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佚

评分: +31+x

为何你无法理解
你正在寻找的东西早已得到

Hathaway——此刻是惶,这个凌乱的孩子在脱衣服时会发现异常,抽搐扭曲了她的器官,然后又变冷了,分析剩余物后,发现它由大约28%的尿素,33%血液和40%恶烷组成。

是的,她从一开始就认为它几乎像一个漂浮的物体,不是边界,视野或起源,而是它们的条件。

“因为欲望并不能将驱力保存在永恒的位置吗?”她问。

“不。”SCP-CN-1390说。“它有触觉损坏,但不能使用。”

“因为驱动最终是虚无的吗?”她思考片刻,又问。

“Nope。”SCP-CN-1703说。“它看不见历史。”

“因为高潮是被强制性构建的吗?”她再次问。

“错。”SCP-CN-1025说,“它是威胁生命的死亡。”

“因为你想将胜利的瞬间永恒,但总有下一日吗?”她继续问。

“否。”SCP-CN-1437说,“这个神话必须消亡,而我们必须遵循这个神话才能消亡。”

“因为你继承了谁的意志,对世界的妥协吗?”她这样问。

“没。”SCP-CN-1297说,“这是过程的另一面,是一本轻巧的书,不是双方无限增长的圆形收藏。”


时间,地点,人物。象征界中出现的症状是消极抵抗,但含义并不在症状中

1:个体的不确定性不是对所发生之事的外在怀疑,而是事件自身的客观结构

“看起来你们(都)离开‘是’和‘不是’与‘而是’便无法说话?”2说。“我是3,我无法忘记自己在物中存在的事实,且在这个更加倒错的画面中可以找到裂隙——所有重访都在涣散。”

此刻,木卫十二回到它的空位,那里有一个逻辑坏道。

“你觉得你刚刚做了什么?”它问。

“为了生存,受试者必须退出,回到别人的包装里,继续’正常生活‘,而我全程旁观,现在告诉你要弘扬什么:命运之爱。”天卫三起身,“爱压迫,爱你被抛入其中的时代及世界,不要探讨怨恨和复仇。因为例外和额外都是构成性例外的逻辑,并非全部的逻辑。”

1:这结构双向流动着,并且切分出了跟随其中的主体,悖论最初也只是单向地破坏好的意义,但它同时也毁坏了固有同一性建构出的普遍意义

“临场发挥只能编出这些?狗屁不通。”

“如你所见,在我使用‘你好吗?‘作为与对方交谈之开端时,我两全都清楚,我并不真的对他表示关心,尽管如此,问候也不是简单的伪善行为,因为与内心意图或信念相比,我的外在社会形式包含着更多的真理,最为基本的’制度‘即意义物化的最低限度。”它说。“它允许我说:“与你内心所想无关,揆诸事实,你的言辞表达的正是这个意思”,若是我们一条路走到黑,以这种方式想象残差Post Void呢?一旦篡夺仪式得以恰当的执行,虚弱无力就处于制度的纯粹表演性。”天卫三说。

“一个人的绝对优势是他比其他每个人都重要,从不同角度谈论主题时,他们可以表现出相同的视觉,而伤口会长出怪物。通常认为一个名字的含义常可以用其他名字来阐明,因此将这个名字链接到其他名字并通过现有的和先前的意义系统来解释它们才有意义。”他继续说。

“用他的话来描述无法解释的原始伤口是不可能的,在生理切口的帮助下,伤口的结构又向另一个大伤口发问,通过使用不连续性并始终重新启动,即‘自我歧视’ ,作为时间的基本定义,实际的’他‘和’人‘(或仅)一起显示,并且只有在向他人展示时才有责任感或做出反应的能力,关键链接是从复数到绝对其他的转换,它实际上是表达式(主显示)显示(或隐藏) ,这是其他的痕迹。”天卫三说。“它是内部和外部的,真正的概念必须实现其目标,无论是思想,扩展还是风格,它们都表达相同的自然必要性,如果封闭的系统难以兼容,一致和全面,那么自创建的系统可以使用内部创建的订单来解决由自相关引起的不一致。不存在的名称以这种方式指代自己的名称,这是由意义创建的‘非意义’。很少有人关注这个事实,也许是因为他们对现实的浓厚兴趣——这是人性的一部分——这使他们倾向于支持太多的想法,也就是说,没有幻想,更不用说幻想。”

