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夫约会

今天不只是随便哪个华夫日。

今天…

是华夫约会日…

Clef本月最好的日子其中之一。

Clef的房间很黑,而且仍然像以往一样混乱。他知道Kondraki很快就会过来,于是他捡起几件东西,匆匆把它们塞进各种橱柜或沙发下,随后仿佛自己刚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点了点头。他字面意义上的拍了拍自己的后背来作为刚刚诸多努力的回报。

在Clef的客厅的正中间放着个专为今晚准备,用两个咖啡桌拼起来的桌子。上面放着盘子,各种多半不仅仅为了今晚的华夫饼而设置的糖浆,还有点燃的蜡烛。

很快门铃就响了起来,和往常一样准时。

Clef迅速抚平了他蓝色的花衬衫,冲到门口一把打开了门。门撞在墙上,把手甚至已经在上面凿出了一个洞。 “Konnie!” Clef满脸微笑,一边打招呼一边紧紧地搂着Kondraki的手臂。

“哇——哦。”华夫饼烹饪的气味冲击了Kondraki的鼻子。他用手臂环绕着Clef,深吸了一口气。 “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嗯?我觉得你比平时还要更兴奋些。”

Clef放开了Kondraki的胳膊,后脚跟再次落回了地面。他把对方拉到咖啡桌旁,让他坐在地板上。 “华夫饼很快就要好了,今晚我做了点儿特别的。”

“你不是每次都会把它们做的极为特别……”Kondraki更多的是在对自己说,因为Clef早已经冲向了厨房。

不!” Clef相当快地大声回应。 “我说一些特别的!”

不久之后,Clef走出厨房,手中拿着一个纯水乐的瓶子,还有块滚烫的华夫饼从瓶口上面伸出来。 “请相信我,我已经做过上百次了。”他冲到Kondraki身边,把放有华夫饼的瓶子放在靠近自己的地板上并坐上了他爱人的大腿。 Kondraki开始明白为什么Clef今晚如此热切,但看起来依旧不太确定这瓶子……

Kondraki并没有时间来处理正在发生的事情,但是随着Clef坐在他大腿上匆忙地用手解开他的裤子,他也慢慢地放松了下来,身体后靠。 “我曾以为这是个华夫夜。”他笑得很微妙,双臂抱在脑后,闭上了双眼。

微小的“啵”的一声之前,一个塑料瓶变形的声音充满了房间…然后是一片寂静。

“…… Clef。”

Clef几乎震惊地盯着下方,视线回到Kondraki,然后又再次盯着下面。 “一般这不会发生的这只是一个简易版的飞机——”。

“你说一般这不会发生是指——”Kondraki这次的语气更加严厉,他坐直身子低头向下看,看到了一个纯水乐的塑料瓶正卡在他的阴茎上,里面还有一块沾满糖浆的华夫饼。

“CLEF,”Kondraki尖叫起来,抓住瓶子试图把它弄掉然而只带来一阵痛苦的呻吟。

“平时的话用这个东西就——你懂我意思吧——玩的开心才对,但我猜我低估了这些糖浆会——”

“求你了,去打个车——Clef。”

现在一脸挫败的Clef站起来,拿起了一部家用电话。他拨打了一个当地的出租车号码,尽可能约了最快的一辆。

这对站在人行道上——Kondraki没有穿裤子,而Clef的也被解开了——就在公寓外面,在一切都在寒风中摇曳的时候。他们彼此抱在一起保持温暖,尽可能靠近路边等待着。

出租车没过多久就到了。 Clef用一只手向出租车示意。它在靠近时放慢了速度,但随后又开始加速——在看到那里站着两个成年男子,而其中的一个还在生殖器上卡着个塑料瓶的时候。

“嘿!” Clef愤怒地叫了一声,用异常快的速度追赶着那个被吓到开出两倍限速的司机。

塑料瓶撞击混凝土的声音在寒风中轻柔地回荡着。归根结底,这真冷……而Kondraki终于不再被卡在纯水乐牌子的塑料瓶中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