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板
评分: +16+x

他站在那里,盯着满是污渍的双手,一阵沉默后,他拿起湿抹布,想了想,还是放下了。

今天是他四十岁生日,也是他第一次干家务活。

“哗——”洗洁精倒多了,几乎没了半瓶。他也不在意,但生疏的动作让锅上的油污溅的到处都是。他想妈妈了。

妈妈总会做好一切,从帮他系鞋带,到背他去医院。从小到大,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妈妈从未让他失望。但现在,他要靠自己了。

他想起来,自己从未认真看过妈妈劳动,所以,这些活怎么做,他毫无头绪。刚刚拖地的时候也是,越拖越脏,他甚至摔倒了几次。想到拖地,他又向客厅看了一眼,看到了白板。突然,一股失落感攥住了他,令他无法摆脱。他记得每次生日,妈妈都会留下一句“我爱你”在白板上,但眼前,白板空空如也。等等,有……字?应该是错觉,他想。呵呵。

白板从他记事起便在这个家中,那是一块不大的正方形小板,可以挂在墙上,配套的还有黑笔、蓝笔、绿笔和白笔。小时候,那是他的涂鸦板,他会画上五颜六色的花,画上怪兽和超人,妈妈会轻抚他的头,他也会沉醉在妈妈的爱中。

后来,他长大了,上了小学,白板便被妈妈用“学习计划”填满,她会在每天的重点前点一个黑点。白板黑字,写上了妈妈对他的期望。他总有很多补习班、兴趣班,但他依旧快乐,因为他成绩很好,有时候……好的离谱。每次考好,妈妈都会给她买礼物,虽然家里不是很富有,但他有最好的球鞋,最新的游戏机。

他没有,也不会在意,妈妈在一点点消瘦。

锅怎么也刷不干净,他累了。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花板,他感觉一切都变了,阴冷、萎靡、陌生——这不像他的家,这里缺少……他低头看了看池子里的脏水,他最后还是厌恶地伸手下去,拔掉塞子。望着黑色的旋涡,他又陷入了回忆。

虽然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但他从未羡慕过双亲家庭。母亲很忙,但从没有让他失望过,他也从未让母亲失望过,除了……

锅还是不干净,一股腥味,他又打开水龙头,这次,他要试试钢丝球。

上了大学,白板就这么一直摆着了。他去了外地,妈妈也随着去。他不会住校,高中住过三天,没有妈妈,他无法生活,便退了宿。很快,大学毕业了,他回到了那个小城,那个家。他没找工作,也不想找。那块白板,也被他当做了一个工具,他会用正楷字工工整整写上自己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妈妈总会做好一切……

他把锅放一边,他放弃了。又一次看向白板,上次,白板上写着什么来着?

什么来着?他一定要想起来,可就是想不起来。不过现在写的他看的一清二楚——洗锅。谁写的?什么时候写的?他不记得。但……等等。

什么来着?他又忘了,刚才白板上一定有字,不过他忘了,但现在写的字他看的一清二楚——擦干净白板。他拿起抹布,走向白板,那行字怎么也擦不掉,他便试着先擦干净别的,比如左下角的暗褐色污渍。

他注意到,白板上有好多模糊痕迹,那是没有擦干净的水笔印。白板的纯白色已被玷污,只有四个角依然纯净如初,他抚摸着污损的区域,希望能有魔力再现那些昔日的美好,那些满是爱意的留言,他想被爱。

但已经不可能了,他断送了一切。

他不知道第几次拒绝了妈妈的要求,去找个工作。妈妈骂了他,还扬言不养他,骂了他多久?五分钟?六分钟?

妈妈从来没有骂过他,从来没有。

.好吧。

.举起来,用力。

.听我的,没错。

.很好,很好。

.她太老了,可你不一样。

.你很快,有活。

.要干了。

他挥动了桌上的铁锅,锅沿直接……

血流了出来,先是像一条小蛇,然后渐渐漫开。

他呆住了,立在那里。

他轻呼着妈妈,渴望妈妈能够站起来,就像曾经无数次妈妈累倒,最后她总能站起来。

他一阵头晕,崩溃之际,他看到了白板。

上面写着字,但他忘了。

他感觉好累,仿佛精力在一点点消失。

.因为我。

.放大你的情绪。

.控制你的灵魂。

.我是白板。

.需要人去书写。

.就算无人执笔。

故事,结束了。

真是个悲剧啊,哈哈。

你想知道后来吗,阅读者,哦不不不,我不能这么称呼你,毕竟,嘿。

.该你了。

.该你了。

.该你了。

.该你了。

.该你了。

.该你了。

德里便签——记录生活

我不知道怎么了,我不知道。我写下这些,来提醒任何注意到这块白板的人。我不知道我能撑多久,笔快没水了。总之,离开,离这块白板越远越好。
妈妈,我错了,我爱你。

有人贴了张便签。撕下来,立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