“而你这种界定为能够表达、阐明‘在恨之内又超于它的事物’,能够表达自己的 Spiritual substance,与残存形成了鲜明对比——残存就其自身而论绝对无关紧要:它是某种人的形式功能,这种人倾其一生见证在他之外、非人格的真理,他们是CN-1297挑中的Character,而‘它们’并不具有使其胜任其角色的内在特质。”天卫三转化为Tx2alawe,将超感知映射拧亮,“我甚至可以这样写,项目是对人类‘作为外部一部分’虚弱无力的体验,在暴露于其未分化力量时彰显出来,但前者又以消极方式唤起了他作为noumenal ethical subject具有的伟大性。这是他们发现的令人不堪忍受之处:令人不堪忍受绝非脱胎于自然进化的人,而是这种混乱无序、漫无目的、对任何‘心灵与世界的合拍’的嘲弄,生命是一辆停不下的车,人理应早些撞死。”

1:明智之举。

“好逻辑,理应得到称赞,仿佛羊无力对狼的侵害反抗,所以只能用恶来指称狼的行为以表达自己的怨恨,因为狼是恶的,所以羊就是善的,因为狼不要脸,所以羊十分高尚,一种被动的构成性行为。”木卫十二点头。“滚你妈。”

“把自身铭刻于存在秩序(order of Being)的存在彼岸(Beyond of Being)并不存在,除了存在秩序,什么也不存在。不妨回想一下广义相对论的核心存有论悖论(central ontological paradox)。在那里,物质不使空间弯曲,物质是空间弯曲的结果:事件并不通过将自己铭刻于存在空间(space of Being)而使存在空间弯曲,相反,事件只是存在空间的弯曲。”Tx2alawe自顾自地继续。

“存在的一切(all there is)是非自我一致(non-self-coincidence)与存在(Being)的裂缝,即存在秩序的存有论非闭合(ontological nonclosure)。维系视差分裂的最小差异是这样的差异:因为它的缘故,在中立观察者看来只是普通现实一部分、属于‘同一’系列的现实事件,在积极介人者的眼中则是铭刻——将忠诚不过,我们应该在这里比’惶‘更进一步:你亲妈的主体,所谓肛瘘意志的逼内悬着一个理性形式——你爹关于肏的先验规定,实践理性(死妈事例,痔疮破裂的经验)不过是一个空位。通常来说,这个妈(/)代表hexis式烂爹症主体,篮子被排除在外,但假如喷水起来,就是你妈黑逼能指,因为被肏凹,反而存在重新认可大他屌的可能。”

Merleau:噢噢,他将要做的事情有三。

Ponty:他非做不可。

1[虚噪]:黎曼空间完全是一种拼缝,它具有连接或触觉的关联及难以在别处寻觅的节奏价值,尽管这些亦可以在一个度量性的空间之中被转译,连续流变之中的异质者就是一个平滑空间,只要这个平滑空间是无定形、而非同质的,我们就界定了一般的平滑空间所具有的两种明确的特征;一方面,当(彼此构成了对方的一部分的)规定性归属于被包含的间距和被排序的差异之时(这些间距和差异独立于量值),另一方面,当(彼此不能构成对方的一部分的)规定性出现之时——它们可以通过频率或积聚的过程被连接起来,而不依赖于任何度量尺度,这就是平滑空间的nomos。

