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饰之唇,不动之眼

David Rosen不开心。现在,据大家所说,这并不是一个不寻常的事件,但今天David可能有比一般性的厌世或者缺乏适当的营养更值得他去怒视的东西。

有人滥用SCP搞了次神奇电子游戏大冒险。

现在,那些负责的人,他们并不觉得那是“滥用”。反而觉得那是“英勇”且“值得一枚基金会之星”的。管他的。每个负责人都过于盲目,根本就看不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Bridge只是个喜欢玩奇怪日本游戏的屌丝。

David瞥了一眼他的办公室窗户,正好看到Bridge被一群庆祝他的不幸的废物们抬走。

那个Brugh-dge甚至做得没那么好!宝可梦又不是个很难的电子游戏,如果David在那里的话完全也能做到。再加上他所有的东西都缺德的作了弊。就像开着所有金手指打游戏一样。

如果在那里的是他……这想法又一次在David大脑里徘徊,与此同时,他的薄唇勾起一个明显不薄的微笑。

是的……如果Bridge能因为这种事得到嘉奖,那他也能。


David独身一人站在826跟前。他知道这是超容易做到的——毕竟,如果像Bridge那样的家伙都能做到,那任何人都能做到——但这也太平常了。他大步向前,信心十足地握着一枚灰色光盘盒。

现在是谁要笑到最后了……Bridge?他最终什么都不是。其实他已经,呃,什么都不是了,但现在他会更——专注,David。这是一流的。

他吹了一下光盘盒,把它插在架子之间。

太晚了,他发现自己拿来的不是他想过的那种屌爆了的冒险游戏,而是某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所以,呃,看起来826激活了。”

“啊,妈的。我就怕这个。一群模仿犯小屁孩,你知道吗?那些傻逼新人,想着‘哦-哦-哦我能赢过Bridge’什么的。”

“哇哦,老兄,冷静点。我们还没审核监控录像呢。”

“是啊,嗯,我以前见过这个。差不多……每隔几年发生一次。有人成了英雄,于是就有傻逼总想着充更大的英雄。”


粉色。

那是David脑中划过的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八个想法。

第四个是“为什么”,第五个是“卧槽”,第六个是第四个,第七个是粉色泛光灯从高处打下来时某种更令人畏缩的直觉。

卧槽别啊

几千,字面意义上的几千个粉色网球突然袭击了他。在那之后,小苏格兰犬暴跳如雷地咆哮着,它们在风中咬着自己粉色的牙齿。在某个地方,尽管看不见,但David知道一个洗衣槽正威胁着他。

然后它们开始攻击他。


“……搞毛啊?”

“啥?那是谁?”

“……是Rosen。”

“……啥?”

“是啊。”

“是,那个书呆子?”

“就是他。”

“他在里头搞毛呢?他又不是傻逼,他都……他都快40岁了。他应该懂得更多一点啊。”

“明显不是。”

“叫一些安保站在外面,我可不想让这事失控。”


David能感觉到他的脸肿成了正常的两到三倍大。他的裤子被撕成了差不多5678片,他的小腿上鲜血淋漓。蠢狗。蠢芭比。

但是,似乎出于某种设计上的奇迹,球都停下了。一时间,它们停在空中,这是人类发展到现在第二美丽的漂浮网球图像。

玩家2号已加入游戏。

“……哦我去你妈了个逼。”


事故报告A-1 204376

所涉人员:David Rosen,Django Bridge

日期:2013年4月1日

地点:SCP-826收容单元

描述:2013年4月1日,David Rosen利用NES游戏“芭比”的拷贝故意引发SCP-826的异常效应。在几小时后,站点人员开始担心David的安全。Django Bridge,最近在一次类似的事故中表现英勇,被派去营救他。David在Bridge进入三分钟后被寻获,SCP-862被成功重新收容。

这一事故已被列入Bridge的基金会之星提名中。从严重的伤势中恢复后,Rosen将立即接受纪律处分。

附录:他甚至连模仿都没搞对。没把scip一块儿带进去什么的。即使他没被芭比踢得屁滚尿流也不会比Bridge强的。——Taylor博士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