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失性记忆

机动特遣队助理主管Clarissa Shaw叹着气摘下眼镜。她闭上双眼并捏了捏鼻梁。面前的屏幕上播放着Vincent Anderson拼命尖叫,并接着被一群幽灵机器拖进一个传送门的画面。半晌过后,视频停了下来。

“这……真是让人失望,”她说着又戴上了眼镜。

“我知道啊,你跟我说也没用。”UIU负责人Kenneth Spencer特工也叹着气回答道,“你觉得那些幽灵会不会杀了他?让我们省点力。”

“可能是可能,但Anderson毕竟油嘴滑舌,我不会寄太大希望。”

Spencer点头表示同意。

“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这种情况也只能请专家来处理了。”Shaw耸耸肩,“加强Site-64的防备吧。你那边也应该加强防备。”

Shaw顿了顿。

“你们会没事的吧?我知道UIU不喜欢我们在波特兰内插手,但如果你们需要帮忙的话——”

Spencer举起一只手,摇摇头。

“会没事的,”他回答,“我们也不算是没UIUong1。”

发丝斑白的老特工笑了笑。Shaw也以微笑回应。

“祝你们一帆风顺,Kenneth。”Shaw伸出手。

“你们也是,”Spencer说着,握住了Shaw伸出的手,“照顾好自己,老大。”


在黑白双色森林的深处,一抹色彩被幽灵游隼个体们拖过薄雾之中。老人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放弃了挣扎,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棺柩已被制成,是时候该躺进去了。

过了一会,他被扔到了一片空地的中心。他抬起头环视着四周,与上百个早已灭亡的他的作品们目光相交。一个有着如同流水一般白色芳纶纤维皮肤的猎隼走向前。

“Vincent Anderson,”Saker 76号开始说,“欢迎来到森林。”

Anderson没有作声,眼睛一直盯着地面。

“你抛弃,忽略,虐待,并杀死了你的孩子们。对这些罪行,你有什么想说的吗?”Saker 76号问。

“我承认有罪,”Anderson回答。他终于抬起头,脸上没有一丝悔恨。

“他认罪了!”Saker 76号对着群众喊道,“你们想要讨回公道吗?”

仿生人们的同意声回荡在森林之中。自动炮塔发出了低沉的机械嚎声以表认同。空中的无人机们兴奋地嗡嗡作响。Saker 76号对疯狂的群众笑笑,然后转身看了看他的制作者。

“有没有不同意的?”

一个游隼个体向前迈了一步。在他黑色的芳纶芳纶皮肤之上有几长条布料被整齐地割下。

Hector,”Saker 76号念出这唯一一个反对者的名字,“还是你一贯所声张的那些吗?”

“是的,”Hector回答,“就算你们杀了这个男人,也不会得到任何安乐。我们已经将很多人车裂,放血,绞死,或捅死了。我们应该知道这并没有用。不能再接着这样做下去了。”

“这个男人把你丢在基金会,放任他们折磨你,”Saker 76号嘶嘶地说,“他抛弃了你,眼睁睁地看着你腐烂,然后被活活剥皮。”

可命令你来救我的也是他。”

“是他毁了我们!”Saker 76号吼着,“他毁了我们所有人,然后把我们诅咒到了这个鬼地方。他欠我们很多,而现在,他该还债了!”

空地周围的群众又兴高采烈地叫了一声,而Saker 76号则是煽动着他们的情绪。他满意地朝Hector笑笑。

“我不会让你们动他一丝一毫的!”

群众安静了下来,为一群猎隼与游隼仿生人让出了一条路,他们中夹杂着幽灵与依然活着的仿生人,一个个武装齐全,领子上带着麦克斯韦宗的别针。走在最前面的是Juniper,身为幽灵的它身躯上布满了弹孔。

“新来的?”Saker 76号开口道,“还有活着的?你们可决定不了这个男人的命运。”

“那可不一定,”Juniper嘲讽着说。它点了点头,随后它的同伴们将一个巨大的银色圆柱体放在地上,它的上面有着麦克斯韦宗的徽标。

“这是一个数据转换器,”Juniper对群众解释着,“通过它,你们可以把自己转换为数据,然后离开这里。融入WAN,和它合二为一。它能助你们逃出这炼狱之中。它是你们的终末,你们的安乐。但如果你们不放过Anderson的话它是不会来迎接你们的。”

人群开始小声议论着,一束束目光紧锁在麦克斯韦的仿生人们带来的奇怪设备上。小声的议论变成了怒吼,他们吵了起来。

“你做这些就是为了救?”Saker 76号冷笑道,“为什么?”

