烬歌女伯爵的手记:绝息之森
评分: +2+x

01 绝息之森1

概述:

绝息之森在我的母语中称为“修格尔特森林”,位于帝国东南侧的边境。它一直蔓延到北方的风嚎荒原附近,南方直临海峡,但有一处裂谷横亘在此,更难跨越。名义上,这里仍然处于瓦瑞希安帝国的管辖之下,但是由于太过偏远,使得森林中人烟稀少,近乎处于无监管状态。向森林的深处前行,树木越来越茂密,阳光几乎被叶子完全遮挡,白天也与黄昏无异。每当日夜交替,雾气就会弥漫在树木之间,和微弱的天光混合在一起,犹如银色的纱绢。
主要资源:木材,草药。


人文:

科尔拉伐木场:营地,1,000

这个伐木场位于绝息之森的边界,靠近青绿旷野上的商道。这里属于一位下级贵族乌瑟莱斯·金叶的封地,由他的旁系表亲科尔拉·金叶管辖。在我拜访的时候,他的仆人非常礼貌地打开了门,邀请我留下用茶。
伐木场中主要居住着的是伐木工人和他们的亲属,附近有两座农场,种植谷物和葡萄。一些民兵和冒险者负责保护这里,捕杀危险的动物。他们的生活虽然清贫但是却安逸,正是一处又一处这样的营地,源源不断地向帝国输送着宝贵的资源。

铁枝议会林地:营地,300

在我逐渐进入森林深处时,我按照地图的指引,找到了一处德鲁伊林地,位于一处小湖泊的旁边。一棵粗壮得令人惊异的树木矗立在营地正中,板状的气生根裸露在泥土外面。在发现我与我的随从时,有数个埋伏在树上的德鲁伊用淬毒的木制长矛瞄准了我,随后,看清楚我的模样之后,德鲁伊们放下武器,并且向我们致歉,因为森林中危机四伏,最近,他们几乎每天都在与潜伏在地下的未知生物战斗。除林地之外,尚有几座简陋的瞭望台建筑在树上,也受他们的控制。这里是进入绝息之森的冒险者唯一的庇护所,居民多为精灵,也包括一些长着兽类特征的人形生物,它们拥有着相当高的智慧,由于一部分个体体现出对太阳神的崇拜,它们被学者们称为“戴夫林”2

所有人都在帝国的管辖之下。

一位名叫艾莎娜·蓝风的德鲁伊接待了我们,她是这个小营地的领袖,向我介绍了一些森林中的状况。艾莎娜告诫我们,不要贸然进入森林。也许她的警告可以吓住一些愣头青。我向她介绍,我是来自异日之塔的研究者伊苏莉娅·烬歌,我即将要穿过森林,到国境之外去,寻找魔网的根源。

弄清这一切之后,艾莎娜没有再劝说我,而是简单地祝我好运。


地理:

整个绝息之森是一个地势低缓的过渡区,连接着帝国的广袤平原,但是小山丘和台地仍然随处可见。这里生长着繁茂的阔叶林和原始橡树,树木呈现出一种异乎寻常的生命力。水源很多,溪流纵横交错,有些汇入小湖泊中,有些则流向远处,那些我不太愿意去探索的地方。

森林动物以树为家,我至少见过五种各自不同的鲜艳蝴蝶。艾莎娜向我介绍的时候说,在这里碰见体型巨大的森林熊、巨鸦或是缠藤怪是稀松平常的事,只要不贸然挑衅,这些森林原生动物都不具备致命的威胁性。


历史:

绝息之森犹如它的名字,像一道天然的屏障一样隔绝了瓦瑞希安帝国。传说,这是精灵的母神,森林与诗歌之神,“星鹿”伊澜为保护她的子民创造的绿色屏障。女神的祝福护佑着这片森林,使得在帝国逐渐壮大的数百年间,没有任何外敌经由这里入侵。

这片森林一直作为重要的木材和草药产地,只有巡林客与德鲁伊教派会常年居住在林中。偶尔,戴夫林商人会不远千里,从森林的另一端长途跋涉而来。假如能够忍受得了这些小东西,倒是可以从他们那里买到不少新奇的物资。然而,如果问起他们,就可以发现他们实际上也对森林另一侧的世界知之甚少。他们种族中可能会出现几个喜欢探索的个体,但很不幸,没有被我遇上。


冒险:

不论日夜,这里最多都仅有微光照耀,看不见太阳和星星,方向极难判断。我靠导师赠送的白银奥能指针辨别南北,一路向东走,希望能够穿越丛林。即使失败了,我也记录了铁枝议会营地的坐标,使用传送信标也能返回。

由于大部分地区常年不见天日,离开德鲁伊营地之后,天气变得湿冷,一定要确保火绒和衣服是干燥的,不然它们很快就会被真菌爬满。我将适合旅行的衣服穿在身上,而将适合外交等正式场合的衣服放在行囊里。食物和饮水暂且不需要担心,尽管有些溪流是被污染的,必须要通过法术净化才能放心饮用。地面上可以食用的蘑菇种类繁多,颇有几种味道鲜美的,搭配上冒险口粮也足可以称为一顿不错的餐食。

长期以来,这里一直保持着和平。但根据艾莎娜的说法,近十年来,不少有节肢类特征的人形生物3出现在森林的某些地区,使得森林危机四伏,不再安全。我亲眼见到过一些覆盖有黏稠蛛丝的洞穴,为尽可能少地招惹麻烦,我远远地避开它们。德鲁伊的祝福法术让我能够在森林中很好地掩蔽自己,只有一次,我和我的随从与一只蛛魔起了正面冲突,它有着膨大的腹部和八支虫腿,口中生着细细的利齿。最终我杀死了这只令人恶心的生物,奥术魔法轰击在它的身体上,传出阵阵焦臭。随后,有新的脚步声出现,我们连忙远远躲避起来,只见有几个祭司打扮的人走近来带走了尸体,口中吟唱着祷言,似乎是在安抚这只蛛魔的灵魂。我从远处传来的祈祷文中辨得出一个名字“厄尔奎妮”,或许那是他们崇拜的某位神明。

在离开之前,一个祭司朝我的方向盯了好久。我看得出他没有尖耳朵,但有一双血红的眼睛,那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我意识到,他们可能是有组织的,没有一支正式的军队,是无法把他们从这里清理出去的。假如有冒险者接到关于绝息森林的委托,那么那些异种人形生物与这些神秘的异教徒将会是他们最大的目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