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言之隐
评分: +18+x

la kanrohttp://scp-wiki-cn.wikidot.com/2020-waifu-contest
la kanro:草
la kanro:中分出了waifu竞赛
la kanro:有人想挑战一下这个吗(
Zeldashu:就一天吗
Zeldashu:有点赶

概要
主题就是嫁(Waifu)——写出你的老婆/老公/另一半吧!

Zeldashu:这征文简直就是他妈为我量身定制的啊!
Zeldashu:让我想想这次怎么花式晒妹。

但是,必须不是人形*!

Zeldashu:我操他妈。
  

我对陈启一点,不,半点感觉也没有。

那是一张写在同学录上的留言。严格点说,是那个女孩给程赖贤的同学录上。理论上来说,陈启永远也不会看到这句话。只是“死党”总是喜欢同时充当“损友”这个职位。平日一同玩耍的几个男生此时笑嘻嘻地聚到了陈启的面前,还有那张程赖贤手上的同学录。

下周便是正式的毕业典礼,暗地里还在祈求同学们不要分开的陈启,压根没有预料到人心的恶劣能到如此地步,虽然他也并不认为平日和死党的关系很好。

只是这次对他来说,真的有些过了。

没有防备地阅读,没有防备咬到舌头。

尽管已经满口鲜血,他还是希望不要让人察觉出来,想假装不在乎地回应一句“哦。”却发现张嘴也困难。

年仅12岁的他,下意识地想向他人寻求帮助,可唯一能帮助他的朋友,此刻正将他包围,仿佛恶狼遇见落单的羊羔,迫不及待要欣赏接下来的笑话——陈启明白了,此刻自己一定不能哭出来。他抱着自己的腿蜷缩了起来,像个女生,像个婴儿,他并不担心这样做有失风度,因为那东西他从来也没有,他只是想着感觉好受一些。

这样一想,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那个女孩。她此时正和别人有说有笑,谈话的对象竟是一个往日老是喜欢揍她的男生,而那位全校知名的坏男生手里,拿得显然是女孩派给他的同学录。

为什么?

自己到底哪点比不上他了?自己既没有欺负她,也频频向她示好,可为什么就连收到一张来自对方同学录的资格也没有?而那个混蛋却……

他终于逃出了课室,跑出了校园。一路狂奔回到自己家中。

将房间的所有入口都封锁起来后,男孩倒地痛哭。

给我疯,给我变成傻子,我不想再理会这个世界……他希望自己可以就这样哭死在床上。

可越是这样想,他的理智越逐渐回归,最终他明白了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属于疯狂的那一侧。而他的小学生涯,也就此结束了。

第二年的3月情人节,他用存储了一年的零花钱买来了一根豆丁大的德芙黑巧克力,还有一张精致的明信片。接着模仿自己认知里女生的字迹,歪歪扭扭地书写起来:

情人节快乐,献给男朋友,陈启!

回到家中,他想尽方法拍摄了一张不会穿帮的照片,然后发到了那个女孩的个人贴吧里。

一切完毕后,他无助地盯着那变了样的一年份零花钱。心想,既然没有真正的送货对象,不吃也是浪费,想着便拆了包装。之后如期地品尝到了那抹属于黑巧克力的苦涩,还有自己眼眶中的泪水。

  

又一年,感觉不到这个世界任何色彩的他,却收到了一条来自陌生人的信息:

“你画画好像很厉害?”

他不知道那是谁,此时距离初中开学虽有一年多时间,他和班上的恶人们仍然没有任何交集。为防自己明天暴尸班级门口,他谨慎地点开了对方的个人资料。

性别:女

恶作剧?他心想,不管如何,他知道自己明天肯定要出事。

  

那个女孩,很阴沉,也很漂亮。这是他的第一印象。当然,和班级里其他人没差,都有一副要砍人全家的凶恶样子。

这样的人真的对画画有兴趣吗?