“他兑现了他的承诺,”Juniper尖声回答,“现在该我们来兑现我们的承诺了。”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还有一个筹码,76号。”Anderson终于开口,“我想解脱Phineas。”

Saker 76号立刻反手向他发出一击。仿生人群又一次陷入了寂静。Anderson沉沉地咳嗽两声,吐出了一颗牙齿。他皱着眉,看了仿生人一会,然后又看向地面。

“你做出了那种事,你没资格说出他的名字。”Saker 76号嘶嘶地说,“你有什么筹码?”

“他现在作为一个AI构造体被储存在Site-64。请祝我一臂之力,帮我去到他那里,然后把他从无尽的地狱之中解放出来。到时候,不管你们想对我做什么,我都会欣然接受,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目光如预料之中般地转向了Saker 76号,仿生人们默默地等着他们首领的回答。

“你们大家怎么想?”Hector打破了寂静。看到群众们欢呼着同意后,Hector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看来大家都同意了。”

“就这么办吧。”Saker 76号终于让步。


当Saker 76号在一旁的空地中为Vincent Anderson判下死刑时,一位孤独的猎隼在树丛中望着他们。它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枪,默默地看着。当他发现这个不再是一场处刑后,猎隼松了口气,然后转身退到了树丛之中。

“看来我得自己动手了,”Saker 137号自言自语着,打开手动保险。它转身看看树丛周围,而看到的是另一位站在它面前的幽灵猎隼。

“早安。”

Saker 137号惊慌之中跳起,将陌生猎隼扑倒后对着对方的头一通猛击,直到他眼前的仿生人变成了一堆满是坑洼的芳纶纤维与聚碳酸酯外壳。仿生人将它的躯体拖入树丛中,然后停下来仔细地辨认着来者的身份。

“不。”

Saker 137号向后退了几步,认出面前的仿生人后,双手轻掩着嘴。它躯体与头颅上特殊的弹痕使它变得很容易辨认。Saker 137号跪倒在地,脸上满是自责地看着它,从发抖的双唇中挤出了几个字,“123号”。

“天啊,如果我还活着的话一定会很疼吧。”

Saker 137号抬起头。Saker 123号身上的伤痕渐渐消失了,仿生人恢复了原样,向它微笑着。

“你什么时候学会打拳了?”Saker 123号问道,慢慢站起身,向一句话也说不出的Saker 137号走去。前者向后者伸出手,而后者则是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它。两个仿生人目光相交。过了一会,两人紧紧抱住了对方。

“我失去了你,”Saker 137开口。

“但看来你又找到我了。”Saker 123号回答。


Sasha Merlo主管飞速地大步走在Site-64的楼道中。在她身旁,非重要的收容人员正在因为可能要撤出站点而收拾着各自工作台上东西,而机动特遣队与安保人员则是原地待机。终于,她来到了一间设施异常电子翼楼中被隔离的一间实验室中。在那里的一台硕大的计算机中,她找到了一位被叫做Cindy的年轻AIAD的代表。

“我猜你把我叫过来是因为事情正在向不好的方向发展。”

“一点也不好,Merlo主管,”Cindy摇着头回答,“不管我怎么尝试,都没法想你说的那样转移Phineas。”

Sasha叹了口气,揉着太阳穴。

“我们也就这点鬼运气了。怎么会这样?我看你们以前一直能复制或转移其他AIC们啊。”

“那只是普通的AIC们。”Cindy绝望的笑笑,“Phineas不是一个普通的AIC。我们只能看出来他是一个用复杂程序复制出来的人类大脑,而我们还没有开始破解这个程序。我们不能有一丝疏忽,不然这老头可能会被毁掉。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做的一切就没有意义了吧?”

Sasha盯着黑色屏幕中自己的倒影。

“Phineas会不会修改了他的程序,来阻止他人从这个终端复制或移除他?”

