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oll 122 号:虚空之名
评分: +22+x

RAISA 档案:相关组织 [已解散]
GOI-001:芝加哥鬼灵

档案创建日期:约 1928年
GOI 对本文档最后编辑日期:1933年7月
档案回收日期:1933年9月
[以下为原文重现]1


{Carroll 122:}

{虚空之名}


%E4%BF%A1%E4%BB%B6.%20jpg

这一封凭空产生的信,署的是其中一个名字。我们没人去写这玩意,事情就怪在这。


{我们获于何处}


这些名字是老板从大教堂2带回来的,据说是用一笔可观的金额以及我们几个交易渠道的开放许可换来的。那些人可真是狮子大开口,但老板似乎从一开始就很喜欢。不知道他到底搞到了多少的量,不过老板对此保密也算是合情合理。

这些名字是通过妖精律法制作出来的,最简单的解释就是一些凭空捏造的名字。不过这些名字可以产生真实的影响。你有时会见到以它们的名义写出来的信,或者是一些有关它们的传闻或者它们产生的单据。这不是简单的假冒一个虚构的人那么简单。它们有着自己独特的行事能力,有着自己的字迹、自己的语气。甚至当警察在调查我们留在某处的脚印时,他们会发现属于这些名字的脚印——它们当然不会去现场,它们没有实体,但它们就是会留下痕迹。对那些不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来说,他们就会认为这些名字是某个实实在在的人。

另外,这些名字据老板说,是品质最上乘的。它们不是简单的冒出来一个不存在的人,当有人以不被允许的方式触及这个秘密的核心时,它们就会产生恰到好处的自相矛盾的信息。有时它们会主动产生一个微笑却足够有诱惑力的突破口,让那些脑瓜好过头的条子察觉不对劲,锲而不舍的换个方向调查下去——不管是哪种人都会以为自己才最接近真相,其他人都是傻瓜呢。比方说一群警察认定了一个名字是芝加哥本地人,但一位自作聪明的侦探在和这些警察一起工作时突然发现了几条隐约和这个名字小时候有关的证据。接下来只要他继续查,就能发现更多有关这个人实际上在纽约出生的证据。而这些实际上都不是真的。


{何人了解此物}


这个秘密需要严防死守,只有几个重要的高层知道这样东西的存在。而真正重要的东西——究竟哪些名字是不存在真人的,这个就只有老板一个人知道了。只要你不去乱说这些名字的实质,那么你也不用担心自己一不小心提到了哪个名字。别人不会知道它们是假的,而我们也需要让它们参与进鬼灵的事业之中来。所以如果你爬的足够高,能够获知这个秘密,那你也应该明白小命的重要性。别去乱说。


{如何使用此物}


有些工作名义上是这些名字负责的,有些岗位则是确确实实的交给了这些名字,而有些则是虚构了一系列工作或业务来配合一些名字。总之,我们需要让这些名字融入整个鬼灵的运转之中。

会有人去主动配合这些名字,比如说去干两票然后弄成是某个名字干的。不论是不是干这种事都不用太畏手畏脚,老板说该干啥照样干啥,它们能够处理好自己的身份以及和我们之间的关系。而且我们需要它们的名声走出去,这样那些找麻烦的人才能顺着它们扑个空。

但是,如果你发现你的哪个部下或者一起干活的知道了不该知道的 或者说即将知道一直以来和他联系的伙计不是真人,确保他在说出去之前闭嘴。我们在这破事上栽过更头,有几个干活的还以为自己是在炫耀鬼灵的实力,把自己打听到的事在酒吧里说了个一干二净。得亏他们本来不知道多少。要是你的眼皮子底下再发生这种事,我们就让你也栽更头。

在安排名字这件事上我们会慎重考虑,确保他们都安排在容易被找麻烦的人盯上的位置。老板去大教堂交易这些名字的原因,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之前烟斗3找我们麻烦找的太多了。虽然我们也干掉了他们几个人作为报复,但受到的损失可是实打实的,要不回来的。烟斗的实力和我们相比连蚂蚁都算不上,但联邦政府和他们有合作,其他黑帮甚至是乳酪商4也好像和他们有染。而且他们是真的难缠的要命,可以顺着一个人和妻子的不正常关系开始找到我们藏的最好的秘密酒馆之一。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如果不动手段那我们很大一部分对这帮人就是基本透明的。

还有一种看上去可行的用法,但有点太过于冒险,也不知道老板有没有真的付诸行动。既然我们可以在鬼灵内部安排这些名字,那为什么不能把它们安插到其他地方去?比如说条子那或者那些腐败不堪的议员之中。我们可以利用这些名字来干脏活,这样他们追查起来到最后也只会什么都查不到。根据对那些高高在上的政客的了解来看,自己的同事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人这样明显的问题,他们将很难发现。懒惰使得他们只通过看报告、接电话和看报纸来管控国家。而腐败则让他们变成了一群彻头彻尾的瞎子。

来自Richard Chappell的亲笔信

听着,如果你发现有哪个人对这些名字采取了不必要的好奇,让他们闭嘴是好的,但没必要直接斩草除根。报告给你的上头管事的,他会知道该干嘛。如果你自己就是这个人,甚至说因为好奇而找到了这份文件来看,那我只想告诉你,你应该乘还能动手的时候自己干掉自己,晚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从大教堂那带来的不只是许多名字,还有一个次一点但是有效的自己生产这些名字的方法。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一个人的名字给夺过来用。只要多加修改,就能达到差不多的干扰调查的效果。要想真正的成为“鬼灵”,我们必须要有一些能够让自己虚无缥缈的办法。

另外,如果你觉得这不算什么威胁,那只能证明你傻的可以。等到你的名字不再属于你,而是为我们所用之后,我们会再去收拾你。告诉你一声,你可以当做一个预先警告记在心里。失去了名字的人我们其实有妙用,能够让你生不如死,充分发挥你这个渣滓最后的价值。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