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能发送的邮件
评分: +20+x

海沃德:
今天天气一直阴沉沉的,偶尔还飘点小雨。

不过谢天谢地,终于搬到了新家,长途旅行让我感觉浑身酸痛。我昨天收到了你的邮件,对于你的疾病我​深表同情,同时我也认为那种极端的治疗方式未免太不道德了。不管怎么说,海沃德,作为你的朋友我希望你好好照顾自己,在身体康复之前警局的工作就先放下吧。​

我的新家坐落在​科尔夫以北约十英里的高山上,屋后长满了野生草木,大部分是匍匐植物,它们把周围的地面遮盖得严严实实的。这表示我需要花大把时间翻新这里,这栋房子整体来说非常不错,外表看上去很破旧,但里面的陈设都完整且齐全。有几处墙体虽然已经发霉,不过还算结实。透过大厅东面的凸窗我能看到平静的海洋,不过这个地区的基础设施不是太完善,待会我得自己开车把生活用品从城里送过来。还有很多房间要查看,很多地方要打扫,希望你早日康复。

科斯塔特


海沃德:

这里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呼啸的海风,潮湿又寒冷的空气……这些我都能接受。只是,这里的居民好像不太好客。昨天我本来想去购买一些食物,也可以拜访一下这里的邻居,这附近的居民不是很多当我走到邻居门前轻敲了敲门之后,一个身材高大面目丑陋的男人把门打开。“你是谁?要干什么?”他口音很重也很粗鲁,听起来像……含着水一样。我被吓到了,但还是反应过来故作礼貌的说到

“你好,我是住在你附近的邻居,最近刚搬过来,想来打声招呼。顺便我想知道哪里有市场。”

“外来人!注意你的该死的狗眼,这里没有市场,想买东西你得滚到城里去!”

说完他立即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我有点恼怒,一整天都想着这件事,往好处想至少他回答了我的问题。随后我四处闲逛,发现这里的居民大都一样的冷漠。

另外我在城里听到传言南部远处有一座奇怪的建筑,并且总有大量运输车出入。我认为那里应该是一座海洋研究所,这不奇怪,毕竟这里的海洋从未被开发过。也许我有时间可以去看看,这里的森林深邃茂密,一部分地区还从未有人涉足。

近来转凉了,不知道你那里怎么样,希望你的病已经痊愈了。尽快给我回信。

科斯塔特


海沃德:

海沃德你无法想象这地方多么奇怪,就在两天前。那时我已经宅在家中5天了,我不是在看《秘密窗》就是在捣鼓线圈。硕大的房子就只有我一个人居住,当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跟天鹅闸港的流浪汉一样了。再不出去走走我死在哪里都不会有人知道,还记得我提到过的研究所吗?我准备去看看,总比在家里浪费时间要好得多。

我并不知道具体位置,只知道大致是在南部的森林里,森林里针叶密密层层的缠结在一块,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年没见过光了。还好显示器的标记不至于让我找不到回家的路。天气依旧阴沉沉的,雪地上只有我的脚印,按理来说一般这样原始的森林都会有飞禽走兽的声音,但一路上安静得诡异。我大概走了三个小时,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一栋房子吸引了我,没错一栋孤零零的别墅威严耸立在森林深处,屋顶已经完全被雪覆盖,再加上这些高大云杉树遮挡了光线,如果不靠近很难发现。

你了解我,我对于探索的欲望是如此的强烈。透过窗户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污渍遍布的墙面,墙皮已经大片脱落,里面几乎没有家具。最终我还是鼓起勇气准备进去,进入的铁门已经锈迹斑斑,使尽全力推开的瞬间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我生怕惊动了什么。别墅内很阴暗,散发着腐朽的气息,我只能用显示器上微弱的光照明。因为未知的恐惧我只是匆匆逛了一圈,一些房间里除了腐坏的桌椅我还发现一张残缺发黄的照片——已经完全分辨不出拍摄了什么。一顶完好的猎鹿帽,看上去和周围的腐烂格格不入,看起来这里废弃后我不是唯一一个来的,但帽子还是太老旧了,就像是19世纪英国流行的那种。另外我还在一个壁龛里发现了一个煤油灯,我正欣喜周围终于可以明亮一点的时候,逻辑思维告诉我里面不可能还有油的。