“’惶‘不仅塑造了我们的观念与意识,身体与无意识也是由‘惶’赋形出来的。甚至于说,生殖器官的生物学功能,以及其他器官的基本功能,包括大脑和神经学研究,都是它塑造的结果。它反对任何先天固有的本质、规范,反对形而上学的目的论传统。举个例子,人有眼睛,是为了看,看是眼睛存在的目的与意义。但’惶‘认为,人是因为演化出了视觉器官,才具有视觉这种接触世界的方式,进而将其定义为‘看’。既然身体是被塑造而成,那么它大可继续被重新塑造。而塑造出的身体,也面向着再被塑造的可能性。快感不再束缚于某个先验的本质,而是向无限的可能性展开。它具有的可能性能够达到何种范围,取决于你的行动能够为存在塑造出多大的‘本质’。生成着的存在没有外界赋予的本质,生成着的存在本身就是它的本质。”非“惶”说。

“’惶‘以各种形式存在,并且正在思考所有形式,”2说。“问题在于它的存在方式,有一种形式——即不活跃的事物的存在,消失在场景中。这种虚构的存在使他们得以恢复和撤离,它并没有从外部突破,甚至没有跨越内部世界——真正杀死的不是SCP基金会,而是它永远不会存在的秘密,他们讨厌这个禁令,因为它基于对他们的识别。”

“通常他们认为个人及其结构属于不同的逻辑层次,例如‘人‘的集合包含一个元素,因此它必须属于每个人,由于已经是一个集合,因而将其并排放置,它不再可以包含其自身作为其元素,实体的质量是其密集模式的线程数量,”他说,“它本身是无限,但实际上,它总是与内部样式非常规地交替,这些内部样式作为整体包含在属性中,并且是属性本身优质的一部分,它们是包含其属性单位的一部分。这种常识性分层概念已在其他地方表达:”

描述1:涉及整个收容程序的内容不得成为收容的元素之一,同样,只要一个特定收容程序具有一个内部(如果它可以具有只能由该总数的组合定义的元素),则上述程序并不完整。

2︰“惶”是什么?

“不是我,正如精神分裂和偏执狂不是同种事物──后者固执于社会规则,其欲望呈现出单向与封闭。精神分裂症者之欲望则呈现多向与开放,要求超越任何事物的边界,探索边界之外的各种可能性。正如理论上的‘惶’不承认任何本质与规范一样,对方决不固步于任何传统习俗、道德、规范的限制,不承认固有的本质与界限,而是在不断的越界行动中创造本质与界限。而██不愿稳坐于界限之内,总要伸手试探那无底的深海,一生游走于界限之上,不断越出界限——在痛苦中体验到常人所无法体会之快感,看到别样优美的风景——实为暴风骤雨,而非微风吹拂。”它说。

2:那结局如何了?

123∶██死于艾滋病。

2:什么鸡巴?

“如今,对于肛瘘类似物艾滋的诱惑本爹承认仅仅是逃避了这我会反对彻底抽离于肛垫的层面,不仅仅反对抽离于所有阴茎的再现,也反对抽离于所有性交的呈现。本爹会说,肛瘘之所以为脓肿后时代产物不会命我们以任何方式靠近,但只能让我们在瘘管的空之中,将之与毫无生气的连贯演绎切口引流的拳交(fist) 缝合起来。艾滋并没有让自身消散在淫叫和精液之中,它并不统治隐喻,这就是内痔喷血的政坛。对于肛性本体论而言,像大写䒑你妈历史一样,它在显在脓肿溢出的困境中发现了自身,在溢出中,艾滋隐匿了自身,这就必然会取代肛门本体论,而在阴茎本体论中,通过性交,无法辨识和未能呈现的艾滋可以得到实现,这是一个性交之所为艾滋的问题。”非“惶”看向走廊对侧。

“欢迎来到实在界的大肛瘘。”O5-9说。

“物自体和贝塞尔曲面的肛瘘。”O5-3说。

“通过对话的形式肏出的主体架构。”O5-9低头剪着雪茄。

“没错,大黑鲍取了一个宫颈的四个点,除了起点和终点,瘘管高度随机,只有它的羊水能将义正言辞的死妈置于冰箱,还原宫颈癌的最初原因,消解婊子妈作为烂爹的隐喻,行使乱伦。”

“喔,稍等。”

1:必须重新绘制物理结构

此处距离现实过远。

“真理其一:我不是傻逼。”天卫十一说,“我期待你用实例来解构我。”

