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白色斑点的浅棕毛虎斑猫永远爱着你,在她的一生中,她从未减少对你的爱意。她认为你是她的宇宙的中心人物并非没有道理。当她的母亲与她的兄弟姐妹一起消失在她的世界中,并且再也不能相见时,你出现在了她的世界中。你关注她的诉求,你验证了她的存在。在她在世的三年中,她像爱上帝一样爱你。她只想着你,那个照顾他的年幼的人类。

当那辆卡车撞到她时,她仍然想着你。

对于斜视的暹罗猫来说,你只是她的监护人。她用她独特的方式表达对你的关心,因为你让她能够通过你供给的水与食物活下来。但她也有自主权。她也有一个梦想,她幻想自己在一片遍布蕨类植物的森林中追逐着巨鼠,自由地奔跑。她从未见过一颗真正的树。

她是如何通过凝视由石头铺成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巨大的金属怪物来幻想自由的生活的呢?在那个考试周里,这样充满力量与自由的图像是她脑海想的唯一的东西。那周很忙吗?还是没那么忙?这不是你的错,你必须集中精力应付考试。

在你于一个月后打开地下室大门后,这个想法帮助你应付了心中的内疚。

有着奇特双眼的姜黄色长毛的猫是与众不同的,这就是你一直愿意相信的。你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寓,你要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他是与众不同的,你对自己说。你不会给他过多的关注,因为这就是你对前两只猫犯的错误,你对她们太过溺爱,于是她们去世了。很明显,这就是你一直考虑的原因。

所以你照顾他,喂养他。但是从来不让自己对他产生太多的感情,他只是一个和你共存的有需要的活着的东西,直到你放弃了他。他只是你的宠物,这就是他对你的全部意义。

但是当你袖手旁观任凭那只狗杀掉他的时候,你觉查到了你内心仍然为他感到悲伤。

那只浅色的巴厘猫觉得自己十分渺小。他玩世不恭,他活了下来,并且知足常乐。有时他会跑到街上(因为你的房子的空间是有限的,你的家具也是粗制烂糙的)和别的猫会面。他发出嘶嘶声,他与别的猫玩耍,交配。在四下无人的时候他做别的猫都会做的事。具体来说,更多地发出嘶嘶声,以及更多的与别的猫交配。

有一件让他感到困惑的事情会让他终身铭记。当他的人类监护人在某个下午处于悲伤中,看起来是如此的悲伤与失望。当你开始制造更多的噪音时,他更加觉得困惑。他的本能(他知道你是一位女性)告诉他你要么受了重伤,要么就是在做爱。

当你开始踢他的时候,他觉得莫名其妙。事实上,他最后的想法是试图搞清楚为什么一个要么被重伤要么在做爱的人会踢他踢得如此用力。

那只有着白斑的米色小猫十分讨厌你。她讨厌你的一切,你那撕裂的,皱巴巴的皮肤,到你一天到晚都很少用到的移动的方式,还有你的气味。那气味,是衰老与回忆的结合,让她立即把你当做了她的敌人,这描述了一个人想了解你需要知道的所有的事。

但是她又小又弱,所以她在那件小公寓中等待。她走来走去,当你需要安慰时她坐在你的腿上。你有如此旺盛的需求,总是需要浇灌与喂养。最让她困扰的就是你的气味,那气味,使她回想起她年轻的日子,以及事情本应发展的走向,但是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返。

所以她等待。

密谋。

当你死去的时候,她会将你吞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