陈启只能直摇头,“不信任”在这样的环境下,意味着生存。

  

两人的关系进展得很快。至于陈启甚至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女生发来的新衣服自拍照,他好久才想出要怎么回复。

“好看。”

这是对好友的称赞?还是恋人间的……他并不敢往后想。

只希望这样的时光能更长久一点就好了。他祈求。

“你以后打算交女朋友吗?”有一天,女孩问道。

不打算。陈启心想,他现在还小呢。“你呢?打算交男朋友吗?”男孩反问,多少带些好奇。

“我也是,不打算。”女孩回答道。

2个月后,女孩因收到来自男朋友的礼物而在课堂上哭成泪人。男孩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当晚,他通过女孩的闺蜜了解到了这点,随后亦在家里哭得崩溃。

不是说不打算交男朋友吗?为什么要骗我?男孩想不明白,亦没有敢发短信质问对方。他只感觉被朋友欺骗,被最亲密的人背叛,而自己明明一切都告诉了对方。

“你也喜欢她?”面对漫长的沉默,女孩的闺蜜好奇道,更像是试探。

“是。”文字发出的瞬间,陈启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出于报复,还是确有其事。

  

2011年,他的世界到达了冰点。无由来的,他成为了全班的公敌。

陈启可以清楚感受到来自同班人的鄙视目光,哪怕是同桌的。它们都在说——你这个丑逼哪一点配得上人家了?

此年,亦是雾霾开始变得严重的一年。混凝土色的天空,覆盖在混凝土色的城市上,而名为人类的物种在其中围绕着自己的生物钟机械般的行走,宛如丧尸。

这一切,都像极了末日的前兆。

  

2012年,他遇到了一位愿意将他抱在怀抱里宠爱的“长辈”,遗憾的是对方是个男生。他们无话不谈,每当放学总会等待和对方一同离开,互喂回家路上小吃店的食物。陈启甚至想过,为对方穿上女装,当对方的女朋友,或者,反过来……

一切在2013年初中毕业戛然而止。

后来,偶尔的,陈启还是会将以往他们经常讨论的SCP条目拿出来翻阅,还有那个国产Galgame……

  

2014年,高一的陈启下定决心,要做回自己。于是他选择了美术这条道路。他尝试原谅自己的过去,开始积极乐观的主动结交朋友。轮到男孩走上班级进行自我介绍的时候,没人知道他花费了多少的勇气。

当台下响起掌声时,陈启心想。终于,自己可以像个人一样生活了。

  

新生活并非一帆风顺,美术专业这条路远比男孩想象的复杂。学校机构的不重视以及腐烂透底的教育制度使得师生站在了各自的对立面。

强迫听课、洗脑教育、课外机构与在校教师的利益挂钩、无理性对学生的发泄……简而言之,一切只为钱服务,教育机构丧失了自身作为教育机构的责任与良知。

被沉默者终会在沉默中消亡。面对这些,学生永远只能是弱势群体。于是课堂睡觉、说话、私下辱骂……所有你能想象到的不尊重行为,完全解放了。

可哪怕这样,陈启还是希望自己能独善其身。

“我只是想好好画个画而已……”

他开始远离同学,远离老师。每到10分钟课间他总会偷偷溜上天台,短暂地躲避整个丑陋的世界。

久而久之,陈启发现自己身边已经没有一个朋友了。

基于周边环境的变化,陈启自己也学会了上课睡觉,在美术课不听讲只画自己喜欢的作品,在课堂上只看自己喜欢的课外书籍。他开始怀疑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这条丑陋的道路。他期望有一个人能告诉自己答案,哪怕仅是指出一个虚伪的希望,因为他发现自己做不到,亦看不到任何出路。

