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不存在了
评分: +24+x

“还有四个月左右就要开始评选这次的年度最佳员工了呢。”我转过头对旁边的朋友念叨着。

“是啊,你今年那么努力,还成功的在收容失效中把那个Keter抑制住了,今年你的贡献肯定是最大的了,果然新人都是怪物吗!恭喜你啊,这次年度最佳员工应该稳了呢。”我看着之前在收容失效中合作的队友,他在旁边伸着懒腰向我抱怨着。

“你贡献也很大啊,最后还不一定呢。”我笑着跟他说。

“好了,上头特地给你这几天分配了些简单的工作,应该是让你去放松一段时间,来,接着。”我看见他扔过来了一把钥匙。

“这是?”

“啊…对,你还不知道,当时你还躺在病床上,我们站点的那位Y██特工在一次收容任务中牺牲了,虽然他救下了他们全队的性命还抑制住了那个项目…但是…妈的,一个破勋章又换不回人命,算了,拿好这把钥匙,你今天负责收拾他的遗物。”我看着他微微抬起头,语气也从平淡到愤怒又到无奈,但我现在却什么都说不出,我轻轻的拍了下他的肩,我们的性命总是随时会丢的,那也没什么办法,就像上次一样,死亡的阴影就笼罩在我的面前,但我最后还是活下来了,活着才能帮助更多的人,不是吗。

我绕过了我的朋友,让他在那里自己安静一会,我看着钥匙上的编号去寻找那位曾经被叫做传奇的Y██特工的房间,他现在已经是真正的传奇了吧…“第9号…没错是这里了。”我用钥匙打开了房间的门,开门后并没有原本想象的脏乱不堪或者是工工整整的房间,这位传奇的房间看起来…恩,很明亮,窗边还养着一朵小花,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时刻在生死线上的特工,他的房间有一种莫名的温馨感。

恩,一盆花,一本表面有点破旧的日记,一根钢笔,一套用来替换的战术服还有几包零食。

这是他所有的遗物了,我站在他房间的门外鞠了一躬。

剩下的任务就是把遗物交过去了,我看着刚用箱子装起来的这些遗物,突然非常想要翻开他的笔记看一眼,我靠在墙边,把箱子放在地上,从中拿出了那本日记,传奇的一生肯定非常精彩吧,我这么想着。

19██年,7月5日,阴

今天有一个Keter项目收容失效了,我少了两名队员,X██和C███,这种事发生的太多果然像前辈说的已经开始麻木了吗…为他们默哀,上面很快会为我调来新的队员的吧,但这么多年了总觉得我应该记点什么,写日记我觉得根本会坚持不下去啊。
但是你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

我在结尾后面看到一行小字,那可能是他的队员对他的吐槽吧。

19██年,12月23日,晴

我们站点主管又因为没有拿到年终奖而扣我们的工资,还好今年年度最佳员工的奖金倒是没有少,差点就没有钱请队员吃饭了,这次一定要好好的大吃一顿。
所以你下半年就靠零食和队员救济过日了吗

噗,看来这个写字的人一定是经常被蹭饭的。我不由得笑出声。

19██年,6月14日,雨

嗨,我发现你了,偷偷在我日记后面写字的家伙,不过你的吐槽还真的是恰到好处啊…快点过来跟我老实交代,要不被我发现了,今年下半年我的午饭和晚饭你就包了吧!
结果你还是没有找到,还有记得吃早饭

我继续翻了几页,这位传奇还是没有成功找到那个留言的家伙,突然我发现我翻到的页面被一种腐蚀性的东西破坏了,中间有一大半都是这样,只剩下后面几张还是完好的。

20██年,5月20日,晴

恩,给我留言的老朋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找不到你,我这么多年特工的本事就跟不存在一样,算了不说这些了,愿意在今天这个让人难受的日子里一起来食堂吃饭吗?放心,是我请!
恩…不能

20██年,7月28日,雨
又是一天雨天呢,上次没抓住的那家伙好像又出现了,看来今天晚上还要出去一次,那家伙肯定是个Keter吧,看来又是凶多吉少的一次,老朋友抱歉啊,这本日记昨天救了我一命,昨天那家伙击破了我的防护服,还好我在衣服内侧放着这本笔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能挡住那一下子,不过前面大部分都已经不能看了,抱歉啊,你给我的留言被毁坏了。

前面…不是有些是好的吗,我突然困惑起来,难道是他亲自又写上去的?不像啊,还有为什么这里没有人留言了呢,等等…7月28日,不正是他牺牲的日子吗…但是这本笔记后面为什么还有一页。

20██年,8月1日,晴
嗨,老朋友,我来跟你坦白啦,这个事我也纠结了好久呢,其实我是想和你一起吃饭的,但其实…我也就是一本笔记。没错,别惊讶啊老朋友,我就是你现在手上的笔记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意识,或许我就是你口中的异常吧,不过最多也就是个Safe吧,不过我这个Safe可是救了你一命!我有在修复前面被破坏的地方哦,不用抱歉什么的,但我觉得我的力量好像在慢慢衰落下去,可能没办法完全修复了,所以我过来说的果然还够及时吧!恩…我觉得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不存在了所以你就不用为要不要把我交出去而纠结了啦,我可能还比不上一个Safe吧。[一个简单的笑脸]
哦,对,记得吃早饭,第26页里之前有有夹一笔钱,我已经把钱放到最后去了,吃不起饭的时候再拿出来用。

笔记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果然在最后看见一笔钱夹在里面,我没有把它取出来,我站起身,抱着箱子往人事管理部走去。

“喂,你小子,这个时候申请转站点是怎么想的,等今年过了再走也可以啊,年度最佳员工的奖品还是很多的,而且你去的还是公认奖品最少的26站点。”我在收拾行李,得到我转站通知的朋友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朝着我大喊。

“也没什么啊,我只是想要去那里用他们的奖品做件事,而且听说那里人少还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我努力一下今年还是可以争取的,还有恭喜啊,今年的年度最佳员工应该就是你了。”我拎起行李箱笑着对他说,然后我看见他的脸色非常的复杂。

“咋了?”

“你不知道吗…因为奖品问题26站点的年度最佳员工都是在夏天评选的,昨天他们刚刚颁完奖。”

我清楚的听见了我的行李箱砸到脚上的声音,它稍微打开了一点,依稀可以看到放在最上方的是一本破旧的日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