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r

Everett,我唯一的朋友。请坐。不,我要求您这么做。

是时候我们交流一趟了,就我们两个。不,我认为现在正好。我们不可能再找到一个像这样的时间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有可能有一个可行的计划,但我不认为Stimson能成功。他不太行,你知道的。真的不行…真的不行…

你看,老朋友,我理解你。我能完全理解你。剩下的人都认为你即善又恶,都认为你靠某种方法知道了我们的小秘密,都认为你能合情合理地做我们之中一位的继任…在某些层面上,他们基本正确。你确实很热情。我能看见你为了基金会的使命做出任何事情。任何事情。

你早应该就这么做了,Everett。你应该找到我们十三个人,掏出一把枪,然后把我们一个一个给干掉。不要装的好像你没有这么想过。我知道你对我们有计划,我们中的每一个,一个能勉强成功的计划。你可能已经把他们大部分都干掉了。很有可能。不过我还没有。不过其实现在说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但现在已经太晚了。太太晚了。我们放纵太久了。事情像滚雪球一样越变越大。我很肯定你会一直坚持到底。你因为你的性格给了我深刻的印象,真的。令人敬佩。你令人敬佩的几个特点之一。

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明白我不是在当创世神的吗,Everett?我来告诉你吧。是当他们不让我把我的儿子带回去的时候。你知道我一路到今天花了我多久吗?就是今天现在?我不会变老,Mann。如果一切正常工作,我可能永远不会死。但我仍希望有一个家庭…我真傻,不是吗?想要有一个家庭。我曾经有一个,不过他们把我的家庭带走了。一次一个。T.J. Elliot。Jack…可怜的Jack。

你第一次真正了解是什么时候,Everett?了解我们究竟在干些什么?

哈。这有可能讲得通。分裂者总是我们最大的问题。永远都没办法去解释它…Agatha试过几次,但是…啊,那好。应该讲得通吧…而且当你发现我们在——

真的吗?嗯…这件事已经无法改变现在的局面了。他们做了这件事,不论他们是谁。不论我们从宇宙盔甲的裂缝里招出了什么东西。好博士,你知道最棒的一点是什么吗?我没有为此感到后悔。

完全没有,Everett。不为那个荒唐的大蜥蜴或它的子孙,不为那些能像切黄油一样切东西的小螃蟹,不为那些疯子或者恶魔或者蛋糕——那些该死的蛋糕!我们只是试图世界免受饥饿,Mann!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在做些什么!我们从来没有意识到我们在些什么!从来没有

我们只是…我们没有注意到…我们试图使世界更美好,但之后…一切都崩溃了。一切永远都会崩溃…

是的,我知道。我已经疯了。我们都疯了。我们为我们的所作所为理所当然的就成了这样。但我们的疯狂是有目的的。创造…那美妙而辉煌的创造。我们就是伊甸园里的神,Everett。而且我们极其希望你能加入我们。你有过无数的天才想法…单就是你设想的Thaumiel计划就是一个天才之举…

但这已经太晚了,Everett。实在太晚了。现在…好吧,我知道你把枪放在了左手边柜子顶上的抽屉里。你能去取一下吗?在你出去的时候?

谢谢你,老朋友。试图享受你拥有的最后一点时光吧。反抗吧!朋友!在这将逝的时光里反抗吧——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