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king-up
评分: +40+x

Dotea

我在一片荒芜的雪原上漫无目的地前行,我想我是在找什么已经失去的东西。尽管我知道我本就一无所有。

友谊,亲情,荣誉,这些字眼和我连边都沾不上。更可悲的是,我连一个归属地都没有。甚至于进入基金会以后长期奔波于各个站点之间,我恨流动者站点。

打断这些想法的是一只站在枯树上的寒鸦,它那聒噪的叫声令人烦躁不已。我在雪地上随手捡了一块石子,将心中所有的不忿全部投掷出去,我想看到这该死的鸟哀嚎的样子。

事实上愿望落空了,它展翅轻巧地避开了石子,向远处飞去。我有些气恼地耸耸肩,抬头望向阴沉的天空,却意外地看到了那只寒鸦在我头顶盘旋,它回来了。我准备破口大骂,试图以此驱赶这不祥的生物。

可没等我反应过来,它便极快地俯冲下来,右眼传来的剧痛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血液顺着我的脸颊流下,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塞住了,使我无法放声叫喊。紧接着,雪原的各处都飞来了寒鸦。我明白那些东西是来分食我的。绝望逐渐占据了我的大脑,我用仅剩的左眼看见最初的那只寒鸦在啄食眼球。由寒鸦组成的黑云向我逼近着。

终于,堵塞在喉咙里的尖叫被释放出来。我从梦中惊醒,还好,我还活着,我还在站点的宿舍里。只是体温低得有些吓人,以及右眼的痛感依然存在。

我第一次如此渴望回到宿舍,虽然我平日里恨透了这里。


Verne

我叫Verne,是流动者站点的新人研究员。虽然在自家站点内待的时间不长,但好在Andrew主管给我分配了一个合作人,Dotea。Dotea前辈是个很可靠的人,在我来到站点之前,Dotea接手的项目实验,研究报告都是由她一人完成的。这么多的工作量,真是令人吃惊。但是……我感觉她似乎并不喜欢与人相处,大多数时间她都是一个人待在实验室里看报告,偶尔叫我过去搭把手。即使在食堂或是宿舍看见Dotea,她都是独自一人的。再者Dotea时常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我想也没有人会去主动搭讪她。大概,她心里想着的也只有工作。

我今天早上来到工作区的时候,却发现Dotea还没到。这还真是一件怪事, 按理来说她都是提前上班时间一个小时开始工作的。

“Dotea还不来的话,今天的工作恐怕要耽搁了。”我苦恼地挠挠头,又看了眼手表。

“Verne……抱歉,我来迟了,今天身体不太舒服。”Dotea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这着实吓了我一跳。

“没事的没事的,那我们就——”我转过身看到Dotea今天这副模样,不禁愣住了。

倒也不是说她今天的着装有多古怪,她还是照常穿着白色的实验袍,里面搭一件衬衫和黑色长裤。只是……她右眼戴了眼罩,这可不是Dotea的作风。难道……她的右眼受伤了?

“Do……Dotea前辈……您的眼睛……没事吧?要不我和Andrew主管说一声,您今天好好休息?”我拼命挤出一个笑容,试图缓解这略微尴尬的气氛。要知道,我的交际能力在站点里还算前列,也有不少女同事向我示好。但是Dotea似乎……

“不……不用,SCP-CN-███的研究,快到结尾了。我们还是尽量收尾吧,免得……夜长梦多。”

“没问题!不过,您确定自己的身体没问题吗……上次在收容区……”我没再说下去。Dotea之前独自一人在E区进行有关SCP-CN-███实验的时候突然晕厥了过去,她被安保发现的时候抽搐得厉害。庆幸的是SCP-CN-███,那只怪异的寒鸦,那会还乖乖地待在笼子里。

我捕捉到Dotea眼里闪过一丝恐惧。

“真的没问题……SCP-CN-███的分级不是已经确定下来了吗?safe级的小项目,况且它的异常性质不过只是让人做几个噩梦罢了。再说只要不直视它的眼睛,也不会发生什么呀。”Dotea难得笑了笑,这个SCP似乎会令她感到愉悦。

“那……也就是说我们要在特殊收容措施上加一条,蒙住这个小家伙的眼睛?”我稍加思索得出了这个结论。

没想到Dotea被我逗笑了,居然也和我开起了玩笑:“喂,正经点!那可不是小家伙!还有还有……这么做可是会被降职!”

