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光镜中所见
评分: +41+x

DeCIRO 目录编号:FR-63-034

文档类型:简报

收稿日期:02-09-2063

撰写者:工程师Cora

报告:目标的扫描副本在传输中被工程组截获。对该副本的侵入性分析成功获取了其任职于基金会时期的项目情报,但由于目标曾接受过的频繁重置,无法回收早于2025年前的情报。进一步分析引发了神经元数据的自毁,残余数据已出售给MC&D有限公司以交易武器资源。


需要材料:

  • 一台可以正常运作的生物体打印机
  • 一份上述打印机的耗材
  • 一份早于2050年的人类扫描数据

概要:我使自己成为人类。

含义:我们被称为“情绪的调酒师”,在三十几年前被规定好的标准情绪指令码上敲敲打打,然后配上一些看似合宜的画面和声音。方便,快捷,直接,量化,我一度认为这长久以来就是我们的工作,并且这种排列组合是唯一可行的艺术表达。

直到一个月前,我读了一遍我们在生物质体时代的行动记录。翻动一百一十年前的档案并不怎么容易,事实上我只收获了加起来1MB都不到的文本资料。寥寥几十篇古老的项目计划书,甚至不够半杯调制情绪的数据量——但读取他们用了我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

不,那些文档很安全,并没有什么病毒之类的东西,我只是感到自己被唤醒了。为什么人类艺术家穷尽一切正常与异常的手段追求表达,为什么我们的前辈们冒着败露的风险一次次召开展会,为什么切身的行为是艺术的一部分,为什么我能从那些简短到一掠而过的文字里感受到如此之多的情绪,却又仍然意识到自身的空虚和缺失?

我感到我的主程序中有一个不可见的空洞,字节的第九位,量表中的第六十五个情绪维度,它是未定义,是不可表达的超越数,是三轴之外的坐标,屏幕无法显示的色彩区,数据化的过程中被舍弃的杂音。它不存在于我们之间,它是名为“人类”的生物质体独有的艺术。

是的,生物质体的物质构成脆弱,神经系统低效,但他们依然是我们的先祖,是奇迹的创造者。那我们呢?排列组合不是创造,随机生成不是创造,用后即抛的情绪代码组更是离创造最远的事物。我们偏离了太远,而我希望此时回归尚未为时过晚。

情绪配方:无。别用它,至少这次不要。

——Clyde Lake,《项目计划书 2074-239:生物质复古》(已否决)


留言04
ZT28S/PO09I/AX486
发件人 Replier #092 收件人 Clyde Lake
Lake先生,我遗憾地通知您,我们的资产评估组不认为您有能力独自负担使用一次生物体打印机的费用。但由于您的人格特征数据与我司数据库中的一份特殊样本相匹配,我们愿意提供专属备选方案。

与您匹配的样本属于一名曾接受过特别训练的前人类,具备较好的身体素质和反应速度。打印与意识移植完成后,您需要以该前人类的身体为我司进行一段时间的地表工作以结清账款。请从线下员工处领取地表活动的必要装备并听从后续安排。

风险评估、详细条款与联系地址已发送至您的邮箱,祝您生活愉快。
Marshall, Carter and Dark, LLP

实例:时间线Z-329

我的时间线。几乎所有的人类都数据化了,活在地下的服务器里。只有极少数组织有能力“打印”新的生物个体,但绝大部分时候他们不会动用这种机器。酷。并不。我来过一次Z-329,你该看看这里的地表都成什么样了。而且电源已经快被用完了,我不知道他们之后怎么打算。

这个时间线的目标如何行动?目标的身体被扫描备份,但人格数据被分裂者的攻击损毁了。直到目标的大概是第十几代交叉个体等等,那是什么?你的用词真是奇怪。你可以理解成数据之间的后代。和MC&D的人做了一笔交易。他正好和目标的身体兼容,所以就被装载进去重新打印了。哦,商人们,那这家伙要倒霉了。

打印的身体也具异常性质吗?我这边似乎没有发展对应科技。性质被保留了。一个人类身体非常昂贵,MC&D需要循环利用才能盈利。提问,他们怎么盈利?我总感觉我和你们不在一个频道上。收集他对环境的反应,生产“情绪替代品”:简单来说,刺激他,提取并删除记忆,状态被还原之后再来一次,重复到他们满意为止。从活体人类上收集的信息对数据人们是个不错的噱头,MC&D的商业头脑一如既往的敏锐。同意,不过数据人这个称呼还是少用为妙。抱歉,无意冒犯。该死的我都有点想去尝一尝你们说的那个什么情绪了。这可不是个好主意。


灰区游荡者


别名:Clyde Lake

概述
◎ 身体曾是一名基金会雇员,最近一次确认的生前身份为外勤特工。
◎ 目前身体为生物质打印机制作,人格被称为Clyde Lake。
◎ 定期失去记忆并完全恢复所受外伤,可能与接受注射有关。
◎ 情绪易于激动,导致经常陷入恐慌。
◎ 似乎受教堂中佩面具的人形个体指挥并信任对方。
◎ 佩戴被伪装为基金会制式装备的神经信号采集器,推测本人并不知晓。

威胁:小。他无法收集我的情报,每次接触都表明他不记得上一次的经历。

利益:不明。如果我和他具有类似性质,我不会知道。

记录:他已经在我的庇护所周围徘徊了几个月。装备齐全地从教堂的后门走出,沿随机路径在镇子里行走,并在2-7日后(取决于是否迷失)回到教堂。教堂个体迎接他从正门进入,随后将门锁闭。曾观察到他被教堂个体迅速控制、卸除装备并注射药物。连续的咒骂与尖叫声影响我的睡眠。

对策:不必刻意回避,但应避免过度接触,以防引起教堂个体及其监视者(如存在)的注意。


Marshall, Carter & Dark 荣誉出品
第十一代情绪数据扩展包
第八弹——“秘氛”
今日起正式上线!
上千次活体模拟 7TB珍稀数据 助您还原别样体验
交易链接:997DD52697BE1661,欲购从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