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之梦,幻灭救赎
评分: +18+x

我轻轻弹拨着一片落叶,它慢慢的在空中旋转,最后黯然坠落。

树下的落叶已然堆积成一座小山。小山默默的立在树下,直到一双靴子落地,让小山变成了深坑。是一对情侣,他们漫步于落叶之上,并且在亲密的交谈。突然间那个女孩吻了那个男孩一下,然后转身就跑,男孩立刻追了上去。远处传来了嬉笑打闹的声音。

他们穿过了我身体,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我。

我是没有形体的存在。原因我也不明白。也许是因为世界遗忘了我吧,没人能够看到我,也不会有人听我诉说,即使我拼尽全力去干扰世界,也只不过能够拨动一片落叶罢了。

我从未感受过被抚摸的滋味。

我开始慢慢的酝酿幻想,想象是最真实的事物,而现实只不过是一场乏味落寞的空想。

寒风吹过,它未由于我而受到任何阻力。

我看着远处情侣的背影,我感到这个秋天格外冷。



入梦


星辰在天空游动,星空是一个默默旋转的漩涡。

在漩涡之下,是闪耀着辉煌蓝光的海之城堡。

我跃上湛蓝的水之阶梯,任凭身体飘落在那蓝色的宝座上。

宝座位于城堡之巅,我抬起头来,巨大的蓝鲸在星之漩涡中翱翔,我凝视着它们身上的闪光鳞片。

蓝鲸们感受到了我的凝视,它们回应我尊贵的歌声。星星们也开始歌颂我。甚至忘记了蓝鲸会将它们作为食物。

我是此地的君王,一切事物都会歌颂我的创造伟业。

我低下了头,大地上全是美丽的蓝花,她们感受到了那创世者的眼神。她们开始绽放,花瓣中间是她们蓝色的眼睛。她们一起将目光投向我,开始行注目礼。

我笑了起来,天空落下了梦幻般的雨滴,万物都开始生长。



梦醒


当我睁开那无形的眼睛时,我看到了夏天的阳光。

在我的梦境世界中的数天,所谓现实就已经过了数月。

我慢慢的飘到空中,大地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对我来说,那些人就是一些乏味的风景。

我不想再看这些事物,于是我叹口气。落在一个学校操场角落的阴影里。

这里在举行运动会,一群孩子在奔跑,他们的笑声很好听,脆脆的。广播在播放鼓励的话语,操场上充满了阳光的气息。只有我独自坐在阴影里。

“啊……好可怜……”

突然间,一个女孩出现在了我眼前。她穿着一双可爱的小鞋子,搭配着白色短裤和灰色短袖衬衫,娇小的身躯上还斜垮着一个黄色的小包。她留着短发,还戴着眼镜。阳光从她身后慢慢流下,如果阳光是水的话,她就是一朵盛开的莲花。

女孩从小包里拿出一堆糖果,朝我洒去,糖果在阳光里坠落,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她?可以看见我?我望着那位阳光下的天使。愣住了。

时光流逝,我默默的跟在她身旁。跟着她走在放学的路上。除了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路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落日西沉,她开始跟我倾诉,讲她学校的事情,讲一些女孩子的心事。

我们一起在阳光下行走,迈着轻盈的步伐。我们感觉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女孩低下头凝视着我。她的眼睛里反射出迷人的光彩。

女孩抬起手,她抚摸着我的身体,虽然手穿了过去。但是她还是很细心,就好像在抚摸什么细小的东西一样。

“你真美啊……”她说,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的美丽。

我们踏着阳光漫步,我感觉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



侵蚀


这是没有名字的幻境。她的主人曾经赋予这里各种名字,但是现在她的主人不在这里。不过她依然忠实的反应着主人的内心。

天边破晓,星辰逐渐散去,一轮洁白的太阳升起,慢慢的侵蚀着四周。

万物寂寥,星空的漩涡逐渐冰封,蓝鲸和星辰开始凝固。天空开始洒下纯白而又寒冷的光芒。

海之城堡开始封冻,那由海水构建的阶梯和宝座被冰霜覆盖。

地上的蓝花睁开了眼睛去迎接白光,她们的眼睛开始结冰,有些蓝花流下了眼泪,她们的泪水变成了晶莹的冰柱。

“叮当,叮当,叮当。”这封冻的世界开始回荡空灵的声音。因为她被一种情感占据了。这种情感叫爱。



阴霾


天边有鸟群飞过,乌黑的鸟群遮住了阳光。好像一滴墨水掉进了天空。

“你好,孩子。”

那个一直跟在后面的黑衣男人说。

“你要干什么?”女孩回应道。她突然感到一阵凉意。

“救赎。”黑衣男人吐出了两个字。他脸上露出了鲨鱼般的微笑。

他脱下大衣,露出洁白的身体,羽毛从他身上长出,刺破了皮肤。他流出了透明的血液。

“你怎么了?”女孩问道。

“我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经过我,谁也不能到父那里去。”男人回答,女孩依稀记得这是圣经里的话语。

男人伸手向女孩刺去,他身上的羽毛锋锐如铁,女孩的耳朵被划破了。血落在地上。如同流动的红宝石。

男人又向女孩扑去,女孩转身奔逃。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慌的色彩。

女孩拼命的狂奔着,我想保护她,可是我唯一能做到是紧随其后。我哭了,可是没人听到我的声音。

女孩冲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巷子。她松了一口气,我也心中狂喜,她或许可以逃到人多的地方。