他开始怀念那些曾经相识的朋友,只是好友列表中的他们早已不知去向。

那款Galgame,他又回想起来了,主人公有一天突然遇到了一位自称是其妹妹的女孩,这位叫薇儿的妹妹总会在关键时刻出现,关心主角的健康状况。陈启此时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款没有任何情色内容的Galgame游戏如此念念不忘。因为那正是他所缺乏的。

“我也,好想有一个关心自己的妹妹啊。”

说不出是幸运还是不幸运,上课期间的课外阅读让他了解到了《三体》这本小说。

“你能为我写一篇小说吗?”女作者对罗辑如此说道。

此后的故事我们都知道。

  

对于“女友”出现的原因,书中并没有详细写明经过,陈启唯有自己寻找方法。网络上有如此想法的人似乎也不少,并且一些构思小说人物的方式可以完全代入其中。

2016年3月21日
22:22 星期一
描述
陈琦衫(三三)。五官端正,有一双大眼睛,身材姣好,一头黑色的长发绑成两条辫子,垂落在双肩,瞳孔是和头发一样的黑色。

身体健康,没有遗传疾病。

喜欢黑色和红色,爱吃甜食,不过只要是好吃的她都来者不拒,讨厌苦的东西。(凉茶是个例外。)平时喜欢在房间里做一些小的工艺品。逛街虽不是她的主要爱好,但也绝不是次要的。喜欢看一些奇怪的电影。

目前在端中上学,读的文科。一个人住在███。最近正在锻炼身体。

我父母的女儿,我的妹妹。

小时候和我读同一间幼儿园,同一间小学,初中她考入端中,然后高中也是。小时候经常和我打闹。

人格
性格积极乐观,并且意外的坚强,简直就像“姐姐”一样。在某些方面有些偏执,不过她说了正在努力改变了。习惯性动作?那笑容再熟悉不过了。从小一起长大,认识那天大概便是这个宇宙的诞生吧。在太阳诞生之前。

她是我的好妹妹,也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好朋友。我还希望她是我的恋人。我和她见面于1998年8月26日。最近见到她是在放学路上,我和她都在走在回家路上。

这一切,本该如此。

校园天台上远方的地平线,云彩与山脉阴影交织的美轮美奂,这一幕一时让男孩失了神,他不由得地想:

“妹妹,如果你也活在这个世界上该多好啊。”

此后陈启便开始在话语中,有意无意透露自己还有妹妹这个信息。

“你还有个妹妹吗?我不信,有照片吗?”

每当人们这样质疑的时候,陈启只得以各种借口推脱不提供照片。这样推脱多了,自然难免令人怀疑——他只是在撒谎,他根本就没有妹妹。为了让谎言成真,陈启不得不调用自己一切能用到的方法,伪造她的存在。盯着镜子,他甚至想到了自己穿女装来假扮。

嗯,单纯是身材上的话,完全不会穿帮,他心想。

只是他很快便发现,这是一个越圆越大的谎。

他并不是Dr.Clef。他无法做到像谎言之父欺骗别人,也无法真正欺骗自己。并且每一次伪造,只是再次往自己空虚的心灵上狠狠割下一刀。每次撒谎不过是对“我没有妹妹”这个事实的进行强加印象。

这伤口,不时撕裂他的心,甚至化为了现实的伤痛,以至于难以站稳在地。

这一切,终于在2016年年末彻底爆发了。

“你的妹妹根本就不存在啊陈启”。陈启一边哭着对自己说,一边往学校8楼天台的护栏外狂奔。

跃出去前的那一刻,他仿佛听到了。

“哥。”

  他对她的感受停留于印象之中

这件事陈启没敢对任何人说过,他亦不知道能对谁说。

他觉得,只要说出来,她就真的不存在了。

无人知晓的跳楼未遂事件后的半个月,学校开展了为期2天的短暂心理咨询服务。自愿原则,有需要就可以在放学后在风雨球场排队进行当面的咨询。这对陈启而言简直量身定做似的。

排队人数并不多,陈启跃跃欲试。可就快轮到他的时候他却马上跑开了——万一自己真的诊断出了精神分裂怎么办?

