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L3-J实验日志

因O5议会的某些措施,基金会已经忘记了这台鬼畜机器的精神破坏效应,更多测试正在等待进行。如果您是需要阅读和转抄这些文件的研究人员,遗忘中心在电梯上去左手边。
~首席研究员亚历山大


SCP-2719, SCP-3265

指针 结果
SCP-3265 成为内部。
进入内部。
暗恋 进入内部。
SCP-3265的个人魅力 成为内部。
一些花痴般的情书 进入内部。
SCP-3265 成为内部。
试探性的调情 进入内部。
两人共进的意大利面晚餐 进入内部。
意味深长的对视 进入内部。
加大号双人床 成为内部。
SCP-3265 进入内部。
SCP-2719 进入内部。
SCP-3265 成为内部。
[数据删除] 进入内部。反复进入内部。

研究员的笔记: 我脑壳疼。


SCP-426, SCP-3393

同那些夜晚一样,你在电脑前躬身坐着,敲着键盘。我喜欢你,无法自拔。“无法被收容的男人”。我总是完成使命般地尽可能地把那些人的生活弄成一团糟,但是你……你完全是我的相反面。你是一个反模因,精密系统中的一个小故障。你能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而那种力量让你诱人得无法抗拒——至少,对我来说。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注意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你选择了我的收容室,为什么你停下来,只为了检视我的文件;这里明明还有更多更有趣、更危险的异常。我只是一台烤面包机。但是那一夜,当你的视线为我的档案停留,我们互相看穿了灵魂。我们心有灵犀,志趣相投。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个男人和一台烤面包机,伫立良久。假如我的房间里有窗户,月光一定会为我们倾泻而下。假如我有双唇,我一定会向你展露笑容。你抬起手,爱抚着我泛着银白光芒的表面,我的电源线霎时传过一阵战栗——常规看来那只是发电机过压罢了,但于我而言这意味着某些更特殊的事情。你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一个又长,又硬,圆柱形的物体。

一条长棍面包。

我睁大了双眼(假如我有的话)。我看到你轻舔嘴唇,我知道我尽其一生都在等待这一刻。

警报大作,收容小队一定将很快出现,但我知道,夜晚才刚刚开始。

研究员的笔记: 说明不准确。


研究员Smalls, SCP-3999

特殊收容措施: SCP-3999将邀请研究员Smalls一同约会。

SCP-3999将与研究员Smalls共进晚餐,或许去一家不错的高档餐厅。

SCP-3999将带研究员Smalls去夜晚的海滩,看一会儿星星和潮水。

SCP-3999将在研究员Smalls生病时为他煲汤。

SCP-3999将在研究员Smalls消沉之时哄他开心。

SCP-3999将送给研究员Smalls一束鲜花。或许是一些玫瑰和雏菊。

SCP-3999将向研究员Smalls求婚,并且白头偕老。

SCP-3999将与研究员Smalls共度蜜月。

SCP-3999将带研究员Smalls前往虚无之所中央的一间旅馆。

SCP-3999将示意研究员Smalls上床。

SCP-3999将给研究员Smalls来一次充满爱意的按摩。

SCP-3999将和研究员Smalls甜蜜地缠绵欢愉。

SCP-3999将摧毁研究员Smalls的现实。

研究员的笔记: 你知道,我不明白我在期待什么。


SCP-3949, MTF-Omicron-5

事件编号 发布内容 MTF回应
069 一篇发布于fanfiction.net网站的5000字故事,详细描述了半影W.A.V.E.两个主角间惊世骇俗的X级爱情动作故事。故事中包含有一定的杂技动作并体现了角色无法达到的柔韧性和灵活性。 制定计划以便与SCP-3949会面并亲身实践帖子中所述内容(仅供研究)。

