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有星
评分: +24+x
utoplanet.jpg

一艘平平常常太空船,两个普普通通地球人。

二级特工AIII-SK14501利未人Levi和AIII-SK14723AIII-SK14501萨麦尔Samuel在对新近发现的恒星系SS-A1071829执行常规调查任务时失去联系,下落不明。现命三级特工AII-BZ5960真理Varitas和AII-BZ6112告死天使Asriel前往调查失联案件,并接替失踪特工完成原定的常规调查任务。该恒星属于A型主序星,有七颗行星,其中第四行星上具有智慧种族和发达文明。通过截获媒体讯号,基金会已破译其语言,并存储于翻译器中。该文明意识形态偏向唯物主义,社会结构偏向集体主义,对外政策偏向保守,政治制度为寡头共和,技术水准评估为卡尔达舍夫1.3级,约相当于人类文明公元2500年前后的水准。

“行啦,任务简报就那么几个字。你再翻来覆去地盯着看,它也不能变出花来。”Varitas大摇其头。他是一个黑发黑瞳的美男子,对各种性别都颇具性吸引力。我一直觉得这家伙有点口若悬河,不过还不至于令人生厌。

“我实在是觉得奇怪,两个训练有素的二级特工能这样人间蒸发,连个警报也发不出?”我自导航席上站起来,揉了揉脸。

“这是个人类尚未涉足过的星球,跳出什么来都不奇怪。你还记不记得那个蘑菇星球……”

“进入环绕轨道,开始扫描居民区。”电子音打断了Varitas的谈兴。

“好吧,你去准备行头吧。我们这就下去了。”


太空船降落在一处中等规模的居民点。按照普遍规律来说,当地居民既不至于象小乡村那样迷信和排外,也不象大都市那样反应迅速。地方官员必须要请示上报,等待权威指示,这就给了我们一些缓冲空间。

当然这只适用于与人类相似的思维模式。不过用Varitas的话来说,如果是相当匪夷所思的文明,那停哪都一样。

这个文明喜好建设高耸的螺旋尖塔,降落时简直象是闯进了枪阵里。我小心翼翼地盘旋了一圈,才找到一个可以降下去的小广场。

我俩扮成行商的模样下了船。有些好事的当地居民已经逐渐开始围拢过来。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生物,我会将他们描述为某种色彩斑斓的软体动物,有几分象是放大了无数倍的扁虫。他们扁平的身躯在地上快速蠕行,上半身昂起来,在其中部有两对(疑似)视觉器官和一个(疑似)口器。身体四周还有一圈伪足,或者,鉴于我对扁虫的了解,那可能是生殖器官。我已经决定提防那些“伪足”突然刺过来。

人群中听不到窃窃私语。他们只是围成半圈,沉默而期待地注视着我们,看起来对天外来客已经习以为常。

Varitas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话:“乡亲们,我们是行商人,在星球与星球、文明与文明之间从事贸易活动。我们的船上满载来自我们的文明,也就是人类文明的商品。另外也有好些个与我们贸易的文明的商品。如果有人有兴趣的话,我的搭档可以向你们提供商品清单,并且负责讲解。”

同声翻译器将他的话语翻译并广播出去,听起来就是一串滋溜声。

趁着这个机会,我快速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这个小广场四周也被尖塔包围着,看不到任何地表交通设施和载具。

人群依旧没有反应。我开始担心翻译器是否真的有准确地传达Varitas的意思了。基金会特工们流传着因为搞错了几个关键词的含义,结果刚讲完开场就有暴民们一拥而上的传说。

一个队伍出现在了外围,人群自发让开了路。我俩都松了口气。所有与外星人的接触只能由政府或者特殊机构来进行,这种规定也是很常见的。不说别人,基金会自己在人类的地球时代就扮演了这个角色。

果然带队者自我介绍是当地官员(翻译器没能翻译出那个官衔),代表滋溜滋溜文明(名字也没翻译出,姑且先这么称呼一下吧)欢迎我们的到来。不过他们的生活非常富足,所以对异星商品并没有什么兴趣。

“那么本地有没有可供出口的商品?”

“我们的商品恐怕不适合外族使用。难得你们远来至此,但还是请回吧。”

虽然碰了钉子,但Varitas还是尝试着要完成基金会的使命。他接着问道:“那故事总可以吧?我们也在收集各个星球上的奇闻异事,有许多顾客会有这方面的兴趣。”

这句话一出口,不知为什么,气氛顿时严肃了起来。官员思考了一阵子,然后不太情愿(?异星人的表情你永远搞不懂)地回答道:“不,我们这里一切都十分正常,完全没有值得一提的事物。”

我和Varitas对望了一眼。这种反应大有蹊跷!偌大的星球怎么会一件异常都没有?物极必反,他越说没有,就越是肯定藏着天大的秘密。

异常项目不是人类文明独有的,基金会和许多异星文明的异常管理机构都有合作关系。要不要提出直接与中央政府进行交涉,看能否达成某种共识呢……

我尚在犹豫中,Varitas已经开口了:“既然如此,那就只好作罢了。最后我们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发觉我们双方在美感上还是具有共通之处的,比如你们的尖塔群在我们看来就颇为宏伟壮观。不知是否能提供一些文化艺术作品给我们,我们可以用宇宙通行的能源货币来支付,相信你们总用得上额外的能源。”

看看对方不为所动,Varitas接着说道:“如果你们觉得事关重大,不好自己做决定的话,那可以向中央政府请示。在此期间我们绝不会离开飞船周围,这样如何?”

