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记录116-DE

在本记录中,记录有首次发现SCP-116-DE-1和SCP-116-DE-2的记录。

时间: 2010年██月██日,14:12

地点: 离柏林不远的███

前言: 从上一次任务中撤离的特工von Dorff和Straub正在高速公路上,突然他们被追踪SCP-116-DE-1的五个SCP-116-DE-2个体超车。特工们意识到,好像没有一辆车有司机,他们随后通知了最近的基金会站点,并在追逐的同时进行攻击。一架直升机被派来跟踪车辆,以备特工需要对异常进行运输。与此同时为保险起见将所有无关汽车引导出高速公路,以便于MTF能够顺利行动。

14:25:34 因为SCP-116-DE-1左右超越其他道路使用者而被直升机的摄像头捕捉到。SCP-116-DE-2个体执行类似操作以跟上被跟踪的SCP-116-DE-1。

14:26:25 为首的一辆SCP-116-DE-2个体对SCP-116-DE-1发射了钩索。然后SCP-116-DE-1进入前方两辆车之间的空隙。钩索卷入了SCP-116-DE-1前面的货车。随后该个体立即截断了钩索,因为其似乎无法维持该钩索。随后SCP-116-DE-1拉开空隙并超越右侧的货车。追逐它的个体也是如此。

14:28:08 其中一个SCP-116-DE-2个体激活了火箭筒并对SCP-116-DE-1的方向发射两枚火箭弹。这使得SCP-116-DE-1无法有效侦测周围的车辆,并撞击了两辆无关车辆。残骸随后被SCP-116-DE-2撞到一边并继续追击。特工von Dorff和Straub也紧随其后。在他们通过后,身后的残骸发生了几起追尾碰撞,并造成了一场彻底的交通堵塞。特工Straub随后报告了事故。

14:30:12 SCP-116-DE-1到达一段没有其他车辆的路段。两个SCP-116-DE-2个体出现在了SCP-116-DE-1的左侧和右侧。然后两个个体逐渐缩小与SCP-116-DE-1的距离,使其不能再左右躲避。另外一个实例位于SCP-116-DE-1后方,准备发射钩索。这时SCP-116-DE-1突然打开后备箱,扔出了一颗投掷雷。这使得紧随其后的SCP-116-DE-2急忙刹车躲避。而两侧的两个实例反应不及,继续向前前进。同时,SCP-116-DE-1又开始加速并伸出火箭发射器。向其面前的两个SCP-116-DE-2个体进行了一次射击。两个火箭击中并摧毁车辆。尽管SCP-116-DE-1后面的那个个体已经采取了躲开投掷雷的规避行动,但是由于避闪不及加上速度过快,该个体还是踩上了投掷雷并失去了行动能力。剩下的两个个体继续进行追击。特工von Dorff成功躲开了这些爆炸的残骸并保持着对异常的追踪。

14:31:12 SCP-116-DE-1再次超车一次。SCP-116-DE-2的一个个体追赶上了SCP-116-DE-1并将其卡在左边。然后试图将SCP-116-DE-1推向护栏。随后SCP-116-DE-1偏转车头进行对抗,但似乎没有足够的力量来进行对抗。另外一个个体在SCP-116-DE-1后试图瞄准,据推测会发射它的钩索。SCP-116-DE-1随后投掷出另一个投掷雷,迫使该个体进行躲闪1,然后减速慢下来。位于SCP-116-DE-1旁边的SCP-116-DE-2个体将后轮与SCP-116-DE-1后轮卡在一起,并晃动SCP-116-DE-1的尾部,同时将其顶于高速公路的另一边。然而SCP-116-DE-1在被绊住后,利用旋转动力,一边前进一边开始反方向转动尾部。它从后面撞击了旋转的SCP-116-DE-2个体,使其旋转过来车头冲后。同时另一个个体发射出了钩索但是钩索由于SCP-116-DE-1的位置被弹开。当该个体试图收回钩索时,被正在试图转身的另一个SCP-116-DE-2个体撞上。两个个体突然彼此相撞,并在SCP-116-DE-1转弯加速时自行放慢速度。钩索脱下后,两个个体继续进行追击。

14:34:19 诸车辆再次到达没有其他无关车辆的高速公路区域。SCP-116-DE-1开始S形行驶以防止其追击者们追上。一个SCP-116-DE-2个体发射了火箭弹,但是被SCP-116-DE-1的机枪拦截并在击中前被击毁。

14:34:56 道路进入弯道。个体已经追上了SCP-116-DE-1。SCP-116-DE-1在坚硬的路沿上行驶,突然将其抵消摩擦用油撒至路面。追击它的SCP-116-DE-2个体开始摆动,在突破护栏后一头撞上大树。此行为完全阻碍了追击的两个个体。随后MTF小组到达事故现场,而特工Straub和von Dorff对SCP-116-DE-1继续追赶。这个反常事件一再阻断交通秩序,直到基金会完成了对公路的清洁措施后才恢复。以SCP-116-DE-1为目标的直升机队仍在设法指挥特工继续进行压制。