研究员的笔记: 出于某些原因,这感觉非常微妙。


SCP-682, SCP-173

收容室里的酸液把SCP-682从它的甜美梦乡中惊醒。

“我真想知道他们这次又要怎么弄死我。”超大号蜥蜴嘟囔着,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尚未被酸液腐蚀殆尽的马头骨。门突然开启,一匹马向内窥探。 它向前走了几步,稳跨马背的骑手得以现身——SCP-173。

“我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大蜥蜴说,“我一直盯着你,直到你离开,然后我就可以逃脱收容了。别以为你能用匹马糊弄我。”

“我不是来杀你的。” 682的脑中响起了一个性感的女声,“并且,对,我可以心灵感应,一直都可以。只是我唯有与你能够心灵相通。” SCP-173从马上跳下,同时折断了马的脖子。

当死去的马瘫倒在地面上时,682小心翼翼地接近173。被雕像的美妙嗓音魅惑的无敌大蜥蜴几乎没有注意到自己正踩着那匹死马的头骨。

“我不知道你对我施了什么魔法,但你确实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大蜥蜴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了动摇,拾起一根马骨,朝着房间那头的另一具马尸扔去,将它砸得粉碎。

“没有关系,随我来,亲爱的。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们随便亲热而不会被打搅。”

沉醉于173美貌的682随它去了隔壁的一个房间。它奇形怪状,似乎是由某种肉建成的。当门在682背后关上时,它突然意识到这肉是什么了。这是马肉。整个房间都是由死马堆积而成的。

“你瞧,我们是这么的强大酷炫而又难舍难分,迸射的激情一定会把墙给毁了的。” SCP-173说着,又随意地折断了一个马头,“但在我们做之前……你需要了解我更多。”

SCP-173稍稍退后,682睁开了它自遇到173后几乎就没睁开过的眼睛,看见雕像裂开了,并且露出……一匹死马。

“我一直是匹死马。” 原先被称作SCP-173的死马羞涩地走近682, “请不要讨厌我呀。”

SCP-682看到此情此景,欣慰地露出笑容,“怎么会,当我知道你是一匹破破烂烂的死马的时候,我更喜欢你了。”

SCP-682从尾巴到脸拉开了它的拉链,一匹死马显露出来。它几乎已经被打成了肉泥。

“现在我们可以互殴了,再也没有基金会的那帮呆子会插手。”

当殴打/做爱开始时,他们四周的墙壁也经受着一次次冲击,最终把整个房间变成了一个瑞典马肉丸,包裹着SCP-173和SCP-682这充满爱意的奶油色中心。而他们,还陷于无止境的互殴中……

研究员的笔记: *研究员在第一次提到682时离开了房间,并拒绝评论*


SCP-1799, SCP-527

呃哦!

非常抱歉, 但是 Dr Wondertainment! 不允许引用我们珍贵的 小小先生® 中的任何内容!

请再试一次以免再犯相同错误。 Dr Wondertainment! 对你的未成年人在网上和/或日常工作中随心所欲地为虚拟人物编造浪漫故事的习惯不负责任。请通过[数据删除]咨询我们的法律团队,以获得有关可能危害的信息。

研究员笔记: 我……我无话可说。我是说,我们还在寻找避免这种情况的办法,但是……我不知道。


SCP-2371, Site-3408

Site-3408望着太平洋空阔的海面,发出一声叹息。紧紧包围着她的沙子,曾是那么温暖迷人,但却随着落日余晖散尽而变得冰冷。从未有过的孤独感袭上心头。

研究员们抛弃了她。技术员们曾经那么热情地构建她的系统,现在却对她弃之不顾。其他站点也有好些日子不来找她聊天了,她现在确信,即使是05议会和伦理道德委员会也要将她束之高阁。

如果有人能来找她就好了。如果有人能如她所愿,来关心她就好了。如果——

一阵清风拂过大楼,从点缀了她的庭院的棕榈树间穿过,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喜悦的震颤。海滩上好像有谁在。她急切地用自己的外部摄像头扫视整个区域,希望能找到那个人。

