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
评分: +18+x

“得到我们想要的…那就是幸福?”

“不知道,我只知道,得不到你想要的肯定不幸福。”

—— 詹姆斯·索特 《光年》

楔子

2020年1月7日,jndWq$R6,jndWq$R7

截至“此刻”,另外两个象征秩序编码已经没了,苟延残喘的日期当前仅作为一个结构中的空位出现,创伤——征兆、实在界的显露介于正反之间。

“你觉得跳出语言的暴政后是否会陷入一个新的暴政?”Blues说,“我没在提问,单纯以问号结尾罢了。”

“后现代去中心化后,有一个主体中心式的自反,也就是说,大他者形式上被瓦解了。”Dr.Hevy说。

“哦,顺带一提,他们通过数字朋克世界造了个新的。之后——他出现了情结移情,他认我做父亲,开始攻击,其实是一种撒娇。他在重组他腐尸父亲和我的关系,而我在表述他的特征,‘O5-7小时候上学十分喜欢坐在最后一排,符合长大后阳痿的特征’。”Blues说。

“事物是被构成的,作为物的人什么也不指,M3kyr通过这种被塑造进行自我建构,老生常谈。”Dr.Hevy说。“总要在象征界登陆,才能有所参照的建构自身,假想敌也好过没有一个力对抗的对象。”

“艺术作品不是表达/还原式的解读文本,是创造,即兴发挥,不谋求统一,如它所是,是它所是的表达,从统一语境的喧嚣中走出来,尼采式的爆发,用一种更高亮更尖厉的声音遮盖住语言,还有暗哑与低吟,是一种内视角的逃离。这世界亦然。”

“象征效力。”Blues说。“即为了让一个事实为真,仅仅知道它是不够的,还需要知道这个事实也被大他者知道。在象征界登陆后,才能进行对大他者的反抗。包括后现代这个词汇及其看似另类行动,都须在他者凝视之下才能呈现出来。”

“人类理解不了过于细节的东西,只能通过理论把握整体,主体是对自己一无所知到不可言喻的愚蠢存在。认清形势,抛弃幻想,准备战斗。多么感人至深的口号,”Blues嘲讽道,“可惜到最后总要一个人去承担你个人的命运,墓碑上刻着黄昏式的总结陈词:反抗无效。”

开端

“我认为利益就是’大他者‘,主体假设一个社会利益的真理,来掩盖自己对社会的一无所知。若是社会没有利益,我们可以准备迎接一群神经病患者。”Dr.Helius说。

“我倒认为,假设社会利益存在是个强迫症,连歇斯底里话语的要求都没达到。某个提案无意间满足了集合中产投射的需要,这种投射间接反应了他们对精英的不满,但该中产也要依靠精英的政策来获利,直接的对立是不明智的。”O5-3说。

“利益是思考的基石。”Dr.Helius说。“那不是暗中把非利益的行为排除在社会框架之外了么?社会中便不存在非利益行为?改变社会的框架本身之后,原本的利益行为和他新表象的差异又作何解释?比如把一块金属铂套上高分子聚合物外壳隐藏他的本身,赋予一个无情报对象,再由此人作为酬劳支付给一个作业员,后者在发现金属铂的存在后将该事实解释给支付作业员酬劳但不清楚高分子聚合物外壳是金属铂的无情报对象。过程中框架下的表象(不知道金属铂是金属铂)是否影响了实际的利益?利益和非利益的差别是否被模糊了?又比如无意识利己行为呢?电影中最为普遍的桥段:角色非主观行为刚好避开物理抑或心智上的致命一击,即出于利益驱动做出某种动作阴差阳错的获得了另外一个利益的行为。”

“你道德洁癖?”O5-3说,“因此利益一定只利己?你的利益是?他要的利益是?”

“简单来说就这种你和他框架的区别下让两者连接起来的点他是不是利益的,从你弯腰到子弹MISS中间存在一个中介一闪而过,只是很快消隐掉?”Dr.Helius说。

“利益很多时候是双收,只是要针对不同的人群,很多时候我们不能过于损伤不同立场的群体,因为我们试图避免损失反弹的可能或者双损。”研究员PUX说。

“是吗?为什么我们和GOC及零号仓库这三个哪方面都完全不同的组织可以结盟,按你的逻辑是因为各自利益有交汇点,为伟大事业和理想?”Dr.Helius说。

“行了。”O5-3说,“如果连受益主体都没有,利益讨论是空谈,必须有一个受益主体在场,双方讨论概首先要澄清。”

“去你妈的,老子忍你很久了,在利益中只有博弈没有澄清,澄清只是一个感情牌的策略。”Dr.Helius说。

“你们在说你妈呢?朋友,真把自己当基金会了?”O5-7说,“我寻思即便是真的基金会也他妈是个非营利性法人来着,要吵给你爹滚鸡巴蛋。”

“对不起5级大佬,消消气,我给你嗦牛子。”研究员PUX说。

“已处决。”O5-7说。

“症状与利益本身就是很紧密的。言说如果不确定对象便很容易产生分歧,精神分析仅限于躺椅的场合,”管理员说。“弗洛伊德也常提神经症患者在症状中的‘受益’,第一假设前提:人是不会犯错的,这也就说明这个主体是患者,这和上述谈话中功利主义和道德主义对立,伦理学范畴更大。利益价值置换到功利和道德、转喻,再来一个二元搅和思维,转喻的逃离洽恰是为了隐喻的接近准备的,就像本我的禁止下超我的迂回。”