14:52:51 SCP-116-DE-1进入柏林。在地基金会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完毕,但该车辆并不明显,并在遵循一定的交通法规。特工von Dorff在追击中再次失去SCP-116-DE-1踪迹,必须由直升机指引。

15:13:24 监控摄像机看到SCP-116-DE-1到达东边画廊2时突然停下来。不久之后,它开始缓慢移动,并开始沿着柏林墙遗迹的方向行驶。到达柏林墙前,SCP-116-DE-1突然停下来。然后开始采取一条与柏林墙路线相吻合的路线。

15:24:19 特工von Dorff设法恢复了对目标的追踪。SCP-116-DE-1行驶至齐默尔大街-腓特烈大街交叉路口并再次停下。在其身边的汽车司机开始不耐烦的鸣笛后SCP-116-DE-1再次启动并始终在车流的最后行驶。然后开始在东柏林漫无目的的行驶。

16:45:19 特工Maas在SCP-116-DE-1在红绿灯前停下来时设法放置了一个跟踪发射器。随后直升机开始接受到信号。特工von Dorff和Straub继续进行跟踪。

18:00:45 SCP-116-DE-1进入一个废弃的停车场并停止其引擎。然后其引擎再次启动,但立即哑火。SCP-116-DE-1随后多次重复这个动作。不久后,Straub特工和von Dorff特工到达,将他们的车距离SCP-116-DE-1保持一定距离停放。以下是特工的随身摄像机所拍摄到的。

特工von Dorff: 它在那儿做什么?发动机坏了么?

特工Straub: 我不知道……不过如果你有点想象力的话可以认为它在抽泣……

SCP-116-DE-1突然在静止的状态下猛地发动发动机,这应该是一种威胁的意思3。特工Straub曾经有过与类似异常打交道的经历,于是试探性的亮出了他的徽章。

特工Straub: 特工Straub,SCP基金会!我们不是来伤害您的,而是……啊……您能懂我的意思么?如果能懂的话鸣两声笛。

SCP-116-DE-1停止威胁动作,在短暂的停顿后鸣笛两声。

特工von Dorff: 这就和那个铁人一样……反应挺灵敏。

特工Straub: 放轻松!啊……我想您是刚从那群黑车中逃出来的对吧?不是鸣笛一声,是的话就鸣笛两声。

SCP-116-DE-1鸣笛两声。

特工Straub: 您是由猛禽科技工业制造的吗?

SCP-116-DE-1鸣笛一声,紧接着发动机短暂地空转了一下并排出气体。

特工von Dorff: 猛禽科技工业从来不会制造这些东西的。我敢和你打赌它是从茨维考来的。

SCP-116-DE-1鸣笛两声。

特工von Dorff: 哈!谢谢。

特工Straub: 但是您也没有那么科技感十足,对吧?

SCP-116-DE-1鸣笛两声。

特工Straub: 呃,难道你是说你经历过……呃……史塔西的改造?二十五号部门来的?

SCP-116-DE-1短暂停顿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行驶到特工身边几厘米的地方。在短暂的停顿后发出了两声短促的笛声。

特工Straub: 我们想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可以保护你不受猛禽科技工业的骚扰。可以吧?

SCP-116-DE-1鸣笛两声。

SCP-116-DE-1在未抵抗的情况下被运输至Site-DE19并随后受到了检查和清洁。大部分目击者在随后进行了A级记忆清除。其他目击者因为随后在各种媒体上发表“被赛车追逐的卫星车”的言论和报道而遭到搜查并被记忆清除。在柏林散布了假消息称SCP-116-DE-1只是柏林墙博物馆的宣传噱头而已。有关事件信息目前被认为完全被管制。SCP-116-DE-2在这次事件中的残骸未被完整恢复,因为都启动了自毁机制。其残骸随后被基金会全部回收。

“SCP-116-DE-1的证词证明了对这些残骸的猜测,SCP-116-DE-1只是一个猛禽科技工业的研究对象而已. 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猛禽科技工业不仅自行研发的新的异常特性,并且还在积极的复制他人的成果来作为自己的成果。虽然这是一个坏消息,但是似乎他们并不在乎SCP-116-DE-1被捕获还是被摧毁,而且对他们来说,好像SCP-116-DE-1被捕获大概也是个好消息。如果他们继续这样不负责的处理它们的异常的话,我们可能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Dr. Weißmann

补充: 在这次事件之后遇到的SCP-116-DE-2个体显示出彼此之间更好的协调和更少的反应时间。可猜测猛禽科技工业在对SCP-116-DE的逃生进行了记录和评估后获得了新的数据,并应用于改善车载AI之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