳穴,试图处理这件事。“那么你是想告诉我……他们建造了Site-19……就在Site-19之上?”

Bridge点了点头,抽动了一下,扭了扭脖子。“我要告诉你的事情他妈的超出了你的权限。当前的Site-19部分设施负责收容已经损毁的Site-19设施。那次爆炸过后,许多异常消失了,但有些……嗯……有些就是跑出来,爆发了。没有更好的词来描述这个。“

“爆发了?”Foxx站起来喝了杯咖啡,在街角的客厅里看看他的女儿。在他看来,她还在全神贯注地看她的电影。但如果他能看到,他就会看到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坐在她旁边,同样也在全神贯注地看着电影。

“这是Elsa。”Lucille向她旁边看不见的空间之物解释。“她不是坏人。”然后她小声说,"实际上是个国王。"

Foxx捏了捏鼻梁,忍住了肚子里的怒火。他知道他需要在那东西决定在这里安家之前让这该死的Lurk离开他的女儿。

Bridge继续说着话,尽管他不确定Foxx是否在听。“我们认为过去的Site-19被摧毁了,剩下的只是一片不稳定的混乱。于是他们把它埋了起来,在上面盖了一个盖子。”

他和Dee耐心地等着,Foxx最终端着咖啡走了回来。“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拜访过去的Site-19。”

«自驾游!»

“什、什么?”Dee使劲摇了摇头。“别他妈胡思乱想了,Bridge。我们他妈的怎么去那?”

«在基地南端有一个旧的通风管道。公共设施应该仍然——»

Foxx伸出手,关上了笔记本电脑。

“嘿,该死的!”Bridge喊道。

“这是自杀任务,Bridge。”

“这可能并不是。听着,Site-19地下多年来并没有任何确实活动,大部分旧日地下都被淹没了。我们会进去,然后再次出来。只要去电脑实验室就行了。实际上,最大的危险是塌方或老鼠。”

“我们进去,找到这个装置,然后出来?”

“听着,我不是Ellen Ripley。进去了。出来了。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们至少需要另外一个人开车送我们进去,在我们下去的时候来人放哨。”Foxx交叉着双臂,死死盯着Dee。Dee缩在椅子里,感到厨房桌子对面的仇恨在熊熊燃烧。

“我认识一个人。他有点离经叛道,对Site-19了如指掌。另外,他欠我一个人情。让我们今晚出发。”


Foxx在前门拥抱着Lucille。“爸爸,Fuzzy先生要去哪儿?”

“离开。永远离开。他必须走人。”Foxx把她松开的衣领扣上。

“……哦……”Lucille伤心地看着她的红鞋。

Foxx试图找到安慰她的话,但没有什么有用的特别想法。所以他只能又拥抱了她一下,在她的头上吻了一下。他对Lucille和保姆一起过夜并不是特别担心,但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他就会永远无法企及此处,再也不能回来找她。他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Dee有点不爽地把一个行李袋和笔记本电脑包从地上拎起来,走到路边。“你的这位朋友是谁,Bridge?”

Bridge已经站在宁静的郊区街道的路边,微微一笑。“只是一个在附近的能够帮上忙的家伙。就一个人。”

过了一会儿,一辆白色面包车呼啸着沿街驶来,停在一所房子旁。然后再倒车停在屋。

“嗨嗨嗨!”Bridge笨拙地张开双臂表示欢迎。“Strelnikov!”

“啊。Bridge。事情怎么样了,同志?”

Dee越过Bridge的肩膀看了看,这时Foxx把行李、一些设备和一些……其他设备放了上来。录音带上响起斯拉夫响亮旋律。还有一股奇怪的带土蔬菜味。Strel穿着皮夹克懒洋洋地坐在驾驶座上,摆好架势等着队里其他人。他头发凌乱,一只充血的眼睛扫视着Foxx和Dee。Merle从Dee的肩膀上看了看Stel。

Strel从驾驶座上下来打开大车门时,Bridge介绍道,“女士们先生们,这是特工Dmitri Ark- arka-day-vich Strelnikov。和过去一样,我杀了你的名字,因为我不能假装有口音。很抱歉。”

“Arkadeyevich。”Strel一边纠正他,一边从车里轻巧跳出,走到路边。

“是的,对,就是这个,”Bridge继续说。“而这是Dietrich Lurk特工和Aleksander Foxx特工。”两人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Strel也带着些客套地摇了摇他的头。“这是你带来的特遣队,Bridge?我收到消息说你需要为特别机动任务找司机?但不能在电话里告诉我为什么。快点解释一下。我还计划着一个非常繁忙的周末。”

“我会……我会在路上告诉你的。你还知道怎么从这里到Site-19,对吧?”Bridge开始把袋子装进车。

“19?那古拉格集中营?好吧。”Strel靠在面包车上,看着行李被装上。“我想如果你带着枪和电脑,那就意味着我们要像贼猫一样闯进去。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行过秘密行动了。如果我被事先告知,我本可以带一辆更好的车来。有敌后破袭直升机在仓库等着干活,Bridge。30毫米自动加农炮。热火箭发射器。涂成黑色漆。众多车臣人的死亡。”

“你……你用它杀了车臣人?”

“不。这是一整个名字。众多车臣人的死亡。我用喷枪在侧面进行了艺术创作。“Bridge只得点了点头,让Strel继续畅所欲言。

“还不得不恳求维持预算。主感让我每年写一份正当辩护才能维持这台敌后破袭直升机。必须为它制定战斗任务配额,否则主感将会把它替换掉。我需要知道这些事情,Bridge。”

“对不起,Strel。下次,我保证。”

Strel对失去的机会感到沮丧,轻轻踢了踢车的仪表板。当最后一个包被装进来时,他喃喃自语。“敌后破袭直升机比鬼鬼祟祟的日本厢型车好,没有巡航控制。”

Dee终于插话了。“你是不是喝醉了?”

Strel漫不经心地笑了笑,露出了他的不锈钢牙齿。“我可是俄罗斯人。”

“这就是你的答案。”Bridge转身对Dee笑了。“此外,猎枪。相信我。”


尾声

“好,好……再倒放一次。”当Adams把录像回放了大约15秒时,Clef咯咯地笑了起来。

“哈!哇,我不知道Lurk能那样深喉。令我印象深刻。”Clef靠在电视屏幕前的座位上,大声咀嚼着他的零食。“我想说的是,确实有一些天赋。通常Foxx的房子很无聊。”

Adams歪了歪她的头。“我猜。所以。你已经知道这坏事了?”

“知道点。”Clef又拿了一把迷你椒盐卷饼。“我的意思是,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Adams转身面对他。“这可能就是Bridge警告我的。”Clef耸耸肩,咽了口唾沫。“那家伙太紧张了。他不明白这在更大范围内对我们产生的影响。”

“长官?”

“杠杆效应,Adams。”

“啊。明白了。”

Clef懒洋洋地坐在座位上。“好啦,再给我倒放一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