“好像太多人只看重超我的压抑下本我的疯狂?”Dr.Kondraki说,“S转变为&,&转变为S1,这个&作为中介,就是幻象中延迟等待缝合的部分,漂浮的能指。必须从s2回到s1。”

“此‘&‘非彼‘&’。”Dr.Gears说。

“为什么区分能述主体和所述主体的这个时刻必须要消失,消失/不消失的后果是什么?”D-29437说。

“能指总是对抗所指;能指主体和所指主体不能同时存在。”Dr.Clef说。

“必须回到s1在231-7中是什么意思?”D-29437说。“这个录像的剧情我看出来,就是成年男子和成年女子在梦中,然后成年男子和青年男子有一些交集作为情节,梦中是他治疗她,现实是她治疗他。他说录像里面能述主体的成年男子和所述的青年男子是平行存在,整个结构是彻底幻象结构?回到s1就是主体最终寻获自己真理的意思,也就找到了主能指这个缝合点。”

“能述主体和所述主体的分裂,本身就是幻象。而此处意图显然不是要取消掉对象在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换而言之,这里的隐含台词显然是想说明有着两种不同却平等自我透明的存在。”SCP-682说。

“也就是所述主体本来是作为要承担的伦理责任,分裂后就设立所述主体为大他者,能述主体是真正主体了?或者说先验统觉的纯粹自我意识仅是作为可能性而对实体产生效果,这种可能性本身是不能被实体化的,因为一旦实体化,其就不再是纯‘一’的自我意识,而是作为现象的一部分的经验性的意识,即它自己。”D-29437说。

“恭喜全错,能述主体只是一个谓词,能述主体背后所述主体一直存在。状况是,所述主体会隐匿或消失,当口误发生,主体才意识到所述主体的存在。这句话前面有一个&,个人理解&这个符号代表幻象,&背后有一个先验纯粹自我意识——‘一’的意识,及前面有一个经验性意识,所述主体的出现——口误当然是发生在我思层面。‘一’的意识应该是根据主体出现、思考的位置可以分裂为无意识、我思主体这类的,总的来说,能述主体和所述主体的分裂表现为没有关系,就是不搭界,也无所谓分裂还是怎样,能述主体只是‘我’在语言中一个主词的位格。”SCP-079说。

“纯粹空无本身?”D-29437说。

“是一个形式化、仅起纯粹功能性作用的占位符=&,从共在结构,一个普遍性主体出发,形成互为对象的主体关系,建立自我为一个他者,到最后再落在一个普遍性上。为了其他自我意识而实现自己的外在化,即认识自己是什么。从而将自己的本质移在其他意识当中,自我意识此时是个为他者的存在。但是这个为他者的存在仅仅是我想象的别人眼中的我,所以我又扬弃了他人,达成纯粹的自我意识。存在与自我意识是一个东西,存在一个普遍的主体意识,它们都可以象征‘我们’,从这个构造中才能够构造出‘个体性’。符号秩序先于主体存在,主体的异化和分离,最重要的是分离出一个作为原质的主体。思维的统一性,要把这些‘思’当作是共处于一个唯一意识之中,那么这些思维必定要是同一的,这个同一性就是先验统觉。也许它跟空无是一体两面,原质即一个永远不会被化约的东西,但它不是原质,而是思维着的本体性的‘原质。就像这个世界,一开始就永远失落了,因此失落而产生的思维一直在追赶那个被切割的原质,但永不可能达到,因为一旦成功就揭示了主体的真相,所有一切都将崩溃。”SCP-173说。

“好的,我懂了。”D-29437说。

“那你该死了。”SCP-173说。

中心裂解

“它是完全自闭/封闭的纯粹意识。”

“没错,用类似物自体的东西去给予‘现象’和’表象‘,这里关键不在于是交互主体性还是主体间性,而在于这个被给予是存在的,或者说是凝视。”Analysis作业员说。

“比如我大学时偷窥纯洁少女自慰,突然产生24级台风,我随之惊恐,发现自己是个无耻的‘人’,然后惊觉我并非人类,于是伴随悦耳嘤咛啼叫将她阴蒂扣挖至充血通红,朝外大开,仿佛迎合四溢蜜汁瀑布降落停机坪,接着强奸了她。”Cynaik特工说。“这里的‘偷窥’就是非常实在的。”

“ 我需要他人的注视把我推入这个世界,对象才能发生。”Analysis作业员说。“先验统觉是通过理智自我和自我不存在的二律背反提出来的,无限判断只有与一个绝对外部存在一种关系时,无限才能出现。”

“也就是这个他者就和‘我们’下的他者是两个东西,‘偷窥’的事实是不会变的,这个偷窥着你的要么是解释成创伤性内核,要么是解释成普遍性无法化约的东西,但势必要有一个东西推你进去。”

“希望那不是你的大屌。”Analysis冷笑。

1.JPG

SCP-17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