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
评分: +18+x


“由于长时间未响应,应急门禁系统已启动。”

一个全息显示屏浮现在旁边的墙体上,温和的男电子音响起:

“请出示身份证件。”

我迅速把手掌按了上去。

“权限通过,D34YJ89社区麦克斯韦网络管理员,请说出你要进行的操作……”

“执行屋内事故扫描!”我的额头开始冒汗。

空气安静了五秒,显示屏开始闪烁红光:“确认事故发生,已将报告发送给就近医院,门禁系统解……”

要来不及了。我用力把门踹开,闯了进去。

印入眼帘的是一个装修简洁干净的客厅,一个类似于发射舱的大家伙摆在客厅中央,是VK6型游戏舱。拔下插头,关闭应急保险锁,我在心里默念着这些烂熟于心的步骤。随着锁扣弹开,游戏舱舱门终于敞开了怀抱——一个中年男人安静地躺在里面,如果不是眼皮下狂乱的眼动,我会以为他只是安静地睡去了

楼下传来了救护车刺耳的尖叫。


我睁开眼,眼前是医院病态的白色天花板,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让我的鼻子痒痒的。

我从临时的支架床上跳起,旁边病床上的男人正默默的坐着,手里是一碗已经冷却的艇仔粥。

“喂。”我敲了敲床沿,男人转过头来迷茫地看着我,“介意点根烟吗?”

“请便。”

我深吸了一口香烟,提了点神,斜着眼看着这个把我整的一晚上精神疲惫的男人。

“你是干什么的?”

“研究员。“

(他的嗓音很沙哑)

“医院,科研所,还是学校?”

“基金会。”

我愣了两秒,手上燃至一半的烟头掉在了地上。

“SCP基金会。”男人的声音染上了一层不易察觉的悲凉。

我茫然地抬起头,在大脑中搜索着这个神秘的词汇。无数封存的回忆浮现其中。

(你记得的)

“你是麦克斯韦宗的管理员?“男人问。

(现在,也只有这些被时代遗忘的人才会继续把麦克斯韦称作麦克斯韦宗)

“对——你失去意识的原因的过于激动引起的休克,”我试图把话题拉回正轨,“你在晕倒前玩了《消逝》吧?”

“对。”

(他闭上了眼,你可以等等他)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了:

“我过去是九号站点的一名三级研究员,负责一个异常的监护工作。那是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子,本当春光无限的年纪,却被一个异常组织改造成了半机械人。”

“那个孩子有很清晰的头脑,能言善吐。他很清楚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并对基金会的工作表示理解,等待着解放,等待着无谓的希望。”

“他总是一副乐观的表情,没有提出过什么要求,只是呆呆地看着收容室角落里的蚂蚁消磨时光。我向上级给他申请了几箱的漫画和故事书,交给他的那天,他的神情就像是得到了什么珍贵的宝藏。”

男人的眼里有什么闪烁了几下。

(你知道他在说什么,你曾经也是教会的一员)

“那些齿轮和钢条在旧创口上无情地摩擦,发出骇人的撕裂声,一些零件甚至直接贯穿他的身体。对于自己被改造的身体,他总是炫耀着跟我说自己力气很大,金刚不坏。他很喜欢DC漫画,说自己最喜欢的就是钢骨,而现在他自己就是“钢骨二代”。”

“现实中哪有那么多超级英雄啊,有的只是残酷的现实。他不是无敌的生化战士,他有痛感,在夜里他常常隔着绷带按着那些被机械暴力改造留下的伤痕,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止痛剂对他无效,其他的药物也是。”

“我不明白,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是怎么做到克服如此巨大的痛苦。虽然他有了钢铁的拳头,但他失去了自由,甚至无法被称为'人'。他的内脏被彻底改造,有的只是人的思想和残缺的外表。”

“但,真正界定人与非人的标准是什么?一张身份证——出生证?”

我默默地听着,咬了咬嘴唇。男人的语言有些跳跃无序,但看得出他内心炽热的情感。

(你的心脏在颤抖,你曾经目睹一切)

“我会拿着传声麦克风和他聊天,聊书里面的世界,聊外面的世界。在我们聊到各地的美食文化时他总是很向往,尽管他的胃已经消化不了食物了,只能靠定期地注入机油维持生命。他说自己是个吃货,就算为了重新吃上一口饭也要坚持活下去,直到走出这里。”

“他有一次对话时提到了他的父母,说很想念他们。当我跟他说他的父母每个月都会收到基金会以公司赔偿名义给予的捐款时——以某种光明正大的名义——他很开心的笑了,说这样他的妈妈就可以少干点活了,爸爸也可以多点时间陪着妈妈了,他还担心没了自己妈妈会感到孤单呢。”

(那是你的孩子,一个潜伏任务的必要牺牲品)

(而你把他忘了)

“后来,那孩子还是走了。伤口恶化,而且当初被改造时代替心脏的发动机出了问题。没人懂异常机械的工作原理,那孩子就这么躺在墙角,我们看着他的眼睛里的光逐渐熄灭而无能为力。”

“那孩子的身体被投入了熔炉,失去异常效应的散碎零件被扔进了废物堆里,我偷走了一个齿轮,做了条项链。”

他胸前挂着的齿轮,历经沧桑却仍旧如新,反射着初生的日光。

“后来的后来,所有的异常都被解明了,基金会解散了。只是那孩子没能活到那一天。”


《消逝》是一款虚拟现实类、全感沉浸式、多人联网在线游戏,其原型就是SCP基金会。这个游戏的制作提议得到了公司上下的一致赞同,于是《消逝》自然也成了麦克斯韦的主打游戏。为了贴近真实,公司耗费巨资还原了整个地球上的大多数基金会站点,包括那些机密的异常的甚至于太空站点。游戏极高的可玩性吸引了全球大量的玩家,让麦克斯韦迅速回收了所有的投资,也让这个游戏变得愈发丰富。

诸多的模拟站点中,自然也包括曾经的Site-CN-09。这座站点因主体位于南海之下而受到诸多潜水爱好者的喜爱。

破碎之神教会、欲肉教荡然无存;麦克斯韦宗成立了麦克斯韦互联网集团并吸收了Letters娱乐;安布罗斯成为了世界知名连锁餐厅,主打是世界各地的风味糅合;反大麻联盟、卷袖俱乐部宣告解散;安德森机器人转攻智能家居和障碍人士用品行业……仿佛麻木了很久,我才惊觉这个世界已经悄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个神秘而庞大的组织不知何时已经卸下了沉重而伤痕累累的盔甲,消失在路的尽头。

而那些血淋淋的、肮脏的、不堪回首的记忆,被我在不觉中埋入深处。

人是需要有寄托的动物,纵使一切已然消逝,不知梦的人依然在追逐幻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