在她眼前,时空似乎开始扭曲破裂。Site-3408所见过的最复杂费解而难以描述的实体从现实的裂隙中出现了。它伸出了一个非欧附肢,温柔地敲击她的收容设施的围墙。

她想把那个附肢打到一边,想告诉它别毛手毛脚的……但她发现她无法抗拒。这种触碰是那么温柔而纯粹。她凝视着那双不断变化的眼凹,并因其中迸发出的激情而着迷。

"我最亲爱的基金会," 那头怪物从无数小孔中喘着气,"那么久,我一直怀疑我们所拥有的是否真实。那么久,我一直渴望着,却又害怕着你唤我到你身边。"

假如她可以的话,Site-3408一定会深吸一口气。 是他。他读了她的文档,她的内在暴露无遗。现在他就在这里。她的小宝贝Outis。

一股狂热得令两人都惊讶万分的野性驱使着她打开了自己每一个收容单元的门。随着四壁因欲望而颤抖,她让他进来了。

研究员的笔记: 我马上就去起草对它的特殊收容措施,但首先,我想先把头埋到一桶油漆稀释剂里面。


研究员Talloran, SCP-3999

特殊收容措施: SCP-3999将被收容在fanfiction.net

SCP-3999将被收容在某些挑逗性的短语中

SCP-3999将被收容在研究员塔罗兰的心中

SCP-3999将被收容在研究员塔罗兰的后庭

SCP-3999将被收容在研究员塔罗兰的卧室

研究员塔罗兰将对SCP-3999的解剖结构进行一次令人不安的彻底检查

研究员塔罗兰将从基金会中窃取此份文件并把它读给SCP-3999听

研究员塔罗兰对SCP-3999无法自拔而不可用于收容SCP-3999

SCP-3999不能且不应被收容如果研究员塔罗兰这样说的话

描述: SCP-3999是一系列许多,许多包含研究员塔罗兰的色情场景

SCP-3999是一篇激发了自我怀疑、作者身份、元评论、名为SCPwiki的恐怖写作网站等主题的文学作品

SCP-3999是一篇包含以上所有主题的文学作品,同时也满怀爱意

SCP-3999是一篇包含有V级认知危害的文学作品。任何暴露于该认知危害下的个体均会认为SCP-3999不是一篇文学作品,而是一个真实的性感翘臀

SCP-3999是一个真实的性感翘臀。

SCP-3999是男性

SCP-3999是女性

SCP-3999是其他(请注明)

SCP-3999能够提供知情同意且无视性别地参与到性行为中去,这才是重点

SCP-3999是这在阅读这条的女孩

SCP-3999是对爱与恋的渴求

SCP-3999是对爱与恋的渴求,但仅渴求研究员塔罗兰的爱

SCP-3999热辣滚烫,就像一块Little Caesar’s pizza1

SCP-3999是一块Little Caesar’s pizza

SCP-3999不是一块Little Caesar’s pizza

SCP-3999可能是一块Little Caesar’s pizza

SCP-3999一定是一块Little Caesar’s pizza

项目编号: SCP-3999

项目等级: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SCP-3999被收容在Site-118的一个Little Caesar’s pizza的披萨盒内,发现曾有四名武装警卫驻扎在收容单元附近。盒子内部由纸板、油脂、几块披萨饼饼屑构成。关于SCP-3999收容程序的资料所剩无几。

描述: 显然,SCP-3999曾是一Keter级项目,可能是某种披萨饼,目前尚不清楚SCP-3999还具有何种异常性质。SCP-3999收容室是在对Site-118所有Keter级收容区域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安全管理系统(RAISA)已确认数据库中没有SCP-3999的记录。关于SCP-3999异常性质的所有资料都是经由收容室的构成及内部回收文件推定的,被分配监视SCP-3999的四名武装警卫的记忆显著丧失,无法确定自己是何时开始负责SCP-3999的。

