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与圣瓦伦丁
评分: +14+x

1.

靠着岩石地砖的凸起处,瓦伦丁总算是用他瘦骨嶙峋的手,一步一步从墙壁爬到了能照到太阳的地方。

“即使在这里,主的光辉还是能照到我……感谢主仍然没有抛弃我……”想到这,他再一次试图站起来,但被切断跟腱的双脚并不能突破常理来满足他的愿望。

艰难的数次尝试后,他最终以一个别扭的跪姿结束了这痛苦的尝试。

瓦伦丁五指交叉并拢,并低下头闭上眼睛,开始了他每日都要进行的祈祷仪式。

原本要默念出来的祷告词,因为即使是剧烈一点的呼气就会剧痛的嗓子而半途改为了心中默念。

祷告过程本身也多灾多难,这跪姿根本无法持续很长时间,上身经常因为腿的不受控制而向前倒去。

即使无法计算时间,他也知道这祷告的结束比平时花费了更多倍的时间。

终于,在黑暗处待久了的眼睛适应了阳光的照射,于是他睁开眼睛,望向囚窗外。

天蓝、云白、以及太阳所露出的一角。无比温暖,无比明亮。

“那对新人…也沐浴在同样的温暖和明亮中吧…”他想起了自己为他们举办婚礼的那对新人。

“愿主祝福他们…祝福您的子民…”他祝福道,且特地用干涸且剧痛的嗓子说道。


情人节将至,男人心血来潮翻了翻情人节来历的百科,在看完了上面简短且毫无细节的描述后心满自足。

“唉等等,这么一看,情人节的原意似乎只是祝福已婚夫妻的啊……算了管它呢。”男人掐灭了刚刚冒出来的想法。

随后,他关掉百科页面,打开了酒店的房间预定页面。





2.

“老人家,把我就这么带出来,真的没问题吗?”瓦伦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说出话语。

“您是个大好人,而且还治好了我女儿的盲眼,我实在是没法坐视您将会落入那种地方。”作为狱卒的老人一边驾着马车,一边向瓦伦丁回话,且嘴角还带着笑容。

是啊,那使人生不如死的一系列刑具,自己强靠着对主的信仰才没有在它们面前吓倒,而自己在承受这非人虐待之前竟能被人救出,这果真是主对于自己的救赎!

“愿主祝福你,值得我敬爱的老人家。”先放下庆幸,瓦伦丁首先表达了自己的感激。

话音刚落,马车停下了,不远处可以望见码头和船舶。

“那么,先生,我就把你放在这里了,钱币你赶快收好,我要先回去了。”来不及回应瓦伦丁的感谢,狱卒就这么急急忙忙的驶离了瓦伦丁的视野。

夜色昏暗,但月星之光照亮了道路,直至向远处码头的灯火通明。

再回头望了望狱卒驶离的方向之后,他握紧了手里的钱袋,然后大步走向远处。


情人节将至,男人心血来潮翻了翻情人节来历的百科,在看完了上面简短且毫无细节的描述后依然心有困惑。

“这圣瓦伦丁之所以出名还是因为他治好了很多人、还传教很积极,情人节也是他被救出来的那天,但唯一和“情人”有关系的也就是他入狱前给人办过婚礼……算了管他呢。”男人掐灭了刚刚冒出来的想法。

随后,他关掉百科页面,打开了酒店的房间预定页面。





3.

典狱长已经不知道咽下多少口唾沫了。

那个全身布满了金属齿轮和运作机关的半人半机械的,叫瓦伦丁的怪物究竟是什么? 他口中的“麦卡恩”又是什么?那些皇帝陛下直属的巫师神汉又为什么成群结队的过来?为什么街上多了一大堆身上有齿轮机关的半人怪物?

他思考了很多,只是为了逃避那个怪物就被囚在监狱最深处的牢房中的事实。

虽然那些法师们画下的法阵被他们拍着胸脯保证无比牢固,但无论如何,超乎常理的怪物就这么住在自己屁股底下,正常人都会慌神的吧……

“出去吹吹风吧….”他从座位上起身。

外面依旧毫无变化,天蓝云白,太阳顶天

“等等,那边那个身影……”他认出来了,那是自己手下跟了好多年的那个老狱卒的盲眼女儿。她怎么出来了?还不靠着任何拐杖和支撑物就能避开障碍物?

“那边的女人!”好奇心还是让典狱长想要一探究竟。

听闻呼唤的女孩转过头来,面上露出了一双被齿轮机关占据的眼眶。


情人节将至,男人心血来潮翻了翻情人节来历的百科,但百科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Valentine‘s Day…可Valentine在哪啊?他谁啊?为什么2月14日就是情人节?那天发生了什么?…….算了管他呢。”男人掐灭了刚刚冒出来的想法。

随后,他关掉百科页面,打开了酒店的房间预定页面。





4.

“现在,让我们把掌声献给这一对新人,愿主祝福他们的婚姻幸福美满!”

瓦伦丁的话语回荡在无声的广阔密室内,随后跟着的是他自己那激烈的鼓掌声。

早就没了生命的各位“观众”只得以无所作为来回应瓦伦丁的回话。

在停下掌声后,瓦伦丁又特意做了一个“请停止”的手势,随后转身面向“新郎新娘”,带着满面的笑容向“它”说道——向被粗暴的缝在一起的,仅剩左半边的新郎与仅剩右半边的新娘说道:

“现在,你们可以拥抱了。”


情人节将至,男人心血来潮翻了翻情人节来历的百科,然后带着满脸黑线读完了全文。

“神TM的猎奇杀人案成为了情人节的起源,搞毛啊!谁把这种让人做噩梦的玩意给传成了情人节!”男人立即掐灭了刚刚冒出来的想法,以防止污染自己的好心情。

随后,他关掉百科页面,打开了酒店的房间预定页面。





5.

“啊…….要死要死要死……紧急型时空穿越真是要人老命啊…..”

“哦辛苦了前辈,你们又去哪个时间点去修正时间了?还是紧急型,是什么很重大的历史变更吗?”

“公元三世纪的罗马,圣瓦伦丁,就是那个情人节的起源人物。之所以是紧急型,是因为我们手里的旧式的测量现实变更指数的机器根本没啥反应,结果上头过来催的时候我们才得知有个时间点出差错了。”

“咋了?旧式不是还能用吗,集体出差错,是什么异常导致的吗?”

“那倒不是,后来调查过了,是设计失误。这个仪器好像是通过对比出问题的时间点和在之后的未来所关联的另一个时间点来判断时间异常的。圣瓦伦丁,那么和他最相关的就是情人节啦,但是无论过去的圣瓦伦丁偏成什么样子,都不会使现在的情人节发生什么明显的变化…..”

“emmmmmmm……虽然我很想问为什么….但是我根本不想去思考答案,更不想听到答案…”

“真巧,我也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