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注
评分: +15+x

“进了这个屋子,就没有回头路了。”裹着黑衣的男子拍了拍Ealiuck的肩膀,像是询问,又像是催促。

Ealiuck点点了头,伸出手推开了门。木门发出吱呀的老旧声响,缓缓向内开启。门内,一个桌子,两把椅子,其中一把上坐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周围站着五个身着同样黑衣的人。

那名脸色惨淡的男子见门被推开,从椅子上站起,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来,坐下。”说罢,将另一把椅子推到Ealiuck近前。

Ealiuck坐了下来,有些不安地看了看对面那人:面部瘦得吓人,颧骨凹陷,眼窝缩进了皮肤之中,如同一个饿死鬼一般。周围的人将木门重新关上。谁也没有再说话,空气显得有些沉寂。

最终还是对面的男子开口了,他带着一丝戏谑的微笑,凝视着Ealiuck的眼睛:“欢迎新人,你可以叫我Gali;当然,如果经过测试你还活着的话。”说着,像是被自己的幽默感逗笑一般,嘿嘿地干笑几声。

Ealiuck有点坐立不安,他擦了把脸上的冷汗,问:“测试是什么?”

Gali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闪着黑光的左轮,推到了他的面前,然后指了指枪,道:“轮盘赌:一共六发,一发里头装着子弹,我俩依次开枪,看谁运气好。你活着,你就可以加入我们,死了,那就无所谓了;不用为我担心,反正我也活不长了。”

Ealiuck好不容易擦尽的冷汗顿时又如雨下,他小心翼翼地问:“那…谁先?”

Gali笑道:“我们是主,你是客。当然是我先了。”说罢,将枪管对准自己的脑门,毫不犹豫地开了一枪。

没响。

“到你了。”Gali笑道,对周身的人自嘲了一番:“我这老命看来可以多活一阵子了。”

Ealiuck的手颤抖着,缓缓举起那柄左轮。将枪口对准自己的眼睛,仿佛已经看到了下一刻,枪口喷出死亡的火焰。他艰难地扣动扳机,但枪——

没响。

Gali似乎有些惊奇,道:“看来我俩运气都不差。”,他一笑,果断接过枪对着自己又是一发。

没响。

Ealiuck咽了一下口水,闭上眼,手中再次扳动扳机。

又没响。

Gali似乎有些兴奋,笑着道:“接下来这一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说罢,又开了一枪。

没响。

Ealiuck如坠冰窟,脸色变得如Gali一般。他疯狂颤抖着接过左轮,几乎要濒临崩溃。

“来吧,人啊,有时候就要认命。”

Ealiuck终于无法忍受了,咆哮着扣动了扳机,只不过——

这枪是对着Gali的。

没响。

Gali笑了。旁边的黑衣人也笑了。Gali道:“其实这六发我都没有装子弹,这次测验,说是考验运气,其实是考验你的心性。很抱歉,你失败了。”话音刚落,六个黑衣人同时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枪,指向Ealiuck。“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Ealiuck凄苦地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没有。”

然后,六声枪响。

六个黑衣人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Ealiuck放下了自己刚刚抽出的手枪,望向对面的Gali,微笑道:“人,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这次,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Gali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他的嘴唇颤动着:“没有。”

枪响。

Ealiuck倒在了血泊之中。

“哎呀,我忘了跟你说,其实这柄左轮有七发子弹。”Gali放下手中的左轮,“人,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再来赌博。”

说罢,离去。

“你说是不是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