“那倒不必了,我可以代表中央政府。好吧,请你们支付[数据删除]的能源,然后在轨道上等待。我们将精选出64件代表性的文艺作品,进行扫描后将数据传送给你们,然后你们必须立即离开本星系,成交?”

果然翻译器把官衔搞错了。但是中央官员怎么来得那么快?还是说他正好在这个城市视察?

“成交。”

我暗地里扯扯Varitas,再怎么说这个价码也太离谱了。不过对方全然无视,就这么达成了交易。

“反正都是公家的。”返回太空船的时候,他如此说道。


按照对方的要求,我们立即升空离开了星球表面。

虽然看上去这趟除了一笔毫不划算的买卖之外一无所获,但Varitas自有打算。

“总之能先获得一个深入了解对方的突破口已经不错了,文艺作品其实能反映不少细节。再者获得了轨道停留权,可以大方地扫描采集数据,不至于被当成入侵者轰下来。”

“何必这么迂回,直接提出合作不是更好?虽然他们对外是有点保守,但是看刚才的语气都是客气地请我们离开,还不至于毫无余地吧。”

“第一组特工肯定也有想到这一层,我可不想重蹈覆辙。你有注意到对方绝口不提已经有我们的同族到访过了吧?还是再谨慎些为好。”

接下来的114.5个小时,我一直专注在星球表面扫描上。等完成之后,我便去卧舱找Varitas。

“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真巧,我也有。你先说吧。”

“我完成了V级扫描。在扫描器功率范围内,整个星球各处的休谟指数基本一致,波动不超过0.22%,与标准值偏差不超过0.1%。他们并没有藏着什么大家伙。”

Varitas并没有什么惊讶的反应,就好像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之前档案中的最低纪录是多少?”

“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一句。是4%和4.5%。”

“有趣。”Varitas将桌面终端上的结果放大给我看,“在你扫描的时候,我一直在分析监听到的广播信号。整整114个小时,从来没有人提到超自然方面的话题。没有鬼故事,没有幻想文学,没有超级英雄,甚至没有宗教传说。”

“我们买下的艺术品数据到了吗?”

“39分钟前到了,我回复他们说要解码验货。质量还是不错的,不过结果一样。虽然我还挺想看看他们的天使长啥样。”

“有趣。”我不禁也这么说道,“我从未听说过有这么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为什么?”

“我们会弄明白的。另外还有一副画引起了我的注意。”Varitas将它调了出来,画面上一个滋溜滋溜个体在眺望窗外的夜空。

“问题在于?”

“计算机模拟显示画上的夜空与本地任何一处所见的都不吻合。”

“也许只是随便画上去的。”

“但是你可以看到画的其它部分都非常写实,那栩栩如生的伪足仿佛在颤动。我不认为画家会十分细致地描绘人物,然后在背景上敷衍了事。星空还有可能随便点两下,但多出一个月亮?”

“那么我们怎么办?”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窍门我们还没有想通的,我打算用合同欺诈的理由再多拖一点时间。”

“也好吧。另外Varitas。”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提醒他。

“什么?”

“那些不是伪足。”


9小时后,我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再次下降到行星表面。

还是上次降落过的地点。这次事先打过招呼,所以舱门一打开见到的就是严阵以待的阵容了。

“你说我们合同欺诈,那是什么意思?”对方代表气势汹汹地抢先发问。

虽然还不能分辨这个种族的外观特征,搞不懂和上次是不是同一个体,不过接下来的话对象是谁都无妨。

Varitas致歉道:“非常不好意思,是我们搞错了,所以特地来当面致歉。”

然后他用投影出示了那存疑的画作。

“哎呀,因为这里多画了一个月亮,所以我们还以为是赝作呢。不过后来想想的确是我们太武断了,其实用一种情况就可以解释清楚。”

对方全体动容,伪足抖得刷刷作响。但Varitas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

“这里,并不是你们的母星吧?真是奇遇呢,能遇到一个经过大迁徙的民族,那想必是一次艰难的旅途吧。”

“……误会解开了就好。那你们可以离开了吗?”

“别急嘛,接下来是我的猜想了。如果你们是殖民者,那么必然已经掌握了某种超光速技术,没有道理会不继续开拓其它的殖民地;相反如果你们并不积极扩张,那么就没有道理会离开母星。”

“……滋滋滋滋

Varitas不顾对方的小声嘀咕,一口气说完:“其实还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这个矛盾。那就是你们的母星遭遇了某种毁灭性的灾难,不得不选择撤离。而且这种灾难肯定是超自然事件引起的,以至于你们将所有的超自然主题都视为某种禁忌。我猜的对吗?”