Cindy眨了眨眼。

“希望不是吧,这种事AIC是做不到的。”

“但他不是普通的AIC,”Sasha说道,“这台计算机装了网闸吧?”

“没错。”

“那就启动他吧。我想直接跟他谈谈。”

Cindy点点头开始工作。一会过后,屏幕上出现了一间杂乱的办公室。在里面的桌后坐着一位有着长白胡子的老人。除了红领带外,他穿了一身黑。

“啊,Merlo主管。很高兴见到你,”Phineas温柔的微笑着说,“我能为你做什么?”

“你是不是把你的程序改成不能将你从这台计算机里移除了,Phineas,”Sasha简略地回答,“为什么?”

“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Phineas咯咯笑笑,“主管,有什么技术问题吗?”

“Anderson在你体内写了自保协议是不是?所以你无法自尽?”Sasha接着问。

“没错,对AI来说它是标准协议。最糟糕的就是它去自尽了。”Phineas狡黠地微笑着,“你问的这些问题都很有意思啊,主管。”

“所以按这个逻辑来想的话,你是无法修改你自身的程序来伤害自己,或者——”

“我有危险吗?”Phineas打断了她,“你是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所以才想把我从这台电脑里移出,主管?如果您能告诉我问题所在的话,我说不定能帮您。”

Sasha看了Phineas一会,她能看出后者脸上的笑容在渐渐消失,然后又回到原来的模样 。

“我想我们没事了,Phineas。谢谢你腾出时间,”Sasha说着,然后对Cindy点了点头。Phineas与背景中的办公室从屏幕上消失了。

“我敢打赌Phineas就是问题的来源,”Sasha又揉揉太阳穴,“他修改了他自己。操……形势不妙啊。”

Sasha走到附近墙上的电话前,拿起听筒,然后输入了Shaw的内线号码。

“但是为什么?”Cindy倾斜着头,看着屏幕问,“他是装了网闸的啊。他到底怎么会知道如何修改自己?”

“我们知道的只有他有可能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这么做了。他可能是猜出总有一天Anderson会来这里找他,然后就是瓮中捉鳖了。”Sasha转头看看肩后并解释道,然后又将注意力转向电话,“Clarissa,Phineas被困在设施里了。联系一下机动特遣队的指挥,告诉他们让Mu-13来支援。我们得全体撤离。”


Shaw慢慢挤过Site-64拥挤的楼道。所有非重要人员已经被命令撤出站点,并在有通知之前禁止回来。这样一来,剩下的只有一群科学家,行政人员,与牧师们匆匆忙忙地检查着自己的工作区,以确保自己或他人的工作成果不会有危险。到处都能看到收容小组们正在准备着霍夫曼便携式电子奇术装置来集中可能有危险或者没危险的区域。在这些小组中,Shaw找到了她要找的男人:一位有着黑灰色头发,正在指挥装置安装的高大笨重的中年研究员。

“它得再往左移一点,”Shaw说着笑笑。科学家转过身,认出所来之人后他笑了回去。“你怎么样,Roland?”

“糟糕透了,”研究员Ferro回答,“不过这个就是最后一个了。安装完后我需要检查一下,确定异常材料实验室已经准备好关闭,然后就离开了。”

“不错。”

Jake可能已经走了,但是如果那实验室再被摧毁的话我大概会气死,已经是第六次了。你怎么样? ”

Shaw咯咯笑了笑,然后对着周围的乱七八糟比划了比划。

“嗯,你知道的,毕竟是燃眉之急。但是我们会没事的,我们每次都没事。”

Ferro点了点头,笑容上添了一抹担忧。

“请务必小心,”他说,“别让Lily成了寡妇。”

Shaw点点头,紧紧地抱住了她的朋友。两人分开后又笑了笑。Shaw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准备离开。

“替我向Lyssa问好,”Shaw挥着手说。

“没问题,”Ferro回答,“一定要把他们都干掉啊,Shaw。”


在SCP-3560的内部,各种各样的幽灵居者如蚂蚁般匆忙地准备着他们的袭击。但是在这骚动之外,Saker 123号与137号依偎在段树枝之上。后者将头靠在前者肩头,而前者则是沉浸在了自己的思考之中。终于,两人开口打破了平静,窃窃私语着。