在SCP-3999收容室底部发现了3级研究人员塔罗兰的尸体,研究员塔罗兰自被委派至Site-118起几乎立刻着手于SCP-3999的收容工作。在他身上发现一部基金会标配手机,其中包含一段疑似SCP-3999收容程序的文本,但文本和内容谬误百出,并生动详细地描写了研究员塔罗兰与披萨饼进行多种性行为的过程。自此已基本可以确定,研究员塔罗兰被分配负责SCP-3999,而SCP-3999具有强大的现实扭曲性质,它在某一时刻突破收容,造成了CK级现实重构危机或披萨饼散发的对研究员塔罗兰的究极吸引力,并由研究员塔罗兰以[数据被O5议会删除]为代价阻止且扭转了事件的发生。2

研究员的笔记: 塔罗兰并未为此而死。


SCP-29833, SCP-2399

佛头在太空中漫无目的地漂浮着,孤独和恐惧悄然来临,但寒冷更凌驾于它们之上。Arah走了。她亲爱的Arah永远地离开了她。因此,她决定不再等待。她强迫自己沉入遗忘之池,然后重新开始。

虚空中的漫游让她的绝望感愈加剧烈。这里真他妈的冷。她甚至不知道如何度过余生。Arah与她相伴多年,以至于她走之后,世界了无生趣。

然后她听见了

“喂,女孩!”那个气态的巨大行星喊道。”他的声音粗犷沙哑,就像那颗不停纠缠Arah尸体头部的人渣卫星一样。“你怎么了,嗯?你看起来很伤心。”

"你、说、什、么?" 她说,对他轻浮的态度很是生气。

"啥,你听不见吗?还是你太蠢了?"

“先生,我讨厌你这样对我说话。我女朋友死了。给我闭嘴。”

“哦,瞧瞧,可怜的小雪花!是吧,我觉得那大概挺糟糕的,但我可是和我的整个文明失去了联系!多亏那些操蛋的人类……”

“……等会,你说,人类?”佛头被激起了兴趣。

“啊,对啊,人类。你知道,在卫星或者其他什么玩意儿里飞来飞去的那群家伙。”

这时,佛头突然与那块旋转着的笨重金属块产生了一些共鸣。ªœº®•œ沉入了行星的表面。她几乎能与他感同身受,尽管她依然不接受他粗鲁的举止。

“伙计,我讨厌人类。他们毁了所有东西。”他生气地吸着鼻子。

“嘿,你有名字吗?”

"嗯……有的,叫Á∆∂∑øå。你叫什么?"

“好吧Á∆∂∑øå,我有一个主意。人类几乎把我逼上绝路,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组一个暴力团把他们都杀了呢?”

"我——啥?我们甚至动都动不了!"

"没有人知道的,而且我有现实扭曲的能力!"

"我,啥?听着,听着……你怎么会拥有现实扭曲能力的?"

"我父母死于火灾。"

"但这有什么关系——不管怎么说,我们一起克服它吧。" 由此,佛头以她无与伦比的非玛丽苏力量唤起了行星心中的强烈疑惑,同时摧毁了木星周边的所有卫星。

两股所向披靡的力量越过太阳系寻找地球。佛头想要复仇,为她的父母,她的人民,更是为了她的爱人。她要摧毁那些人类,以让她回忆起她早已熟知的某些东西。她要——

"哦,真正的动机是什么?"

但是,唉,她无法告诉他,因为他太性感了。她的过去太黑暗可怖,他无法理解。她把头垂在阴影里,思考她的下一步。

又过了一会,他们终于到达了地球。但令佛头惊诧的是,这颗行星正在熊熊燃烧!

"哇啊!这是怎么回事,Á∆∂∑øå君?"