“……干他

躲在舱门口的我一看大事不好,果断按下了闭门键。Varitas随着悬梯被收了上来,因为速度过快而摇摇晃晃,我一把拉住了他。

“哎呀差点跌下去。谢啦,欠你一次。”

“我们可还没脱险呐。”我使劲按着闭门键,Varitas侧身用肩膀把挤进门缝的一根伪足顶了出去,然后我俩赶紧来到驾驶舱。

因为事先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所以引擎保持着启动状态,直接就可以起飞。但第二关马上就出现了。

数道光束自周边塔楼的高处汇聚在我们的小小飞船上,将它完全锁死在低空,寸步难进。

“牵引光束?哪个正常文明会在自家房子上装满这个啊,还随时待发?”

“嘛,那就执行Plan B吧。”Varitas打开了通讯连接,传出了一阵刺耳的爆音,“哦哟。”

他赶紧切换到对外广播:“通告滋溜滋溜文明,你们的行为是毫无意义的。我们已经向母星进行了汇报,即使你们可以拦下我们,也无法阻止信息的泄露。”

对方用同样的方式回答道:“愚蠢的人类,我们已经开启了全频带阻塞干扰,你们什么也报告不出去。”难怪先前一组特工渺无音讯了。

“是吗?但我们早在下降之前就已经汇报了哦?虽然是抱着万一猜错了可以再更正的想法,但是看来果然猜对了呢。”

“……”短暂的沉默之后,对方掐断了通讯。牵引光束也随之解除,我赶紧把飞船驶离了那个城市。

“等下,广场上的滋溜滋溜怎么突然不见了?”

“大概是在通话期间趁你不注意溜了吧?”

“不不,我一直看着那边呢。就在他们掐断对话之后几秒钟,所有的个体就突然不见了。”

一股莫名的寒意爬上背脊。我把观测任务交给Varitas,全身贯注在驾驶上。

“……其实还有件事情我没想通。他们有这种禁忌不假,但为什么这颗星球的确没有什么异常?”

“可能是在大迁徙期间特地避开了所有存在超自然事物的星球吧,好不容易才找到可以安心居住的地方。”

“如此说来,这里倒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乌托邦呢。”

时间就在这种毫无营养的对话中逐渐流逝。顺利突破大气层……进入环绕轨道……进入转移轨道……

“Asriel,快,把动力加到最大!”

“怎么了?”

“那些塔楼,它们其实不是塔楼,是……”

Varitas还没说完,我也注意到了。

整个星球表面,森罗棋布的星舰群拔地而起,每一群都是密密麻麻,数量起码成千上万。如果汇流起来,那该是一支多么庞大无匹的舰队啊。

大迁徙宏伟壮观的景象让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Varitas倒还有力气吐槽。

“这哪是1.3级母星文明啊,TM起码是2.3级宇宙游牧文明!这么快的组织动员能力,怕不是连个人空间迁跃技术都有。难怪之前中央官员说到就到,说走就走。动力全开,赶紧的。不然就要被卷进去了。”

“不能再加了!之前你给了他们那么多能源,剩下的本来就不太够。现在如果在这里全部投入,就连迁跃引擎都没办法启动了!”

“漂流就漂流吧,等总部来救援了,总好过被卷入舰队里。我们这小船可经不起一撞。”

“好吧!”我一咬牙,将全部动力都加到亚光速引擎上,然后就听天由命了。

在我们的背后,滋溜滋溜舰队在轨道上汇聚成一个不规则球体,犹如熙熙攘攘的沙丁鱼群。新的星舰仍然源源不绝地自星球表面汇流而入。

“看起来总算是脱险了……说起来,你知道吗?乌托邦这个词,词根uto的本意是没有,pia是地方,所以也有个译法叫乌有乡。”

“那这颗星球就是乌有星了。没有异常,现在连智慧生命也没有了,一无所有的无聊星球……”


关于事件SS-1071729-1的调查记录

在特工AIII-SK14501和AIII-SK14723于恒星系SS-1071729失联后两周,91星区派遣了特工AII-BZ5960和AII-BZ6112作为特别调查组。

虽然特别调查组亦告失联,但根据其最后联络,MTF-Beta-9119在恒星系SS-1071729中进行搜寻,最终发现了失去动力的飞船,并营救了特别调查组的两名特工。

特工均已陷入昏迷状态,兼有幻觉、器官轻度衰竭、坏血病等症状,经诊断为长期营养不良引起的。飞船食物储备已耗尽,库存中所有可食用商品也均已耗尽。AII-BZ5960一直在呓语表示再也不要吃馒头了。两特工被送往最近站点就医。

根据飞船存储器中发现的报告,MTF对星球进行了彻底搜索,并未发现任何需要收容的异常事物,原住民亦已全部撤离。拟正式命名该星球为乌托邦,将基础信息移交殖民署,在宜居性生态改造完成后予以殖民。

关于滋溜滋溜文明(暂名)的“禁忌”以及星球实际情况,推测其可能与SCP-CN-001存在关联,甚至有可能是信息源文明的遗存。91星区应当加强对滋溜滋溜舰队行踪的搜寻。AIII-SK14501和AIII-SK14723两名特工按KIA处理。

utoplanet1.jp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