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壁行动
评分: +40+x

“这里是SCP基金会监督者议会。”

“这是一个疯狂的计划,但是我们的世界已经岌岌可危。我们别无选择。

“高层叙事者正在破坏我们赖以立足的人类社会。异常越来越难以收容,被逆转的K级情景越来越多。我们的站点建立在世界各地,可是面对越来越多的异常却无能为力。

“每天都有数个不同威胁的收容物出现。世界正在被异常侵蚀。曾经我们认为我们有能力为人类保驾护航,于是我们隐匿在暗处,收容异常。可是,随着高层叙事理论被证明,我们发现我们和我们的的社会仅仅只是高层叙事者笔下的玩物。已经联系上的平行宇宙基金会,迄今已经毁灭█个。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是的,高层叙事者对于我们来说遥不可及,任何反抗都可以看作是徒劳的。他们位于我们难以涉足的叙事层,我们的武器伤害不了他们的一丝毫毛。我们当然可以哀求他们的怜悯,或许高层叙事理论的发现也仅仅是他们的恩赐而已。我甚至不能保证我现在说的这番话没有受到他的操纵。但是,我们不能卑躬屈膝。对于他们来说,我们的末日不过是纸上的一句话而已。而对于我们,那便是失去了整个世界。

“所以我们要向他们开战。他们是一切异常的根源。我们将倾尽全力,夺取我们命运的自主权。

“这便是我们未来奋斗的目标,代号为【破壁】的行动,亦即,向更高叙事层的战争。”


███年/█月/█日,23:58,Site-CN-██会议室。
“打破叙事层之间的壁障十分困难。而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在敌人的监控之下。”研究员Kurnet揉了揉眼睛,“这是完全的信息不对等……”

“不,即使是再优秀的叙事者,也难以叙述同一时间所有人的行动。所以,我们可以统计叙事者叙事的频率和时间范围,尽可能规避他们的叙事操纵。在未受叙事者叙事操纵的时候,我们可以看作是自主行动的。”研究员Micheal回答。

“我们无法统计叙事者叙事的时间范围,因为我们无法得知何时叙事者开始叙事。或许我现在正在被叙事者叙事操纵也未可知。”Kurnet反驳说,“除非我们有一个具体的判断方法,能够判断何时我们正在被叙事操纵——”

“有。虽然不是很严密,但是这仍然是个办法。我们统计了世界上所有基金会站点发生收容失效和事故的时间。以此绘制了图表。可以看出,叙事者叙事通常选择在每一个站点所处时区的白昼或者晚上█点左右。”

“我们是否只要避开这两个时间段——”

“不是。”Michael严肃地盯着Kurnet,“我们不能排除敌人在凌晨发起叙事的可能性。但这是最佳办法了。”

Kurnet看着Michael花白的鬓角,心中不免升起对Michael这位资历老的研究员的敬佩。


███年██月█日,00:04,Site-██

目前已经确定的关于高层叙事者的事实是:第一,不论如何,高层叙事者的叙事会按照一定的设定进行。违反设定的叙事是几乎不被允许的。第二,叙事者的叙事应当有面向的受众。这使他们的叙事有逻辑上的自洽关系。第三,通过对比不同异常文档的设计风格,我们发现叙事者不止一个。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应有十位不同的叙事者在为我们制造K级情景和收容失效……

大屏幕上投影着来自中国分部的调查报告。基金会总部的高层们看着这份报告,默默无言。

“这不是很奇怪吗?”突然,Dr.Clef说道,“那群狗娘养的叙事者明明看着我们讨论怎样把他们推下深渊,可是这群【脏话屏蔽】就是不动动他们高贵的笔,用高层叙事把我们一网打尽?”

大屏幕上的字闪了几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突然闪烁的屏幕吸引了过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大屏幕的画面跳转到一页空白的文档上。接着,一行行蓝字出现在屏幕上。

知道吗?当一个木偶在表演者的控制之下时,它可能过得很惨,但是它能活着。当有一天它挣断了木偶线,迎接它的不是自由,而是灭亡

“看吧,这就是那些狗娘养的叙事者。”Dr.Clef转过身,说,“我敢肯定他们叙事要顾头顾尾,可是我们做事不用。在他们没有叙事的时间,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无拘无束。可是他们不行。”

“那么,接下来就是关于打破叙事层之间壁障的方法的讨论……”


未知时间,未知地点。
“SCP-███。”他说道。

“SCP-███?那台机器?”他重复道,“这是你的想法还是……”

“我的。把它修好。这台机器能产生接近目标的效果,那么把它和SCP-███配合使用……”

“这就是你的想法?”