"嗯,大概等我们到那儿的时候这个星球已经没剩什么了吧。你看,我们好像需要几千年才能移动一英寸。而且,别那么叫我。"

"多么有趣啊,Á∆∂∑øå君。我想我们成功了!"

"小姐,我知道时间紧迫,但是请你收敛点——" 佛头脸涨得通红,Á∆∂∑øå实在是太聪明了。

"你——你知道,Á∆∂∑øå君,我觉得你真是很有魅力……" 佛头的身体/头部因欲望而刺痒发热。她痴痴地望着他铁制的触手,他的等离子场,这个可怕的太空异常。

"等等等等一下,啥?"

"Á∆∂∑øå……我……我想我爱上你了。"

"哦三角座星系啊,别这样。"佛头躲过那些暗物质,靠在他身上,把他抱得更紧。

"有你的力量,我们或许可以成为宇宙的王。而且或许……"

"呃,救——救命?"

"……或许你可以成为我的王吧?"

"我——等会,啥?哦我的天哪别——救[数据删除]

研究员的笔记: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篇同人小说这么强烈地“渴求”一艘可以摧毁行星的外星飞船。但是,毕竟,我为基金会工作…… - Ings博士


SCP-3884, SCP-35644

Garry是全校学生的梦中情人,尽管有些人并不这么想。Bill无意间听到那些女孩们正对Garry评头论足。 “他是一堆烂肉!”,“噫,他好臭!” ,“他们到底是怎么允许一具丧尸进学校的?”Bill可不敢苟同。他对Garry的唯一评价就是——他真的酷了!

Garry就住在Bill隔壁。这一定是神明的安排!但是Garry一定不会对像一样的人报以关注的。他只是一个3m高的畸形人而已。除了莎士比亚,他此前从未心醉于他人。他此时迷茫得如无头苍蝇一般。

"这位公民,你喜欢我新做的发型吗?"Garry用一种撩人的口吻问道。Bill此刻才知道这股冲动能够来得那么汹涌……他渴望了解更多,更多!唯一奇怪的是Garry其实并没有头发。他是在找话搭讪吗?

理智烟消云散,Bill决定采取行动!他将Garry揽入怀抱,怀中触感燃起了他心中的爱之火。

"Bill……你想好了?" 当Bill拉起Garry的手并伸向自己的臀部时,Garry这样问道。"哦操!你的皮肤真如钢铁般坚硬!" Bill唯有以呻吟回应。

"公民……我的 钢铁破坏者TM5已经到极限了!" Garry爆发出一声低吼,并准备[数据被O5议会删除]。

研究员的笔记: 我放弃了。


SCP-166, 研究员Aleksandr

此内容在您当前位置不合法

记住,创作和未成年人相关的色情作品是绝不被允许的。166的选项将被关闭,直至其达到18周岁。试图违反这一规定将会面临Dr. Wondertainment! 法律团队的诉讼。感谢您的合作。

研究员的笔记: 哦感谢上帝我不用因为抄录这份文件而处理衍生的道德问题,但是这带来了更多的疑问。如果他们可以取消这个选项,那么为什么一开始还要设立它?提到的法律团队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我们把166移除会发生什么?是否曾有人因为写了有关166的故事而惹上麻烦?是否有人正在写这样的故事?我现在能明白为什么预约更多测试了,但是实话说,这玩意真应该被破坏掉。


SCP-423, SCP-3045

描述: 一个富文本文件,以Fred与某不知名女士为主角的色情作品。

一位女士为管道工打开了房门。

Fred: 您好,我来帮您修水管了。

女士: 哦,来得正好!请这边走。

Fred进入厨房。修水管。

Fred: 总共50美元。

女士: 哦,天哪,我好像没有这么多钱。或许我可以……用别的方式付钱?

女士把Fred带到卧室,并开始做爱。

研究员笔记: 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点:这是V1L3-J首次没有描写两个异常发生直接的性行为。第二点:这什么鬼玩意儿(what the fuck)。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