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 Aの黄❤️油❤️绝❤️赞❤️发售中~!!!
评分: +209+x

“我要做个黄游!”Tenth Lee猛拍了一下桌面,Lilly还记得那个时候,Tenth Lee的气势让她觉得这位游戏工作室组长的背后生出万丈光芒。“做个以基金会特工W很多黑条,Asriel为主角的黄游!”

Lee摸了摸自己两巴掌长一巴掌宽的护心毛,又晃动了一下头上带的那个劣质鸽子头套。右手夹起盘子中的烤肠往头套的鸽子嘴位置一塞,吧唧一声烤肠就掉在了地上,滚了几个滚儿,滚到了Lilly脚下。Lilly暗骂一声放下了自己面前加了双倍变态辣的螺蛳粉把烤肠踹回Lee脚下:“你说谁?SCP基金会的?”

这不能全怪Lee,自从上次的魔物娘育种游戏测试失败之后Lee就一直这样子。好端端的一个年轻小伙就这么变傻子了。

跟其他Letters的游戏工作室不同,这个独树一帜又在异常游戏界远近闻名的游戏工作室有两名组长。Tenth Lee和Lilly,作为一个以制造十八禁或更往上年龄也禁止的色情游戏和搞笑劣质游戏的工作室,这纯洁的一男一女不禁被很多人遐想。但工作室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俩人都没有夜生活,并且这具有很大的可能性——他俩都没跟人上过床。

“你管他哪个基金会还是基基会的呢。我说,W黑条,Asriel。”Lee侧着头用鸽子头套上的一边眼孔看着自己的搭档。

“W什么?”

“你耳朵不好喽?Asriel。名字太占字数了我们就叫他WA吧!”

“哇,蛙?”Lilly嗦了一口粉,含糊不清地回答,翻滚的红油顺着热腾腾的粉丝沾在她唇边。重辣的螺蛳粉的味道在她口中化开,顺着喉咙滚了下去。尝到额外加了几块钱而得到的鹌鹑蛋的味道,她脑海中瞬间充满了温馨的暖意。

“哇哦。”Lee在搭档鄙夷的目光下夹起另一个烤肠,然后把烤肠直直地戳进半熟的煎蛋蛋黄里,“兄弟,你管他叫什么。我说做个黄游吧。我跟你说那次我被他们逮住,他掰着我的胳膊摁着我,还拿枪指着我,我靠,我那时候感觉我恋爱了。噢,老天,万能的莉莉酱,他们几乎把我所有该记的和不该记的都弄没了,却没让我忘记他的名字。”

“变态。”

“兄弟,做不做。”

在最后一根烤肠咸香交杂的汁水在Lee口中爆开,肉粒被细致咀嚼过又顺着喉咙进入胃中,带来十分足够的满足感后,Lilly开口了。

“做。是男人就干男人……”她拧开汽水的瓶盖儿,汽水发出一声令人愉悦的声音,“该干的事情。”


Lee是那种说干就干的男人。Lilly是那种说干就同意的女性。在某些方面他俩出奇的一致。

Lee嘬着牙缝里卡着的香菜叶子,他的黑眼圈看起来极其杀马特。这人一边挠着自己干巴巴的毛乎乎的,也不知道几年没修过的头发,一边大声嚷嚷。

“是这样的,莉莉酱!是触手还是捆绑,这是个问题。”

Lilly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关上了电脑上播放到末尾的色情小电影,她的每个字都极其深情,“我想触手你。”

“好,那就先,触手WA再捆绑。”

“触手之后再捆绑有什么意义?”

“我不知道诶。但触手本身不就是给他绑上吗。”

“可以,但没必要。”

“草。我的意思是吧。你看,他是个特工。”

Lee骚气澎湃地翘起二郎腿挠自己的头发。他足足二十个小时没睡了,就是为了画一个以前给他来过几下子的男人不穿裤子和裤子底下那个布料的图和一个不穿裤子身上还有很不科学的量的浑浊液体的图。

“特工怎么了。特工不能中出?能啊!而且你又不是日他,你是以他为原型角色。”

“如果他不是特工,我就会更倾向于触手他。这关乎于一些量子力学的研究和关于括约肌和海绵体的医学研究。但如果他是特工,他就得被捆绑,或者谜之无脑囚禁剧情啥的。这不关乎蜡烛不蜡烛的,说真的这年头还有人萌蜡烛吗,得了吧兄弟,二次元不需要润滑。”

Lee终于把牙花子里卡着的菜叶弄了出来,没有人猜的透这个优秀也不那么优秀的游戏制作者是怎么想的。

“你怎么这么屑,草,怎么回事啊你们这些男生。”

“我是直男。但为啥游戏是艺术,性是艺术,色情游戏就下贱了。”

“你是喜欢他吗。你是馋他的身子。Lee叔叔,请。”Lilly拍了拍键盘摁下一串描述肉体与非肉体紧密贴合,互相试探又气味散发的文本,“你真的不准备,弄点一个蛙和很多个男的那种剧情吗。”

“大兄弟啊,你就真准备一直叫W很多黑条,Asriel为蛙了吗。整得像是我们俩在做一个日青蛙的游戏一样。”

“那个你说的很多黑条到底是什么啊。屑。”

“这个东西就是基金会他们那边用的。你知道他们没有必要像我们这样给所有角色绞尽脑汁取个看起来像个人的名字。比如李黑条,其实他可能叫李狗蛋或者李桂芬,这听起来一点也不基金会,但如果是用了黑条,瞬间听起来就很基金会了。”

“草。”