“所以你的计划大概就是‘走过去一枪崩了他。’对吗?”Saker 123号问道,“一点也没有创意。”

“你有什么更好的想法吗?”Saker 137号还嘴道,歪着头看看它的伴侣。

“是啊,别去送死了。你现在得到了自由,不被任何人或任何事束缚。只有我们,直到永远。”

“谢谢你的安慰。”Saker 137号叹了口气。

“就算你成功杀了Vincent Anderson,那些他的支持者们也会反过来把你杀掉。然后你只会像现在这样,成为我们的一员并失去离开这里的能力,除非是在特殊情况下。所以干脆就不要这么做了,你只会后悔的。”

Saker 137号想了想,但还是摇摇头。

“Thorne和Spencer一直对我很好。这次我得按我的原则行事。我知道你不会帮我,我也不怪你。但是只是我必须做的一件事。就算会死我也得去尝试。”

Saker 123号失望地耸耸肩,只得同意。

“你总是他妈的这么固执。”

“我的程序大概就是被编成这样的吧。”


Vincent Anderson站在SCP-3560无尽领域中的一片空地之中。在那里,Aaron Howell与麦克斯韦宗派过来的仿生人们专心致志地在一个等边三角的三个点上准备着数据转换器,他们之中既有活着的,也有早已死去的。在仿生人们用心工作时,Anderson,Juniper,和Hector看着那些设备。

“它真的好美,”Juniper说,“谢谢你,Anderson先生。因为你,我们才能美梦成真。”

“我也没什么选择,是不得不去做的,”Anderson笑着说,“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这个设备能为你们带来你们所追求的安乐,不管在这里,还是作为WAN的一部分。”

他叹了口气。

“等任务完成之后,不管我是死是活,请你务必启动它们。在这之前不能行动。不然Saker 76号可能会仗势欺人。”

Juniper点了点头。

“没问题。”

接着,Anderson转向Hector。

“你怎么办呢,31号?等尘埃落定后你准备离开这里吗?”

“不。”Hector摇了摇他的头,“不管是好是坏,这里是我的家。我的同伴们都需要我充当能对抗疯狂的76号的理性之声。”

Anderson嘴角扬起了悲伤的微笑。

“你总是最无私的一个,31号。希望你也能找到内心的平静。”

看到Saker 76号在几个黄腹隼,游隼,猎隼,与灰背隼的保护下从树丛中出现之后,三人陷入了寂静。仿生人首领看了看摆在空地上的那些设备,然后摇摇头。

“最后的准备马上就好了,Anderson,”Saker 76号不动声色地说,“然后我们马上就可以发起攻击。如果你现在不忙着摆弄你的玩具的话,我想跟你谈谈在回到生者世界后的详细计划。”

“你带路,”Anderson微笑着,夸张的比划着让仿生人带路,“你一起来吗,31号?”

Hector微笑着点了点头,也向Saker 76号比划了比划。

“Anderson先生,在你走之前,”Juniper打断道,“我的兄弟姐妹们有一个给你的离别礼物。”

老半机械人抬起了眉,看着Juniper叫来它麦克斯韦宗的同伴。站在生者之中的仿生人递给Juniper一个背包,而后者则是从中取出了一个木雕的喜剧面具。它黑白双色的表面说明它是由从这篇树林中看下的树木雕成的。

“想着你什么都不带就去Site-64不太合适,”Juniper说着,递给Anderson手中的面具。老半机械人小心地看了看它,然后将其戴在脸上。虽然不是完全合适,但并不伤大雅。

“这真的是太贴心了,”Anderson用低沉的声音回答,“WAN与你同在,Juniper。”

“你也是。”


Jessie Merlo特工全副武装地独自一人坐在Site-64的餐厅中。一杯温热的咖啡平静地摆在桌上,而她则是缓缓地整理着她的思绪。如今Site-64空空如也,并且时时戒备着一场随时可能来的袭击。她与她的机动特遣队同伴们一直在不停地轮着班。

“长时间的无聊感,再加上极度的恐惧……”她自言自语着,抿了一口‘咖啡。’当她放下咖啡杯时,她的注意力转向了指上的结婚戒指。她本能地取出她的手机,然后点开了最新收到的信息。

“嘿Jess。是我,Desmond,你知道的,娶了你的那个傻子。”

“在我能好好跟你道别之前他们就把我赶出站点了。我坚持说我也能帮上忙,也是必要的人员,但他们说‘你没有过战斗医师的训练,’ ‘你只会去白白送命,’还有‘这不是拿枪的正确方法。’”

“哈,看来让一些人满足还真是难啊,对吧?”