看来Dotea前辈还是很好相处的,算是个有趣的人。


Waston

我叫Waston,是流动者站点的驻站档案管理员。我在这个巨大的地窖待了有好些年头了。作为一名年长的男性,这些年来我得出了一个不太人性化的结论——我只需要尊重为站点作出了贡献的人。这么说听起来有些偏执,但不失为真理,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Andrew主管也说过,待在流动者站点就是要来做事的,这又不是真正的流浪汉聚集地站点。

今天的好心情是被那个叫Dotea的研究员破坏的。Dotea?那家伙的能交上来的档案之前还算多,可自从她身边多了个讨人喜欢且勤快的助手之后,能交上来的东西少之甚少。她的助手Verne 倒是挺勤快的,那个可怜的小伙子常说Dotea太忙了,他来帮她分担一点工作量也是应该的……应该? 我不这么认为,Dotea这样欺负新人实在是过分。

Dotea今天终于难得来了档案室,手里拿着一个分量不大的文件袋。

“Waston,这是SCP-CN-███的档案。”Dotea的语调如往常没有一丝起伏,她把文件袋递给了我。我抬头看了看她,接过了文件夹。让我有些吃惊的是,她给自己戴上了眼罩。

哗众取宠。

“嗯。不过……Dotea研究员最近对工作的态度,不是很好。”我想借机讽刺她,没人会因为我嘲讽了一个怪人而因此怪罪我。

她那会刚转身准备离开,听到这话时僵在了原地,紧紧地攥着拳头。这……算是在克制自己吗?可笑。

“Waston先生,我不知道你说这话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对工作的态度,从来没有改变过。”Dotea的语调里竟然带有一丝怒意,她转过身来,显然是被激怒了。

典型的无理取闹。

我笑了笑,起身一字一句道:“Dotea研究员,你明明知道我只尊重——”

“够了!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话!”Dotea大声打断了我的话,转身快步离开了档案室。走廊里还回荡着那急促的脚步声。

真是倒人胃口。

“那个……Waston先生吗?”Verna不知何时出现在档案室门口,脸上写满了内疚。

“Verne?你怎么来了?”我有些惊讶。

“我……恰巧路过,好像听见你们在争吵……所以,就过来看看。”

“哦,这样啊。”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刚刚……”

不想Verne居然竟然先开口道歉了:“十分抱歉!我代Dotea前辈向您道歉……她最近心情似乎不太好,希望您能多体谅!”

“啊……这样啊,刚刚我也有不对……话说,你在Dotea手下干活,很辛苦吧?”

他使劲摇摇头:”不辛苦不辛苦,Dotea前辈的工作量一直很大!我帮她分担一点也是应该的!再说Andrew主管说我会被调遣去Site-CN-91担任博士……”

“那还真是个好消息,祝贺你,Verne。”

“谢谢Waston先生,我这里有事,先走了……”他转身准备离开。

“嗯,再见。”我目送Verne,直到他的身影在走廊的拐角处消失。


Amber

我叫Amber,是流动者站点的研究员,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研究员。我在站点里有几个朋友,像是koi,雪溢。虽然并不太热衷于对项目的研究,但工作能力说得还过去。我也会和其他同事一样争取机会去其他站点透透气,长时间待在不见天日的地方不是个好选择。

我很庆幸自己在基金会里算是个普通人,有过人之处并不一定能得到别人的青睐。比如说Dotea研究员。她那个合作人Verne表面上很尊敬Dotea,但一有机会便在她背后数落她的不是,听说……Dotea的研究成果有大半被他占去了,可笑的还是Dotea本人一直没有察觉。还有Waston,那个迂腐而又势利的驻站档案管理员,也瞧不起Dotea,反倒很赏识Verne……也只有那种自视甚高的人没有听闻Verne两面三刀的性子。

可是没有人会站出来为Dotea说话,我也不例外。Dotea不喜欢与人交际,没有什么人脉,再者……也有不少人看不惯她的性子。说起来不过是无端的恶意,掺杂着嫉妒与幸灾乐祸。事不关己,我何必淌这趟浑水呢?在这种压力下,Dotea情绪崩溃也是我意料之内的。

她今天没有来工作区,也没有待在宿舍。我猜她大概是申请离职了吧?但这与我何干,眼下要紧的还是完成自己的任务。

Verne很不是时候地走进了我的办公室。

“Amber小姐?能帮我一个忙吗?”Verne冲我笑笑,显得很是人畜无害。

“怎么了?”我这才从成堆的报告中脱离出来,抬头望向他。

Verne脸上的无奈还有歉意把握得恰到好处:“是这样的,Dotea前辈今天似乎是休假了……恰好我们新接手的项目遇上了点困难,我……想请您过去帮我看看。”

这家伙的专业知识……到底过不过关啊?

我强压住内心的不悦,尽量让语气显得自然些:“好……我试试看吧。”我不想得罪Verne,鬼知道他会在背后如何抹黑我。

在经过E区的时候,我被嘈杂的鸦叫声吸引了,步调不知不觉也放缓了。

“Verne,那只寒鸦,是你们刚完成研究的项目吗?”我伸手指向鸟笼里那只眼睛被白布蒙上的寒鸦。

Verne转身看向我,脸上的神色有些怪异:“是,是啊……说来也只是safe级的小项目……异常性质的危害并不大。”

“哦?怎么说?”我饶有兴致地偏偏头,把玩着手臂上的寒鸦手链。

“与那个东西的眼睛对视的话,会立刻晕厥过去,然后会做一些噩梦……大多数测试对象都梦见了寒鸦以及雪原,这种现象只会持续6个小时左右……没什么新奇的……”Verne顿了顿,随即又露出了他那人畜无害的笑容,“Amber很喜欢寒鸦吗?”