女孩走到了大街上。路边人来人往。

希望从女孩心里升起,她开始向人们呼救。

人们慢慢的站立在夕阳下。他们听见了女孩的声音,他们缓缓转过身来。

那些路人都是男人,他们长着同一张脸,一张缀满羽毛的脸。

“不要逃避现实,孩子。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只会杀死你而已。”男人们安慰的说道,他们友好的扬起锋利的羽毛。朝女孩走来。阴霾渐袭。

女孩惊恐的哭了起来,她冲向一座废弃的楼房,这是唯一一条生路。我也暗暗为她心急。

“你为什么要恐惧死亡呢?人只不过是天上的雨滴,死亡只不过是落入水塘而已。”男人们低声说道,他们的羽毛闪着寒冷的光芒。

女孩跑进进了大楼里,门口一片漆黑。

空荡荡的大楼,空无一人。废弃的木箱堆积在角落。寂静无声。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灰尘气息,蜘蛛在木箱上织网,没有人追过来的声音。

女孩在楼梯间里奔跑着,脚踏着木箱发出啪嗒的声音。

木箱越来越多,堆满了整个楼道,女孩踩着木箱攀登。

安全了?女孩朝身后看去,她感觉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偷偷躲在自己身后。

身后空无一人。

女孩松了一口气,我也松一口气。

“看来真的安全了。”女孩说到。她露出了一个劫后余生的笑容。

一声巨响传来,所有木箱同时打开,男人们从木箱里钻出。伸手朝女孩抓过去。锋利的羽毛刺进了女孩的脚,女孩尖叫一声,跌跌撞撞的朝上爬去,她用力踢开男人们的头。

“你要落下了。孩子。”男人们异口同声的说道,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女孩跑到了楼顶,身后是几十米的高空。

男人们朝女孩逼近,几个在舔着地上女孩的血脚印爬动,还有一个在吮吸着刺伤女孩的羽毛。我挡在了男人们的前方。他们穿过了我的身体。

太阳逐渐被地平线吞噬,惨白的月亮升起。月光之下,这些人是真正的鬼魅。

我是那失去火焰的洁白之夜,是夺走痛苦的光明绳结,我将黑暗忘却,爱抚寒冷的血,我是那救赎众生孤苦的冷冽之戒。

天空开始回荡起悲哀的诗句,男人们肃穆的站起,他们的身体被月光染得洁白。他们飘了起来,身上长出三对雪白的翅膀。他们的面目也开始扭曲,五官消失不见,面孔上裂开十字形的缺口。

缺口中吐出惨白的光芒。女孩痛苦的惨叫着,她捂住了自己那曾经美丽的眼睛,她瞎了。

“不!”我吼道,我居然发出了声音。但是我一直顾不上这些了。我要救那个女孩。我爱她。她是唯一能发现我的人。

“她是唯一能发现我的人啊!”我疯狂嘶吼着,有什么东西在我体内裂变。我感觉自己拥有了肉体。由旋风组成的肉体。

我开始旋转,强大的气流把那些男人吹得七零八落,他们的羽毛逐渐凋零,他们被气流吹翻在了地上。

我赢了?我转过身来,想安慰一下那个我保护的女孩。

“啊!”我没有看到女孩,但是我听到了一声惨叫。

女孩从高楼上跌落下去,被我失控的气流推了下去,我杀了她。

“是我杀了他?我杀了她!”我不敢相信这一切,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不敢相信自己获得了由风组成的肉体后居然是这样的结局。

我感觉我的心灵开始崩塌。



崩塌


“你们………我……到底做什么?”我痛苦不堪的问到。

“我们在帮助他人。”男人们说。

“她死了,你满意了吗?”

“谁说我们帮助的是她呢?我帮助的是你啊。”男人们答到,他们聚集在一起。变成一只小鸟。一只旋木雀。

“你们还要干什么!”

“要告诉你真相。”小鸟用孩子的声音说。

小鸟看着我,一些记忆涌入的我的脑海。这是那个女孩的记忆。

啊……好可怜……”

女孩望着操场的角落。一群蚂蚁在地上爬行,女孩怜爱的洒下了一堆糖果。

落日西沉,女孩心中感到一丝孤独与沧桑,她开始自言自语。根本没有意识到身边有个没有形体的存在在聆听。

女孩伸手想赶跑一只小飞虫,她动作很细致,因为她不想伤害它。但是我把这个天真的动作误解成了抚摸。

“你真美啊……”女孩低下头凝视着美丽的夕阳,感叹到。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过我?”

我愣住了。我本来以为我的心已经破碎了。但是现在我发现我还能更痛苦。

“沉迷于虚妄的愚蠢小虫,在我的救赎下,你亲手打破了那虚伪的假象。你可明白?每个人都被困在自己的世界里,所谓理解,本来就是自我安慰的假象。”

旋木雀缓缓吟诵,我闻到了破碎的味道。

“世界最可怕的事情,恰恰是真实。没有假象的保护,又怎么抵抗真实世界的残酷呢?”我不解的问,但是我没有得到答案。永远没有。

冰冻的世界开始裂开,蓝鲸发出临死的叫声,星辰坠落。海之城堡化为尘雾和碎末。

地上的蓝花枯萎,她们的眼睛永远闭上了。

叮当,叮当。我听到了我死去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在坠落。地上布满了碎裂的冰块,和枯萎的蓝色花瓣。

现在,一切尽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