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传说

别特么告诉我你不信什么都市传说。天哪我还以为你们入了这行会懂得多一点。

我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它们他妈的不是故事,笨蛋。哦,对,它们有些是。我的意思是,当然,没有哪个歹徒会因为你用车前灯打打光就开枪射你。不过它们很多都不是。为什么没有人没听过它们?为啥就没人听说过这些狗日的skip?我们又不是唯一和它们打交道的人,懂?

没错,这些传说可不光是瞎糊弄人,哥这就告诉你为啥。

好的,这有段时间了。我那时在外面狩猎穿着运动衫的侏儒。那是什么?它们很矮,有尖尖的耳朵,会吱吱发声。那对我来说就够了。它们是不是真正的侏儒?大概不是。哦它们当然不会烤曲奇。我特么在乎它们真的叫啥么?才怪!总之,别打岔。

所以,我放了假,可以休息几天。我在城里大吃大喝后又大睡一觉。让我想起家,对吧?所以,这里简短点说。她很可爱,所以我请她喝了一杯。一件事导致另外一件事发生,我就去到了她那。不,这不专业。不过你他妈的干嘛关心我在休假时干嘛?笨蛋。

所以,我们一起喝了点,说了点小话,所以,我们一起喝了点酒,聊了会天,直到我突然发现自己听着Buddy Holly和the Big Bopper的歌昏昏欲睡。对,你知道接下来会咋样。

事情是,一会儿后你发现自己在浴缸里醒来,还有很多冰块?别瞎想了好吧。他们要的是你的肾,谁特么管你活不活?你只是个将来会帮警察指认他们的傻逼路人,直接让你消失可是再好不过。

是,我还活着。不用费心。你可能注意到他们也没预料到会碰上,我这样的人。我是一个他妈的大个子。300磅重,算上头发有7尺高。我有够重。想放倒哥得花大力气,让哥不爬起来更是难上加难。我醒来时感觉我身侧疼得要死。我睁开眼,有个混蛋正拿着手术刀把我切开。我他妈非常快的让他停了下来,相信我。我是有点虚弱,不过我是个受过训练的基金会特工。它们只是一群业余的。之后的事和你预料的一样。

所以别跟我说他妈的没有城市传说。

好了,眼睛睁大。这个带着钩子的混蛋到时候该出现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