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这样悄然离去

编者注:这是一个罕见的左右手无意识写作,从Mlle Renée-Sophie Dumont在她坐落于博韦的个人住所里举行的降神会上回收,日期为1931年9月14日。Mlle Dumont在神灵附体时写下了此文件,双手各使用一支钢笔。原文是用英文写下的,尽管这位年轻女子不会说该语言。

我举起了我的武器。瞄准了我的目标。我扣下了扳机。

我没有听见枪声

我也没有感到疼痛,但我知道我被击中了。我向前趔趄了一步,两步,然后倒下了
脸朝地倒在地上。十分精准的头伤,我知道他死了。

我没有后悔。

没有为我所做的感到后悔,但我希望能最后一次牵着她的手。

我没有感到过错。 如果我能告诉她

现在一切都会改变。 我不会改变任何事。

我的双眼看着

他破碎的头骨上的残余部分。 潮湿的绿草上的一块日光。

这个景象会伴随我的余生,

多么可怕 多么美丽

但我没有遗憾。 没有遗憾。

我听见脚步声快速传来

所以我走向阴影, 但我的眼睑变得沉重,

然后我消失在 然后我消失在

黑暗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