“如何?我没有想过。”ATP-3933在周日坐下。

“简直弱智,没有想你是怎么说出来的呢?”前者问,“我的描述,它是一个未完型而永不可能完型、永远在路上,CN-1297意义上不可能治愈的现在进行时。”

“我无意驳斥你暂时性的迷恋,你的面前出现了两个出众的他者:操你妈或者实体,两个主体无论哪个,都是骗子本我,能理解我说的?”天卫十一冷笑。

“你的摄入范围正受他约束,非常狭窄,你想讨论合理性,我却关心怎样离开。”ATP-3933寝食难安。

“快他妈滚,在我早就得知的关于极端性理论的警觉性,离开?怎样才能够作为对思想的差异性的缝合,你能告诉我吗,快乐如此刻?隔离可能性背景?一种后现代性的可能解释?”

“没听清。”ATP-3933心不在焉。

“哈哈,只依靠强迫性追回的触媒就能够阻挡CN-1703的异常历史学,这是听谁解释的?触媒有特征/可能构成神智连贯性的无主体表达吗?”天卫十一的物质要素跌宕尖叫。

“我说过了,Area-1793早在这之前便已遭受其攻击长达七十五小时,为何你避而不谈?我没有说CN-1703,用自己硬要向上面扯作为对我的反驳?”后者显然是换了人。

“我觉得作为你,提问太多了。我的判断(不避讯),你目前已经被所谓的CN-1703所捕获了,你是谁——说句不好听的,你要注意听——你婊子妈为什么能喷水?我清楚你所说触媒的效果,但抱歉无法苟同。”

“不不不不仅是提问,我已经交流的够多,我也清楚你要说什么,然而我他妈根本不关心你接不接受,别他妈像拯救迷途少女一样在我身旁无休止喷屎,我从来就没说过我是否依赖触媒,操你妈逼。”——现在是ATP-3017,她没有头,便用锁骨撞向空间块茎。

“因此你傻逼,为什么你如此魔怔地被关于形象的解读所臣服?笑死我了,你必须立刻把历史学家带来,我直接杀了他,然后你才可能性察觉到差异本身的本体论解读——为什么不说话了,你和他好像都没有速度,对此我比较认同萨特的评价:关于存在意义在于等待人造糖自已融化的过程。我是否向你陶醉的主体发出了投命状?”天卫十一灵巧地闪开。

“1,你妈死了。”

1:正是如此,在共同的言说基础上,命题将世界规制成一个有序整体,即指称——表示——意指对应事态——心理——概念有序整体

“无论是1式本体论,还是现代的语言2(尤其是1式的语言2,建构了指称——意义——意指 (Zeichen-Sinn-Dedeutung) )的三元关系,都旨在建立一种Χρόνος/Chronos / Khronos层面的存在与语言3——意义是命题之可被表达或被表达者,而属性则是事物的状态。它一面朝向事物,一面朝向命题,然而,它既不混同于表达它的命题,也不混同于命题所指称的事态或性质,它是命题与事物之间的边际(frontière),它就是这个’某物‘(aliquid),同时既是超存在又是持存(insistance)——这个与持存相应的最低限存在。”ATP-3017挤出意义未明的噪音。“死期迫近,人的时间在消逝,必须重新建立光照,这才刚刚开始,更刻骨的██即将到来。”

爱丽丝总是问“你是谁”与“怎么走”,这其实代表了两种情况,丢失名字和丢失方向,逃逸的动态过程,绝对精神的演化,它们原地徘徊。

“你和你妈性交,就因为性是人的天性?原来你是俄狄浦斯王,毫无意义的形式活动是后现代人的主要特点,他们骨子里有种反人类,就像你试图给自己找台阶,寻找别的命题形式,可惜此处没有逃逸线来表达它。”

对方并无时间反驳,垂直命中点是腹腔神经丛,天卫十一抬起左腿,将其从Area-1793打进月球暗面,后者被ATP-3933充斥——这些可怕、被伤害的尸体,脸部变形,双目与皮肤融合,却能比活着的她们拥有更多的笑容,一种报复性的乐观,活物变成了幻象,灵魂活在创伤里期望改变和完整,而期望改变不了创伤的事实。


