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然后改变
评分: +24+x

特工Acme从梦境里醒来。

是稀松平常的梦,但是在每个这种没有工作的下午,这种梦会牢牢的把困意抓在特工Acme的头上,设好的闹钟会被按死,半梦半醒之间特工Acme又定了一个闹钟,他看了一眼时间。

14:35

好了,定了16:00的闹钟。

睡意又把他拉进梦境。

16:00到了。

他侧过身去按死闹钟,虽然还是很困,他下意识解锁手机看有没有别人发过来的信息。

信息通知栏有一条未读消息:特工Acme立即前往流动者站点集合,执行SCP-CN-███的回收任务,加急!

他脑子里仿佛有针扎过一样,困意瞬间清空,开始抓紧装备战斗服出发。

“怪了,我明明记得今天下午完全没事来着,这个项目昨天该好好的,怎么就突破收容了?”

他花了半小时到达了站点,看了一眼时间。

16:20

他向主管确定了任务分配,结果回收任务结束了。

“特工Acme,你来晚了,14:46发布的任务怎么现在才到,”主管Boom斥责道,划着手机屏幕在查看报告,“本次事件仅有一人重伤,其他人没有什么大碍。”

是因为我晚看到消息才导致受伤的吗?特工Acme有点自责,开口问道:“那么……是谁受伤,伤势如何?”

“文员Anti肝脏被穿刺感染,现在正在医疗区抢救,这次事故可能要失去她了。”

啊,是那个曾在新年舞会邀约我舞蹈的女文员。

特工Acme去往收回地点进行事后清理,顺便要到了照顾文员Anti的医疗人员RainSnow的联系方式。

他向医疗人员RainSnow请求一定要跟他汇报文员Anti的即时身体状况,他觉得多了解一下可以减轻自己失误导致的愧疚。

“其实她已经开始器官大面积衰竭了,即使有适配器官,也很难活下来。”

医疗人员RainSnow说着,言语犹如重锤落在他的心上。

他彻夜未眠,第二天上午再三确认没有任务后服用点安眠药睡去了。

14:35

他被设置的闹钟吵醒,打开手机向医疗人员RainSnow发着信息确认状况,强忍着长时间睡眠的头疼和困意等待着。

“已经找到适配体,但情况不容乐观,你休息吧,我们尽力救治。”

他心头一冷,但还是拥抱了困意。

16:00。闹钟响了。

他习惯性解锁手机,看看有没有别人发过来的信息。

信息通知栏有一条未读消息:文员Anti情况已稳定,救治效果良好,目前无生命危险。

他如释重负,起床打开珍藏的伏特加打算喝一杯。看了一眼腕表时间。

15:50

他开始觉察出不对劲,看向房间的闹钟,时间完全一致。

他边喝酒边等待着,闹钟在16:00响了起来。

对于异常事件敏感的他,开始四处确认着其他异常的状况。

客厅长势正凶的水仙却突然凋零,受到邻国政策打击的公司本应该大跌的股价反而大涨,本应该连续三天的晴天窗外却开始下起大雨……一些本应该发生的事情却逆向开始。

他决定定一个20:00的闹钟,然后服下安眠药睡去。

闹钟响了,他醒来,头痛欲裂,看了一眼时间。

19:50

他翻看手机没有消息,客厅的水仙花还是凋零着,股票大盘已经闭盘,那个公司的股票再经历垂直跌落下去,窗外的雨停了。

他觉得他该有计划性的睡觉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