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2

大家好,欢迎收看周日新闻播报,我是主持人,凌曦(Ling Xi)。本期嘉宾是托马斯·博莱特(Thomas Boatright),他将与我们谈谈昨晚的总统辩论。托马斯,你是怎么看的?

主持人,整场辩论中布朗市长(Mayor Brown)显然都在苦苦挣扎。他本来就准备不足,与希尔伯特总统(President Hilbert)的从容冷静一对比,那就更明显了。有一点很耐人寻味,他们昨晚的表现和上次辩论相比,发生了180度的变化。 他就印度目前情况发表的言论已经引起公愤,被大众斥为麻木不仁。引述一位网友的评论:“那是人类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战争,他对受难者缺乏同情的表现令人骇然,却又不足为奇。”

非常同意。而且,据说他那句“与我们无关”的言论已经引起了网络的热议。你对总统先生的表现又怎么看?

我刚说过,马奇总统(President March)的演说令人信服,肯定能拉拢到一些无党派人士,尤其是那些换生儿。统计数据表明,他们的选票对于确保竞选胜利起到越来越关键的作用。不过,马奇总统会否兑现承诺,赋予他们生育权,我还是持保留态度。这个议题很受争议,即使他真的提出修订法案,那也肯定不会获得通过。不过在现阶段的竞选中,口头承诺是最重要的,这点上他无疑是成功了。

我不太同意。近来,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支持维护换生儿权益的运动。

没错,支持的人数明显是在增加,但这只是相对而言。目前全国仅有40%的人表示会支持换生儿享有全部权利,这个人数并不足够。支持人数会逐渐增多,没错,但至少要等又一个十年才会有实质的进展。看来,在那之前,换生儿群体只能被迫接受领养这个解决办法。

的确如此。我们稍微去一下广告。

DL:喂,你昨晚去哪了?
Selma:抱歉,帅哥,因为要帮家里忙,我到了月球处理点旅游之类的破事。派对成功吗?
DL:当然了。不过玛丽第一次试那玩意,结果就不省人事了。早该知道她一口也受不了。
Selma:哈哈是啊。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些傻瓜都装大条,可他们也只会装了。
DL:同意。斯考特甩掉她就好了。
Selma:只要她继续使她的花招,那可没什么可能喽。
DL:没错。
Selma:今晚到汉普顿家开趴吗?
DL:我他妈的才不去,那混蛋恨不得阉了我。我两周前借他的50000块还没还。你来我家吧。
Selma:好吧,到时见。
DL:到时见。

从人们的举止可以看出,他们不把我当人类看,仿佛因为我的基因与众不同,我就是个惹人厌的弃儿。我可不介意。我无视旁人的偏见继续前行,因为我始终为自己换生儿的身份感到自豪。
由换生儿社团“权利与自由”提供**

名字:马克斯维尔·劳伦斯(Maxwell Lawrence)

指控:人工智能非法交易,12起;生产非法技术,5起;传播非法技术,5起;五级谋杀,1起。协助恐怖组织(存疑不起诉)。

裁决:罪名全部成立

判刑:死刑

法官意见:我明白,近四个月来劳伦斯案受到公众严密的监督,但我的意见是,以上对于他的所有指控的确罪证凿凿,不容置疑。关于他是否清白,有三个关注的焦点被不断提及。第一:被解锁的复制基因和病毒并未带有他的数字指纹,检测到的指纹属于另一个不相关的人。这点的确属实,不过,根据证据显示(我目前不愿意透露证据的来源),劳伦斯先生曾经与另一个人交换过指纹。即使他确实没有交换指纹,非法交易和谋杀的罪名也足以判决死刑。第二:有证据显示在警局看管期间,人工智能曾被重新编程。任何司法数字分析师都可以证明,这很明显是虚假的指控。第三:若劳伦斯先生退出政坛,政府可以从中得益。虽然劳伦斯先生是反对政府人士中的领袖人物,并发起了多起试图推翻当前政权的运动,但是这和我的裁决并无关系。以上就是我宣布劳伦斯先生所有罪名成立,并判决死刑的原因。

欢迎回到周日新闻播报!我是凌曦,在我身边的是畅销书《第二革命》的作者,赫伯特·舒伟阁(Herbert Shwig)教授。欢迎,舒伟阁先生,很高兴你能参与我们的讨论。

我也很高兴来到现场,凌小姐。

先问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第二革命”究竟指的是什么,能跟没读过你的书的观众解释一下吗?

问得好。众所周知,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人类的文化思维经历了一次大变革,我们对科技的看法以及与之互动的方式更是产生了巨变。手机,互联网,电视游戏等发明,一开始只是些新奇玩意,后来则发展为必不可少的日用品。我的论点是,目前一场类似的革命正在发生,革命的内容就是我们应该如何与自身互动。换生儿运动就是一个绝妙的例子,实质上人们所做的,就是在婴儿出生前改变他们的基因,使他们变成与现代智人虽有联系,但又完全不同的新物种。

你认为,这将会变得如互联网等事物般普遍吗?

正是如此。目前,基因改造只是小众运动,只向经过筛选的、被视为“非正常”的个体开放。在接下来的20-50年里,可以预见社会对换生儿的接受程度将会持续上升,直到换生儿被视作正常人群。类似的情况可以参考人体科技植入技术的发展历程。目前,差不多有六成的人都曾有过各种人体科技升级的经历。如果你不介意回答,请问你有吗?