我发现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在确定楼梯不会塌下来之后我决定上去。光线勉强可以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这里比一楼稍微明亮一点。在走廊的尽头有一间书房,房间陈设也相对完整,巨大的书架上塞满了大小不一的书籍,可惜里面的文字我看不懂,再加上一些字符已经模糊不清就更难辨认了。窗边的书桌上有一台老式打字机和一本皮革封面的书,我拿上了这本书。这里的一切都非常陈旧,或许还有研究价值呢,如果我要是能把这些卖给博物馆会不会赚一大笔钱?我在想什么呢?

但接下来才是我最想说的,在书房阴暗的角落里有一扇铁门,门的大小比我的两肩宽不了多少。打开门一股强烈的恶臭就涌了上来,那是通往下层的楼梯,好像在黑暗有什么看着我一样让我不寒而栗,我手上的显示器照亮了下面的一段陡峭的楼梯。这种神秘的通道激发了我强烈探索欲,我开始往下走,距离远超过了我的想象,周围死一般的寂静,恶臭越来越强烈,我大概走了近一分钟,我意识到这别墅的构造是多么奇怪,二楼的楼梯居然通往地下室。周围的黑暗像要吞噬我一样,显示器能驱散的黑暗明显比之前的少了。

对于未知的恐惧最终战胜了我,一开始我向后退了几步,最后我甚至是飞奔而逃,好像它就在后面追着我,直到我看到书房里的光芒才缓下脚步。擦拭完额头的冷汗,我惊恐的看着那楼梯—————尽管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匆匆地走出别墅。此时天色已经有暗淡,我得在最后一丝光亮被吞噬之前回去。返回的路上杂草丛生,途中我听到有车辆行驶的声音,寻着那个方向的声音和光亮过去我总算找到了主干道。那是一辆大型的运输车,向我来的反方向行驶过去。当然我没有跟上去,今天的经历已经让我十分劳累,我得休息了。代我问候费舍尔,希望你一切顺利。

科斯塔特


海沃德
网络信号越来越差了,我不知道这封邮件你能不能成功收到。最近这里几乎无时无刻都笼罩在阴雨里,大海也发怒一样不断砸向悬崖下参差的岩石,传出一阵阵巨响,就像有什么庞然大物要从海底深渊苏醒。
诡异的是我的邻居们自从变天之后就一直把自己锁在家中,既没去工作也不管理家畜。我有点担心但又不敢去询问,只能希望暴风雨早点结束。我想到了我从那栋别墅带过来的书,我一直都没好好看过,皮革制的方面上没有任何文字,书里的内容我也看不懂,为此我只能一个字符一个字符的拼起来翻译。

当门被激活时,在阀座表面形成一个新的屏障。我不确定阻止所有已知形式被提取和转移是否是保守的。这扇门的结构仍然缺乏……


这就是我花费了三个小时的成果,尽管我查阅了大量资料但还是有很多无法翻译的词句和意义不明的符号。目前来看这像是某人的研究日志,这勾起了我的兴趣,我会继续翻译。写这封信我只是想和你打个招呼,解释一下这里的情况,可能无法如期一起去怀俄明研究了,期待你的回信。

科斯塔特


海沃德
自从上一次给你写信之后,暴风雨越来越强烈,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海洋依旧在翻滚,伴随着雷电的咆哮。在这种天气下出海和自杀没什么不同,换个死法而已。

从那时候开始我发现了很多不寻常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昨天,或许更早只是我没发现。当苍白的月光照射到屋顶上的十字架时,我从阁楼透过窗户看到那可憎的怪物陆续爬上海岸,先是第一只然后同时出现好几只怪物。它们的体型看起来和山羊差不多,月光照耀在它们灰白色的背脊上,它们的皮肤滑溜发亮,并且四肢着地,凸出的眼睛里发出白色的反光。正当我还在因为看见如此令人恐惧的景象而震惊时,那些怪物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失在了树林里。我怀疑自己是否看错了,但是那不可思议的场景却清晰的存在于我的脑中,我查找了很多资料都没有发现这种动物的记录。