“我知道你已经听到我不止一百万遍这么说了,但是去他娘的,我再说一遍好了。务必要小心啊。如果你这次牺牲的话,就算你已经死了,我也会追着你的鬼魂不放的。但是真的,我真的受不了葬礼,我会哭得一塌糊涂。如果是你的葬礼,我都不敢想我会怎样。”

“我爱你,Jess。我们回头见。”

Jessie看完信息后疲惫地笑笑,将手机放回口袋里。

“真是的,你确实是遗传了你妈啊,知道吗?”

Jessie身旁响起了话声。她转头看去,看到的只是站在附近的助理主管Shaw。

“你们两都嫁给了白痴中的白痴。”

Jessie耸耸肩。

“大概就是在我们的基因里吧。”

“可能吧,”Shaw咯咯的笑了笑,向门口比划比划,“跟我来,Mu-13的副指挥想跟我们谈谈。”


嗨,Gabe。 <3

Sasha?你没事吧?很久都没听到你的消息了。

我没事。最初的计划出了些问题,但哪次不是这样?

确实。

所以你有什么计划?

我们有他想要的东西。64已经全副武装,就等他来试着取走它了。没什么精心设计或错综复杂的方案。只要发现他就动手。

你会留在站点吗?

我必须留下。这是我的抗争,我想有头有尾。

它已经不是你的抗争了,Sasha,我求你……

就差那么一点,我们两个就要能毫发无损地度过这一切了。

但我始终还会无法阻止你。求你了,别在终点线前倒下。

不管怎么样,一切都会在这里结束的,Gabe。到时候我会放手的,我保证。然后我们就可以像你说的一样去泰国旅游了。

你可不准反悔。

爱你。 <3

我也爱你。 <3


Anderson,Hector,与Saker 76号站在一座小丘的顶端。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大波渐渐从森林新出现的传送口中走出并进入生者世界的黄腹隼,游隼,灰背隼,与猎隼。在另一边可以隐约听到枪声,爆炸声,与痛苦的尖叫声。

袭击开始了。

“等敌方势力被完全分心后我会打开你所说的传送门,”Saker 76号对Anderson说,“当你踏出它后,他会马上关闭,所以你得需要Benny来帮你指路带你出去。这会花一些时间,所以好好计划一下。”

“明白了。谢谢你。”

Saker 76号点点头。

“记着,我们已经说好了。等这个完了后,你会重新回到这里接受审判。不管怎样,你都会得到应得的报应。”

Anderson耸了耸肩。

“到那时,你们会把我怎样都没关系了。所有的所有都会结束。我们——”

Anderson的话声被一通打在他后背的子弹打断,老半机械人痛苦地叫着,向前倒了下去。Saker 76号与Hector立刻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快速跑走的穿着UIU外套的猎隼。

他们只向前跑了几米,就被身后朝他们而来的一根细长的电线穿入脑部,然后被拉倒在地。攻击者剧烈地颤抖着,然后静了下来。

电线慢慢地松开,并蔓延回了Anderson举起的手中。

“打开……传送门……”Anderson喘着气,一字一句地说。他做了个鬼脸,尝试着站起身。Hector立刻跑了过去,扶起他的制作者。

“你现在的状态不能——”Saker 76开口说道,却被一股向上空射去的电光打断。

打开……传送门……

“好吧。”

没过几秒,一个非透明但闪闪发光的椭圆形出现了。Anderson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幽灵阿穆尔隼个体。

“好了Benny,”他对小小的无人机说,“去找Phineas。”

它点点头,用一只像蜘蛛一样细长的腿敬了个礼,然后匆忙爬进了传送口。

“跟我一起来,31号,”Anderson对Hector说,“带上那把枪,我们会需要它的。”

苍老又脆弱的半机械人与他的幽灵协助者们离开的亡者的世界。这将会是他们最后的一项使命。


« 完美计划 | 终末 | 终末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