我不希望她真的不存在。

于是他愣是在旁边围观了两天,也没有再上前排过队。

面对一个个笑嘻嘻和朋友一起排队来咨询的人们,陈启突然好希望自己也可以那样。 

“毕业那晚你有什么安排不?”会考结束时,同桌的男生问陈启道。

“额,我啊?肯定要和妹妹好好大吃一顿了。”陈启只是痴痴地笑着回应。

“啧,死妹控,那哥们就不打扰你们愉快幽会啦嘿嘿。”

  未知年代,他牵着她的手一同入眠 

到了大学,陈启才发现,原来毕业证也是有得伪造,不,就连身份证户口本也有得伪造。

“那个老板,你这个靠谱吗?”陈启故意压低声量,生怕被什么人听到。

“嗨!你放心心,除了骗不了警察。一般人真发现不出来。”老板似乎完全无所谓,反而生怕没人听到。

“嗯,能骗一般人就够了。给我来两份吧。”

姓名 陈启 户主或与户主关系
曾用名 性别
出生地 ████ 民族 汉族
籍贯 ███ 出生日期 1998.8.26
本市其他住址 宗教信仰 飞天意面
身份证 60█████████ 身高 血型
文化程度 婚姻状况 兵役状况
服务住所 职业
何时由何地迁来本地 █████████
何时由何地迁来本址 █████████
姓名 陈琦衫 户主或与户主关系
曾用名 性别
出生地 ████ 民族 汉族
籍贯 ███ 出生日期 1998.8.26
本市其他住址 宗教信仰 飞天意面
身份证 60█████████ 身高 血型
文化程度 婚姻状况 兵役状况
服务住所 职业
何时由何地迁来本地 █████████
何时由何地迁来本址 █████████

这下,终于不会有人怀疑了。
 
不过,还剩下一个结婚证……

然后毕业后,再买个Ds娃娃……

  万事就绪,就差你真的存在了

“陈启,今晚下班后去涮火锅吗?”临近六点,同科的女同事问陈启道。

“不了,涮火锅哪有陪妹妹溜达舒服。”后者直言不讳地回应。

“真是死性不改,说起来,你们俩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面对犯罪者,知情者只是发出关心的回应。

“别闹别闹。”陈启笑了笑了。

  午夜,他似乎能察觉到她的心跳,还有微弱的呼吸声

又一个周末

“不,陈先生,你的各种指标都挺正常的。”

“真的没有精神分裂,或者多重人格这些乱七八糟的病症吗?”陈启有些不敢置信。

“真的没有,陈先生。甚至说你心理健康得有些异常也不为过。”医生笑了笑,将诊断结果递了回去。

这,简直就是《三体2》的复刻啊。他们是怎么说的,上层叙事是吧?不。陈启摇摇头,或许真的只是错觉吧。

直到我留意到QQ黑名单人数已上升至数百人
其中还包括最近认识的比较熟的同事
而我上一次拉人进黑名单,是在高中
期间不曾被盗号
la kanro:
派出所亦表明,那张身份证和户口本没有任何异常
la kanro:大家在过愚人节
la kanro:你在哪里.jpg
这里是现实才对吧?没有异常,没有SCP,没有怪力乱神……
没有基金会
基金会不存在
而我又不能和身边的人说
回过神来,Zeldashu点开了信息提醒,满屏的催稿私信让他措手不及。“草他妈一天艾特我23次。”他还是没忍住骂了出来。
  
Zeldashu:当然是在想在怎么水一篇征文了。不会被down死那种。
la kanro:所以,这就是结果?
Zeldashu:是。
la kanro:这写的是你自己吗?
Zeldashu:只是一篇故事而已。
这是真的
这是真的
救救我
这并非故事
收容我们
你不是喜欢病娇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