恩,有的。

我也有。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当人体科技升级在2021年推出的时候,它们也被视作非正常的技术,接受改造的人士受到社会的排挤。可是仅仅过了29年,这项技术就已经被全社会接受了。

你书中提到的革命,指的不只是基因改造和人体技术升级等运动吧?

当然不只了。皮肤移植同样日趋普及。新日本的科学家在“躯体交换”这项手术上已经接近完美。过不了多久,人体定制技术领域将会迎来井喷式的发展。

我明白了。谢谢你抽空前来,舒伟阁先生。

不客气。

DL:哥们,你现在有在看直播吗?
Selma:没有,怎么了?
DL:路易·布莱尔他妈的死了。
DL:开枪自杀了。
Selma:不是吧。
DL:是啊。
Selma:他干嘛要这样做?
DL:不知道。可能像他rap的那样,他生无可恋吧。干这档事的都是脑子出了问题。
Selma:Wow.
Selma:无言以对。
Selma:Wow.
DL:我懂的。
Selma:我现在真想摔盘砸罐。
DL:我懂的。
Selma:他怎能这样对他的歌迷?他怎能就这样离弃我们?
DL:我懂的。

案件#:1285883-A

证据编号#:001

证据类型:音频记录

被告:沃伦·希尔伯特总统(President Warren Hilbert)

涉及人物:沃伦·希尔伯特总统和总统顾问马拉德·科恩(Mallard Cohen)

[播放]

[14:04:37]希尔伯特总统:他妈的不管了。我们现在不能再冒险了。一出差错,我们就等着被吊起来,让全世界都看见我们光着屁股的模样吧。

[14:04:48]马拉德·科恩:总统先生,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我向您保证,我的部下正在极端谨慎地处理这件事。

[14:05:00]希尔伯特总统:“你的部下?”你他妈的在说什么,马拉德?我雇你,难道是让你吩咐部下,干你该干的活?

[14:05:12]马拉德·科恩:先生,请听我说……

[14:05:16]希尔伯特总统:是你听我说。把你的人撤走。收拾好这个烂摊子。在一切都变得清清白白之前,我一句话也不想听。懂了吗?

[14:05:34]马拉德·科恩:……是的,总统先生。

[14:05:40]希尔伯特总统:很好。现在别再浪费我的时间了。

你感到工作过度,精神紧张吗?社会上的压力让你透不过气来吗?家庭公司的新产品,愉悦药片绝对可以帮到你。仅需每天早晨服一片,压力疼痛马上消失无踪!你将几乎感受不到任何不愉快的情绪。你变得快乐,你的家人也会快乐。

警告:连续服用该产品超过6个月,可能会对神经系统产生永久性伤害。孕妇,更年期和青春期人群,以及处方药使用者禁止服用该产品。使用该产品之前,应先向你的医生咨询意见。药物grisfloxtics为家庭公司注册商标,家庭公司对其名字和化学成分保留一切权利。

DL: 塞尔曼
DL:
DL:起来啊
Selma: 我刚要睡着了
DL: 塞尔曼,听我说 ,我有大麻烦了,帮帮我
Selma: 怎么了?
DL: 是那个混蛋汉普顿,他说我欠他40000块
Selma:你的确是欠他40000块啊
DL:不是啊,我已经还了,可他说这是利息,不还的话就让我好看
Selma:……
Selma:好吧,来我家躲躲,我给你开门
DL: 你帮我大忙了,塞尔曼,我真他妈爱你

我的身体
西尔维斯特·史密夫(Silvester Smith)

我的身体
并不纯洁
它已经
受到污染
他们对我如此说道
当我独自一人
走在街上
我没有
行差踏错
却难逃处决
他们说我无法
生儿育女
我的后代会是
妖魔鬼怪
与我无异
他们就是如此称我
妖魔鬼怪
但这只是让他们安心入眠的谎言
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妖魔鬼怪
而我只是他们仇恨的替罪羊
我的身体美丽
我的身体清白
我的身体纯洁
因为我是一个换生儿

科恩总统(President Cohen)受到弹劾!
乔纳森·浦饭(Jonathan Urameshi)
总统选举的形势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大转变。根据最新消息,众议院最近提出了一项弹劾科恩总统的动议,指控他非法生产人工智能。据匿名消息来源,联邦调查局将科恩列为调查对象至少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此前这位总统曾多次公开表示对人工智能的厌恶。这些消息来源同时透露,总统与最近被定罪的人工智能走私兼生产者马克斯维尔·劳伦斯有可疑的联系。总统目前无法做出评论。

名字: 迪伦·劳伦斯(Dylan Lawrence)

出生日期: 03/12/33

瞳色: 褐色

发色: 黑色

种族: 亚裔美国人
死因:因腹部、头部、颈部以及腹股沟等部位受到多处刀伤,导致失血过多以及器官创伤

名字: 塞尔曼纽斯·巴格斯(Selmanius Bags)

出生日期: 09/01/33

瞳色: 蓝色

发色: 白色

种族: 非裔美国人

死因: 因腹部、头部、颈部以及腹股沟等部位受到多处刀伤,导致失血过多以及器官创伤

你一生中做过什么后悔的事?
我一生中做过许多后悔的事。
真的吗?
是的。我想,我最后悔的就是只会回首往事,从不直面前方。如果我不时能抬头看看前路,也许我可以看到我们将走向何方。也许我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