“是啊,寒鸦的眼睛很好看。幼鸟的虹膜是蓝色的,而成鸟的虹膜是朱白色的,很特别。”我笑了笑,低头看着手链,“走吧,该抓紧时间了。”

……

帮Verne编写完实验报告的时候已经是饭点了,我回头看看Verne,他还在手忙脚乱地整理文档。

“那个……Verne,我先去饭堂点餐了,需要给你打包点什么吗?“我起身准备离开。

“啊……那就麻烦Amber小姐了……以后有时间一起去游侠号转转吧!今天真的辛苦你了。”Verne的声音略带疲惫,这大概是他入职以来工作量最大的一天了吧。

“那倒不必,我先走了。”我迈步向饭堂走去,背后感受到一阵凉意。

……Verne该不会是在盯着我吧?

我提着饭盒再度返回E区的时候,Verne正趴在实验台上熟睡。那家伙……不至于吧?

不对劲,为什么他的身体没有随着呼吸起伏?

我快步向他走去,当我触碰到他冰凉的躯体时,饭盒摔在地上的响声随之想起,菜汁溜了一地。我用手死死地捂住嘴,强行抑制着喉咙里的尖叫。

颤抖,身体因为恐惧和惊讶颤抖着。眼角渗出的眼泪,并非是因为悲伤,而是源于恐惧。

死亡的气息混杂着饭菜的香气在实验室弥漫开来,耳边响起的是寒鸦嘶哑的叫声。各种仪器似乎受到了数据乱流的冲击,显示屏上闪过一串串乱码。

我颤抖着拿起Verne尸体边叠成方块的纸条,这是我刚刚不曾见过的物件。

Dotea博士前几天找到我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当她揭开右眼的眼罩的时候,我明白了一切。在她喃喃的低语里,我步入了一个梦境。混合着悲伤,愤怒,嫉妒等各种负面情绪的梦境,我依稀看见Dotea博士瘦小的身影,穿梭在站点的人群中,犹如一个透明的鬼魂,无人注意。而后画面开始扭曲,人群中爆发出惊呼,四处逃散。Dotea站在人群的中心,右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她的手上握着一把沾着血的匕首,白袍沾染着飞溅状的血滴。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受人瞩目。

当Dotea缓缓将视线转向我时,她的身体扭曲成了一个不自然的角度。我能感受到手心沁出的冷汗还有大脑中的恐惧,可双腿却不听使唤地带动身子跪下。Dotea堆积着阴郁的脸上逐渐浮现出诡异的笑容。下一秒,我像是得到了解放,身上的压迫感烟消云散。

Dotea示意我回头看看,我照做了。远处那个在血泊中苦苦挣扎的男人,拥有和我同样的面孔。
那时我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再也无法苏醒。

这……这的确是Verne的笔迹,但是……怎么可能?荒谬。荒谬。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里。也许我能向站点里的那个人工智能求助……但无论如何我不能——

“嘿,Amber,好久不见。”我身后响起了Dotea的声音,她的语调意外地轻快。同时,一只苍白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缓缓地转过头,动作相当僵硬。

我对上了她的视线,她在微笑。

她用那只奇怪的右眼打量着我, 朱白色的虹膜上残留着些许未褪去的蓝色。

那是寒鸦的眼睛。


Dotea

我叫Dotea,是流动者站点里的研究员。我的工作能力算不上出色,但大多数同事还是很赏识我的。偶尔有时间的话,我们还会在游侠号上举办聚会。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要避开Andrew主管,谁都不想被罚工资罚加班。不过要是拉上koi的话,一切都好说了。当然!聚会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当然是——

“带子!麻烦今天中午给我带份肥宅快乐餐来!"我瘫在转椅上,动都不想动。

没想到今天的带子略带嫌弃地拒绝了我:“不要!这是第几次了?!你要再不走动就真的要成Andrew那样的肥宅啦!”

“哇你这话——我记下来了!一会我要告诉Andrew!”

“Dotea!!!!你再皮我就打断你的腿!”带子愤愤道。

“打呀打呀!腿断了的Dotea就是病号啦……到时候带子天天都要给病号送餐。”我冲带子扮鬼脸。

“你你你……老刘你评评理!”

路过的刘被带子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你们怎么又闹起来了——”

虽然平时在流动者站点待的时间不长,但在这里有种莫名的归属感。能和大家在一起打打闹闹的感觉真不错。

我真的,很爱这里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