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金色的雨落下
评分: +25+x

不如听个故事吧。

青铜的少年和魔法的少女并肩站立于石头之上。他们看着天空塌陷,大地翻腾;太阳从西侧升起而月亮由东边落下;星星们逐一化为尘埃。这是饱含灵知的世界的终极。这里是终点。

漫天金雨纷纷扬扬落下。少年翕动嘴唇。

“……我会捧起逐渐死去的暗黄无光的太阳,在天空完全陷落于炼狱、大地如群蛇般崛起前,让它在尚未破碎的群星间重新稳固。如若我们这样做,这晦暗的宇宙将时隔数十个纪元后再次重现光明。星辰会重回天际,再次永恒而稳定的运转下去、如你所愿。”

“我们的命运将会复还原轨:你会继续穿行于斑斓的未来,而我将前往那混沌但可知的过往。”

“我会再次回到不可触及光明的黑夜,但是黑夜中不再没有空间,没有实体,没有无数人死去时的尖啸。在那里我将重新遇见你。”

“于是我便是逆行者了。”

少年转身离去。少女向前踏步。

当她们最终做完这一切后,图书馆的沙漏继续倾转着,唯独一粒沙在其中逆流而上。

故事的后半截已经不知所踪,但人们仍能从其他的神话里找出零星的线索。

有人听少女说,她在未来会持续的搜索逆行者的踪迹:世界已被改变,大地上写满字符和符号,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而快乐的结局。

少女把一首歌藏在逆行者的身上,当一天这旋律再次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被唱响,这个约定便会实现。

可惜,歌曲的节奏和词汇在茫茫多的冒险中被遗失在记忆的沙滩上,被时间的海浪拍散。陪伴少女旅行、建立了羁绊的人不会只有逆行者一个。那本应带来歌谣的风,也吹散了其他的东西,比如“不存在的过往”。

于是,很多纪元流过。魔法的少女穿过丛林沙漠,穿过海洋高山,穿过云层都市。魔王崛起,倒下;王国兴立,覆灭。少女和很多人都交谈甚欢,最后甚至忘了自己最初旅行的目的,她就只是穿梭于各个世界之中。

所以终于有一天,在某条冷僻的小巷角的咖啡亭,她停下了脚步:她听到了一支熟悉的歌,但她记不起那是什么了。

她问乞讨的少年这首歌的名字,少年摇了摇头。他只是继续拍着四弦琴、含混地唱着不知从谁嘴里听来的歌。他摇头晃脑,旁若无人,陶醉其中。

两个硬币落到了碗里,魔法的少女重新迈开脚步,继续她的旅程……

管理员心满意足地合上书本。在被囚禁了数不清年岁之后说书的能力却没有丝毫地减弱。这使他很开心。

然后他抬起头,看见成熟的少女站在她的面前,少女依然身穿着米白的长袍,然而面容不复此前的天真。

少女礼貌而疏远的笑笑。“能否把您手中的书借我一阅。万分感谢。”管理员下意识把书递了过去。

许久之后,少女失望地抬起眼帘。她看到了故事,但是她没有感到记忆的回归,徒留可怜的熟悉感。

“能带我在图书馆里走走吗?”管理员带着少女在图书馆里缓慢地行走。少女缓慢地阅读。熟悉和陌生在整座穹顶之下交错的蔓延。

少女在巨大的青铜像前停下了脚步。

“你来自伟大林克涉足过的故事吗”,图书馆的管理员半是惊讶,半是崇敬地停下脚步,“伟大林克是图书馆最神秘地原初建立者之一。他逆行穿过所有的故事,所有循环的时间,让最初的语言在灵知的世界中出现。最初的文字在石头上雕刻,最终蔓延至所有的土地。”管理员把枷锁抬高了些。“您面前的就是伟大英杰林克了。”

“你好,未曾谋面的来访者。”那铜像缓缓地转过身来。

逆行者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他苍老得甚至连躯体都只剩下了青铜的空壳。他的内部是渺小而浩瀚的字符,以及无数慕名而来的学习者。在他声如洪钟地吟诵语言时,求知者们从他的眼睛,耳朵,嘴巴里探出头来看着这个格格不入的少女。

逆行者望向穹顶。他在很多年前就无处可去了,所有的过去都已被踏足。于是他的意志便留在了图书馆。他的身躯自他完成属于他的旅程地那一刻起就变得僵直,眺望着暗淡的未来之光和无数已知的过去,引导无数的求学者。

但少女不是求学者,她是寻找者,一个客人,为了寻找未来,以及自己的过去。她想找到她自己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不存在。图书馆甚至能占据整个世界,收集了所有的故事。但所有的故事都来源于最初的字符——它在那块岩石上。岩石早已开裂粉碎,但是意义仍在。逆行者站在那块岩石之上,他感受到自己内心的身处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动。他知道自己的灵魂发生了改变,所有世界的进程也随之改变。

世界重新赋予秩序。

万物模仿起他的动作。他们开始逆时间而行,将时间从虚无的泥淖中拔出,在炼狱的火焰中重新捏出闪耀的太阳。他们绘制颜色,直至色彩布满整片天空像是最出色画家的画作;随后是工具,艺术……最终生命睁开眼睛。

然后求学者从林克的身体里退出,他们知道神话,但是没有办法见到他。因为他早于图书馆的建立,以至于他们到达了英杰的世界,他们也无法找到英杰的故事。他还活着吗?他是谁?他从哪来?他最终要去哪?

铜像最终只能看着少女离开图书馆,继续她的旅程。铜像其实很满足,少女已经在这里停留了足够久,阅读了足够多。她最终耗尽了所有的耐心,她推开门离去。前方是下一个世界,下一个伙伴,于是有下一个冒险。

铜像看向穹顶外无数暗黑的虚空。金色的雨的气息仿佛穿越了沙漏薄薄的玻璃壁。

只是人们创造世界的速度终于无法超过少女的脚步。无数世纪的风穿梭而过。于是最后她站在在了沙漏的木质的底上。

少女放眼望去。漫无边际的荒野,风从北方吹来,干燥,不含一丝的水分。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熟悉。这里是比一切故事起源更加古老的地方。

荒野。荒野。荒野。山川。山川。山川。没有水,海洋,星空,石头,日月。气息固执的漂浮在灵知之中。

终于她停下来。眼前是一个男孩涂抹着硕大的符号。这个符号曾创造了图书馆。少女依然是什么都没想起来。她在符号边坐了下来。

噢,你问接下去吗。少女最终完成了她的使命,她思考过去,却向无尽的未来前行。于是她超脱了自己。少女思考了很多年,然后接过石头涂抹自己的符号。于是新的宇宙诞生,图书馆不再对这个宇宙产生影响。里面的所有人都如无数纪元前的逆行者一般,在时间的河流里固执的逆行。

男孩,此刻已经长成了少年。他很欣慰了。过于欣慰了。他的灵魂于是开始衰败,腐朽。他在很多年前似乎做了相同的事,他已等待了太久。灵魂走出了太远。终于一天青铜像里不再具有字符,求学者眼含泪水的离开。他最终成了真正的青铜像。

两个宇宙在不同的环境下朝着不同的方向同样的向前。未来不再明晰。恒星也收起穿越无数距离的光芒。世界重新被灵知灌满,仿佛循环之初。

此后没有生灵见过少年和少女。他们在各自的方向上写出相向而行的故事。

他们也不再见过彼此。金色的雨在天涯海角的地方永恒落下,金色将整片天空化为火焰。

那便是一切的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