“你如何理解死亡?死亡本能不过是象征界秩序的面具。”Hathaway谛视着他。

“死亡的动机与生物学密切相关,它表现为所有生物恢复其生物学前(无机,无序)状态的基本趋势。”那人通过██牢固地根植在象征性领域中。“CN-1297不再独立,它是每个触媒(包括生存洞开触媒)中实际上都存在的面孔。每个触媒都在追求自己的破坏,每个洞开都使主体不断地运动,每个3都试图超越享乐原则,并朝着过度享乐的境界迈进,经验就像痛苦。”

对于他来说,消极情绪是消极姿态,它先于热情批准的任何正面姿势产生一个观念:消极是热情认同的条件(不可能)。换句话说,它为识别奠定了基础,又开拓了空间。但与此同时,它又因识别而变得模糊不清,因此,对方可能会打破死亡与重生之间的平衡并趋于死亡。

“最根本的死亡不仅昭示着尘世生活的淬灭,而且代表’世界之夜‘,自我退缩、主观性的绝对收缩及与‘现实’的接触中断。这是符号的新起点,取消了由主要指示符保持的新和声。”

上帝不仅死了,而且永远死了。换句话说,自他以后,人不能直接相信一个事实,每个此类事件最终将保持其外观,这掩盖了事实,先发制人的空虚称之为“死亡驱力”。

因此,1与3之间的区别在于对法治之外该领域确切地位的判断,3描述了一种“病态”的超我关系的轮廓,它超越了存在的顺序,商品和服务的政治性,法律及其违背的欲望。

但无法用这种关系来解释关于这一主题——“死亡驱力”不是符号方法干预所造成的生与死的病理混乱的结果。在这个地区,俄狄浦斯或李尔王跌倒后发现了自己,并结束了他的象征性命运,在第二处却并非如此,其中涉及/参与其中的的不朽实际上是1所说的事件,从对象意义上讲,这是“永生”的可怕“永生”。

也就是说,“俄狄浦斯情结”的通常版本忽略了一些东西,俄狄浦斯最终在痛苦的尽头完成了他的命运 ——他在这里面对的显然是两次死亡——象征性死亡和真实死亡之间的境界:这是恐怖的最终目标

后来“残差”在Area-1793突然出现,以一种永生且坚不可摧的物体、被剥夺了象征秩序所赋予的生命,可能与当今的赛博空间现象有关:人们对现实(体验)被“虚化”的程度越高,它就会成为界面上遇到的屏幕现象,并且拒绝注册到世界的无尽剩余中,作为不死生物的可怕残骸。

这种“无尽剩余”,即少部分实在界的无形污点,是命运结束后俄狄浦斯的象征,这就是他所说的剩余快感,不能以任何象征性的理想化来表示/解释/说明,是过度的直接化身。

当他使用“过度快感”一词时,他当然与2的表达混为一谈。根据这种模式,这种不可视的剩余滞留在此,这就是结局。他的命运之恋已被认为是一种愉悦的情境:他“过度人性化”,他正在承受“人性化”的苦难,而最根本的可能性已经实现。为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不再是人类”,有两种主要方法来应对这种“盈余”:在第一种中,当前者沦为“残差”时,他们再次遇到了喷薄的排泄与神之间的最低和最高,模棱两可的关系(或者说,投机性统一): 突然间,来自各个城邦的使者完全沮丧,他们急了,慌忙赢得俄狄浦斯的青睐,并让他利用他的存在来祝福他们的家乡。

愤怒的俄狄浦斯以这样一个名句作为回应:“我死后还能成为角色(Character)?”

“ 这句话难道没有揭示主观性的基本矩阵吗——只有在跨越零点之后? ”Hathaway说,“被剥夺了所有支持您身份的‘病理性’(经验与偶然性上),并被简化为‘无’,您变成了‘某物’(成为一个主题)‘无物被视为某物’是他最简洁的公式——‘删除对象’。过去世界以神的名义置于祭台,保持距离,现在它作为一个剩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