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日宣言
评分: +10+x

他已經忘記自己上次穿上軍禮服是甚麼時候的事了。

Sisko從換上這套衣服起就覺得不對勁。一下覺得自己領帶沒繫正,一下又覺得襯衫太皺。不過進到房間後他就比較放心了,在場的人也沒有哪個是真的衣著筆挺,這畢竟不是那種要放上電視公開宣傳的儀式,大家也很快就得開始新的工作,沒有人有那時間花在儀容上。

也正因為所有人都如此忙碌,他們的出席更顯得難能可貴。大家來到這裡不是為了形式,而是為了其代表的意義。

Sisko在台上接過了獎章。基金會之星-基金會所頒發的最高榮譽。他將其別於胸口,隨即帶來的負荷仿佛在提醒他基金會長久以來的歷史,以及他決定要行之路將會是多麼艱辛。

掌聲響起。

從熱度就能清楚判別,這不是空泛、儀式性的掌聲。在台下鼓掌的眾人同樣感受到了基金會之星所施加的負荷,並由衷的對於他願意背起此一負荷感到敬意。

聲響停歇後,他站到台中央:「我今日很榮幸的在此接受表揚。可能是史上第一次這獎項被頒給某人不是因為他做了甚麼,而是他即將要做甚麼。這年頭時間寶貴,連獎項都得事先預訂才行了。」

等到笑聲稍歇,他繼續接口下去:「我們正處於艱難的時刻,也許黑夜已經過去,但是基金會的工作並未結束。當最後一道火焰熄滅時,工作才正從瓦礫堆之中開始。很遺憾的,我將無法與你們一同度過。」

他低頭看著自己花了不到一小時趕出來的講稿,接下來他應該要列舉在這漫長的路途中他們犧牲了多少,從壯志未酬的同志們、到被謊言給蒙騙而欣然犧牲的勇士們。但是在繼續念下去之前,他抬頭看著台下的所有人。

「開心一點吧各位,我們贏了。」

掌聲再度滿溢在廳堂中。


Sisko回到了自己的臨時宿舍,僅僅兩坪大的空間裡面原本的東西就不多,而他如今要帶走的東西也更少。他生命中的東西大多數早在兩個月之前的備戰期搬來此處時就被拋下了。

他將基金會之星放到桌上然後換上了另一套衣服,接著拿起幾張文件放進公事包中。他所需要的只有這些,其他該攜帶的資料及設備基金會的人會幫他準備好。

在門口他停了下來。他一度考慮該就這樣將基金會之星留在此處讓其他人決定該如何處置。但最終還是回頭將它放進口袋中。

走出門外,他發現Jamina正在走廊上等著。「你是來勸我改變主意的嗎?」

「不,我知道你蠢到永遠聽不進去的。」她說「我還沒見過人像你這樣才剛從地獄中爬出來,馬上又迫不及待的跳回地獄之中。」

「是嗎?我倒是看過不少。在基金會和GOC內都見過。」

「那不一樣,他們不知道真相。」

「這有差嗎?我們都一樣是基於『拯救人類』這個目的而行動的。」他歪頭想了想,然後露出笑容「不,是有差的。他們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是甚麼,而我卻完全明白。也就是他們必須克服未知帶來的恐懼,我卻只需要照著前人的腳步一路踩下去。這麼說來也許我應該把基金會之星退回去才對,我做的事情和先人相比差多了。」

「別傻了,你這白癡。」Jamina嘆了口氣,然後上前握住Sisko的手「永別了,你這老蠢蛋,向另一側的我問好。」


房間中央,儀器的低鳴宣告著準備即將完畢。

技師臉上的表情難掩歉意:「這種任務實在不該只派你一個人去。但是最後還是沒有其他人自願,大家都不想再經歷同樣的事情了。」

「沒關係,我能理解。」Sisko掃視這個房間,知道這是最後一次他看到這個世界。

「動手吧。」

儀器的轟鳴聲上升到了最高點。然後Sisko永遠消失在這個時間線中。

2300年1月12日1903時


2300年1月1日0121時

12個人在房間內爭辯。地表大部分地方已經變成了地獄,人類的各大主要都市已經陷落,幾乎所有國家的政府機能都已不復存在,但是幸虧位置得當,惡夢還要一段時間才會滲透到他們所在之處。

比起世界上其他人要來的幸運的是,他們有逃離的手段。他們之所以聚集在這裡是因為他們是這個實驗室的工作人員,而他們所實驗的是可以將物品-很可能也包括人類-傳送到其他時間線的過去的機械。而爭議點也圍繞在這裡。

有人認為現在放棄希望還太早。世界開始出現異狀也不過才不到一個半小時,也許最後事態是能夠被控制的。

有人主張必須立刻透過儀器開始疏散倖存者,才有辦法在有限的時間內救到最多的人。

有人擔心發生在這個時間線的異常現象會隨儀器擴散,應該將這時間線視同隔離區封閉。

有人指出他們實際上沒有嘗試過傳送人類,連人類是否能像物品一樣順利抵達另一端都是未知數。

該去甚麼時間點?到了那裏以後要怎麼辦?同樣的事情會不會在對面再度發生?

「會的,同樣的事情會再度發生。」第十三人突然開口。房間內的十二雙眼睛全部轉向他,沒有人看到或聽到他進來,但他就站在那裡:「同樣的事情會在所有的時間線發生,不管你們逃去哪裡,時間一到人類面對的都只會是同樣的終結。」

「你是誰?你是怎麼知道的?」一人站起身質問。

「你的意思是要我們放棄就這樣等死嗎?坐視全人類就這樣被毀滅?」另一人提出疑問。

「放棄?我可沒這麼說。我是在邀請各位一起打這場仗,這場仗是能夠戰勝的,人類是能夠戰勝的,你們是能夠戰勝的。至於為什麼我敢這麼說……」Sisko從公事包內拿出一疊文件「是因為你們曾經戰勝過,你們只需要再做一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