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把你母亲的金色眼泪擦掉,为我升起旗帜的剩余部分吧

Cimmerian博士的脑袋在一团红雾中爆开。开枪的人被绳子吊在一艘木制帆船的侧面,这艘帆船莫名其妙地漂浮在空中,就在写着“SCP年度火器再认证与家庭烧烤聚会”的横幅上方。那条被系在户外射击场停车处的两根木柱之间的横幅着起了火。卡车与货车后备箱里的食物伴随刺鼻的黑火药味飞散在空中。

混在人群中的基金会人员拿起武器,向他们上方的船只开火。子弹被一堵看不见的墙弹了回来,有些弹回了人群中。 木帆船在空中前进,黑色的帆在风中飘动。Bright博士跑向射击场的停车处,隐藏在一辆据他所知能防弹的大型公司货车的后面。Clef博士和Rights博士已经蹲在那里了。

“他们干掉了Lombardi。”当Bright从角落里移动进来时,Rights说。

“还有Kondraki和Strelinkov。”这是Bright提供的信息,“他们真他妈的有效率。”

Clef博士摇了摇头。“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是我发动突然袭击,我也会先干掉这些人。”

当帆船漂过他们的头顶时,Bright和Rights眯着眼看了Clef一会儿。

Clef撅起嘴唇,看上去很受伤:“我是说如果。”

帆船朝他们所在方向移动,一阵密集的火力从上方向他们倾泻而下。Rights的半边脸被轰到了人行道上。Clef冲着天空尖叫,把枪口对准他和敌人之间的隐形护盾,船上的某个人还击了一发子弹,击中了他的身体。Clef丢下枪,脸朝下地倒在地上。

Bright博士等待着子弹的到来,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从天而降的网。Bright试图逃跑,但是那网缠住了他的左脚,并把他拖离了地面。虽然只有一点点高度。那条船突然急转弯,Bright撞上了货车,把它撞得摇晃起来,然后他被拖着翻过了货车顶部。这时船开始上升。

Bright感到一阵眩晕,他头朝下地看着这个世界,头顶是大地,脚下是天空。就在这时,他撞上了停车处的一根木桩,失去了知觉。


“哎呀,船长,他醒了。”

Bright口干舌燥,脑袋里还在打转。他能感觉到自己躺在木地板上,并尽量抑制住呕吐的冲动:“我很确定我是脑震荡了。”

“是的。但是Bright医生说你会活下来的。”他自己的声音这般回答。

Bright博士仰头看着天空。一片漆黑,没有月亮,没有星星,也没有云彩。他坐起身,环顾四周,意识到自己是在一艘船的甲板上。

等等。

一艘船袭击了他们。

“你们杀了人!”

“是的。”同一个声音回答道。Bright博士看见说话的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穿着一件亮紫色与黄色相间的外套,戴着一顶边上有孔雀羽毛装饰的紫色大帽子,脚蹬一双黑色大靴子。这个男人还有一把浓密的棕色胡子,上面装饰着各种各样的珠宝。那些珠宝大多数是银的,中间镶着一颗大大的红宝石,有些是护身符,有些是戒指,还有一对小一点的耳环,就像Bright博士自己戴的那副。

“你是谁?”Bright博士问道。就在这时,船上的其他船员已经聚集在他们周围,现在正拥挤着来看苏醒过来的他。 那些人有的长得很像他,有的长着他认不出来的面孔,有男有女,还有些直立行走、但很明显属于不同猿类物种的家伙。所有人的衣服看起来都有点脏,有点破烂。

“我是亮胡子船长1。我们希望你能加入船员——对不起,我的船员。”

“你们有没有想过直接来问我就好?”Bright博士揉了揉他的后脑勺。

“呃,我们通常会这样做,但是你们的Clef博士提供的是SCP-008受害者的肉。我们只能射击所有感染者的头部,所以……”

Bright博士瞪大了眼睛:“他说那是家传秘方!我当时正要吃一点呢!”

沉默了几分钟,然后是一阵笑声。“好吧。如果你不想加入我们,你可以回去。我们会告诉你我们是怎么知道这个的。”

Bright博士慢慢地从甲板上站起来:“你在开玩笑吗?我从小就想当海盗。”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Bright博士终于可以看到船的两侧。船的两遍都是一种漆黑的液体,看起来像水。“这是什么地方?”

亮胡子笑了起来。 “我的朋友,这是处于两岸之间的海洋。是我们可以自由生活的空间。”

此时,一条巨大的裂缝轰鸣着撕开黑暗寂静的天空,所有船员都站立不稳摇晃起来。亮胡子眯起眼睛,向瞭望台喊道:“是谁在朝我们射击?”

主桅顶上的那个人透过一个小望远镜看去。过了一会儿,他喊道:“船长!殴鲨员们找到我们了!”

亮胡子向后一仰,对船员们大喊大叫:“回到岗位上去,你们这群猪!装填大炮!放下帆!”

Bright博士看着船上其他船员开始工作。他在正从船尾走向舵轮的亮胡子身后喊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亮胡子笑了笑,回头看他:“升起他妈的旗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