他俩沉默了很久,大概有半个小时。Lee作为一个说话不过脑子又话痨的人能沉默这么久着实难得。在那段时间内空气中只剩下了敲打键盘和笔尖蹭过坚硬表面的声音。

“除了日WA,你不觉得,我们在做好事吗。”Lee 又开口了,他点了一根烟然后看它燃烧,烟味儿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我们做过能让人日猫日猪日狗日汽车的游戏,让人能感受日火山和日大地的乐趣。我们让人们感受了不一样的快乐,满足了他们各种各样的性癖好。我觉得这比其他的一些掌握了异常力量的人做的更有意义。”

Lilly没有回答。

“有些人掌握了异常就想杀人或者毁灭世界啥啥的,打啊杀啊爆破啊啥的,我觉得这些人脑子或多或少有点问题。可能他们没有父母,或者别的什么,中二病啊或者就是这样很酷,对吧。这有啥意义呢,给人整死了或者给一堆人整死了,但自己早晚不也得死妈。啊不是,死,吗。”

绘画软件界面上一个男性被绳子束缚住,裤子被扒下一半的图像的黑白变得清晰起来。Lee极其确信一些痴女就是喜欢这种西装纯良男被捆绑的场面。Lilly除外,Lee很了解自己的搭档,Lilly不喜欢人类雄性全部的生殖器。

“然后有些人就想用异常拯救人类。啥的。说实话我觉得人类不需要啥异常的力量来救济穷人啥的,这种做法也太自以为是了。这有啥意义呢,又能给人带来什么,这东西毕竟是异常,对吧。如果人必须靠异常救济才能活着,这些人还不如死了快乐点。就因为有这些个没事找事还有点自以为是的人,那些个基金会和什么幺蛾子联盟才这么忙。”

Lilly抬起头看了一眼Lee,她对搭档的逼逼叨叨和胡言乱语习以为常。然后她又低下头摁自己的键盘,打下一串描述Asriel被异常触手怪困住后粘液与体液混杂滴落在地上的文字。她又看了一眼剧本,上面写着“然后鸽子侠从天而降拯救了特工,从此他们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

她把剧本的文本文件放入了垃圾箱。而Lee仍然滔滔不绝,他正在涂抹大腿肌肉的高光。

“所以我觉得我们才是利用异常利用的最好的人。兄弟。我们让人快乐。生生死死的事情谁知道呢,万一明天就有杀不死的蜥蜴闯进来啃死我们俩,或者因为什么玩意世界就毁灭了,那都是狗屁,兄弟,搞黄色才是真的。我们做的游戏是真实的快乐,人们会乐意把用来斗争和仇恨的时间放在我们做的东西上的,而且玩我们做的东西不用担心性病,除非你是精尽人亡了。及时享乐,我们让很多人得到了快乐。”

Lee把腿搭在了办公桌上整个人躺在办公椅上,然后咣当一声他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后脑勺着地,这让他的声音停顿了几秒。

“你还记得之前那个欲肉教的金主吗。”

“让我们做能跟大术士亚恩做爱的游戏的那个?强奸亚恩的带恶人?”

“我的意思是,你看,我们做了这个游戏让他能……呃,你非得用那个字眼吗。不能用个类似于跟偶像亲密接触之类的词?”

“行。风雅。”

“你看。我们让他能强奸亚恩,这样指不定就减少了多少奇奇怪怪的仪式。说不定我们就救了几个人命呢。如果是破碎之神的教徒想,我们也可以让他们跟齿轮或者接口嗯嗯啊啊对吧。”

“草。草。草。”Lilly就像是吟诵某些咒语一样重复着这个充满了赞美和别的意味的字。

“那我们就是做了好事。真的。你不觉得吗?”

“这就是你看上一个基金会特工然后做他黄游的理由?”

“不。我下贱,我就是馋他身子。”


L²工作室的工作效率非常优秀,堪称打桩机。多种意义上的。当还差十分钟就到了午夜十二点的光照进工作室的小屋里,电脑或移动设备的光打在每个熬夜的人脸上,每个人看起来都像是连续工作了三四天,脸上带着绝顶疲惫和兴奋的神情。

一片交杂着敲键盘声音的喧闹寂静中,一个小隔间没关严的门缝中隐隐约约露出荧光绿色。

“Lee前辈做什么呢……”新来的实习者不安地抬头望着那边。Lilly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胸前,安慰道:“他在测试新游戏,顺便模拟给他的梦中情蛙展示他的荧光浮世绘异常避孕套。这个套套的光能达到普通荧光的七倍,按照使用者的兴奋程度而变得更亮。”

多么有情趣。

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想象,那个模拟出的纯良特工被绑得紧紧的,看见一个头上带着鸽子头套的男人,在他面前裤子一脱,喊了一声“你看老子的异常套套酷不酷!”然后舞动的情景。

实习生理解地拍开了Lilly的手,以一种怜悯和悲凉的神情看了看那扇门,和门缝里时隐时现的舞动着的荧光。这一抹绿色是多么的有活力,在无边的黑夜中激情的舞动,就像是生命的意义所在,就这样一直舞动,舞动下去。人生的一切就在那黑中绽放,包含着人类科技结晶而诞生的绿,结合着韵律,在那里,永恒的。

后来Lilly再也没见过这个实习生。这太糟糕了,她怀念她的触感,马卡龙的味道总是那么甜美。

然而去掉这点点遗憾,今天还是令人兴奋的一天。无论如何发布一款新游戏都是令人心潮澎湃的。

Lilly不再去看自己那个脑子缺点东西的搭档,在键盘上敲下最后几个字:

《绝密探索记录 ~特工与魔物的xx天~》绝赞发售中!!!






W Asriel的这个夜晚有那么一点点小无聊,他偶然间打开了一个声称贩卖异常色情游戏的网页。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