昨天镇上的恐怖景象证实了我的担心—血液染红了雪地,尸体的碎块被扔得到处都是,奇怪的是那怪物并没有吃掉这可怜的家伙,至少没有吃太多,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那些大小不一的血肉大致上还能拼凑成一个整体。一个野兽不为了掠食而如此残忍的杀害另一种生物,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原因。

总之,我希望你能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虽然这点信号我不敢奢求你收到时里面的内容是完整的。

科斯塔特


海沃德
你好,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封邮件,也可能是倒数第二封(如果我能赶上撤离的话)虽然我很怀疑撤离的真实性。

不过我得先把外面那些畜生处理掉,它们应该很快就会过来并且想着把我也撕成恶心的肉片。外面暴风雨比之前更厉害了,我挺害怕雷电提前劈到这里。

在这之前我还有时间可以和你解释一下,在发现这些怪物之后我有想过向东边逃离。好不容易到了天气勉强能出行的时候,到了那里却发现已经处于全境封锁的状态,我可不想冒着被射杀和被怪物掠杀的风险。真该庆幸我的住所位于高山上,怪物那时没有上来的意思,至于我的邻居我只能希望他们能有自己的应对措施。当我无处可逃的时候我试着让我冷静下来,还记得那本书吗?我重新试着翻译了前面的内容

对于智性水平的问题一直没有个定论,看谁最聪明吗?或许一开始的理论就错了,我还记得我想去抚摸索菲亚的那只使魔时,我的手突然痉挛并且麻痹了很长时间。所以之后我一直沉迷于使魔的构成原理和魔法的学习,但是我强烈反对使用活体能量这种原始低效的方式。长久以来他们一直把这个归结于魔力,一定有更好的解释,我并不排斥科学,他们能主导世界是有原因的。

我忘了是哪一年,那时候我有幸出席了皇家学会的学术讨论会,一位毕业不久叫詹姆斯的新人发表的论文在学术界备受争议。从他的理论中我看到了解释问题的关键,但我说不上来具体是哪方面。我很想去拜访他,可是因为战争的关系一直没有机会,最后我只能自己开始验证他的理论……

很明显后面的内容显示他有了相当大的成果,作者为此创造了一种特殊的大型仪器。按照上面的设计我尽可能进行了还原,真庆幸之前我学过电工技术。我收集了一些能找到的木材和金属来建造这台仪器,仪器大概比我高一米。它主要是木质结构的…嗯……内部是金属机械和各种电器元件,并且缠绕着大量金属线圈,像是一个门框。中心是一块大磁石(我用四处找来的磁铁吸附在一起代替),顶部是一个木质的环状转轮,侧边还安装了两个电灯泡。中间则是一根五米长的铜质导线,为了这个我花了不少时间。为此我拆卸了大部分的家具……还有我的阁楼,不过屋顶的空洞并没有对我的房间产生多大影响。就这样我东拼西凑的把这些组合在一起。

当然我不是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候打发时间,​根据笔记上的理论,这台仪器能对指定的事物进行抹除,也可能是转移。等等,好吧它们比我想象的来的要慢,不过没时间管语法问题了​。总之我知道这很荒唐,但是说真的,它比徒步走出去的存活率要高,原谅我的固执。

我翻译过,作者给这台仪器测试了有上千次,最后三次尤为详细,他成功了。原文段落翻译出来是这样的

能量,问题在于能量的转移和运用。迈克尔不是没有道理的,原理不在于智性,是不同的传输。大量的次原子粒子能量能让它运作,只需要找到能提供如此巨大能量的方法……

我听到声音了,​抱歉我不能多说了,我得去启动仪器了,希望作者和我想的一样,记住第一段。

事故报告:晚上22:52分,​科尔夫以北16千米处发生剧烈爆炸,周围土地被磁化,疑似为球状闪电造成。爆炸发生后SCP-███-2个体全部消失,具体原因仍在调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