“这就是我的想法。或许这能帮助基金会跨越壁障。”

“这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O5议会不会同意的。”

“是吗?那可能是我自以为是了。我认为基金会会不择手段的。”

“是的。他们会不择手段。但不是现在。”


███年█月█日,01:00,Area-CN-██
“能收到吗?”
“能。这里是SCP基金会演绎部。欢迎,另一个宇宙的我们。”
演绎部?”
“那是为了研究叙事层理论而成立的部门。听起来你们那里并没有这个部门。”
“是的,我们没有这个部门。而且我们即将向高层叙事开战,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你是在开玩笑吧?”
“这是监督者议会做出的决议。大多数站点主任和MTF指挥官都同意这一行动。我们已经快被海量的异常压垮了。”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我会向高层汇报。祝好运。”
【通话结束】
“这是我们新的希望……我们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的。”


████年█月█日,07:20,Area-CN-██
“这里是SCP基金会演绎部。经过讨论,我们将对你们的行动施以技术上的援助。”
“非常感谢。我们急需跨越壁障。请问贵部门有相关技术吗?”
“仅有一例成功案例。SCP-CN-909,即SCP-CN-001-1。该项目的叙事循环独立于我们的叙事之外,所以它能上升到更高叙事层。”
“非常感谢贵部门的帮助。”
【通话结束】
“独立于我们叙事之外的叙事循环吗……”

【通话记录已加密上传】


████年█月█日,01:45上传至【数据删除】中心。

From:Dr.Period
该死的,他们的攻击来了——他们的!!!
Site-██发生了大规模收容失效——而这本不应该发生。毫无征兆,就好像安保工作人员突然集体昏迷一样——备用电源和主电网同时断电。哦,天啊,这种小概率事件,肯定是他们
To:████


当天全世界至少有十个站点同时发生收容失效。该次大规模收容失效被认为是高层叙事者意图扰乱基金会对进攻高层叙事的部署的一次尝试。


……

████年█月█日,08:05,未知地点

O5-1:下面开始就跨越叙事层的提案进行表决。
【数据删除】的提案:修复SCP-███,并用SCP-███进行████的工程,尝试能否跨越壁障

O5-1:反对。
O5-2:反对。
O5-3:同意。
O5-4:反对。
O5-5:反对。
O5-6:同意。
O5-7:反对。
O5-8:同意。
O5-9:反对。
O5-10:反对。
O5-11:反对。
O5-12:反对。
O5-13:反对。

O5-1:投票结束。该提案被否决。由于无法确定该次投票是否受到上层叙事的操纵,该提案将被留作最后手段。


████年█月█日,未知时间,未知地点。
“想要上升到更高叙事层只有一个办法:一,将自己的叙事循环独立于总叙事之外;二,造成RK叙事崩毁K级情景,完全破坏下层叙事。届时,接受叙事循环独立的人或物将自动上升至更高叙事层。”

“那我们找到办法了吗?”

“通过平行宇宙的演绎部的帮助,我们找到了叙事自成循环的实体。我们说服了它帮助我们带走一队机动特遣队,破坏上层叙事,并在RK之后重建我们的宇宙。”


████年█月█日,01:57,Site-CN-██
Kurnet紧张地看着这台仪器的屏幕。
屏幕闪烁了几下,显现出了影像。是一个黑暗的房间,一个瘦削的人影躺倒在床上,看着一块发光的显示屏,双手还在屏幕上快速地点击。

“拉近镜头,放大。”Michael命令道。

显示屏上,那块发光的屏幕被逐渐放大。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符号。

“开启图像识别。”

████年█月█日,01:57,Site-CN-██
Kurnet紧张地看着这台仪器的屏幕。

屏幕闪烁了几下,显现出了影像。是一个黑暗的房间,一个瘦削的人影躺倒在床上,看着一块发光的显示屏,双手还在屏幕上快速地点击。

“拉近镜头,放大。”Michael命令道。

显示屏上,那块发光的屏幕被逐渐放大。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符号。

“开启图像识别。”

████年█月█日,01:57,Site-CN-██
Kurnet紧张地看着这台仪器的屏幕。

屏幕闪烁了几下,显现出了影像。是一个黑暗的房间,一个瘦削的人影躺倒在床上,看着一块发光的显示屏,双手还在屏幕上快速地点击。

“拉近镜头,放大。”Michael命令道。

显示屏上,那块发光的屏幕被逐渐放大。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符号。

“开启图像识别。”

……

“我知道那是什么了。那是更高叙事层的景象。我们成功了。”Kurnet高兴地一拍桌子。

“是的。我们成功了。”Michael也露出了笑容。

文件已上传至中央数据库


随后,爆炸的火光淹没了两名研究员的身影。凄厉的警报声响起,代表大规模收容失效的红色警报灯光取代了荧荧的冷光,在夜晚的Site-CN-██中闪烁。

“奇怪,我怎么觉得有人在看我?”夜晚,我躺在床上码字,突然觉得有窥视的目光。我转过头去,除了透过窗帘照进屋的店铺冷光和发出柔和嗡鸣声的空调,别无他物。
“可能是我睡得太晚的缘故吧。”我转过头,继续写这篇文章。


……

████年█月█日,02:02,未知地点
黑暗笼罩着广场。尽管付出了惨重代价,基金会依然完成了能跨越壁障的机器。每一个站点都发生过收容失效,新出现的异常,由于没有基金会的参与,绝大部分仍然在社会上游荡。但是基金会达成了最后的目标——他们即将结束异常的出现,他们即将手握自己命运的缰绳。

训练有素的机动特遣队-癸巳-“形而上学”将被派往更高叙事层。这已无法阻挡。即使是高层叙事者也不行。

在基金会高层肃穆的眼光中,在各个站点突兀发生的爆炸火光中,机动特遣队指挥官按下了跨越叙事层的按钮。

白光闪过。跨越完成。

不,不要!!这……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放弃我作为SCP文档作者的身份,从今往后不再写一篇文档,你……你能把枪口移开吗?

抱歉,不行。砰!

恐怖事件爆发,所有和接力小说《SCP基金会》有关的文档作者均被发现被枪杀于家中。该小说网站已经被解散。


我们赢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